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胡浩明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一旁的譚青璇臉上滿是焦急的神色,此刻譚青璇心中真想把陳天翔這個豬隊友千刀萬剮!如果不是陳天翔算是兩朝元老,譚青璇都會懷疑陳天翔是不是和胡浩明一夥聯合起來坑自己了!此刻也不是埋怨陳天翔的時候了,但是譚青璇不管怎麼樣,也只是一介女流,能做的只有給自己的老師們加油吶喊,總不可能讓譚青璇穿着高跟鞋親自上陣

一旁的譚青璇臉上滿是焦急的神色,此刻譚青璇心中真想把陳天翔這個豬隊友千刀萬剮!如果不是陳天翔算是兩朝元老,譚青璇都會懷疑陳天翔是不是和胡浩明一夥聯合起來坑自己了!

此刻也不是埋怨陳天翔的時候了,但是譚青璇不管怎麼樣,也只是一介女流,能做的只有給自己的老師們加油吶喊,總不可能讓譚青璇穿着高跟鞋親自上陣吧?

和譚青璇又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譚青璇身後的顧藏鋒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了地上,懶洋洋的打着哈欠。

顧藏鋒纔不管丟不丟人,這場籃球比賽在顧藏鋒看起來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一切純粹是陳天翔自己找丟臉,是陳天翔自作自受!

反正等紅衣教取消對孔沐風的行動之後,自己就可以功德圓滿的離開湖東市第一大學了,學校丟人不丟人的,顧藏鋒壓根就不在意!

焦急的譚青璇很快就察覺到了身後顧藏鋒的懶散,譚青璇回過頭狠狠地瞪了一眼顧藏鋒。

顧藏鋒坐在地上和譚青璇對視了一眼,在這一瞬間,顧藏鋒從譚青璇的眼神之中讀出了一絲惱怒。

顧藏鋒立即反應過來,趕緊賣力的鼓着掌:“好好好!漂亮!精彩!棒極了!”

譚青璇瞬間有種抽顧藏鋒幾下的衝動,譚青璇咬緊牙關面無表情的瞪着顧藏鋒:“剛剛是他們進球了!”

“這樣的嗎?”顧藏鋒呆呆地看着譚青璇,立即裝出一副悲傷的樣子,“那真是太遺憾了……太讓人傷心了……臥槽,我的心好痛……”

“……”

譚青璇覺得如果自己繼續和顧藏鋒計較那麼多,自己早晚會瘋了。

譚青璇果斷的別過頭不再搭理顧藏鋒。

但是很快,譚青璇就想起了什麼,回過頭用一種深邃的眼神看着顧藏鋒。

這傢伙……那天晚上這麼猛……擁有這麼恐怖身手的人,打籃球應該也不會太差吧?

顧藏鋒看到了譚青璇新一輪的眼神變化,心中感到一陣不妙。

“喂……你……你別用這種眼神看着我……我的直覺告訴我……你……你有着不爲人知不安好心的主意……”顧藏鋒趕緊試圖阻止譚青璇內心的想法。


譚青璇不禁莞爾,輕輕地坐在了顧藏鋒身邊:“喂……”



“啊……我聽不到……我失去聽覺了……”

“你那天晚上挺猛的嘛……”

顧藏鋒驚呆了!

這個女人……現在變得這麼直白了嗎?居然光天化日之下這樣誇獎自己?

“額……還好吧……”即便是自認臉皮比城牆還厚的顧藏鋒,在這一刻聽到譚青璇露骨的話,也不由得面紅耳赤。

“那你玩球應該也不在話下吧?”

顧藏鋒瞥了一眼譚青璇火爆的身材,不由得噎了一口口水:“啊這……這樣不好吧……老實說……那天晚上我還沒怎麼玩過……都沒啥感覺呢……”

“嗯?”

“嗯?”

四目相對,兩人的眼神之中皆是露出一陣疑惑。

“你!”譚青璇怒了!直到這一刻,譚青璇才明白顧藏鋒究竟是在說什麼!

