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凡臉上的平淡瞬間消失變成了一副鄭重之色,心裏快速的分析道:這小子肯定也是刺客山谷出來的,不然也不會叫自己三號,腦中不斷回想着當時基地中活下來的樣子和個人習慣動作,居然沒有對上號的!他會是誰呢?

綠衣青年似乎很生氣,“什麼三號不三號的!一驚一乍的,嚇公子我一跳,孃的!”隨後臉色變的狠厲起來,“你們別磨蹭了,我們的時間不多,快點動手完事早點回內院。”後面兩個黃衣人聽到吩咐,瞬間長刀出鞘,星將級速度全開撲向了洛凡,兩道寒光分別衝着洛凡的左肩和右腿閃電般襲去!這並不是說明偷襲兩人仁慈,而是因爲這

綠衣青年似乎很生氣,“什麼三號不三號的!一驚一乍的,嚇公子我一跳,孃的!”隨後臉色變的狠厲起來,“你們別磨蹭了,我們的時間不多,快點動手完事早點回內院。”

後面兩個黃衣人聽到吩咐,瞬間長刀出鞘,星將級速度全開撲向了洛凡,兩道寒光分別衝着洛凡的左肩和右腿閃電般襲去!

這並不是說明偷襲兩人仁慈,而是因爲這是在學院中,除了挑戰臺以外的地方,打傷人甚至是廢人對大世家子弟來說都問題不大,但就算是前面發號施令的綠衣人,田真軍公子也不敢動手殺人,更何況他們二人只是田家的旁系子弟,這也是早就商量好的廢了洛凡。

感受到背後襲來的兩道勁風,洛凡巋然不動,只是緊緊的盯着面前的吳黑子!

中了!

田真軍看到兩把刀砍在了那個,被堂妹和吳黑子吹噓的很厲害的人身上,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心中想道:狗屁的天才高手呀,散人泥腿子一個,連還手的資格都沒有,虧我還小心的計劃半天!孃的!

突然間洛凡的身影不見了,田真軍以爲眼花了,定神一看,卻看到自己的那兩個手下族人滿臉的驚恐之色,緊接着就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一涼,一道血箭就噴了出去!馬上他就明白髮生了什麼!

原來剛纔洛凡在長刀入體的剎那,他動了!!

可以媲美星王級強者的速影之術發動!

沒有躲閃,直接就進入慢放之境眼睛盯着吳黑子,身體卻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到了兩人中間,左手揮拳打向吳黑子頭部,右手持黑色的隕刀無聲無息的便劃過了他的脖子!

綠衣公子沒反應過來,吳黑子到是反應過來了,什麼人最可怕?受傷的刺客最可怕!他既然懷疑室友就是刺客三號,自己傷了他,出於刺客以傷換命的基本原則,他的第一目標就是自己!這點吳黑子從洛凡盯着自己的眼神中就十分確定了,在兩個黃衣人砍向洛凡的瞬間,身體就要向邊上閃去。

但是結果卻是眼前的一片黑暗,他被打暈前最後心裏只想着:好恐怖的速度!連閃躲的時間都沒有,這人真的是自己所熟悉的三號嗎?!

而那兩個背後出手偷襲的兩個黃色院服人,看到的情景只是洛凡破碎的殘影,脖子噴血的公子和剛剛倒在地上的黑小子!

震驚的兩人中那個實力最高者,最先反應了過來,看着慢慢轉過身體的洛凡,驚叫一聲:“星王強者?!”

他自己本身就是星將高階,而對方的速度讓他只看到停留在原地的殘影,這明顯不是一個級別的,是本質的區別,在他想來洛凡至少都是星王級了,下意識叫出來後,意識到對方敢在學院中殺人,那就一定敢殺自己,轉身就逃。

洛凡轉過身來看到兩個黃衣人一個呆在原地發傻,另一個正飛速度的逃跑,嘴角一揚,抄起地上昏迷的吳黑子,身體瞬間再次消失了。。。。。。

回到宿舍的洛凡把傷口處理了一下,換了件乾淨的院服,又把吳黑子扒光了發現他的胸部果真沒有傷,只是衣服破了個口子沾上了不少血液罷了,然後把所有沾血的物品全收到了魂刃中,仔細檢查了一下沒什麼破綻了,便思考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情?”同一時間紫耀學院院長室中,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

發話的當然是院長大人百里祥雲,紫耀域霸主百里世家族長的親弟弟!一心修煉的他現在已是星王高階,整日裏就是閉門修煉希望能有所突破,讓人打破靜修本來心情就不爽,當看到學院執法隊長那惶恐的臉色時,就明白一定是有嚴重的事情發生了。

“回大人,一年級宿舍後面的樹林中死了三個人,死者身份確認爲林木城田家公子田真軍和另兩個同族人田剛、田豐,且三人都是星修系的,田真軍爲二年級學生,另兩個爲三年級學生,實力最高爲星將高階的田豐。”

“星將高階?!現場有什麼發現?”

