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剛睡醒的江北有些彷徨無措,他不確定昨晚的夢到底是不是真實的,如果他提前預知了未來,到底還要不要去帶着老爹進攻萬魔宗。但是不過片刻爾爾,他便得到了答案,該打的仗,還是得打。必須要做的事,就必須要去做!不然這一生,如何稱爲人,就如同老爹所說的,我江家,沒一個孬種!計劃還要繼續進行,只不過這個夢,卻是讓

剛睡醒的江北有些彷徨無措,他不確定昨晚的夢到底是不是真實的,如果他提前預知了未來,到底還要不要去帶着老爹進攻萬魔宗。

但是不過片刻爾爾,他便得到了答案,該打的仗,還是得打。

必須要做的事,就必須要去做!不然這一生,如何稱爲人,就如同老爹所說的,我江家,沒一個孬種!

計劃還要繼續進行,只不過這個夢,卻是讓江北在心中劃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他不信他會這麼慘死,他也絕對不想看到老爹死在自己的面前!

起碼……他會死在老爹的身前!算是爲了這麼久老爹的照顧而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吧。

如果真能這樣,也是無奈的決定罷了。

天還灰濛濛的,太陽的光澤還沒籠罩這星隕大陸,也不知是被魔氣給阻礙住了還是真的太陽很小。

但是江北還是起了個大早就跑出去了。

雖然這一宿沒睡好,但是畢竟還是個修煉界,不用太在意這些細節。

直接甩出來小騷騷朝着外門女弟子那邊的山峯跑去。

很完美的劇情,夜闖女生宿舍……

如果放在平時江北肯定還會激動兩下,但是剛做了那種夢,江北真的是沒什麼心思了。

不過多時,按照昨天的路線便趕到了。

山峯不大,江北的神識一覽無餘。

雖然探查這一座山上近百的小院有些累,但是江南還是樂此不疲的。



誒!那個姑娘,怎麼晚上不穿衣服睡呢!這成何體統!那麼小的兩個玩意,還露什麼露!不怕被那個不軌之徒看到嗎!

誒!這個……擦,辣眼睛,快溜!

下一個!不錯不錯,這個滿臉桃紅,不知道做什麼夢呢。

……

終於,隨着江北的“快速”探查,終於還是找到了楊薇的小院。

讓江北爲之詫異的是,此時的楊薇竟然還在那坐着,也不知道是還沒睡還是剛睡醒,至於剩下的那些沒來得及看完的……還是算了吧,正事要緊。

雖說是大師姐,但卻和平常弟子的居住環境等同,可能是爲了更方便照顧這些師妹吧。

江北如此想着,也是腳下不停,直接朝着半山腰飛去,穩穩的落在了楊薇的院子中。

“誰!”一聲冷喝,直接從屋內爆出!

房門瞬間打開,而穿着白天修煉服的楊薇手持長劍瞬間飛出!

在看到是江北的時候,她才停了下來,面目有些驚疑。

“法海大師……不知深夜……”楊薇說着,便停了下來,這哪還是深夜啊,一宿心慌意亂,竟然都忘了時間。

“早上好啊,楊姑娘。”江北一臉尷尬的打了個招呼,畢竟這擅長人家女生宿舍不是什麼好聽的事兒。

“法海大師……不知來小女子這裏所爲何事?”楊薇雖然極快的反應過來,但多少還是有些牴觸的。

江北自然也感覺出來了,暗歎一口氣,自己長得也不醜啊,挺清秀的。

要是換做老哥來,還不知道是什麼下場呢。

“楊姑娘,貧僧前來是有一事不明。”江北雙手合十,寶相**。

“大師但說無妨。”楊薇趕緊答應,也是爲自己剛剛那種謹慎的心理有些羞愧,人家乃是得道高僧!

而且還救了她們的命!她怎麼能這樣!

“大師快裏面請,喝杯清茶,我們慢慢說,小女子知無不言。”楊薇趕緊擺出一個請進的姿勢。

江北也不拒絕,畢竟這年頭,生怕隔牆有耳,進了屋,纔好辦一些。

……

隨着江北大手一揮,這座屋子瞬間被江北用神識徹底隔斷開來,就這還沒完,而是直接再用靈力將他和楊薇對坐的這裏給包圍!

楊薇頓時一驚,搞的這麼神神祕祕的,她實在想不出是爲何事。

“楊姑娘,今日貧僧前來,還望你不要聲張可好?”江北直接問道,語氣冷漠。

“可是大師……”楊薇想說什麼。

“回答我!” 神級娛樂主播 ,到什麼時候說什麼話!

“是大師,今日之事小女子定不會外傳。”楊薇心裏也是一緊。 當下,楊薇便有些不自然了。

這清晨時分,法海大師獨自前來,不知道是爲了什麼,但是搞的如此神祕,定然是有些不可告人的事!