“額……”顧藏鋒也直到這一刻,才明白自己想歪了!

顧藏鋒趕緊尷尬的低着頭,假裝自己剛剛什麼都沒說。

“呼……”譚青璇羞怒之下不斷地深呼吸着,“顧藏鋒!我告訴你!一會半場結束之後,你就給我上!要是輸了,我就去警cha局告你強J我!”

“臥槽?”顧藏鋒猛然擡起頭,“別啊……領導!我我我我……那不是一個誤會嗎?再說了,真的不騙你,長這麼大,我籃球都沒摸過,唯一摸過的球就是那天晚上……”

顧藏鋒觸及到了譚青璇殺人般的眼神之後趕緊捂着自己的嘴,將自己幾乎脫口而出的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咚咚咚”

也不知道是附近的那個籃球場的人投籃失誤,一個籃球圓滑的滾到了顧藏鋒和譚青璇身邊。

譚青璇抱着地上的籃球塞到了顧藏鋒的手上,隨後又將籃球扔回了籃球場上。

“好了!現在你已經摸到籃球了!一會你可以上了!”

“我……”顧藏鋒差點哭了出來。

“你還有什麼疑問嗎?”譚青璇眨了眨眼睛。

“領導!我跟你說!這個勞什子山南市第一大學的學生素質太差了!籃球居然隨意扔,先不說會不會砸到人,萬一砸到這些花花草草的,那也多不好嘛!簡直就是胡鬧!我要去找他們理論去!領導,你等我一下……”

“去吧去吧……”譚青璇十分大方的揮着手,“ 總裁,養女成妻 !要是……你下半場沒上……我就會讓所有的人知道你那天晚上把我上了……唔……”

顧藏鋒宛如被踩到尾巴的貓,趕緊跳起來伸手捂住了譚青璇的嘴:“上!下半場我肯定上場!誰他嗎不讓我上場我就跟他拼了!”

譚青璇一把打開了顧藏鋒捂住自己嘴巴的手,臉上浮現出一絲得意的表情:“這還差不多!”

“呼”

隨着半場結束的哨聲,雙方的比分暫時定格在了52:25!

當然落後一方的正是譚青璇這邊!

“靠!這羣傢伙跟磕了藥一樣!”陳天翔看着大汗淋漓的老師們,不由得憤憤的瞪着遠處的三隊。

譚青璇撇了撇嘴,這能怪誰?不都怪你多嘴?要不是你多嘴,自己能這麼丟人嗎?自己會對顧藏鋒進行威逼嗎?

“陳主任,一會兒我們該怎麼辦?”一個老師氣喘吁吁的喝着水,一臉絕望的看着計分板,“難道……我們今天剛來這裏就要丟這麼大一個面子嗎?”

“咳咳!”譚青璇輕聲咳了一聲,“一會兒……田老師你下場,換顧老師上!”

“顧老師?”陳天翔瞥了一眼顧藏鋒,“他上?他上也不會改變結局吧?我們已經輸了,一會兒我去和胡老頭說說,看看能不能讓他們那邊放水,不讓我們輸的那麼難看……”

“巧了!”顧藏鋒驚喜的拍着雙掌,“我也是這麼想的……”

“你閉嘴!”譚青璇兇狠狠的瞪了一眼顧藏鋒,隨後用一種毋庸置疑的眼神看着陳天翔,“陳主任,你是在質疑我的決定嗎?”

“這……”

陳天翔呆呆地看着譚青璇,又傻傻的看着偷笑的顧藏鋒。

在這一瞬間,陳天翔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會隱隱感覺譚青璇和顧藏鋒之間的關係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陳天翔心中不由得冒出一個古怪的念頭,難道……這兩個人還有別的關係?

籃球場上再次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經過短暫的休息,下半場比賽已經快要開始了!

“好吧……”陳天翔無奈的點頭同意了,“就顧老師上吧!”

就這樣,極不情願的顧藏鋒被譚青璇硬逼上了籃球場。

“快看!湖東市第一大學換人了!”

