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傻掉了,直到維爾斯已經看到了最不該看的東西,她才驚呼一聲。那張可稱得上瓊姿花貌的小臉已經紅得快得滲出了血。卡洛琳一直很小心的,她的腿一直很規矩的夾得很緊張。可是小心敵不住有心!

雖然卡洛琳急忙把腿並得緊緊,手匆忙的把短裙往下拉了一拉。可是維爾斯的目光所及,那白色的少女貼身所穿的最小衣物,如黑暗中的流星一般一閃而泯!「你……你幹什麼?」卡洛琳實在驚惶到了極點,以至於哭泣都忘了。她的心中砰砰亂跳,只覺得熱血入腦,都嚇得快要暈了過去。維爾斯急忙抱住了卡洛琳的腿,卡洛琳嚇得大叫了

雖然卡洛琳急忙把腿並得緊緊,手匆忙的把短裙往下拉了一拉。可是維爾斯的目光所及,那白色的少女貼身所穿的最小衣物,如黑暗中的流星一般一閃而泯!

「你……你幹什麼?」卡洛琳實在驚惶到了極點,以至於哭泣都忘了。她的心中砰砰亂跳,只覺得熱血入腦,都嚇得快要暈了過去。

維爾斯急忙抱住了卡洛琳的腿,卡洛琳嚇得大叫了一點,她真的以為維爾斯忍不住要做那禽獸之行。

「我今天求你幫我補課的事情你一定要幫幫我。」維爾斯的眼神很誠懇,他的臉皮那叫一個厚,明明現在心中確實色心大起,但是眼神還是很清澈。

這也就是卡洛琳,對於卡洛琳,維爾斯精神上的愉悅已勝過**上的愛戀。這要換作柏麗、維多利亞、伊莎貝爾,甚至是被他當作姐姐的凱瑟琳,維爾斯一定手早就伸進去了!

他雖然不知道凱瑟琳到底喜歡不喜歡自己,但是維爾斯有一種預感……如果自己真的那麼做了,後果不會太嚴重的。至於維多利亞,恐怕自己的手還沒有碰到維多利亞,可能手就已經離開自己的身體了。後果只會比想象中的更加嚴重!

雖然他抱住了卡洛琳的腿,卻沒有動手。雖然抱住一個女孩的腿已經很不規矩了,可是相對於維爾斯平時的不規矩,這還是很規矩的。

卡洛琳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陣仗,來到學院以來,那些貴族子弟們都是很絲文的向自己傾訴著愛戀。從來沒有哪個敢直接偷窺自己的私處,然後抱住自己的腿的!

「你……你先放開我的腿好嗎?」卡洛琳的聲音又有些結巴了,這通常是她緊張到了極點的表現。

死皮賴臉的維爾斯可不會放棄這個機會,報著卡洛琳腿的感覺真是……

「你先答應我再……」

正想表演自己的無賴神功,可是此時卡洛琳俏臉生寒,黑色的長無風自動。面上無絲毫表情,小口微張重重的「哼!」了一聲。 那聲音並不大,若是旁邊有人,只是會隱約的聽見輕微的一聲。可是卻在維爾斯的頭腦中炸雷一樣的響起,維爾斯本來在桃樂絲指導下已經變成凝鍊紮實的精神力好像突然被一根尖細的長針扎了下去!


他突然鬆開抱住卡洛琳的手,雙手痛苦的捂住頭。在他記事以來,從來沒有這樣的痛苦過,他想大叫一聲泄出來,卻現身不能動口不能言。

終於維爾斯仰面跌倒,重重的摔倒在地下!

卡洛琳的俏臉回復了平時里楚楚可憐的驚惶神色,她愣愣的看著暈迷倒地卻還在痛苦的痙攣的維爾斯,目中露出不忍之色,正想站起來彎下腰去扶。

頭腦中那個威嚴冷漠的聲音已然響起:「你不要管他,這個人死不足惜,要不是他是……哼!」

聲音雖然如平時一般的高高在上,但是語氣明顯的露出了怒意。


卡洛琳看著維爾斯的樣子,她彷彿很怕那個聲音:「他好可憐的,我第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他跟我是一樣的。我能不能……」

「不能!」那個聲音彷彿對維爾斯充滿了恨意,恨不能殺之後快!

