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如此不給面子,哪咱們只能拍賣上見了。」昌醉紅有些惱了,講話也冰冷了起來。咱這高傲的王子殿下何曾有如此的遭遇的。

「14000枚!」域外紅塵沒搭理他,直接提價了。「18000枚!」昌醉紅惱了,直接一次性加價四千枚。「20000枚。」「22000枚!」……所有人都沸騰了,這價它嗎滴也太刺激人了。就連唐春的心臟都有些不爭氣的在跳動了起來。這麼多的極品靈石簡直都可以堆積成一座極品靈石礦了。還在飆升,到了30000枚

「14000枚!」域外紅塵沒搭理他,直接提價了。

「18000枚!」昌醉紅惱了,直接一次性加價四千枚。

「20000枚。」

「22000枚!」

……

所有人都沸騰了,這價它嗎滴也太刺激人了。就連唐春的心臟都有些不爭氣的在跳動了起來。

這麼多的極品靈石簡直都可以堆積成一座極品靈石礦了。

還在飆升,到了30000枚后雙方出價加價也緩慢了下來。一次加價500枚。畢竟,這個數額就是財大氣粗的雙方都有些承受不起了。

「大師,你如果再加價我只好豁出全帝國之力競拍了?大師如果自認為財力可以跟帝國相抗那就請繼續。」昌醉紅肉痛得直咧牙了,居然搬帝國大帽子來威脅人了。

「黑馬帝國不需要煉製丹藥了嗎?」域外紅塵冷哼道,你威脅老子,老子反過來也威脅你。

「王子,這樣子下去可就把紅塵大師徹底得罪了。」橫空戰神臉上有些猶豫了。

「跟老太后的生命相比,得罪就得罪了,我們還有別的選擇嗎?和壽丹沒搞到手,老太後生命垂危。」昌醉紅說道。

「唉……」橫空一臉菜色。喊道。「30500枚!」

「好。讓給你們。不過,從現在開始。老夫不再為黑馬帝國以及所屬的所有府砥煉丹。」域外紅塵知道比不過財大氣粗的黑馬帝國。再搞下去也是徒勞,不過,域外紅塵甩了狠話了。

頓時。橫空那臉都黑氣環繞。這年月。什麼時候需要大丹師的時候可就沒機會了。特別是對於橫空這種想突破空境七重境的強者來說。丹道大師絕對是得罪不得的。

曹月親自把共同草交到了一號包廂,皇室一行人起身就要離開。就在這時候,八號包廂傳來一道聲音道:「黑馬帝國的請留步。」

「閣下是誰。有什麼事?」橫空冷煞煞問道,一股子邪火要往唐春身上發了。

「我是誰你不必知道,不過,我手中有你們需要的。」唐春冷笑道。對於昌醉紅再沒什麼好感。

「哈哈哈,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你手中有我們需要的,這豈不是天大的笑話嗎?」橫空囂張的大笑了起來,聲音震得整個拍賣場都在嗡嗡震響。

「好笑么?」唐春冷笑一聲。

「當然好笑,你誰誰誰啊,居然敢如此囂張。」橫空有些惱了,怒目瞪著八號包廂。


「曹主持,你看看這是什麼,給鑒定一下。」唐春往主席台上拋出一個玉瓶子,曹月接過後看了看,爾後瞳孔突然一陣收縮,她小心的打開了瓶蓋,頓時,一股極濃的生命香氣飄滿了整個拍賣場。

