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四道攻擊同時攻擊而來,那地運算元的心中也是明白,即便自己的反應在迅速,也無法同時化解掉四道攻擊,頓時,手掌結出一道手印,手印頗顯複雜,

直到四道攻擊即將攻擊到地運算元的時候,手印方才完成,就在手印完成的那一剎那,地運算元忽然暴喝一聲:「乾坤換算,陰陽顛倒,葬天護身法,」就在地運算元剛說完的時候,四道攻擊便是攻擊到地運算元的身上,然而,就在攻擊臨近之際,楊天卻是發現,在那地運算元的身上,忽然金光閃耀,「轟轟轟……」一連幾道音爆聲在地

直到四道攻擊即將攻擊到地運算元的時候,手印方才完成,就在手印完成的那一剎那,地運算元忽然暴喝一聲:「乾坤換算,陰陽顛倒,葬天護身法,」

就在地運算元剛說完的時候,四道攻擊便是攻擊到地運算元的身上,然而,就在攻擊臨近之際,楊天卻是發現,在那地運算元的身上,忽然金光閃耀,

「轟轟轟……」一連幾道音爆聲在地運算元的身上響起,楊天的心中卻是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原本楊天對於危險的感覺是十分敏銳的,而那敏銳的感覺卻是來自於陰陽雙氣,如今陰陽雙氣已經離體,楊天卻是同樣產生了危險的感覺,


爆炸並未持續多久,便停止了,但是,還未等地運算元現出身來,楊天便是將陰陽雙氣收回到體內,與此同時,其身形也是開始飛退,直到退到了百丈距離,楊天才緩緩回過頭來,

再次看到地運算元的時候,楊天的心中一咯噔,此時,現出身的地運算元與先前並無二樣,若是非要說有什麼變化的話,就是他的氣息,很顯然,剛才那一番複雜的手印,必然耗費了地運算元不小的法力,

現出身的地運算元,雙眼直盯著楊天,臉上露出恐怖的笑容,口中說道:「既然你不聽勸,那麼便只有讓你先上路了,接下來,便讓你看看,地皇高手的憤怒吧,」 地運算元說完之後,悠悠笑了一聲,目光轉向哭與冥界老者的方向,喝道:「你們兩個還不出來,難道真要本座送你們一程不成,」

就在地運算元的話語剛落的時候,從那巨坑之中,突然散發出兩道極強的氣勢,兩道身影也是從坑中飛躍而出,兩道人影剛一冒出巨坑,便是對著地運算元奔來,

三個地皇高手,同時站在一起,三人都是帶著猙獰般的微笑,


見到三人的笑容,女媧一族的族長忽然面色一變,沉聲喝道:「凡我女媧一族的族人,聽吾之令,全部進禁地,」

女媧一族的族人聽到族長的話后,愣了一下,便是全部向一處退去,不多時,那些族人便是消失了七七八八,見到族人全部走了之後,女媧一族的族長也是長出一口氣,畢竟,一個族群的興盛,不僅僅是族長的關係,更重要的還是族人,

而地運算元等人見到女媧一族的族人離開也不阻攔,臉上的笑容在女媧一族的族人全部離開之後也是緩緩收斂,

驀地,一道仿若江河奔騰的聲音從地運算元的身上響起,與此同時,一道白色的光柱也是從其體內冒出,光柱直衝雲霄,而就在此時,又是兩道黑白相間的光柱也是接二連三的冒出,

三道光柱衝上天空,就連女媧一族所處的空間也是開始變得搖搖晃晃,

「咔嚓,」一道輕微的聲響突然傳出,在那女媧一族的上空,一道漆黑的裂縫閃現而出,

三位地皇的憤怒,就連女媧一族所處的空間都是堅持不住,由此可見,地皇高手的實力,恐怖如斯,

見到三位地皇所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楊天的心裡有苦說不出,原本以為自己只要邁入皇者之境,便是可以縮短自己與地皇高手之間的差距,但是如今看來,自己錯了,而且還是錯的如此離譜,「唉……」楊天輕嘆一聲,手掌一翻,那塊黑色的石頭出現在掌心之中:「如果真到了那個地步,也不得不煉化它了……」