可是這一次卡洛琳沒有聽它的,她伸出白如嫩藕的手臂,做勢欲扶……

「卡洛琳!你難道喜歡上他了?我早就跟你說過,這是不可能的,他的命運早已註定。你是不能有絲毫的人類感情的!你這個傢伙!」

卡洛琳緊咬雙唇,目中淚水欲滴,遲疑了一下,卻仍然低下頭去扶維爾斯。 婚後試愛:老公難伺候 ,她平時對這個聲音很害怕。

那個聲音看她如此,卻也有些不忍:「好吧!你好自為之……哼!」聲音消失不見,彷彿再也沒有出現過。

卡洛琳見這個聲音不再阻攔,她的神色彷彿突然就輕鬆了許多。 魔尊斬道 ,想要將他拉起。怎奈維爾斯一個男人重得很,卡洛琳本身就太過瘦弱,又是一名以身體孱弱出了名的魔法師。

任她用足了力氣,小臉漲得通紅,維爾斯的身子卻是紋絲不動。

「你……能不能幫我一下?」卡洛琳無助地問!

那個聲音似乎很生氣,也沒有答話,卡洛琳只得來得維爾斯的腦後,把維爾斯的後腦捧在懷裡,用盡全力力量,把他扶得半坐而已。


卡洛琳扶起了維爾斯已經滿頭大汗,她輕吁了一口氣。想要把維爾斯扶到凳子上是不可能的了,她看著那凳子皺起秀眉,卻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你這個笨蛋,難道你忘了自己是一名魔法師了?」那個聲音看到卡洛琳如此,忍不住的說。

卡洛琳拍手笑道:「啊!是了,我可以用風系魔法把他托上去。」只是可憐的卡洛琳忘了,自己的雙手還在扶著維爾斯的頭,她這個一鬆手。維爾斯重新倒了下去,後腦「咚!」的一聲,已重重地撞在地板上。

可憐的維爾斯此時已無知覺,如果有的話也只能悲嘆,自己太過命苦。卡洛琳好心辦錯事,維爾斯此時的後腦上已經起了一個大大的包。

看維爾斯撞在地板上,卡洛琳忍不住的掩口驚呼。 妖孽總裁的禁錮契約 ,想去維爾斯揉揉。才一碰就現地下的地板不平整,維爾斯下巧撞在一塊凸起上,後腦的包清晰可見,大如雞蛋!

卡洛琳不知道維爾斯這下撞擊要不要緊,本來一個最普通的一級風系魔法:吹風術!平日里以她的水平幾乎可以瞬的,她卻足足念了五六遍方才成功。

室內的風系元素突然變得勁急起來,竟然可以聽見狂風呼嘯的怒吼。一團青色的風把維爾斯的身體平平拖起,放在了桌子上。只是卡洛琳慌亂之下,魔法控制得並不圓熟,維爾斯的身子突然失了倚仗,摔在桌上。那桌子大概也跟圖書館差不多年頭了。

一個百來斤重的人從上面砸下,桌子猛地一歪……塌了!

維爾斯的身體嘛!又一次摔在桌子上!

此時的維爾斯比卡洛琳更加的可憐,他其實只中了一個精神系魔法的精神穿刺,可是接連的被摔。如雞蛋的包上又生了一個小包。

如果維爾斯還醒著,他一定會大罵,哪怕這個人是卡洛琳,他大概會罵:「小妞!你拿大爺尋開心還是怎的?」罵完以後以維爾斯的脾氣,肯定至少要氣得摸卡洛琳的胸幾下!

卡洛琳臉嚇得煞白,「哇!」的哭了出來,那個聲音傳來「哧」的一笑就沒有了。

手腳抖的卡洛琳,終於把維爾斯平放在桌上。

卡洛琳急忙拿出水杯,把自己的水從維爾斯的嘴邊給維爾斯灌了進去……

可是小妞,你倒是看著點啊!維爾斯的嘴是閉著的,那水都從維爾斯的鼻子里灌了進去。是一點沒糟賤啊!

拿出手帕,卡洛琳給維爾斯抹了抹嘴!