「嗯,玄階寶丹。如果老夫沒猜測錯的話肯定是有關延壽的丹藥?」這時,曹月還沒發話。域外紅塵居然開口了。

「紅塵大丹師果然有眼光,小子佩服。」唐春笑道。

「延壽,你這丹難道就是和壽丹?」橫空問道。

「和壽丹算什麼。」唐春冷笑。

「好像是九轉金丹,玄階下品。這個,八號廂的公子,此丹估計能延壽百年吧?」曹月問道。

「百年,至少二百年。」域外紅塵一句話出,全場頓時轟動了。

「延壽兩百年,那豈不是說不用修鍊普通人也能活上三百歲了,可比肩死境大圓滿的壽元了。」

「沒錯,而且,此丹太珍貴了。如果給壽元將近的武道者服下,那很可能會延續他幾千年壽元。因為,得到續命后他又可以突破,追求至高無上的長生之道。」紅塵的聲音有些飄渺。

「八號廂的公子,我願意出一萬極品靈石換購。」某土豪忍不住出手了。此丹不但對高修鍊者有吸引力,對於某些不適合修鍊的巨富更是殺手鐧,誰不想向天再借二百年啊。

「我出一萬五……」

「我們皇室出二萬。」

這唐春還沒開口,下邊的人開始自個兒競拍了。

「各位,對不住了。我這丹不賣。不過,可以用稀罕物來換。」唐春開始拋餌了。

「25000怎麼樣公子?」橫空問道。

「我說過不賣,要換。」唐春說道。

「公子,我這裡有一株一萬年生的寶葯,叫雞血草,是千年的……」

「八號廂的公子,我這裡有一件神兵……」

頓時,沸騰了起來。

「我們皇室用五屬性草跟你換九轉金丹。」昌醉紅終於出手了。其實,他拍此草的目的也是為了修鍊延命。聽說此草配合一種秘術修鍊成功后可以延壽50年的。自然是給老太后準備的。但是,跟九轉金丹相比。這草就有些雞肋了。

「五屬性藥草,可以考慮。不過,我這可是可以延壽200年的玄階寶葯啊。」唐春故意抬價了。

「我們再外加5000枚極品靈石怎麼樣?」昌醉紅問道。

「這個,如果有加10000的話我就換了。」唐春說道。

「我說八號間的公子,你這可是相當的不地道了。這五屬性寶葯我們本身就出價了三萬多了,你還要外加一萬,是不是太不地道了。而且,加5000給了我們皇室,這個朋友我們黑馬帝國皇室交了。」橫空說道。

「呵呵,一口價。加一萬就換。不然,我換給別人了。」唐春態度堅決。

「成交!」昌醉紅咬牙點頭了。一雙眼寒煞煞的盯向了八號廂。

古元宗的趙守空也不吭聲,擺明了不出頭。這傢伙的主意唐春清楚,昌醉紅惱了。會記恨在心的。到時肯定會給盯上。到時。有難時再求他豈不是又欠了他一個大人情。老傢伙打滴好算盤。

近距離看著這株共同草。唐春更是感覺到了五屬性天地能量在此草上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這世上奇葩的東西還真是多,有雌雄同體,有雙頭胎兒。居然有五屬性共同長一草上的東東。

