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是林靜打來的。

接通之後,林靜的聲音就傳了過來:“秦宇哥哥,明天別忘了一起吃飯呀。”秦宇嗯了一聲,這事情並沒有忘,沒想到這林靜居然還要打電話過來通知一下?“那什麼,我可以帶同學一起去嗎?我想把朋友介紹給你認識一下。”林靜問道。“隨便吧。”秦宇眉頭一挑,其實他個人還是比較喜歡安靜的,但是林靜都這麼說了,他也沒好意思

接通之後,林靜的聲音就傳了過來:“秦宇哥哥,明天別忘了一起吃飯呀。”

秦宇嗯了一聲,這事情並沒有忘,沒想到這林靜居然還要打電話過來通知一下?

“那什麼,我可以帶同學一起去嗎?我想把朋友介紹給你認識一下。”林靜問道。


“隨便吧。”

秦宇眉頭一挑,其實他個人還是比較喜歡安靜的,但是林靜都這麼說了,他也沒好意思拒絕。

人多了也算熱鬧,就這樣唄,反正就是吃頓飯而已,之後也不會有太多的交流,僅此而已。

掛斷電話之後,秦宇清洗了一下身體,躺在牀上睡着了。 第二天,秦宇早早的來到學校。

“今天來的挺早啊?”

葉傾城看到秦宇,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魏三現在的生意做的挺好,即便是葉問天,現在也追求武道極致。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秦宇帶來的。

是面前這個男人,讓古武重臨人間。

“在家也沒事,學校學習氛圍比較好一些。”


秦宇點了點頭,就算他是理科狀元,該學習的地方還是要學習的,爲的就是和蕭妃團聚。

只是現在的社會地位之類的,還是和蕭戰有所差距。

必須要儘快提高一些。

不管是修爲實力,還是學習,他一個也不想落下。

“繼續加油啊,之前考試成績你做的不錯,希望你戒驕戒躁,爭取在高考的時候取得優異的成績。”

葉傾城每天都要備課之類的,其實也挺忙的,很少有時間來管秦宇的一些閒散事情。

對於高考,秦宇是有很大信心的,若不是之前系統入侵的話,他現在恐怕已經和蕭妃待在一起。

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說着,秦宇也就來到了教室內坐下。

……

放學之後,林靜站在學校門口等待,她的車是七座的豪華汽車,看上去也是相當霸氣。

“林靜。”

這個時候,忽然傳來一個問候的聲音,林靜很快就看了過去,發現是沈曼文,張雲彩,張軍,榮強等人緩緩的走了過來。

“嗨。”

林靜在車上走下來,對着沈曼文擺了擺手。

“哎呀,小富婆,怎麼今天想起來請客吃飯了?”

沈曼文都知道這個林靜是高三的學生,並非復讀生,他們這個圈子的人走的都挺紮實的,所以都認識。

就在昨天,林靜打電話過來要請客吃飯,也不知道爲什麼要請客。

“之前認識了一個很厲害的朋友,打算給你們介紹一下。”

林靜笑了笑,其實她已經察覺到了,這個秦宇並非普通角色,應該說神仙之類的吧,人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

“誰啊,看你一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都帶放電的呢,不會是你的夢中情人,白馬王子吧。”

沈曼文問了一句,這林靜可是一個公司的總裁,如此年輕,還是上學的年紀,更何況,現在林靜的成績還比較不錯。

這以後也是清華北大的苗子。

“你扯遠了,我根本配不上他。”

林靜搖了搖頭,她個人確實比較有錢,但是秦宇這個人有實力,不管走到哪裏,恐怕都有很多美女追捧。

蘇漣漪她已經見識過了,這個女人簡直是美的不可方物,即便是她都找不到其它成語聊描速她的美。

“什麼?”

張軍聽到這話之後,頓時有些不樂意:“林大美女還有配不上的,開什麼玩笑,追你的人估計能從米國排隊到南極洲吧。”

“是真的。”

林靜一臉認真,語重心長的點了點頭。

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美女愛英雄。

在她心中秦宇就是英雄,在對付孤狼的時候處事不驚,相當篤定,甚至可以說胸有成竹。


“到底是誰啊?”

沈曼文等人都非常好奇,居然讓林靜都感覺配不上的人,到底是超級帥哥,還是百億富翁?