「你先走……」就在楊天心中有著一些念頭的時候,女媧一族的族長突然開口道:「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進入這片空間的,但是我知道,你的目的也是女媧石,請恕我不能將女媧石交給你……為了謝謝你剛才的搭救,我幫你掩護他們,你快點帶著你的同伴離開這裡,」

聞言,楊天微微一鄂,然後在女媧一族的族長震驚的目光下,搖了搖頭,

見到楊天搖頭,那白衣女子斥道:「以你入皇初期的法力,根本就不是他們其中一人的對手,只要他們有一人與你對戰,你就死定了,」

楊天笑了笑說道:「讓我走,也行,將女媧石交給我,我馬上就走,」

「你是個白痴嗎,他們的目的就是女媧石,如果將女媧石交給你,你會死的更快一些,」見到楊天執意要女媧石,白衣女子也是有了一些怒意,白衣女子想了想,旋即明白過來,接著說道:「女媧石不在我身上,我將它放在一個隱蔽的地方了……等你能活下來,我便將女媧石交給你,」

「一言為定,你呆在一旁休息一下,他們三個,交給我來應付,」楊天咧嘴一笑,對著白衣女子說道,

「你……」聽到楊天的話后,白衣女子頓時用一種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楊天,顯然,對楊天的話表示懷疑,

其實,也不怪女媧一族的族長有這樣的表情,畢竟,楊天的實力怎麼看都是入皇之境,而地運算元三人卻是貨真價實的地皇高手,而且,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哪三位地皇高手都是極度的憤怒,若是楊天一人對戰三人,恐怕,連三人的邊都沒有沾到就會被地運算元三人哄的渣滓都不剩,

「怎麼,不相信我,,」瞧見白衣女子的表情后,楊天挑了挑眉,問道,

一句話,讓得白衣女子哭笑不得,半晌,白衣女子只能無奈地道:「那魔宮的地運算元與妖界的哭就有我來對付……」

「你是想說剩下的冥界的那個老傢伙交給我對嗎,」白衣女子的話還未說完,就被楊天打斷,楊天看著白衣女子,問道:「難道你不相信我嗎,」

聞言,白衣女子苦笑著點了點頭:「你的實力,無論怎麼看,都是入皇初期,而他們三個可是地皇階別的高手啊,以你的實力,對付其中一個都是不可能的事,你還想對付三個,」

楊天聽后,隱晦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不自覺的點了點頭:「好像還真是那麼回事,那你先上吧,」

白衣女子聽后,翻了翻白眼,身形卻是沖了出去,在其身形衝出去的一剎那,瞬間便是將自己的實力徹底爆發而出,頓時,地皇應有的威壓從其身體上散發而出,

感受到白衣女子散發而出的威壓,楊天的脊背頓時一彎,腳步也是開始後退,自語道:「看樣子你說的還真對,光是這份威壓,就使我無法完本發揮實力,」

看到白衣女子率先攻來,地運算元等人頓時冷笑一聲,身軀頓時迎上,憑藉白衣女子的實力,莫說對付三個人,就連地運算元一人,她都是難以擊敗,

地皇之境的速度簡直難以形容,幾人轉瞬便來到對方跟前,雙方沒有任何的言語,便攻打在一起,三位地皇同時對付白衣女子,很快,白衣女子便漸落下風,

見到白衣女子落敗是遲早的事,地運算元轟出一拳,扭頭對哭與冥界老者說道:「你們二人,分出一人,前去對付那個小子,記住,我要活的,」

聞言,哭與冥界老者對視一眼,哭桀桀怪笑一聲:「那好,就由我去對付他,」說罷,身形陡然脫離戰圈,

將速度飆升到了極致,哭轉瞬間便來到了楊天前方不遠處的地方,雙眼瞅了楊天一會兒,笑道:「小子,乖乖的不要還手,本統領可以饒你一命,否則,就讓你嘗嘗十指殘妖印的厲害,」

楊天聽后,倒是沒有介面,

「女媧指,」忽然一記暴喝之聲突然響徹而起,伴隨著這記暴喝之聲,女媧一族所處的空間忽然開始震顫起來,白衣女子的身形突然拔高,一指按下,指上泛著恐怖的能量,對著地運算元與冥界老者壓下,