楊薇的手心都不由得出現了汗水,不過隨後,她便也釋然了。

自己這條命都是他們救的。

“告訴我,你所說的那天魔園是何地?裏面關押的都是何人?”江北皺眉問道。

聽聞此話,楊薇直接愣住了,她想了無數種可能,愣是沒想到這法海大師竟然是來找她打聽天魔園的!

就一個天魔園……至於弄的這麼謹慎嗎?

楊薇有些不解,略帶深意的看了一眼江北一眼,這才輕聲答道:“天魔園……乃是萬魔宗重地,裏面關押的都是犯了宗門刑律之人。”

說罷,楊薇突然又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如果我不死的話,肯定也會被關進天魔園,只是能不能活着出來還不一定。”

面色有些凝重,看起來這楊薇確實是對那天魔園很是忌憚。

氣氛一時間陷入了沉默,江北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問了。

難道要直接問你們老魔主的閨女被沒被關在裏面?不太好吧?

“裏面是何種景象?”江北轉而問道。

這下,楊薇倒是愣住了,她也沒去過啊……

“據傳聞,天魔園內徹底隔絕天地靈氣,乃絕世死地,只要進了天魔園,隨着自己身上的靈力耗光,便會陷入無盡的心魔吞噬之苦。”楊薇顫聲答道。

這下,江北還真是有點難受了。

這種東西,自己沒夢見過啊……這條路行不通。

難道這天魔園真不像是自己所想的那般?

不對,絕對不對……

相傳地獄還分十八層,十八種酷刑呢,區區一個什麼心魔吞噬,算不得啥。

就如同他進去了,會有什麼玩意敢來吞噬他?

早被小魔靈給吞了好嗎!

但是,聽到楊薇的回答,江北卻不太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問了,很多線索到了這,便消失了,讓他覺得有些煩躁。

“怎麼了,大師?”楊薇輕聲問道,有些不太確定還有沒有什麼要問的了。

女神歸來︰總裁寵妻108式 沒事……”江北緊皺着眉頭,還在思索着。

“你先前說……你進天魔園,不一定能活着出來?”

“是的大師……按照常理,同門之間擅自廝殺出現死亡,活着的那一方無論對錯都會被關押進天魔園之中的。”楊薇暗歎了口氣。

“你能在裏面活多久?”

“不足半個月,但畢竟是弟子相殺,如果全盛狀態進去的話還好說,不過是關七天而已,但是現在……”

當下,江北就倒吸了一口冷氣。

臥槽尼瑪!堂堂的合谷二階強者,全盛狀態進去竟然連半個月都活不下去!要不要這麼嚇人!

現在,江北則是在心裏祈禱着他媽不是被關在那裏了,如果真是的話,現在真是不知道是生還是死了。

畢竟當初他媽都有心跟着老爹離開,肯定不能是多高的修爲。

如果他媽是封川期強者,當初的老爹也不至於被萬魔宗的那什麼老冥神還有幽冥尊者幹成了那個德行。


事情大條了!

“大師,您怎麼了?”楊薇輕聲問道。

“沒什麼……”江北那心裏是要多難受有多難受,但是一想到昨晚那個夢……有有些期待是真的了,起碼老媽還活着。

但是他們這三口人卻會死啊!

“你可知道那天魔園在何處?”江北再次問道,如果實在不行,得回家早做準備了。

“不知道……因爲從天魔園活着出來的,幾乎都對那個地方閉口不談。”楊薇搖了搖頭。

報告,妻主已逃 那你可知道,那天魔園都關押過什麼人?”江北換了種問法。


“很多人……下到宗門的弟子,上到宗門的長老,甚至是四大族的一些子弟也有被關押過。”楊薇答道。

“好吧。”江北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了,安然陷入了自己的考慮之中。

沒得到想要的答案,有點失望。

不過也是在江北的意料之中,畢竟老魔主的女兒被關押,肯定是極爲嚴密的消息,雖然外面鬧得沸沸揚揚的,但是隨着老魔主“閉關”,料想那幾個尊者也不敢亂來。

那麼……到底是不是關押到了這天魔園,現在又是一個絕對需要解決的問題。

而且按照常理來說,如果他媽被關在天魔園裏,絕對是頂級待遇,根本就不可能和那些小弟子一樣!

難以探查!

路走窄了,感覺像是陷入了死衚衕,硬走下去只能撞的頭破血流。

料想那天魔園,也絕對不是現在的他和老哥能去闖的。

只能等一件事了!

就是等那個朱爽的死訊被推動,然後有一些長老過來責問他們,他和老哥找個機會被吸收進幽冥一脈!

畢竟他們這種人,混個執事噹噹不成問題,想要加入四大族,還得看機遇。

然後在內,好好的將幽冥一脈的人手重新籠絡到一起,和其他三大族分庭抗風,在外,又能將內門外門的弟子拿下。

這纔是重中之重!

做白日夢真開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