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的魏明跳腳道:“你怎麼不去搶呢你!”

“難道你不覺得我這麼跟你換,比去搶輕鬆多了麼?”秦冰得意道。“我錯了,我真的錯了——當初我真就不該對你心軟,就該將你就地正法!”魏明無語凝噎的道:“好心好意放你一馬,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居然掉頭敲詐我——先賢是當真不欺我啊,這年頭,真是小人都沒女人狠啊!”“姓魏的,我說你能不能別動不動就拿那事出

“難道你不覺得我這麼跟你換,比去搶輕鬆多了麼?”秦冰得意道。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當初我真就不該對你心軟,就該將你就地正法!”

魏明無語凝噎的道:“好心好意放你一馬,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居然掉頭敲詐我——先賢是當真不欺我啊,這年頭,真是小人都沒女人狠啊!”

“姓魏的,我說你能不能別動不動就拿那事出來說?”秦冰是氣的鼻歪嘴斜銀牙咬碎。

“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啊?”

魏明悻悻的道:“忘恩負義還不讓我說?你憑什麼?”

“算了算了,算本姑娘怕了你了!”


秦冰無語道:“我知道低階靈飼的配方,我現在把配方告訴你——以後別再提那事,也別再說本姑娘什麼忘恩負義,壞本姑娘清譽,聽到沒有!”

“我發誓!”

聞言大喜的魏明哈哈大笑,在拿到配方之後眉開眼笑的道:“說實話,像你這麼漂亮而且心地善良的姑娘,當時沒生米做成熟飯這事,我真是後悔死了——不然你說,現在有你在旁溫香軟玉滿懷,你說我得是多幸福啊……”

“早知道你是這種人,本姑娘死也不告訴你配方!”

聽到這些話,秦冰是咬牙切齒的掛了電話……

不過在想到魏明說的那些話時,秦冰卻是一夜輾轉反側無眠……

我這是動了春心啊?

早上起牀,看到鏡子裏頂着一對大大熊貓眼的姑娘,秦冰忍不住的一陣臉紅心跳……

對於秦冰的反應,魏明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畢竟對着漂亮姑娘嘴花花,對於絕大多數男人來說,那都是本能反應,根本不會太往心裏去。

所以,在掛斷電話之後,魏明根本沒有理會是否調戲成功這些,而是立即的投入了對靈飼配方的研究當中——確保老黃小快活和青羽白鼻有足夠的靈飼,看看它們能不能持續進化,並最終變身成靈寵,纔是他目前最關心的事情。 研究過低階靈飼的配方之後,魏明便明白了爲何秦冰會說低階靈飼的價值不高的原因了。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雖然是作爲餵養靈寵的靈飼,但配置靈飼的主要材料,卻並非什麼靈物,而是一些上了年份的藥材。

而且所需的藥材也都不是什麼人蔘鹿茸之類的珍稀藥材,而是田間地頭皆爲可見的東西!

其中一樣,便有之前魏明在島上注意到過的牛筋草!

而且剩餘的藥材中,絕大部分的藥材,也都幾乎能從島村找到!

“原來用到的東西居然就這些,害我擔心半天!”

發現這點的魏明立即開心起來,花了些功夫便在島村的山頭崖角將所需的材料收集齊全了……

雖然明明知道,自己採集的這些藥材,很多都沒有達到製作靈飼的年份,但魏明相信自己利用採集到的這些藥材,也一定能夠製作成效果絲毫不差,甚至比之前秦冰給的靈飼效果略有勝之的靈飼來!

之所以這麼有信心,原因自然相當簡單,那就是他很清楚,雖然這些藥材的年份未必都夠……

但因爲自己這幾個月來每天都利用山水孕靈法行雲布雨,島上的一草一木,都經過了靈霧的滋養。

那些滋養而帶來的效果,可遠比經過年份而積累下來的藥效,不知強大了多少!

在給配方之時,秦冰也告訴了靈飼的製作方法。

按照常理,既然帶了個靈字,那麼靈飼的製作原本應該和那些小說中的諸如煉丹之類一樣……

只不過小說終究是小說。

在這跨入先天就已經是修真界少有高手的末法時代,別說有沒有那麼多的丹師,就說有,那也絕對不可能花功夫來爲什麼低級靈獸煉製什麼靈飼。

所以,靈飼的製作,現今早已簡化成了和熬藥差不多的程序。

和熬藥唯一的差別,也就是在靈飼快成之時,需要用靈力激發火力,最大程度的將材料之中的藥力完全激發出來而已!

