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得二人習慣了之後,便攜手飛身而下,風聲呼嘯而過,拍打着二人的身體。伊辰與若鑫兒陡然發現,自己竟不能完好的控制着自己的飛行速度與力道。

空間中,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無形中在拉扯着自己二人飛速地下降。不僅如此,這股強大的力量也正在不斷地擠壓着二人的身軀,似乎是不歡迎二人一樣。二人落下的速度愈來愈快,但是他們已不能控制自己下降。若繼續這樣下去,先不說摔下去會不會死,單單是這份狼狽,已經是不能接受。伊辰輕輕一喝,一道奧氣瞬間出現在二人腳底

空間中,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無形中在拉扯着自己二人飛速地下降。不僅如此,這股強大的力量也正在不斷地擠壓着二人的身軀,似乎是不歡迎二人一樣。

二人落下的速度愈來愈快,但是他們已不能控制自己下降。若繼續這樣下去,先不說摔下去會不會死,單單是這份狼狽,已經是不能接受。

伊辰輕輕一喝,一道奧氣瞬間出現在二人腳底下,託着身軀,減緩下降的速度,同時各自體外,磅礴的能量一涌即現,抵抗着來自空間的壓力。

身體周圍,因爲伊辰與若鑫兒的抵抗,泛起陣陣輕微的能量漣漪。與此同時,二人在半空中逐漸適應了空間帶來的壓力,很快地,便是擺脫了這種尷尬。

平安的降落到地面,緩慢地行走在地面上,伊辰與若鑫兒相視苦笑,沒想到剛剛來到原界,它便是給自己二人送來了這樣大的一個禮物。

“這裏便是原界了嗎?”伊辰不由地輕聲念着。漆黑的眸子中,由於天空中冷月妖豔的光芒灑落,而泛起陣陣迷朦的古怪。

片刻間的沉默,若鑫兒便是興奮地嚷道:“原界,我們來了。”

“恩,終於來了。”伊辰平靜地應着,這裏便是新的征程。。。。 感受着原界不同的氣息,先前的一絲絲不快也隨之消散。適應了原界的許些古怪,二人攜手向遠方飛去。一路所過,山川,河流盡皆有之,唯一不同的是,到處有彌散着一股若隱若現的危險氣息,是以二人也不敢放鬆。

在人界,伊辰與若鑫兒算的上是頂尖強者。可在這無邊的原界當中,隨便出來一人都有可能讓他們苦上一壺。

天色漸漸轉亮,上空中的冷月慢慢地消失,出現了一抹奇異的亮光。伊辰仰望天空,這裏是的太陽似乎和人界也有所不同,照射在身上,體內奧氣瞬間運行速度是加快了一絲,戰意竟然有些壓抑不住,想要爆發出來。

二人剛入原界,便就是發生了一系列不同的怪事,這一次的小小騷動,到也沒有讓伊辰與若鑫兒起太大的驚訝。

當整個天空大亮的時候,視線中終於出現了生命的跡象。遠處,一座豪華的城市浮現在眼中。數百米高的城牆,映射出雄偉壯觀的氣象,隔着老遠,也能聽到裏面隱隱約約的聲音。

城門口,數名類似士兵模樣的人正百無聊賴地各自靠在城牆邊。忽然見到伊辰與若鑫兒二人走來,彷彿是惡狼見到食物一樣,個個來了精神。

其中一名壯漢快步地走向了伊辰二人,傲慢着道:“歡迎二位人界強者來到血池大陸,暮鋒城!”

感受着幾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伊辰與若鑫兒心中不由一楞,不是說原界中修爲最底的也是凌王強者嗎?這幾人明顯沒有到此境界,爲何會在原界出現?而且,他們怎會一眼就看出自己二人是從人界過來?

“好久沒有見到有人界強者出現了,各位,我們的運氣不錯。”壯漢大笑着對身後急忙趕上的幾人道着。

瞧着被人當成猴子一樣的圍觀,若鑫兒面色一沉,微有幾分不悅。伊辰淡淡地道:“我二人要進城,你們是否可以讓開了?”