“哦!我記起來了,之前看他們的訪問名單,這個最年輕的好像叫顧藏鋒,是一個國學武術老師!”

“切!不就是一個國學武術老師嗎?又不是一個籃球教練!即便是一個籃球教練,又能掀起什麼風浪?籃球可是團隊運動,一個人是起不了決定性作用的!”

“沒準別人很能打,一會找個藉口製造一點場上摩擦,然後一個人把我們校隊所有的人都給打趴了呢?”

“極限一換八?”

“哈哈哈哈!”

顧藏鋒頂着無數的風言風語,十分鎮定的來到了籃球場上。

不過……此刻顧藏鋒的內心可不如外表這般鎮定!

別看顧藏鋒表面上雲淡風輕的樣子,實際上顧藏鋒內心慌得一批!

畢竟這可是顧藏鋒第一次接觸籃球,當然……剛剛譚青璇拎着一個籃球讓顧藏鋒碰一下是不算的!

以前顧藏鋒所接觸的全部是射擊、格鬥、暗殺、槍械、外語、心理等,對於這種正兒八經的正規運動,顧藏鋒還真的一點把握都沒有!

“顧老師!接球!”

在底角發邊界球的肖老師將手裏的籃球重重的甩向顧藏鋒。

“唰”

顧藏鋒站在自家三分線附近穩穩地用雙手接住了肖老師的發球。

其他的老師誰也沒有上前接球的意思,衆人都十分有默契,即便自己再怎麼拼命也無法改變比賽的結局,還不如將這個鍋甩給顧藏鋒。

這樣一來比賽結束後自己一行人對內就可以說是顧藏鋒破壞了自己一行人逆轉的大計…… 顧藏鋒一臉茫然的抱着手裏的籃球,看到自己被其他老師孤立了,深諳人性的顧藏鋒在這一刻總算是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這羣王八蛋!自己好心來救場,居然想着甩鍋給自己?你們還是人嗎?這乾的還是人事嗎?

山南市第一大學的學生們也絲毫沒有上前防守的意思。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學生們通過顧藏鋒接球的動作已經猜到了顧藏鋒壓根就沒怎麼接觸籃球,這樣一個人,還需要自己一行人防守嗎?估計就算放任顧藏鋒不管,顧藏鋒就會因爲二次運球違例吧?

想到這裏,學生們都是朝顧藏鋒古怪的笑了起來,就差沒伸手示意請便了!

譚青璇看到抱着籃球發呆的顧藏鋒,差點急得跳腳了:“顧藏鋒!趕緊過半場啊!你快違例了!”

“違例?違什麼例?”顧藏鋒呆呆地看了看譚青璇。

雖然顧藏鋒不知道哪裏快要違例了,但是顧藏鋒知道,這球……是不能繼續待在自己手裏了!自己得儘快處理這個炸.彈!

既然自己的隊友們不管自己死活,不願意接球,那麼自己唯一可行的選擇就是……投籃?

顧藏鋒呆呆地看着一二十米外的籃筐,忽然顧藏鋒想起一件事……

自己貌似在很多年以前就接受過血影的投彈訓練……訓練的內容就是將自己手裏的炸.彈投向接近二十米外的一個要塞的射擊孔裏面!

當時自己手裏抱着的炸.彈貌似重量就和現在手裏的籃球差不多……

當時要塞和自己的距離就和現在籃筐離自己的距離差不多……

唯一的不同就是……要塞的射擊孔比籃筐低很多!

不過這種差異在超級戰神顧藏鋒看來,幾乎就如同沒差異……

在這一刻,訓練時產生的肌肉記憶在這一刻重新回到了顧藏鋒的手臂和大腦中……

就這樣,顧藏鋒深深地吸了口氣,將自己手裏的籃球毫不猶豫的投向了一二十米外的籃筐。

“臥槽?這傢伙……他嗎的投籃了?”

“看這軌跡……肯定是個三不沾!”

“天啊……湖東市第一大學竟然讓這種形同白癡的人上場打球,他們是認真的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