似是感受到了這股恐怖的氣勢,冥界老者與地運算元二人都是施展全力,頓時,女媧一族開始變得搖搖欲墜,一道道空間裂縫閃現而出,

空間裂縫出現,女媧一族所設置的空間像是被剝離了一般,露出了外面的景象,

就在這時,哭忽然發動攻擊,身形一動,十指泛著血紅的色彩對著楊天攻去,

如此近的距離,楊天莫說施術阻攔,就連退的時間也沒有,

「彭,」十指殘妖印的威力何其驚人,然而,還未等哭到達楊天身前,十指殘妖印便已擊中目標,只不過這個目標不是楊天,

饒是如此,十指殘妖印的余勢仍未消散,將楊天擊的倒飛出去,強忍住傷勢,楊天站起身,怔怔地看著倒在自己身前不遠處的人,兩行熱淚從楊天的雙眼流出,一道宛如野獸負傷一般的嚎叫突然在女媧一族響徹而起:「小七……」 楊天怔怔地看著不遠處躺在地上的玉人,腦袋嗡嗡作響,在這一瞬間,楊天的腦海中只剩下空白,

片刻,楊天才緩緩移動腳步,走向小七,慢慢地彎下身,將小七的頭抬起,雙眼中卻是不自禁地落下兩行清淚,聲音有些嘶啞地喊道:「小七……」

此時的小七,雙眼微閉,在聽到楊天的喊聲之後,小七慢慢睜開雙眼,小七看著楊天,笑了笑,然而笑容卻是十分凄美,還未等小七說完,一縷鮮血便從小七的口中流出,

見狀,楊天急忙說道:「你現在什麼都不要說,我們走,無論天下變成什麼樣,只要你活著,什麼仇我也不報了……好嗎,」

半晌,小七才緩緩說道:「楊……楊天,答應……答應我,你一定要好好活著……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一定要活著,你要記住,你還要救你的父親……」

「十指殘妖印……結,」就在小七與楊天二人說話的時候,哭突然發動攻擊,

然而,十指殘妖印的攻擊還未到小七身前的時候,小七卻突然閉上雙眼,聲音微弱地說道:「這次,你不能在騙我了……」話剛說完,小七的身軀突然化作了一團血霧,血霧以一種極快的速度飛向哭,

異變陡生,

還未等血霧飛到哭的身前的時候,那團血霧突然消失不見,

「嗯,」哭眯著雙眼,似有所思一般,片刻忽然笑道:「眼滅瞳生大法嗎,沒想到這裡竟然有冥界的叛徒,」說完,哭的目光陡然轉向後方,那裡,站著一個身穿黑衣的人,此人的雙眼已瞎,兩行血淚從眼窩處流出,若是楊天抬起頭來,定然認識此人,此人便是那擁有眼滅瞳生大法的鬼瞳,

看到此人後,哭猙獰地笑了笑:「竟敢壞我好事,你找死,」說完,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彭」的一聲,一道重物落地的聲音重重在楊天的不遠處響起,

聽到聲響,楊天抬起頭,臉上突然一抹難以置信的表情,原本,他與鬼瞳二人本是對立的局面,如今,那鬼瞳竟然幫助自己,這怎麼能讓楊天不吃驚,

「哼,十指殘妖印,結,」鬼瞳的身軀在一瞬間爆成了血霧,看著那團血霧,楊天站起身來,有些恍惚地看著血霧被哭吞噬,楊天慘笑一聲,口中楠楠地道:「小七……」體內仿若急火攻心一般,一口鮮血噴出,鮮血濺到楊天的手掌上,一道極為刺眼的黑光突然從楊天的手掌中亮起,黑光由弱轉強迸射而出,楊天突然感到在自己的手心處,一股暖流從自己的手心慢慢流向身體之中,

「哄,」的一聲,彷彿大海咆哮的聲音在楊天的身體中響起,頓時,楊天原本停留在入皇初期的實力猶如洪水破閘一般猛躥,

「入皇中期……入皇巔峰……人皇初期……人皇巔峰,」這等實力的飛躍令哭有些目瞪口呆,任誰也不會相信,這方天地間能有如此天材地寶,能令一個人的法力出現如此巨大的飛躍,