“你們知不知道秦宇?”林靜眨了眨眼睛問道。

“誰?”

“秦宇?”

聽到秦宇的名字之後,車內的所有人的嗓音都提高了幾個分貝,臉上都像是吃了一口蒼蠅一般,無比的難看。

特別是沈曼文,她就不明白爲什麼自己的世界之中秦宇總是不可或缺?

她更鬱悶,她比林靜要差十萬八千里,她從來沒正眼看過秦宇一眼。

如今林靜居然說自己配不上秦宇?

言下之意,豈不是說,她給秦宇提鞋都不配?

這樣的話,要是說出來的話,那豈不是太丟人了。

“看你們的意思是認識啊?”

林靜感覺到汽車內的氣氛變的壓抑起來,沈曼文等人的臉都像是吃了苦瓜一般。

她就好奇了,都認識秦宇,居然只有她不認識?

這事情還真是有點奇怪啊。

“認識,何止認識。”

沈曼文的冷嘲熱諷的說道:“這個秦宇是我發小,從小也算是青梅竹馬的長大。”

“什麼?”

林靜只是聽到了後面的話,並沒有感受到沈曼文的冷嘲熱諷,有些激動的說道:“文文,沒想到你和秦宇是青梅竹馬的小夥伴,哇塞,你怎麼不早說啊。”

“說這個幹嘛?”

沈曼文的臉色變的更加難看了。

“是這樣的,靜靜。”

張軍嘆了口氣:“雖然他們兩個是小時候的玩伴,說實話,這秦宇處處要強,做什麼事情都要比沈曼文要強一些,加上秦宇根本就不合羣,所以關係處的並不怎麼樣?”

“啊?”

林靜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秦宇的話,確實有點孤傲脾氣,至少在拯救她的時候也是變了又變。

但是有實力的人就是如此啊,窮人無法瞭解富人的生活方式,富人也無法瞭解窮人的生活方式。

兩種人遇到一起,肯定會擦出不少火花。

個人的觀念不同而已罷了。

只是沒想到沈曼文如此的討厭秦宇,這一點她有些考慮不周。

“這樣吧,如果你是要請秦宇吃飯的話,我們就沒必要跟你一起去了。”

沈曼文確實不想和秦宇在一起吃飯,之前出過的事情太多,現在就算待在一起的話,估計也沒有太多的話語聊。

“別啊。”

林靜搖了搖頭:“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到時候我當和事老,幫你們說道說道,彼此相互認識,也算多一條路啊。”

“你可別。”

張軍也是連忙擺手:“這秦宇已經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了,我們根本無路可走,好嗎?”

“沒錯,爲了氣人,爲了攀比,居然還僱了一輛汽車,弄了假行車證。”

“這還不算什麼,最誇張的是,這個傢伙居然還動手打人,簡直就是一個蠻橫無理的暴君。”

車廂內,榮強等人你一句我一句,幾乎將秦宇說的一文不值。

“沒那麼誇張吧?”

林靜忽然感覺到,這件事遠比她想象的要嚴重很多。 “你是不瞭解這個秦宇。”

沈曼文一臉陰冷的哼道:“這個傢伙目中無人,我行我素,實在是特別的討厭。”

林靜一愣,並沒有感覺秦宇的毛病太多。

之前在公司的時候,是因爲老太君並不相信秦宇的能力,把人拒之門外。

最後兩個助理還冷嘲熱諷,要是換了她,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可人家秦宇雖然情緒上面有一些波動,還是把孤狼給殺掉了啊。

她還以爲孤狼死了之後,秦宇會驚慌失措呢,但他並沒有,反而是一臉的輕鬆寫意。

似乎就像是踩死了一隻螞蟻那麼簡單。


這秦宇絕對不是沈曼文說的那樣。

說把人弄死就把人弄死,這人應該是毫無感情的,沒有太多的花花腸子。

什麼僱車,辦假證,估計這裏面有些誤會。

話說回來,普通人和上位者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上位者爲了上位,確實存在很多殺伐果斷的事情。

同時上位者也面臨着諸多挑戰,時刻都有可能有人要了親命。

普通人就想踏踏實實的過日子,經歷不起大風大浪。

這樣來說的話,是沈曼文根本不懂秦宇的世界。

秦宇的手段神仙難測,沈曼文,包括她林靜在內,都無法做到。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