隨着熬煮的進行,藥味便也開始在島上散發。

這種藥味,可原本中藥的味道,根本沒有什麼不同……

不過在經過了幾個小時,眼見火候差不多了,魏明運轉真靈往煤氣竈上一拍,恐怖的高溫瞬間爆發的時候,原本的中藥味道,便在瞬間就變成了沁人心脾的異香!

幾乎在瞬息間,原本跟着魏貴方在海灘上搞直播的老黃和青羽,以及躲在地底洞窟中酣睡的白鼻,全都如同離弦之箭一般的撲向了小院!

島上的各種雞鴨等等,也都全都伸長了脖子嘎嘎直叫,如同看到了什麼讓它們垂涎太久的美食一般!

只不過因爲沒有老黃青羽和白鼻那麼高的靈智,這些雞鴨之類最終也只能滿地亂竄,而尋找不到香味的來源。

“瞅着這效果,貌似的確比之前的靈飼要強的多啊!”

看着老黃將尾巴搖的跟風車也似,青羽白鼻也是嘰嘰喳喳垂涎欲滴的模樣,魏明豈會不知道自己初次製作靈飼不但大獲成功,而且效果也如之前自己所想的那般,利用靈孕數月的草藥製成的靈飼,效果要比年份草藥要好的多的事實?

“現在我自己能製作靈飼了,那今天就給你們吃個飽!”

看着老黃和一鼠一鳥的模樣,魏明嘿嘿一笑之後,便稍稍加大了些平常餵食的分量!

吼!

剛剛吃下自己製作的靈飼,老黃便是發出一陣幾如虎嘯般的震天怒吼,同時渾身的骨節都在嘎嘎爆響,甚至連雙目之中,都已經滲出血來!

“我去,這是藥性太強,喂多了?”

看到這一幕的魏明暗罵自己失策,連忙去搶白鼻和青羽的靈飼。

青羽因爲吃相斯文,好歹沒有吃多,可白鼻就不行了……

在魏明去搶的時候,其已經將靈飼一口吞下,然後直接就肚皮一翻,沒了動靜!

看到這一幕,魏明是急的直跳腳,不但對白鼻用上了類似急救之類的催吐方法,甚至用上了只能用於植物的青木經……

只是根本沒用。

不過折騰了半天,白鼻總算能動了。

一邊氣若游絲的往外爬,一邊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衝着魏明叫……

“讓我跟它去?”

用靈控術微微感受了一下白鼻的想法,魏明便一把抓起白鼻,向山上直衝,沒過多時,便來到了一處鼠洞前。

在看到老鼠洞的瞬間,白鼻就徹底的斷了氣。

而魏明也明白了白鼻的意思。

在山河圖的範圍之內,一草一木都逃不脫他的感應。

也是因此,雖然眼前的老鼠洞不知道有多深,但魏明分明能夠感覺到在這老鼠洞中有幾隻母老鼠,其中還有兩隻已經大了肚子……

很明顯的,這幾隻母老鼠,就是白鼻的妻妾。

這傢伙臨死之時帶他過來,根本就是臨終託孤!

雖說白鼻的靈智別說和大黃小快活比,便是和青羽相比,都略有不如,再加上對老鼠的偏見,尋常魏明都甚少和其親近。

但此刻,眼見白鼻因爲自己的失誤而活活撐死了,魏明卻依舊忍不住的有點難過,默默的答應白鼻,只要在這島上,自己就定然能保它妻妾的安全!

如果小老鼠中萬一有稍稍通靈者,自己也一定讓它子承父業!

有了白鼻的經驗,接下來在餵食小快活之時,魏明就謹慎了許多,不再由着小快活的糾纏而一次喂個飽,而是一點點的逐漸加量,以求在確保小快活安全的同時,又讓它能攝取到最多程度的靈飼,以增加異化的可能。

足足用了兩三天的時間,魏明才準確掌握了自己煉製的靈飼,該給青羽老黃和小快活多少的分量。

也是經過了這兩天,早就裝修完畢的魏記海鮮城,便也到了開張大吉的日子。


一大早,孫鬆便坐在海鮮城的門口,惡狠狠的盯着對面的魏記,心說老子不管你什麼記,也不管是誰家開的……

這麼擺明了的跟老子打擂臺搶生意,今兒你們還想開張大吉?