「唐公子,老夫有事先走一步。辦完事後到藥師學會等你。」趙守空鐵定要讓唐春欠他一個大人情。帶人居然先溜了。

這個老東西,唐春在心裡罵了一句,出了門后一幻化,變成了另一個普通人模樣大搖大擺的出了拍賣大廳。

「查情況,盯上,敢跟我昌醉紅叫板,定必拿下。」昌醉紅給橫空下了命令。

換了一家客棧,進到房間後唐春才顯露出了本體。這猴族的十八變雖說好,但是,要維持變化卻是時刻需要加持靈力才行,也頗消耗能量的。所以,能不幻化最好不幻化。

不過,不久居然響起叩門聲。

唐春有些訝然,自己在這域外天城可沒有認識的人的。一掃,更是訝然,居然是域外紅塵帶著一個中年丹師以及少年站在門外。

唐春開了門。


「呵呵,公子的幻術很是神奇。居然差點連老夫都給蒙過去了。」域外紅塵一臉親和的笑著,但是,老臉上還是略顯得有一絲得意。

「大丹師就是大丹師,的確不凡。不過,大師,你找我有什麼事?」唐春笑了笑讓他進了房間。

「唐公子是明知故問了。」域外紅塵笑道。

「嗯,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唐春問道。

「呵呵,天武城的通輯令貼得到處都是,好認。而且,最關鍵的是聽說你煉製出了和壽丹。本人別的興趣不多,但是,對於一個新倔起的丹師我還是會關注著的。」域外紅塵笑道。

「這次恐怕要讓大師失望了,這共同草我是不會讓與大師的。因為,我也急需要它。」唐春直接挑明態度。

「年輕人,這是二塊次品的火屬性仙石,你應該懂得這種東西對於一個丹師的重要性。當然,一般的丹師不懂。但是,對於煉製出了和壽丹,並且有用次品的火屬性仙石煉丹的你來講應該清楚它的價值。它絕對不會比你的共同草差多少的。」域外紅塵說道,從空間袋裡拿出兩枚拳頭大,紅得賽血的石頭。唐春發現,域外紅塵的仙石品質比天武城那個老太婆給的品質要稍好一些。自己的確急需這個。

「呵呵,大師真是厲害,連我的底都抄得這麼清楚。」唐春笑了笑,搖了搖頭,道,「這仙石的確珍貴,不過,這草我的確不能換與你。因為,它關係著我的一位極為尊重的親人。跟親人相比,什麼都不如他的。」

因為,唐春需要六塑凝生丹為揚飛雄塑體。畢竟,他是羅拈衣的祖輩們。

「外加這二枚天階極品的破境丹怎麼樣?」域外紅塵加重了法碼。(未完待續。。) 昨天一些原因搞得沒更,不好意思,今天六更讓你們一次看過夠,把保底月票砸過來,狗哥霸氣的一喝。別拿板磚砸。

「呵呵,再加百枚我也沒辦法換。這次的事真不好意思了紅塵大師。」唐春說道。

「我可以收你為親傳弟子,今後,我老了,這天丹道就是你的了。雖說天丹道不如古元宗,帝國等勢力大。但是,我們天丹宗卻是有著上百位的優秀丹師。我們勢力不如幾大宗,但是,沒有一個大宗敢得罪我們。而且,走出去受到他們的尊重的。」域外紅塵說道。

「對不起大師,我已經有師傅了。」唐春委婉拒絕。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子,別給臉不要臉。在這域外,有多少人想拜入大師門下。你去瞧瞧,每年拜山求師的年青人不下上萬。大師的門下,每一個都是優秀的。

不要說你,就是空境五六重境的強者見了大師都得躬身見禮。橫鐵帽看到沒有,他就是如此。就是空境七重的頂尖存在見到大師也相當的客氣。

只要大師一句話,完全可以在一天內滅了一個中等門派。就是太陽城這樣的准一流勢力,只要大師肯點頭,自有大勢力出頭平了它們。」中年人惱了,甩狠話了。

「我唐春無門無派,也沒什麼靠山。但是,此草藥的確不能換。 貴少的淘氣呆妻 。到時,即便是唐春我生死魂滅。但是,大師也休想得到共同草。況且,相信以紅塵大師域外第一丹師的地位絕不會作出此齷齪的勾當來,有損大師聲譽。」 朝陽公主

中年人還想講話,紅塵大師擺了擺手,道:「走,不過,唐公子。有些時候山不轉水轉,水不轉路轉,終究有一天你會轉到我的手上的。告辭!」

紅塵三人氣呼呼的走了。

「大師。怎麼不用強。一個年輕人。咱們直接硬是要換他也沒辦法。咱們只是換又不是搶。」中年人問道。

「康滿,作人首先要有品性。剛才你可能還不清楚,八號包廂是古元宗訂的。雖說他們現在沒跟唐春在一起,但是。同為一個包廂肯定有關係。而且。我也不願意去硬搶一個後輩手中的東西。我要讓他主動送上門來才是。」紅塵大師道。康滿是大師的第一弟子。實力不弱,空境強者。而且,煉丹水平相當的高。

