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獅子被蘇恩揚拎着跑了回來,扔到了青雲藤旁邊。

看着那泥不拉幾的藤蔓,小獅子一陣反胃。嘔!你就讓我吃這個?小獅子看着蘇恩揚的眼神無比幽怨,藤蔓已經夠折磨獅子了!你還讓我蘸着泥巴吃,不幹!我是有尊嚴的小獅子!蘇恩揚擡頭看了眼天空,他可沒有耐心等,下一個災劫馬上就要來了。還等什麼呢?趕緊的!上前按下小獅子高傲的頭顱,蘇恩揚滿臉猙獰。“快吃!吃不完,

看着那泥不拉幾的藤蔓,小獅子一陣反胃。嘔!你就讓我吃這個?

小獅子看着蘇恩揚的眼神無比幽怨,藤蔓已經夠折磨獅子了!你還讓我蘸着泥巴吃,不幹!我是有尊嚴的小獅子!

蘇恩揚擡頭看了眼天空,他可沒有耐心等,下一個災劫馬上就要來了。還等什麼呢?趕緊的!

上前按下小獅子高傲的頭顱,蘇恩揚滿臉猙獰。

“快吃!吃不完,我就把你給他們!”

蘇恩揚說完,指了指那邊的武火長老和風箱長老。

“嗷嗚!”

小獅子委屈地叫了一聲,開始啃青雲泥巴藤。


人族真可惡,逼瘋小獅子!一邊流淚,一邊艱難地吞嚥,小獅子好想回到母親的懷抱。

蘇恩揚還在身後不斷地催促。

“快吃! 你是我的情劫 !”

小獅子不以爲然。哼,這麼難吃,我給你面子吃就不錯了,還嫌我吃的慢!

一道微風吹過,小獅子縮了縮脖子,沒當回事。結果它就看到眼前啃食的這一支藤蔓無聲無息地化作兩截。

小獅子的毛都豎起來了。太恐怖了!媽媽,我要回家!小獅子鬆開嘴巴,夾着尾巴就往回跑!

“站住!沒有吃完不許走!”

蘇恩揚吼道。他的長髮少了一半,整個人都不好了。

小獅子急了,這還顧得上吃,等會小獅子我都會變成兩半!吃再多有什麼用?還不是流他一地!

“吼!”

小獅子嘴巴張大,奮力一吸。

整株青雲泥巴藤連根而起被小獅子吸入口中。艱難地吞嚥下去後,小獅子舉起自己的爪子,想要和蘇恩揚帥氣地揮爪告別。

結果剛舉起爪子,上面的指甲就被削去了一半。小獅子嚇得屁顛屁顛就跑了,再也顧不上獅族的王者風範。

這是無形風災,被其吹到,就會被風切成兩半。當然,吹得次數多了,可能會十八瓣!

還好有赤陽古鎧!對了,我把頭盔放哪了?蘇恩揚着急忙慌地開始在一堆乾坤袋裏翻找。

平日裏蘇恩揚是不戴頭盔的,那樣不利於自己的氣質發揮!哦,不,是讓人一眼就知道我有防禦神器!

現在蘇恩揚急了,身體有赤陽古鎧保護沒事。但要是腦袋兩半了,那直接玩完!

就在這時,微風拂過。

蘇恩揚當即感覺自己呼吸都暫停了,怕是要涼啊!但他並沒有事,手中一鬆,乾坤袋裏的東西撒了一地。

乾坤袋被無形風災直接截成兩半! 廢后無寵:邪皇輕點愛 。太可怕了?我的無漏金頭,能抗住嗎?

不過赤陽古鎧的頭盔也出來了,此時正在地上咕嚕咕嚕滾着。蘇恩揚當場撲上去,戴在了自己頭上。

“老火啊,氣湘子前輩這個太過依賴萬物了吧!”

墨鏡長老有些狐疑地問道。

他心目中的氣湘子,那應該是腳踏災劫手託天,放馬揚鞭指九天!不是現在這個被災劫嚇得趕緊往頭上戴盔的膽小鬼!

“你知道個屁!”

武火長老氣憤地罵道。

“要是你,估計當時候一個災劫就恨不得沒有絕世仙兵在手,沒有至強仙器護身了!”

墨鏡長老尷尬地摸摸鼻子。

“我應該不會那麼差吧!”

“可能吧!你知道上一次一口氣渡過五次災劫的是誰嗎?”

風箱長老插嘴道。

“誰啊?”

墨鏡長老還真不知道。

“當今無漏金仙第一人,寒蟬仙君!”

風箱長老悠悠說道。


“什麼!就是那個自稱九地不足顯我威,定上九天摘日月的狂人?”

墨鏡長老震驚了。

這個寒蟬仙君非常狂妄,仙君是對無妄境界仙人的尊稱,但卻被其拿來稱呼自己。

但無妄仙人不理世俗,自然不會管一個小輩的言論。

而說寒蟬仙君狂妄的人,都被其親自找上門去,打到讓其承認自己確實配得上仙君之名。

“氣湘子前輩這是第幾個災劫了?”