※※※※※※

維爾斯百無聊賴,獨自走在家鄉里德堡的街頭。這裡德堡的太陽還真是曬人!維爾斯眯著眼睛抬頭望了望,天地間一片的金黃色。

他看得兩眼花,搖了搖頭,走到獨龍酒吧。

這裡的門倒是開著,那破敗的招牌已經開了一角,吱嘎吱嘎的搖晃著。維爾斯總覺得這招牌要掉下來,可是獨龍懶的很,一直就是不肯修。

他小心的從招牌下走過,走在招牌的正下方的時候,覺得頭頂風聲響起。

呼的一聲,後腦上已經狠狠的挨了一記重的!感覺頭腦中一陣暈眩,甚至有一些困得想睡覺的感覺。

他大罵道:「獨龍你個老不死的!我早就告訴過你那塊招牌不行。你就是不聽,現在砸了老子的頭,你至少得用一瓶斷腸紅來賠!」可是任他罵得兇狠,那獨龍卻是一點反應也無。

「咦?獨龍?」一個輕輕的聲音彷彿從維爾斯的腦中響起,這聲音淡漠冷酷,充滿了高高在下的感覺。卻彷彿如白開水一般,沒有一點味道的感覺。

「誰?」維爾斯左右看了看,卻是一個人影也沒有。

「我一定是被砸得耳朵出了問題了,得叫獨龍賠錢給我,這個老傢伙!」維爾斯頗有幾分忿忿不平的想!

破了桌上的酒杯猶剩殘酒,只是一個人都沒有。就連吧台上除了打磕睡就是數錢的倔強老頭獨龍也沒了蹤影!灑香陣陣傳來,維爾斯抽*動著鼻子。

那烈酒的味道傳來,勾引著他身上的酒蟲,讓他覺得渾身不自在。

「咦?獨龍不在,這卻是便宜了我。」維爾斯快步上前,靈巧的從吧台一躍而過,來到後面放酒的架子上,伸手把一瓶斷腸紅抄在手裡。

他看了看那價格不菲的紅酒,這個東西倒是從來沒喝過,堡主艾丁子爵倒是聽說經常喝這個東西。維爾斯有些動心,不過還是把手收了回來。

「Tmd,貴族喜歡的東西,你大爺我偏偏就不鳥。」

拿住手裡的斷腸紅,維爾斯又有些猶豫!

「這個……獨龍又不在,我拿走,是不是算偷呢?應該不算吧,我的頭被砸了……他母親的!大爺我坑蒙拐騙啥沒幹過,可是偏偏就沒偷過!混在這裡最重要的是規矩!」

維爾斯貪婪的聞了聞那劣酒刺鼻的味道,又把那酒瓶放了回去。

「那個人是維克多嗎?他打傷了子爵的小舅子,抓住他!」維爾斯嚇得激靈一下,撒腿就跑。

後面一群治安署的士兵們緊追不捨!

「娘的,往常跑這麼遠早甩下他們了,今天是怎麼了?還有力氣?」維爾斯不禁大罵這些治安士兵們的女眷們,怎麼昨天晚上沒有服侍好她們的丈夫,致使一個個的生龍活虎,都跑得比維爾斯快了。

聽見後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維爾斯急忙拼盡了力氣,兩隻腳後跟都快刨到後腦勺了!

一個治安署的士兵追到跟前,一棍砸來,正中維爾斯的後腦。

「Tmd!肯定又是一個包,今天倒霉催的!」他痛得眼冒金星,眼睛看出來模糊一片,早就不辯方向了。

穿過里德堡的南門,維爾斯的眼睛看見了海邊。那潮濕的海腥氣傳來,維爾斯拚命的跑,淚水卻滾滾而下,前面就是當日艾莉斯與他分手之處了。

相起分手時的情景,淚水模糊了雙眼,他恨艾莉斯的虛榮拜金、恨艾丁奪走自己的初戀情人。恨自己的無權無勢,看見大海,他一眼望遠處,正是早上。

那漁船們已經出了海,帶著一腔希望,帶著妻兒的牽挂。阿爾傑曾經說過:努力終究會有成果的!自己努力了,可是成果呢!

那碧海晴空,在遠遠模糊的連成了一半,天上有海,海中有天。海與天不分彼此,維爾斯突然覺得,如果就那樣的去溶入海底也不錯。

踩著海連有些潮濕的沙子,維爾斯跑得甚是絕決,後面的治安署士兵高聲喊道:「不要再跑了,前面再跑就淹死了!」

維爾斯此只覺得能死在大海中也不錯,如果艾莉斯能來到這裡,自己的靈魂可以在海中望她一眼。也就不枉自己努力一場了!

那海水已經從鼻子進來了,維爾斯大喝一聲:「艾莉斯,!·#¥%……」他本來想深情的喊一聲我愛你的,誰知說出去的話變成了問候艾莉斯的母親,並且要把艾莉斯弄到手!