然而,當楊天的實力達到人皇巔峰的時候,卻是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那股飛躍的實力仍在繼續「地皇初期,地皇中期……地皇巔峰……天皇之境,」直到達到天皇之境,那股實力的飛躍才緩緩減弱,直到在天皇初期才漸漸停止,

但是,在下一刻,楊天的身體頓時被一層血色所包裹,顯然,如此龐大的能量以楊天的體質還是有些承受不了,

楊天忍住能量即將爆體的痛苦,將全身的氣勢放出來,驀地,風雲變色,天上陰晴不斷轉換,仿似一副極其恢弘的圖案一般,

天皇的氣勢如同旋風一般掃向四周,足足擴散至方圓千丈才緩緩停止,

原本與白衣女子交戰正酣的地運算元與冥界老者二人干感受到這股氣勢之後,地運算元的臉上突然湧現一抹笑意:「是主上來了嗎,」

說完,目光掃視一周,但是,等地運算元的目光看到楊天的時候,其臉上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然後,與白衣女子硬抗一擊,強行離開戰圈,身形飛至哭身邊,問道:「怎麼回事,」

聞言,哭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這小子的實力突然一下子超過我等,達到了恐怖的天皇之境,這下子有些棘手了……」

地運算元聽后,臉皮抖了抖,片刻,對著哭怒罵道:「你個蠢貨,本座早就讓你快些出手,你偏偏不聽,不然哪會出現這些情況,你要知道,天皇之境與地皇之境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境界,不然,老夫又怎會遲遲不曾邁入那個層次,」

聽到了地運算元的怒斥,哭的臉色也是一變,原本他與地運算元二人同是地皇高手,只是因為地運算元身為玄師的身份,才讓的其對地運算元禮讓三分,如今,那地運算元卻是絲毫不留情數落自己,這讓哭的心中也是有些怒氣,

「那你說現在該怎麼辦,」雖說心中有些怒氣,但是,面對實力達到天皇之境的楊天,哭還是不得不與地運算元同仇敵愾,畢竟,以他自己的實力想要獨抗楊天,簡直就是以卵擊石,

「哼,」瞧得哭的面色,地運算元冷哼一聲,說道:「天皇之境的高手,即便是以你我的力量也無法與之對抗,反正現在,女媧一族的結界已經破碎,不如將那個傢伙也召來,以我們三人之力,就算不能取勝,逃掉應該還是有把握的,」

「事到如今,就依你所言,」聽完地運算元的話,哭沒有反對,畢竟,此刻的兩人還是在同一陣線的,



地運算元一聲長嘯,實力毫無保留,似是感到了地運算元的氣勢,那冥界老者也是與白衣女子硬哄一擊,身形倏然後退,在見到冥界老者也是到來,地運算元也是飛快的將事情講述了一遍,三人頓時將實力徹徹底底的爆發而出,

「都到齊了嗎,」感受到了地運算元等人的氣勢,楊天緩緩睜開雙眼,有些玩味的笑了笑:「當我實力在入皇之境的時候,你二人抵擋我的攻擊都是十分勉強,如今的我,達到了天皇之境,不知道你們三人能否抵擋住這一擊,」

楊天的話語剛落,地運算元等人便感到了一股冷意,

「不好,快退,」感受到了楊天心中的殺意,地運算元忽然暴喝一聲,與此同時,其身形也是飛快的向後退去,

見到地運算元暴退的身影,楊天冷笑一聲:「逃得了嗎,」

忽然,天色驟然一暗:「蒼穹之計,,詣天掌,」漆黑的空間中,一道金色光芒在某一處亮起,金光轉瞬間便達到了耀眼的地步,

一道金色的巨大手掌從天而降,一掌落下,地運算元等人的位置立刻出現了百丈龐大的巨坑,

見到金色巨掌的速度如此迅猛,地運算元三人也就不再逃,穩住身形后,三人也是各自施展招數,抵擋住這一擊,然而,三人的攻擊剛剛成型,金色巨掌便是落下,三位地皇高手的阻攔僅僅持續了一瞬間,那金色巨掌便將三人壓得粉碎,

頓時,慘叫聲在這片空間響起,

見到詣天掌將地運算元三人擊的粉碎,楊天欣慰的一笑,原本受創的身軀頓時搖搖欲墜,雙眼一閉,楊天輕聲道:「小七,等著我,」說完,身軀向下落去, 然而,楊天下落的身軀卻落入一個溫暖的懷中,