百里祥雲聽到死者實力後眉頭一皺,想了想又問了一句。

“據屬下勘察的結果是三人均爲一擊斃命,沒有任何打鬥過的痕跡,而且星將高階的田豐應該是在逃跑過程中,讓兇手從後面秒殺的,三人死的位置相當的近,屬下懷疑下手之人的速度應該相當的快!這點星修系的兩位主管導師也是這樣認爲的。”

執法隊長把現場的情況簡單精要的做了回答,並把自己的個人判斷也說了出來。

“嗯,畢竟死的三人都是星修系的,他們不過去看下就怪了,那兩個老傢伙怎麼說的?”

百里祥雲雖然貴爲院長,但是無論是資歷還是年級都沒有星修系谷、林兩位主管高,就是星力修爲也是一樣的星王高階,之所以他可以當上院長只是因爲百里世家的嫡系身份而以已,從發生這樣的事情都不親自彙報就可以看出,兩人並不怎麼鳥自己,他當然也不會尊重那兩老頭子了。

“兩位主管大人經過三人死亡的時間,和三人死亡的位置距離判斷,兇手的實力至少爲星王級!而且從手法上來看更像是一個刺客,習慣於用短兵刃一擊必殺。”

百里祥雲吩咐執法隊繼續追查,加強巡視後便讓其退下,心中暗自思考起來:那兩個老頭都這樣的判斷,難道真的有星王級刺客混進了學院?不然普通的星王強者怎麼能瞞過紫部的監視,看來要去找刺客公會問一下了。

紫部,是以族長影子紫來命名的精銳力量,其成員全部都是星王以上強者,具體數量百里祥雲不知道,只聽命於族長,每一個都是經驗豐富的高手,因爲學院裏世家子弟太多,爲護其安全,大哥特別分出了十個來暗中幫忙監視,而這次的事情並沒有紫部的人來報告,可見就是暗地中的他們也沒有發現兇手。

一年級宿舍洛凡的屋中,看着被自己扒光了的吳黑子,洛凡有些發愁怎麼處理他了,殺了是肯定不行的,能殺的話也不會把他帶回來了。

一方面吳黑子叫出了洛凡在山谷中的代號,有些事是一定要問清楚的,比如他的身份,怎麼發現的自己,是不是還有別的刺客公會成員知道?

另一方面如果殺了他,做爲吳黑子室友的洛凡一定會被詢問調查,引起別人的關注,最主要的是洛凡還不知道爲什麼會有今天針對自己的陷阱,他要明白學院是不是還能呆了,如果現在要是跑了,那三人的死想不和自己聯繫上都不可能了。

嚴刑逼供?!洛凡知道那對懷疑是刺客的吳黑子沒什麼效果,怎麼辦呢?實在沒辦法看來只能那樣賭一把試試了。。。。。。。

洛凡知道時間緊迫,眼中精光一閃便有了決定,逼出一滴精血,分割靈魂溶入其中,曲指一彈打入了吳黑子的腦中!

靈魂契約!這是洛凡想到的唯一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現在他有了冥想之術,就算是失敗損失一份靈魂之力很快也就能補回來,至於少個僕人數量那更簡單了,看情況不行一個念頭就抹殺了完事。

洛凡現在擔心的是他這次強行使用靈魂契約,如果要是失敗了會不會對自己產生什麼不好的副作用而以,雖然靈魂契約的要求是對方完全自願,但沒說不自願會有什麼懲罰,他自己認爲不自願就是在對方靈魂之海中開戰,誰強勝出誰當主人,而對於靈魂的強度他可是信心十足的,所以這看似賭博的辦法,也是經過他仔細考慮過得失做出的決定。

果然靈魂精血進入吳黑子腦中片刻不到,洛凡就和對方的靈魂溝通上了。

“你到底是誰?進入我的靈魂之中想做什麼?”吳黑子在發現了外來的靈魂印記後馬上就表達出了他的意思。

“我現在是誰並不重要,不過一會你成爲我的僕人後你自然就會明白了,嘿嘿”洛凡與其靈魂交流道。

“你進入我的靈魂中就是想收服我當僕人?真是天助我也,在外面我自認沒實力對付你,可是拼靈魂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狂妄的代價!哈哈。。。。。。”

一股洶涌的靈魂之力就向着契約印記襲來,洛凡感覺到這股靈魂之力的強度,馬上就從本體魂海中調動自己的靈魂之力迎了上去,同時心中暗驚!