見着二人面色不善,這幾人忙的退後幾步,不過在神色間並沒有多大的畏懼,壯漢古怪地笑道:“二位請吧!”

伊辰與若鑫兒快步走向城門,在經過門口時,赫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驟然從上方壓來,呼吸瞬間不暢。後方那幾人居然發出幸災樂禍的笑容,伊辰殺機一現,難怪剛纔會露出古怪的笑聲?

冷哼一聲,二人氣勢快速涌現,一藍一紫的奧氣躍然而出,直直地衝向襲來的壓力。幾十米高的城門中,一陣輕微的爆炸聲霍然出現。那幾名士兵瞳孔突然變大,幾人相視數眼,震驚的眼神奪目而出。

爆炸聲落,壓力隨即消失的無影無蹤。伊辰轉過身子,冷漠地道:“幾位有什麼好解釋的嗎?”

此間幾人已經沒有了初時般地傲慢,爲首壯漢客氣地道:“二位不要介意,你們所受的壓力是自然而然的,只要是人界強者初來,都會受到它的洗禮。”

看見伊辰與若鑫兒一臉茫然,壯漢緊接着道:“暮鋒城乃是血池大陸最邊緣的城市,也是來到此間的人界強者通往原界的必經之路。你們想必也感受到了原界與人界不一樣的地方了吧?城門的壓力便是讓初來的人界強者率先感受到這裏與人界的不同,這樣就不會讓你們在真正地進入到原界之後,會因爲環境的驟然不同而發生難堪的事情。”

聽了壯漢的這番話,伊辰淡漠的臉色逐漸地消融,這倒是一個辦法。不過壯漢們沒有想到的是,伊辰與若鑫在初到原界的時候,便以領略過了原界的古怪。

“你們剛纔的熱情,想必是爲了看我們出糗的模樣吧?”伊辰冷冷地道。

幾人汕汕地笑着,壯漢尷尬地道:“這個,大人不好意思。我們長久駐紮在這裏,甚上與外界打交道,這個慢慢地也變成了一種新鮮的事情。不過沒想到二位大人年紀不大,實力卻如此的高明。我在這裏守了也有數百年了,頭次看到人界來的強者在這股壓力下安然無恙的。”不着痕跡的拍了個馬屁。

伊辰淡淡地問道:“原界不是說只是凌王境界強者才能呆嗎?爲什麼你們也可以呆在原界?”

壯漢解釋道:“原界初成時,的確只有凌王境界強者能呆,但隨着人界上來的強者愈來愈多,相互之間結成夫婦的不在少數。”

“你們就是現在土生土長的原界人。”若鑫兒嬌聲道。

“是的。”壯漢點頭應道:“由於我們一出生就在原界,自然地就可以抵擋住原界沉重的壓力。而人界的人就不能了。”

“原來是這樣。”伊辰道:“你們知道這裏離沸沙大陸與刀山大陸有多遠嗎?”

壯漢正色道:“很遠。原界實在太大了,每一個大陸均是廣闊無垠。血池大陸在南端,而沸沙大陸與刀山大陸一東一北,如若靠大人自己飛行,我也想不到何時纔會到達。”

“難不成在原界還有專門飛行的工具不成?”若鑫兒奇怪地問道。

“恩。”壯漢點點頭:“每一個大城裏面都有一種飛行器具,以供那些強者們長途跋涉之用。二位大人只要到暮鋒城中心的廣場上就會看到的。”

“好,多謝你了。”對方如此恭敬,伊辰也客氣地道了一聲,攜手與若鑫兒向着城內走去。

“二位大人慢走。”壯漢擦了一把不存在的汗珠,與幾人恭敬地看着伊辰與若鑫兒緩慢消失。

過了城門,便是一個拐彎處,轉過去,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四周均是厚實的石快所造成的牆壁,上方也是被阻,看不到天空。