意識……離體而去了! 「艾莉斯,你娘的!我要把你衣服扒光,前面爽完翻過來爽,上面爽完下面爽!一天至少爽七次!」維爾斯大罵得坐了起來!

「啊!」卡洛琳正在把臉湊到跟前正在看維爾斯的臉色,剛才已經十多個治療術丟了下去。可是維爾斯如睡著了一般,呼吸和心跳倒是都很正常,就是不醒。

她終於著急起來,把臉貼近,想看看維爾斯是不是受了重傷。其實要是她不管維爾斯,把他扔在那裡,早就醒了!偏偏她關心維爾斯,讓維爾斯的後腦連撞兩下,又暈了過去。

維爾斯但覺一個潮濕溫暖的東西在自己臉頰上輕輕劃過,這種感覺令他的心裡十分的舒服。他愣愣的看著卡洛琳。卡洛琳都嚇得捂住自己的嘴。維爾斯還不知道,就這一下,卡洛琳的初吻算是報銷了。

看見卡洛琳霞染腮,嬌羞無雙的樣子。維爾斯想起了剛才自己似乎喊了一些不該喊的話!

他有些不放心,於是就問卡洛琳:「我剛才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了嗎?」

他本來想問的是自己是不是喊了什麼不該喊的話,不過卡洛琳聽了這句話后。那小臉立刻又紅透了三尺,連晶瑩的耳朵都紅了。她剛才只覺得嘴唇碰到了維爾斯的臉,維爾斯這樣一問,她就以為是問的這事。

「你剛才……不!沒什麼!什麼都沒有……你沒看我……真的……我什麼也不知道!」


不得不說一句,卡洛琳也太不會撒謊了。她雙手亂搖、語無倫次的樣子讓維爾斯心中一陣哀嚎,「完了!完了!現在她不但知道自己有幾個女人,連自己想上艾莉斯都知道了。」

兩個人互有心事,頗為尷尬。

維爾斯看了看卡洛琳,她正在拿起一本魔法書狂看,那正在顫抖的手卻出賣了她。再說……傻孩子,你的書都拿倒了。

「剛才求你的事,你答應了沒?」維爾斯問道。

「嗯!」卡洛琳依然再興緻勃勃的看著那本倒著的書,維爾斯出於好心。也沒有揭破,其實現在維爾斯的心也並不比她靜了多少,他心亂得狠。剛才昏迷的時候似乎做了一個夢,夢裡的東西好奇怪!

「那我天天晚上來找你?我們一起做,我不行了,你一定要給我解決一下,你也會得到快樂的?」維爾斯笑得很是不懷好意!

「哦!幫別人我確實覺得很高興的,晚上來找我好了,我幫你!」卡洛琳笑得很天真而且純潔,彷彿一朵嬌俏得蘭花一般,顯然她沒聽出來維爾斯在口頭上沾她便宜!」

「那我們在哪裡呢!我好期待啊」維爾斯搓了搓手。「上你宿舍的床上?你先洗個澡準備好啊,你會覺得痛並快樂著的。」

卡洛琳的眼中閃爍著無知的光芒,她聞了聞自己的手臂:「沒有啊!我昨天晚上洗的,難道我們一起學習也要先洗澡嗎?」

「我看看!」維爾斯賊忒兮兮的把鼻子湊了過去,沒有理會卡洛琳紅的小臉。卡洛琳的身體有種寧靜的幽香,聞在鼻子中一陣的神怡。

他心中一陣激蕩,再也無法忍耐,把頭伸過去……

與那兩片香甜的嘴唇越來越緊,維爾斯從來沒有與卡洛琳的距離如此的近過!在這麼近的地方他仔細看著卡洛琳的小臉,不施粉黛而顏色如朝霞映雪。


卡洛琳竟然出奇的沒有抗拒,唇邊飛起一縷微笑。

維爾斯的喉嚨干,又眼紅:「我太陽,難道這小東西,她……她在勾引我?」

本來維爾斯想,自己只是試探一下,若是卡洛琳極力反抗,那麼說明她對自己沒有什麼好感!那種強迫別人的事,維爾斯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他從來沒做過。當年維克多沒有做過,現在的維爾斯也不打算去做!

越來越近了,卡洛琳的呼吸已經奔在維爾斯的臉上,吐氣如蘭,嬌喘微微的樣子……

奇怪的是平常經常會看到維爾斯就臉紅的卡洛琳,今天不但沒有反抗,就連臉上都沒有紅。不過現在頭腦熱的維爾斯已顧不得這許多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