三倍強度!原來這個吳黑子的靈魂強度並不是他所報的一點八,而是可是媲美星王強者靈魂強度的三!!難怪他這麼自信,在他的靈魂之海主場,就算是普通的星王都不一定可以憑靈魂之力戰勝他,不過可惜,他遇上了我!嘿嘿。 “怎麼樣呀小子,我不管你是誰,來到我的靈魂之海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作繭自縛!實話告訴你吧,我最強的就是靈魂強度,現在是不是後悔沒殺我了吧?哈哈。。。。。。”吳黑子現在可是得意非常,以爲自己勝券在握的他開始說起了廢話。

洛凡懶得理他,知道吳黑子的靈魂強度他也不得不使出了全力,現在這種情況不拼是不行了,如果要是把契約印記留在對方腦中,被其收服,搞不好自己會成爲他的僕人,那可就萬劫不復了!

四倍強度對上三倍強度看起來有着絕對的優勢,其實不然,吳黑子因爲是在自己的靈魂海中作戰,是可以完全達到這個強度的,洛凡就不行了,他是侵入到別人腦中,不可能把四倍的靈魂之力全帶過來吧,最少也要留一份在本體的,不然那就是奪舍了。

洛凡會放棄自己的肉身,放棄影族血脈,放棄魂刃及全部的家當嗎?這樣即便是勝利了也是得不償失,他纔不會那麼做的,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兩人的靈魂強度勢均力敵,僵持住了,兩人都明白拖得時間越長,洛凡失敗的可能性就越大!這就是主場的優勢。

“不得不佩服你這個天才了,實力我比不上你,沒想到你的靈魂天賦也這麼強,不過能夠扼殺像你這樣的天才,我真的太有成就感了,爽呀!嘿嘿。”

吳黑子現在心裏也有些害怕了,洛凡靈魂離體都可以和自己拼個不相上下,那他本身的靈魂強度只會更高,這到底是怎樣的妖孽之資呀,他以前一直以自己靈魂強度自豪,現在遇到了洛凡嚴重打擊了其自信心,生怕洛凡還有什麼底牌沒有用出來,就想用語言來騷擾他。

洛凡依舊沒回話,此時他心裏也有點急了,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怎麼辦呢,兩個人的靈魂交鋒就像是最簡單的孩子打架,你打我一拳,我還給你一腿,根本沒什麼技巧可言,完全就是拼強度比多少。


洛凡開始搜索起影殺的記憶和古力師傅的靈魂應用筆記,希望可以能找到有用的解決辦法,居然沒有這方面的資料!他強迫讓自己冷靜下來,既然求人不成那就只有自己救了,腦中開始飛快的思考起來。

時間就在這無形的交鋒中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吳黑子的靈魂之力變得還有一倍多點了,而洛凡的更少剛好一倍的樣子,隨着魂力的減少他的劣勢越發的明顯。

吳黑子因爲震驚洛凡的天賦,生怕他還有什麼手段沒有用出來,一直的小心提防着,看到現在的情況,終於確定洛凡是真的技窮於此了,靈魂大笑的說道:“小子,這下看你怎麼逃,乖乖的受死吧!嘿嘿。”

他剛取笑完洛凡就發現洛凡的靈魂之力不停的振動起來,開始還不明顯,可是片刻振幅就越來越大,吳黑子以爲自己打擊對方的話起作用了,洛凡心一亂控制不了自己的靈魂之力,勝利就在眼前,剛想在得瑟幾句。

花都之王

“這!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驟然的變化讓吳黑子驚叫了起來。

這時靈魂海中屬於洛凡的魂力沒有了對方魂力的阻抗,保護着那枚契約印記長驅直入,抵達吳黑子的靈魂核心,直接就沒入其中,靈魂契約成!!