「你怎麼了……」一道有些熟悉的聲音響起,楊天睜開雙眼,入眼處,一張絕美的臉頰正在一臉不解地看著自己,

聞言,楊天站直了身子,還未等楊天說話,體內便是一陣極度疼痛的感覺,楊天咳嗽了一陣,一道鮮血順著楊天的嘴角流出,楊天苦笑了一陣,有些虛弱地道:「我的身體承受不了那股能量的衝擊,就快要爆體而亡了……」

白衣女子聽后,「哦」了一聲,接著說道:「我說你的實力怎麼會這麼快便到了天皇的層次,原來是這個原因啊,你放心,你體內的能量交給我,我有辦法保住你的性命,也算報答你解救我女媧一族,」

楊天聞言,扭頭看向一旁,口中說道:「其實我不該來啊,」說完,便不再言語,

白衣女子見狀,也是深感無奈,玉手一揮,一道五色通道便是出現在二人面前,見到通道成型,白衣女子便帶著楊天鑽了進去,

通道內,光華流轉,行走在通道內,就好像走在花叢中一般,不過,僅僅一炷香的時間,白衣女子邊帶著楊天走出了通道,

這裡是一望無際的花海,不知是何緣故,此處的鮮花比之外界的,要鮮艷多少倍,在花海的中央,隱約有一抹綠色,白衣女子進入這個地方之後,絲毫沒有停留,直奔花海中央而去,

以白衣女子的速度,大約用了半個時辰左右,方才到達,剛一到達這個地方,原本昏昏欲睡的楊天忽然睜開了雙眼,問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白衣女子將楊天放下,莞爾一笑:「這裡是女媧一族禁地的深處,女媧一族的每一代族長都會在此處隕落,你要知道,我們女媧一族本就不具有任何的法力,我們所擅長的便是靈力,而整個女媧一族中,也唯有此處的靈力最濃郁一些,不過,看樣子,因為結界被破壞的緣故,靈氣損失了不少……」

說到此處,白衣女子躊躇了一陣,半晌才說道:「或許,這些靈氣,無法將你體內的能量徹底穩固……」

楊天聽后,臉上露出了一絲欣慰,擺了擺手,楊天對著白衣女子說道:「姑娘,不要介懷,只是在下有一件事,想請姑娘幫忙,」

「放心,如今你是我女媧一族的恩人,無論何事,只要我能辦到,就一定幫你完成,只是……不要姑娘姑娘的叫,我叫白靈,是女媧一族第十九代族長,對了,你有什麼事,」

楊天呵呵一笑,說道:「既然如此,那就煩請白靈姑娘在在下死後,前去古龍城一趟,告訴我師父木靈子一聲,徒兒的仇,今生不報了,讓他老人家,找個隱秘的地方安度餘生吧,」

說完,體內的劇痛令楊天眉頭直皺,

白靈看著楊天,問道:「你還有仇人,不如說給我聽,我來為你報仇,唉……你怎麼了……」白靈話還未說完,便扶著楊天,此時的楊天已經倒下,呼吸極其微弱,額頭上的青筋也是暴露而出,顯然,楊天已經快要支持不住,那股龐大能量的肆虐了,

要知道,那塊黑色的石頭,可是整片空間里所有的生物的精華所化,其中不乏皇者階別的高手,更何況,裡面還有一個實力達到天皇的恐怖存在,如此龐大的能量,楊天若是能夠一下子便將其全部吸收殆盡,那才叫怪呢,

見到自己始終不能將楊天喚醒,白靈也是黛眉微皺,片刻,自言自語道:「算了,還是死馬當活馬醫吧,但願,女媧一族的歷代族長能夠保佑你,」

說完,白靈看了看楊天,目光又看向那抹綠色,伸手一揮,空間開始震顫,片刻,猶如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在那抹綠色的地方,一個巨大的玉池突然出現,浴池之中,有著一汪河水,河水呈碧綠色,在玉池的上方,一團雪白的霧氣始終徘徊在玉池周圍,久久不散,

就在這時,白靈的臉上就像熟透的蘋果一樣,猶豫了一下,白靈的雪白皓腕還是伸向了楊天,緊接著便是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