不讓你們開門大禍,我孫鬆特麼都跟你們姓!

正想着這些的時候,魏記這麼些天一直緊閉的大門終於打開了。

魏有富,盧月花,任菊明胖胡魏明和魏貴方拿着各種鞭炮,魚貫而出!

“還以爲是誰在老子對門開海鮮城,原來是你們這一家子——你們不讓老子好過,老子也不會讓你們好過,還想他媽開張大吉,你們做夢去吧你們……”

一看到出來的這些人,孫鬆是恨的眼圈都紅了,提着一捅早已準備好的黑狗血就衝了過來,一邊破口大罵一邊兜頭蓋臉的便向着衆人潑了過去……

啊啊啊……

看到這一幕,魏有富盧月花等人躲避連連,周邊的人等更是尖叫出聲,心說這開張第一天要是給人潑一身的黑狗血,那可真是晦氣透了!

但讓衆人沒想到的是,就在那些黑狗血眼見就要潑幾人一身的時候,空中忽然颳起了兩道怪風,不偏不倚的裹着這些黑狗血將孫鬆自己給澆了一個落湯雞,更有不少是直接被刮進了孫鬆的海鮮城內,到處血糊糊的一片,看着簡直跟殺人現場一樣!

萬萬沒想到搞成這樣的孫鬆呆了!

但更讓孫鬆沒想到的是,此刻從魏記裏衝出來的十幾人,個個都是從島村出來的村民們!

“我們第一天開張,你就想潑人家一身狗血,孫鬆啊孫鬆,你這真是缺德到家了啊你!”

“潑人家不成反而搞自己一身,你這就是缺德的報應啊,連老天爺都在懲罰你……”

自不知道那陣怪風根本就是魏明暗中施展旋風符所致的村民們指着孫鬆的鼻子是破口大罵,並不斷衝着四面八方的人嚷嚷道道:“咱們魏記的這些人,可都是跟這姓孫的一樣,從島村搬上岸的啊,他姓孫的以前自己發財不帶着點咱們這些村裏人也就算了,畢竟誰讓咱們這些人沒本事呢?

可現而今有富他們兩口子開個店,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給咱們這些鄉村一口飯吃,沒想到姓孫的這丫居然幹出這等缺德事——孫鬆啊孫鬆,你別忘了咱們可都是一個村出來的啊你,你都真是不怕咱們這些一個村出來的去刨了你家的祖墳啊你……”

聽到村民們的罵聲,周邊的吃瓜羣衆們大體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紛紛指着孫鬆的鼻子是坡口大罵,各種污言穢語,簡直難聽至極……

“我只是想收拾他們姓魏的一家子而已,只是恨他們搶我的生意……我怎麼知道你們都在他家幹啊!”

知道犯了衆怒的孫鬆渾身黑狗血簡直欲哭無淚,狼狽不堪的辯解着,只是到了這個時候,誰又肯聽他的?

海事隨着江琪若趕來道賀的人等看到這一幕,也紛紛是臉色鐵青,個個拿出電話報警冷笑連連道:“你不用跟我們解釋,等會兒警察來了,你跟警察解釋吧,你這可不僅僅是尋釁滋事,更涉嫌壟斷市場,在場的這麼多人都可以作證——你就等着坐牢吧你!”

“我沒有,我沒有!”

孫鬆聲嘶力竭的狡辯着,嘶吼着……


“有沒有你不用跟我們說,到時候去跟法官說!”

魏明盯着孫鬆壓低聲音冷笑道:“就算最後你不用坐牢,但你這海鮮城,我看也是開不下去了——你的名聲已經臭大街了,懂嗎?”

“姓魏的!”

聽到這話,再想到魏明好巧不巧,就將魏記開在自己的海鮮城對面,已經多少有點回過味來了的孫鬆是悲憤欲絕破口大罵道:“從頭至尾,都是你他媽故意陰老子啊,你特麼也太毒了你……”

“不是我毒,是你蠢!,”

魏明冷笑白眼,再也不搭理如同死狗一般的孫鬆,招呼着一種街坊等等進店,表示今日開流水席……

不管認不認識,只要進店,就敞開了肚皮吃,不收錢!

聽到這話,現場頓時沸騰! 雖然是免費,但任菊明卻依舊拿出了渾身解數。

任菊明的廚藝,那自然是無需多言的,畢竟以魏明的嘴刁,要沒幾把刷子,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