二人倍感好奇,不知爲什麼要在這裏設一條如此長的走廊?如此行走了大概樹百米的距離,二人的視線方是開闊。

一條古樸的大街出現,街道上,來往之人卻不是很多,想來也是因爲暮鋒城乃是邊緣城市之故。街道倆旁,稀稀落落地幾家店鋪。酒樓、商鋪、客棧,到是應有盡有。

“辰哥哥,你快看。”順着若鑫兒指的方向,前方不遠處,竟然有一家功法買賣的商鋪。二人不由大奇,功法也有的賣?不由地爲人界那些貧窮人家因沒有一本功法而生活在最底層而感到悲哀。不過,既然有功法的買賣,想來也不會太便宜。

“過去看看。”伊辰溫和地道,二人並不在乎功法,只不過想去瞧瞧到底怎麼回事。

一幢三層樓房,非常的樸素。行進店鋪,入眼處便是一排排的書架,上面擺放着衆多顏色各不相同的玉簡。

“二位大人想要點什麼?”門邊一位老者見到伊辰二人走見,連忙恭敬地道着:“本店有功法,地圖,和各大陸的風情。”

伊辰平淡地問道:“但不知原界的交易,需要的也是如同人界一樣的金幣嗎?”

老者客氣地道:“原來二位大人是人界來的強者,失敬!”原界中強者數不勝數,不僅有土生土長的,也有從人界修煉上來的。但多數人對人界上來的強者都多了一分尊敬。因爲人界的天地能量無法與原界相比,修煉的速度自然也要較原界強者慢了許多。

正因爲如此,人界強者的根基,與攻擊手段都要比原界強者高上一些,沒有原界強者那種一躇而就的快捷,是以,到原界以後,人界的強者大多數都要比一寫普通的原界強者厲害一些。

“這一點與人界一樣,用的都是金幣,二位大人不用擔憂。”老者恭敬地說道。

“恩,老人家,你先拿一份全原界的地圖與我看看。”伊辰溫和地道着,有了地圖,也不至於在原界中如亂撞的蒼蠅一樣了。

老者道:“請二位大人跟我到樓上去,一樓賣的都是些小玩意而已。”說完,老者走在前面帶路。

若鑫兒開聲問道:“老人家,爲什麼在原界還有功法的出售,難道原界中功法太多了嗎?”

老者邊走邊道:“一開始也是沒有人出售的。後來因爲人口愈來愈多,一些強者身隕之後,他們的後代沒有天賦,修不成先輩留下的功法,而他們爲生活所逼,最後只好出賣一些珍貴的東西,逐漸就形成了我們這樣一個**功法的商鋪了。”

“如此,還真是悲哀。”伊辰暗暗想着,三人已經上了二樓。擺設與樓下一樣,老人聲音看起來很大,不過身手依然頗爲矯健,很快地就找出了伊辰所需要的地圖。

付了錢之後,伊辰眉心中強大的靈魂瞬間滲進玉簡後,片刻之間,這份地圖便是記在了腦海之中。果如守門壯漢所說,要想去沸沙大陸,中間不知道隔了多遠的路。

二人在店鋪中隨意地逛了幾下,沒有發現一些有意思的東西,便離開了這裏。陪着若鑫兒,二人在城中逛了一整天。要不是伊辰拉着,意猶未盡的若鑫兒還想玩下去。

找了家安靜的客棧,短暫的一天就這樣的過去了。伊辰合衣躺在牀上,冷月妖豔的光芒順着窗戶射進房間,快速地打在伊辰身上。

“明天就開始了原界的征程了。。。” 翌日大早,二人各自從房間中走出,彼此看了一眼,均是笑了起來。瞧着二人的表情,明顯是沒有睡過。

“鑫兒,是不是在原界的第一個晚上,睡不着呢?”