「古元宗又怎麼樣。難道他們因為一個通輯犯而得罪大師不成?」康滿說道。

有了共同草,可是還差半仙血和中品仙石。這兩種都是罕見之物。唐春也只是懷揣一個夢想罷了,這六塑凝生丹能配齊藥材的幾率基本上為零。

而且,即便能配全,但是,能否成功的幾率也是微乎其微。因為,此丹品級太高了,達到空前的10品。估計以自己目前的功力也不可能擁有煉製此丹的能力。

但是,有目標就有盼頭,就有希望。這也是摧發自己深修丹道的動力。唐春發現,煉丹不但不會浪費時間,而且,把丹道跟修鍊相結合,效果貌似更佳。

因為,前次煉製和壽丹就讓唐春收穫非淺。而在諸天島上跟著師傅蘇醒煉了幾年的丹,功力進展也是神速。

第二天早上,唐春到了域外天城藥師學會。

這藥師學會的門臉兒看上去並不豪華,甚至可以說是簡樸。一座灰色的小樓,上面用木牌掛著,上書——域外藥量學會。六個大字。

不過,那字卻是相當的有特色。居然是用六顆能量波動強悍的丹藥組成的。此丹估計品階達到了玄階。的確是大手筆,體現了藥師學會作為丹道界霸主的地位。

進到裡面才發現別有洞天,這整座小樓居然是個空間法器。方圓足有一里範圍。唐春想到了自己在山窮嘴裡發現的七寶殿。

裡面正擺開了幾個鼎爐,有幾個丹師正在表演現場煉丹。估計都是來評定等級的年輕丹師,也有升級的丹師。而每一個鼎爐前都坐著兩位藥師學會的鑒定評定師。


唐春沒說話,先看看。

一個中年傢伙手法嫻熟的表演著煉丹之道。不久,一道黃氣升騰而起,鼎爐蓋子突然騰到空中,頓時,一股葯香味兒傳來。不久,一顆黃燦燦的金丹給一個中年丹師吸到了手中雙手捧上給了坐著的兩位評定師。

「嗯,成色相當出彩,金燦燦的。香味兒也算是純正,但是,其中還有一點雜味兒。如果能把這種像荷葉香氣的雜味兒去掉,那你這『補金丹』的品質就能達到天階上品了。

可惜了,就因為荷花香味兒讓此丹中含有的金屬性元素減少了不少,只能達到天階下品。不過,雖說有點雜味兒,此丹對於補充金屬性的武道修鍊者來講也是好丹了。

李同,你可以晉陞五品丹師了。」一個瘦臉的評定師摸了一下鬍子,看了看旁邊的另一個瘦圓臉的傢伙道,「張丹師,你看呢?」

「嗯,其實,有點雜味兒倒也沒啥。關鍵是這補金丹上沒有花紋形成。如果其中夾雜有著生命能力極強的青色花紋,你這丹藥效果更好。」張丹師笑道,「不過,你由四品晉陞五品完全合格。劉丹師,你看呢?」

「合格!」劉丹師再次點頭。

兩位評定師都點頭了,李同頓時大喜,很是恭敬的朝著兩位評定師一個見禮,準備拿等級證明了。因為,藥師學會的丹師證明就是金字招牌。丹師等級上去了,那將預示著更大的賺錢機會。更好的修鍊機會。更高的受人尊重的至高榮譽。

「呵呵呵,其實,小子認為,不是李丹師的煉製手法出了差錯,而是因為別有原因。」唐春笑道。

「你哪來的,這話什麼意思?簡直是粗魯不堪。兩位丹師都說合格了你還如此講。你不懂觀棋不語真君子嗎,這煉丹跟下棋一樣,在一旁看就是真君子。」李同可是有些不樂意了,他可是不願意看到即將到手的五品丹師資格給攪黃了,所以,這廝可是兇巴巴的瞪著唐春。

「張丹師跟劉丹師難道不是真君子?」唐春反譏道。

「小兄弟,你這可是在咒張丹師跟劉丹師了。」李同臉色陰沉了下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