看到此事以成定局,吳黑子便放棄了無意義的掙扎,洛凡的靈魂也不在停留,瞬間返回了本體中,這次強行使用靈魂契約,雖然是多浪費了兩份的靈魂之力,但結果卻是成功了,其意義重大,以後哪去找真心當僕人的強者呀,下次遇到合適的完全可以搞暈了,強行簽定!嘿嘿。

感覺到靈魂中多出的那道契約,實驗靈魂共振成功的洛凡心情不錯,看着對面吳黑子那一臉的頹敗相,開口說道:“你可不服?”

“屬下不敢,只是就差一點點成功,心裏有點可惜而已,主人的天資屬下心服口服!”聽到洛凡的問話,吳黑子受到契約的影響恭敬的回答道。

“把你的靈魂敞開我要讀取你的記憶!”確定契約成功,洛凡馬上對其命令道。

吳黑子哪敢不從,對現在的他來說洛凡說的話就是天意,他連反抗的心理都生不出,馬上便打開了靈魂記憶讓主人查看起來。

他有另一面

“百里院長說貴院中進入一名星王級刺客?!我可以向您保證這絕對不是我們公會的人員,但通過您的描述還真有可能是一個刺客,您看會不會是賞金刺客?”

說話的金面人如果洛凡在場的話一定會認得,因爲這個紫耀城的負責人面具上清清楚楚的刻着的數字是:十九!

賞金刺客:故名思意是爲了得到某種利益而進行刺殺的刺客,他們和刺客公會成員最大的區別就是沒有約束力,這類刺客通常都是獨行俠,有的是爲了提高實力不斷的找實戰的對象,想在生死中有所突破,有的甚至本身就不缺什麼就是純粹爲了找刺激而接受任務。

“賞金刺客?!既然不是你們刺客公會的人,那還真有這種可能了,那我就沒什麼顧忌了,哼!敢在學院中殺人,明顯是挑釁百里世家的威嚴!這個人我們家族是絕對不會放過的,那麼打擾了,告辭了!”

百里祥雲得到了自己的想要的信息,不在停留客氣了一下,便消失在了原地。

刺客公會訓練山谷惡魔的房間中,此時惡魔正恭敬的聽着坐在上方黑麪黑衣人的訓斥。

“這就是你所說的天才爆發時期?這就是所謂的公會希望?狗屁!說什麼冷靜的一號,百變的二號,妖智的三號,統統都是狗屁!這纔多長時間,你所謂的三大刺客天才竟然是最先淘汰的!本尊今天親自過來就是想聽聽你的解釋,哼!”

面對山谷掌控者號稱惡魔的金一,黑衣人放聲咆哮,可見是有多麼的氣憤。

“會長聖尊請息怒,這件事情屬下也是摸不着頭腦,三人的資料相信聖尊也看過了,不管是他們本身的天賦,還是訓練中的成績,甚至於第一次的任務完成情況,都可以說明我並沒有誇大其詞,三人絕對是刺客中的天才,可是對於是這批新成員中最先夭折的三人這點,屬下確實無話可說。”

金一也就是洛凡他們口中的惡魔大人,在面對刺客公會的會長時,也不得不小心回答,直接的就表明關於洛凡三人天才的事實自己沒有說謊,三人的死他沒什麼可解釋的,怎麼懲罰隨便吧。

“查!”

黑衣會長聽完金一的回答,冷冷的的丟出一個字便失去了蹤影。

“遵命!聖尊。”

雖然感覺到會長已經離開了,金一還是虛空行了一禮恭敬的回了一句,站直身體後他才發覺背上的衣服,就在這片刻間已經被冷汗浸溼了。。。。。。


卻說洛凡看到吳黑子記憶,是越看越吃驚,原來吳黑子是先天靈魂強度三點二!更令他羨慕的是吳黑子還有一項獨有的能力自己我催眠,意思就是可以裝誰是誰,僞裝成其他人的話可以達到連自己都分不出來的地步!

有這樣的天賦可以說就是天生的刺客了,後面的記憶讓洛凡知道吳黑子還真沒浪費他自己的這項天賦,他真是一名刺客,還是自己認識的刺客。

他就是山谷中的二號!這還不是一般的巧了,大陸何其大,沒想到會在這短時間裏遇到兩個,還都陰差陽錯的成了自己的僕人,最美妙的是這兩個還都是排在他前面的,這不由的讓洛凡充滿了感慨。

由於剛剛在學院中殺了人,時間緊迫洛凡快速的把無用的信息忽略,直接找起關於這次事情的記憶。

“原來竟然會是這個原因!他孃的!我去!”洛凡在看到事情的原委後,心裏一陣狂罵。

其實也難怪洛凡暴粗口,通過吳黑子的記憶和他分析,得出整個事情的***居然是田南玲這個女人的小姐脾氣!