若鑫兒抿嘴笑道:“你不也一樣嗎?”二人現在的修爲,早已脫離了普通人的一切習慣,但是自然而然地,還保持着那些習慣,吃飯,睡覺,必不可少。

“辰哥哥,接下來我們去那?”

伊辰沉思片刻,道:“去華燁府吧。”昨天查開了地圖,和詢問了老者一些事情,這裏的飛行工具只能飛到炎煉城,但是炎煉城也是個小城,想必那裏的飛行工具能去的地方應該不多。華燁府卻是這片地方周圍最大的一個城市,二人要去沸沙大陸的話,由華燁府中轉,應該會好一點。

“我們走吧。”牽起伊辰的手,二人快步出了客棧,向着城市中心的廣場走去。

清晨,本就不多人的城市顯得更加的冷清。廣場上,一片寂靜,似乎是因爲人少,這裏的的士兵也並不是很多。只有在廣場深處,在圍着一小團的人羣。

旁邊,安靜地站着倆個人,裏面藍色勁裝,外面紫色長袍,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人羣左側百餘米地,停靠着倆只巨大的怪獸。伊辰二人心中嘖嘖稱奇,怪獸足了十數米高,橫展開來,怕是有數十米長的身軀。這般大的怪獸也只有原界纔有,在人界,他們可是從來沒有見過。但這倆只怪獸竟然沒有生命的氣息。

見到伊辰與若鑫兒走來,安靜的倆人開口問道:“你們也是來乘座鐵甲獸的嗎?”


“鐵甲獸?”伊辰二人微微一楞,旋即明白了,“是,我們要去華燁府。”

聽聞伊辰二人也是要走,那一小團人羣中發出一聲開心的聲音:“人員終於滿了,這十幾天呆在這裏可真難受。”

伊辰疑惑地看了那邊一眼,倆人其中一個道:“由於我們暮鋒來往的人較少,所以一般是湊夠了人數,纔會出發一次。那人運氣不好,一連在這等了十多天。倆位請交納倆千金幣,便可以馬上出發了。”

“倆千金幣?還真是有點貴。”伊辰笑着道。昨天瞭解了一下原界的風土人情,倆千金幣也夠一個普通人勉強過一年了。

那二人奇怪地看了眼伊辰,然後道:“這是城主大人訂下的,倆位既然會來到這裏,不會不知道乘座鐵甲獸的價格啊?”

若鑫兒嬌聲道:“我們剛從人界上來,所以,有些事情不懂。”

聞聽此言,這二人臉上頓時露出了幾分恭敬的臉色:“二位請給我來吧。”說完遞給伊辰二人一個號碼牌。

“終於可以走了。”聽聲音,便是知道是剛纔那人。

衆人隨着這二人走近了一隻怪獸,左邊之人爲伊辰二人解釋道:“這便是鐵甲獸,飛行速度極快。”

靠近怪獸,伊辰與若鑫兒纔是發覺到,原來不是真正的怪獸,而是用金屬製成。難怪剛纔沒有感覺到它們有生命的氣息。

其中一人將雙掌放到鐵甲獸身上,片刻後,鐵甲獸發成一陣吱吱地聲音,緊接着在鐵甲獸的肚子處,出現了一個大洞。

“諸位跟我進去吧。”二人說完,率先飛進了鐵甲獸。衆人也不猶豫,跟着進到了鐵甲獸裏面。伊辰與若鑫兒相互看了一眼,進到了裏面。

到了裏面,只見,便是一個大型的客棧模樣,中間有十幾張桌子,十數個房間,每個房間門上都有一個號碼。

“請大家按着號碼牌上的數字,進到房間中。或者也可以在這裏休息。”未等那二人說完,有的人已進入了房間,有的人則是做在桌子旁邊。看來這句話,主要是對伊辰二人講的。

若鑫兒好奇地看着周圍的一切,開心地道:“辰哥哥,原界比人界好玩多了。”

伊辰點點頭,剛來原界就見識到如此多不同與人界的東西,原界的確充滿了期待。“鑫兒,你要不要進房間休息一下?”