墨鏡長老語氣有些顫抖。

“四個了吧!”

武火長老扳指頭數了數。

“我去!那氣湘子前輩馬上就要和九地第一狂仙比肩了!”

墨鏡長老激動地揮舞拳頭,將武火長老的門牙打掉一顆。

武火長老當即大怒,噴壺對着墨鏡長老就是一噴。墨鏡長老摸了摸燒得捲毛的頭髮,一腳踩在武火長老的腳上。 蘇恩揚全身着甲,頂着無形風災到處走來走去,將剛纔遺失在地上的神兵什麼的都塞隨身空間裏。

隨身空間很快就滿了,蘇恩揚不由開始抱怨,太小了!這空間還是太小!不應該能裝的下整個世界麼!小說裏的主角不都是帶着個世界跑麼。

盤膝坐在地上,蘇恩揚開始思考怎麼解決無形風災,不然自己以後就得一直甲冑在身的樣子了!

那邊小獅子跑回芸綺夢房間,芸綺夢看着滿臉泥水的小獅子,很是心疼。

“怎麼了?蘇老爺又讓你吃什麼東西了?”

小獅子委屈地叫了一聲。

芸綺夢看着身體開始變得灰不溜秋的小獅子,無語地扶額。這是一條另類的進化道路吧?!

苦思良久,蘇恩揚也沒有想到解決的辦法。當然,你要是能耗光災劫的威能也算,災劫每一次降臨的威能都是有限的。

風和氣,兩者密不可分。氣的流動就是風,那我可不可以將氣都抽走,那這風不就也沒了麼?

不對!蘇恩揚搖頭否決了這個方案。且不說自己現在沒有吞氣鬥神訣什麼的,無法抽取周圍的天地元氣。

就算可以抽取,無形風災不一起被吸過來?我一吸,無形風災進了我身體,然後我由內而外,咔嚓兩半!

不妥不妥!我的傳奇不能如此寫:其張嘴一吸,吞天地之氣,然後兩半而終!

天為誰春之千金歸來 !蘇恩揚咬牙,在下一次無形風災出現的時候,直接用力一抱。

在那一瞬間,蘇恩揚感到在無形風災的掙扎下,赤陽古鎧出現了幾道裂縫,自己都感受到了微微的刺痛感。


而無形風災也貼着他滑走,根本無法捕捉。蘇恩揚卻嘴角微微一笑,原來如此!無形風災雖說無形,卻也有大小。

剛纔蘇恩揚飛快地擠壓空氣,感受着無形風災的對抗,粗略估算出無形風災的大小。

災劫從來都有範圍,這個範圍隨着受劫者的位置而隨之變化,但卻始終不會擴大。

而這無形風災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其攻擊時範圍會相應的變小,作用範圍越小傷害越大。剛纔甚至將赤陽古鎧都割破了!

也就是說,無形風災也是可以捕捉的,只要你可以覆蓋式地將一片區域都封鎖住。那無形風災也就被你捕捉住了,其也只能乾耗而消散。

至於方法,蘇恩揚摸出一口鍋,開始做出翻炒的動作。

“嗯?這是什麼鬼?”

墨鏡長老瞪大雙眼。這怎麼突然要炒菜了?

“或許這是氣湘子前輩的仙級殺招,是我們見識淺薄,看不出來!”

風箱長老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什麼仙級殺招需要使鍋?難不成氣湘子前輩的火道修行也不弱啊!”

武火長老有些興奮。這麼一來,自己說不定可以問氣湘子討幾句指點。

烹天鍋在蘇恩揚的手中上下起伏。作爲一個能讓烈酒神君膽寒的神器,蘇恩揚又怎麼會不研究一下呢?

“鍋去!”


蘇恩揚猛地擲出烹天鍋。

“我去!鍋朝我們飛來了!”

墨鏡長老喊道。

“還不趕緊低頭!”

武火長老怒斥其他發愣的弟子。

呼!烹天鍋從他們頭頂飛過,接着是一道微風拂過。所有人都感覺頭上一涼,整個腦袋一輕。

“老墨啊,你這新發型挺帥的!”

武火長老嘴巴漏風說道。

“你不也一樣麼?”


墨鏡長老看了一眼衆人,覺得整個罡風堡的畫風一下子歪了。

烹天鍋被無形風災追着越飛越遠,蘇恩揚看着飛出去的烹天鍋,臉上無悲無喜。

他現在就琢磨出烹天鍋的一個用法,那就是背鍋!只要是自己面對的攻擊,將鍋甩出去,就會吸引走攻擊。

就在此時,最後一個災劫降臨了。寒月冰災揮手間一片月華撒了下來,蘇恩揚還沒得及動作,就被凍在了原地。

好在赤陽古鎧最後關頭自行發動,讓蘇恩揚沒有完全凍成冰雕。

好傢伙!這次直接玩遠程了!蘇恩揚催動赤陽古鎧,想將冰層融化。但那寒月冰災直接又是一片月華撒來。

尼妹啊!蘇恩揚冷得牙關打顫。要是再疊加幾層,自己估計真的成冰雕了!

“鍋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