事情應該是這個樣子:上次洛凡拒絕田南玲的交易,田大小姐傷了面子,而這種事又不好意思對人說起,從來沒吃過虧的她當然懷恨在心,想找機會出口惡氣,而因爲讓洛凡拒絕過直接找上去吧,又怕到時候洛凡提起來更加丟人。


後來吳黑子居然毛遂自薦的找上門去了,結果自然沒好果子吃了,沒想到吳黑子動了真情,爲博伊人芳心竟然自暴了真正實力,田南玲正愁找不到合適的目標,見獵心喜當下就和吳黑子好上了。

枕邊風一吹,隨便編了個洛凡欺負她了的理由,就想讓吳黑子給其出氣,可是吳黑子見過洛凡無意中暴露過的速度,懷有深深的忌憚之心。

最後的結果就是:田南玲以爲男友吳黑子出氣的名義,找到了同在學院的堂哥田真軍,隱瞞吳黑子的實力,並且把洛凡的實力說得很強大,要其多找兩個高手一起來對付洛凡,商量好的是廢了他,而吳黑子的任務卻是引出洛凡,暗中找機會殺了他嫁禍給田真軍。 “我不喜歡這套,而且這是在學院裏,記住,以後別再這樣了!”

早已經回到宿舍裏的吳黑子看到洛凡開門走了進來,急忙彎腰行禮,剛要開口說話腦中就響起了洛凡的傳音。

吳黑子當然知道現在的處境,可是剛剛接受主僕契約,他一見到洛凡這個主人心裏自然而然的就會產生無比尊敬的想法,根本剋制不住身體就行禮了。


“事情處理的如何?”現在的吳黑子靈魂雖然達到了傳音標準,但還不會使用的方法,只能被動的接受,洛凡吸好再次傳音道。

“尊敬的主人,關於田南玲的事情屬下已經辦妥了,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的,請主人放心!”


“真的解決了,你能保證不出現什麼問題嗎?”洛凡沒有具體的問是什麼過程,他關心的只是結果,具體怎麼做他纔不管。

“是的主人,屬下可以保證! 腹黑總裁:只疼家養小貓 ,不可能會影響到主人的。”

吳黑子做出了保證,並知趣的把洛凡想知道的結果說了出來。

“這麼說來事情唯一的漏洞也不存在了,雖然死人才是最保險的,但是現在的情況這種結果就很不錯了,想來這個吳黑子一定是以這事爲把柄,加上他本身的天賦爲資本,對田南玲使用威逼利誘洛才產生的結果了。”凡聽完吳黑子的話腦中快速的分析着。

看着面前恭敬非常的吳黑子,洛凡越發的對其滿意了,便再次傳音道:“嗯,不錯,你做的很好,沒有讓我失望,現在正式承認你僕人的身份,賜你代號—鬼隕!”

其實洛凡本來想叫吳黑子隕二的,但是剛剛聽到還有許多刺客組織的存在,如果和刺客公會一樣的數字代號,那就太沒新意了,以後自己要是建立什麼勢力的話也一定是刺客性質的,雖然不知道別的刺客組織怎麼起的代號,反正自己的以後索性就全以隕字來排,至少自己的幾個僕人要有像樣的代號才行,他突然改變了決定。

“是,屬下鬼隕謝主人賜名!”

吳黑子聽到洛凡給他賜名,他明白這是洛凡相信了自己的表現,他一直擔心陷害過洛凡的事情,害怕什麼時候這個主人會給他來個秋後算賬,這下總是放下心來了,當下激動的腦中回答道。

“吳黑子,我已經找古力導師說過換宿舍的事情了,導師說明天就給我們換一個,晚上有時間還是收拾一下吧,呵呵。”

聽到洛凡沒有再傳音,而是直接大聲的說了出來,吳黑子瞬間就明白了什麼,同樣的回答道:“太好了,這下俺總可以睡個好覺了,快吃飯了,洛凡我們還是先去吃飯吧,回來在說,俺要不是等你早去了,嘿嘿。”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