“纔不要呢?”若鑫兒趴在旁邊,鐵甲獸裏面竟然是透明的,可以清晰地看到外面的一切。現在鐵甲獸已經起飛,升到萬米以上的高空,外面的雲彩不斷地被掠過。

如此快的速度,竟然在飛了好幾天之後,仍然是沒有到達華燁府。不覺地,若鑫兒便開始無聊了起來,伊辰只好停下了修煉,陪着若鑫兒。

忽然,鐵甲獸內響起一道聲音:“大家小心點,前方有劫匪。”話音剛落,呆在房間中的那些人連忙地跑了出來。

“怎麼這麼倒黴,竟回碰上劫匪?”一名頗爲有福之人嘟嚕着道。

若鑫兒看了伊辰一眼,原界中也有人做這攔路的勾當?一道光芒閃現,帶領衆人進入鐵甲獸的二人瞬間出現,其中一個人道:“大家儘量小心點,雖然我們是城主的隊伍,但是暮烽城太小,兵力不足,一些強大的劫匪兵團不會給面子。到時候,逼不得已的情況,還請大家破財消災吧。”說完還看了伊辰與若鑫兒一眼,彷彿是在暗示着什麼。

行進半個時辰之後,透過透明的牆壁,外面果然有着一幫人。鐵甲獸被迫停下了飛行,同時地,裏面一道厲聲響起:“我們是暮烽城的隊伍,還請諸位讓開。”

這一幫人均是站在一隻怪異的飛行獸上面,爲首一人冷麪青袍,聞言放聲笑道:“若是其他城兵,我夜梟還忌憚幾分,暮烽城嗎?哈哈,廢話少說,按照規矩,否則,以你們區區點兵力,還不是我們的對手。”

“夜梟?”伊辰身邊一人響起無力的聲音:“怎麼會遇上他,若是別人那還好辦一點。”

“這個夜梟很厲害嗎?”若鑫兒嬌聲問道。


“何止是厲害?在這邊區域上,他是最大的一個劫匪,搶劫一空不說,而且心狠手辣,酷愛女色。”這人看了眼若鑫兒,嘆氣道:“姑娘,你最好現在馬上把自己弄的難看,不然麻煩大了。”

伊辰環顧周圍,這些人均是戰戰兢兢。這也難怪,這幫人都是做生意的商人,雖然有些實力,可對上這些劫匪,就不夠看了。

“難道,這些護衛我們上路的城兵們就任由他們胡來嗎?我們做他們的鐵甲獸,賺我們的錢,起碼應該保障我們的安全啊?”伊辰沉聲道,不自覺地顯露出了殺機。

“你剛纔也聽見了,暮烽城太小,兵力不足,根本就沒有威懾力。這些劫匪一般都是搶劫一些落單的商人。但是這夜梟實力不錯,是以連鐵甲獸都敢碰。”

能擁有鐵甲獸,勢力自然不弱,夜梟連這些都敢碰,足以說明他的實力。不過,要是惹到我?伊辰冷冷地看着外面的衆人。

商量已經結束,夜梟冷冷地道:“給你們暮烽城一點面子,每一個人交一萬金幣,就放你們過去,否則,不要怪我無情。”

冷冷地聲音傳到鐵甲獸裏面,衆人趕緊掏出一萬金幣放在桌子上。金幣雖然是有點多,可是看這些人的動作,似乎要一萬金幣,對他們來說還是比較少的。

衆人見伊辰二人仍在原地如看戲一樣,雙手拂在身後,一人不由着急地道:“我說你們怎麼還不拿出金幣?還有你小姑娘,趕快把自己弄的難看點吧,以免惹禍上身。”

伊辰溫和地笑了聲,道:“多謝你們的好意,我二人身上沒有錢了,也只能這樣了。至於你叫她變難看點,那她無論如何都做不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