但吞噬之火,確實能『融化』風石。

這是一個極好的開始。一個時辰。兩個時辰。四個時辰……水滴石穿,鐵杵都能磨成針,更何況吞噬之火的威力,算不得小。足足一天一夜的煉化,終於迎來曙光。「啪!」彷彿繩索斷裂般的感覺,林風眼眸倏然睜大,感覺好似一股異常強大的力量在其中一端消失。但此時卻是異變突起!風谷內風起雲遊,原本處於平衡狀態的風源力中心

這是一個極好的開始。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四個時辰……

水滴石穿,鐵杵都能磨成針,更何況吞噬之火的威力,算不得小。

足足一天一夜的煉化,終於迎來曙光。


「啪!」彷彿繩索斷裂般的感覺,林風眼眸倏然睜大,感覺好似一股異常強大的力量在其中一端消失。

但此時

卻是異變突起!

風谷內風起雲遊,原本處於平衡狀態的風源力中心,就好似失去了一隻腳,風谷頓時劇烈震動。

剎那間,極烈的風暴降臨,那感覺就好像要將人撕成碎片似的。

驚人的威力,遠勝過在風谷之外。


「糟糕!」林風面se頓變。

…(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平衡,被打破!

風谷雖位於風源力正中心,但並非沒有『風』。

空氣中的氣流就好似陀螺般旋轉,無時無刻不在『運動』,只是……

因為刻紋之陣的存在將其制約,彷如將一隻猛虎關在籠中。

而眼下,刻紋之陣被破壞,就好像籠子開了一個大洞,

猛虎,脫籠而出!

「怎麼辦?」

「該怎麼辦!!!」

暴風颳起的瞬間,林風腦海中便疾速反應。

沒有任何思考的空間,林風的目光匯聚在『風石』之上,霎那間炅紫戒閃亮,林風直接便將風石收入其中。沒有任何的阻攔,更沒有任何危險,風石與刻紋之陣的聯繫,就好似繩索斷裂,哪怕只是斷裂其中之一,便已完全束縛不了。..

狂風,乍然即止。

哪怕刻紋之陣再神奇,卻也僅僅只是『輔助』。

風力的來源,始終來自『風石』。

沒有風石,風從哪來?

「好險。」林風輕吐出一口氣。

差一點,自己便遭受到最狂暴的風力攻擊,當ri在風谷外那已經近乎自己的極限,而若在這裡被攻擊,哪怕自己身體再變態,卻也抵擋不住這股神威。

建造這個刻紋之陣以及擁有風石的強者,實力深不可測。

「風,消失了。」林風眼眸爍爍。

氣流的波動再無任何詭異,不再是如漩渦般不停旋轉。

如今的風谷,彷彿回歸本源。

嘩!氣息感應瞬息蔓布整個風谷,再無阻礙,林風微笑點頭。

此行雖為彩翡宗而來,但自己卻是受益匪淺。

一塊『風石』。足以相抵全部。

「刻紋之陣並未被破壞。」

「靈氣依然存在,並未受風石消失影響。」

林風感到一分滿意,很顯然,這裡密集靈氣的出現是與『刻紋之陣』有關聯,並非風石。

倘若連靈氣都隨風石消失,自己可不好交代。

「大功告成。」

「差不多也該回去了。」

林風淡然一笑。目光環視四周。

這裡靈氣比起混亂沼澤那裡遜se一籌,而因為風石的存在,獨特的地域空間,仙果仙草極少。僅有些一星、二星的存在,對自己來說,就彷彿路邊野草般,絲毫無用。

「就當送給彩翡宗的禮物了。」林風笑了笑。

收下一塊『風石』,自己已經很滿足,再無所求。

……

彩翡宗。

「怎麼會這樣!」裴儒一臉獃滯。

「靈氣密度不斷減弱。只剩下兩成。」聲音錚然,那是一個手執巨刀的少年。

眼中殘餘著淡淡憂傷,少年臉上並沒有太多的稚嫩。

雷刀!

緊緊抿唇,裴儒畢竟是一派掌門,雖感震驚,但對情緒的控制卻極佳。眼中光芒閃爍,遙望著風谷的方向,若有所思。雷刀更是木訥話少。尾隨在裴儒身後,緊閉著嘴唇。

氣氛凝然。顯的幾分壓抑。

正在此時

「嗯?」裴儒神se微變。

遠處,一道模糊的身影,漸入眼前,帶著凌厲的氣息。

便連他身後的雷刀目光也已是亮起。

嗖!

彷如一道利箭穿梭。

黑se的身影,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眨眼既至。

「久等了,裴掌門。」林風霎時落地。

「林兄弟!」裴儒一臉驚喜。這麼多ri子沒有林風的消息,卻是讓他擔心不已。

還以為林風遭遇什麼不幸,如今見他安然無恙,心口大石終於放下。

林風目光瞥過裴儒身後,見得雷刀不禁輕咦了一聲。

「林大哥。」雷刀輕輕俯首。顯的很尊敬。

「好久不見,雷刀。」林風微笑點頭。

眼前的雷刀比起自己上一次分別時,又長高了半個頭,身體壯碩許多。

確是年輕正長身體,數月不見便已變化極大。

目光瞥向裴儒,林風四處張望,卻見不到那蒼老的身影,遂而問道,「對了裴掌門,姥姥呢?」

裴儒神se微微變化,勉強的一笑,「姥姥很開心,走,林兄弟,我帶你去見她老人家。」

望著裴儒的表情變化,林風心中隱隱間有種不好的預感,正se道,「好。」



隨著裴儒,走過那片樹屋。

很快,來到一個山清水秀之地,一片綠意叢叢。

林風輕吸了口氣,目光炯炯的望著不遠處。

那裡,躺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姥姥她……」林風步伐沉重,望著草叢中那已是沒有半點生機的蒼老身體。

裴儒輕嘆道,「這麼多年來,哪怕身體再不堪重負,哪怕幾次踏入鬼門關,姥姥都硬是挺了過來。」回過頭望著林風,裴儒輕然一笑,「林兄弟,姥姥是了卻心愿,笑著過世的。」

林風點點頭,心中很明白。


雖然接觸時間不長,但姥姥的那份執著,自己深深切切的感覺得到。

若非如此,自己也不會進入風谷。

她活著,是因為有個信念一直支撐著她,不讓她倒下。

而如今,再無牽挂。

「林大哥,師傅走的很安詳。」雷刀目光閃爍,帶著一分懷念。

林風輕應了聲,從姥姥死時的笑容便可看出。

她,是『開心』的離開這個世界。

「唉,可惜好景不長,就在剛剛暴風突然消失,然後靈氣便開始迅速減弱,此時宗門肯定一片大亂。」裴儒眉頭緊擰,顯的極是擔憂,目光望向林風,連道,「林兄弟,風谷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感受著裴儒和雷刀期盼的目光,林風不禁莞爾。

確實,這般大起大落,能讓人崩潰。

裴儒現在還能壓抑住情緒,已經算是不錯。

「這裡的靈氣,僅僅只剩風谷中的一成……」林風感應著四周。心中微忖。

卻並不感意外,風谷的靈氣之所以能傳至如此遠的彩翡宗,原因很簡單因為暴風。

狂暴的風力,將靈氣傳遞。

但如今風石消失,靈氣雖滿溢在風谷,但沒有風這個『載體』,如何能傳到彩翡宗?

消弱,自在情理之中。

「說來話長。」林風淡然一笑。

目光投向裴儒和雷刀,林風目光微炯。「不知裴掌門有沒有興趣隨我走一趟?」

「誒?」裴儒訝聲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