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唐闊已經做好決定,要是實在不行,就躲入到魔源世界裏面去。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非常冷清的哼聲傳來,正朝着唐闊拍擊而去的蘇青卻是如遭重擊,整個人瘋狂的暴退了出去。

“唐闊,你沒事兒吧!”此時秦夢瑤和秦楚戈兩人也掠到了死鬥場上,秦夢瑤抓住唐闊,感受到唐闊的情況,他們兩個頓時鬆了一口氣。“我沒事兒,你們兩個先下去,這張卡拿去,幫我把東西兌換了,拿着卡先找個安全的地方,不要管我!等事情結束了,我就去找你們!”唐闊手中出現了當初那個老者給唐闊的卡片,直接塞到了秦夢瑤

“唐闊,你沒事兒吧!”此時秦夢瑤和秦楚戈兩人也掠到了死鬥場上,秦夢瑤抓住唐闊,感受到唐闊的情況,他們兩個頓時鬆了一口氣。

“我沒事兒,你們兩個先下去,這張卡拿去,幫我把東西兌換了,拿着卡先找個安全的地方,不要管我!等事情結束了,我就去找你們!”唐闊手中出現了當初那個老者給唐闊的卡片,直接塞到了秦夢瑤柔軟的小手裏面。

“恩!”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說這個話的時候,秦夢瑤使勁的攥着這張卡片,唐闊的手有點兒涼,但是卻讓秦夢瑤心神一晃。

“那你怎麼辦啊?那蘇青恐怕是不會放過咱們的,就算是我們兩個離開,恐怕也不會饒過我們!”秦楚戈也是一陣苦澀,本來還以爲參加武修大會是一件非常輕鬆的事情,但是現在居然陷入到這樣的漩渦之中來了。

“放心吧,蘇青雖然是清池城的城主,不過這裏他還做不了主,你們快走,否則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誰都走不了了!”唐闊搖了搖頭,當下便非常堅決的將他們兩個給趕走了。

“這裏是死鬥場,生死各安天命,如果再敢亂出手,就算你是清池城的城主,老夫也絕不姑息!”之前擔當裁判的破軍緩緩的步入到了這場地上,剛剛就是他,一聲冷哼逼退了蘇青。

“破軍長老,他殺了小兒,我絕對不會放過他的,你讓開,否則的話,我會把這件事情上報給界主大人,請他老人家做主!”此時的蘇青就像是一頭被激怒的兇獸,唯一的兒子死了,這件事情刺激的蘇青已經失去了理智。

“蘇青,你最好記住你的身份,這件事情就算是到了界主大人那裏,我也會阻止!”聽到蘇青的話,破軍的臉色卻也是變得非常的陰沉,不過作爲一個裁判,如果不能保證公正性,那麼以後他的威嚴也將會掃地,誰還敢來死鬥場啊。


“哼,破軍,你以爲你護得了他一時,還能護得了他一世啊!小子,我不管你是怎麼殺了我兒子的,但是你這一條命,我是收定了!”蘇青轉過頭來,眼神森然的看向唐闊。

“我等着,就怕到時候你這一條老命都被我給折騰沒了!”唐闊可不是好說話的主兒,到了這個地步,就算是低頭,對方也不可能放過他,既然如此,那還怕什麼啊。

“哈哈,好,有種!”到了這裏,蘇青卻是不想繼續說下去了,手一招,直接將已經碎開兩半的兒子給收到了自己手中,臉上帶着悲痛的神色,一步踏出去。

“呼……”等到蘇青離開之後,唐闊卻是狠狠的鬆了一口氣,這蘇青的實力太強了,單單站在那裏,就給唐闊無盡的壓力。

“小子,現在你最好還是不要離開清池城,在武修大會這一段時間,蘇青還不會對你怎麼樣,但是一旦你出去,意味着什麼,你應該明白!”等到蘇青離開之後,破軍卻是帶着一絲審視的目光看着唐闊。

“多謝前輩!”唐闊站起身來,對着破軍拜謝道,他怎麼會不明白,這次如果不是破軍出手,恐怕自己真得暴露魔源世界的祕密了,這可不是他想要的。

“行了,你走吧!”破軍擺了擺手,隨後身形一閃,飛快的離開了。

等到破軍離開之後,唐闊也拖着自己疲憊的身子朝着外面掠去,一路上倒是沒有遇到什麼阻攔,就連魔龍幫的那些人遇到自己也全都眼神閃爍的避開了,顯然是害怕唐闊,連清池城的少城主都敢殺,他們那兒敢來招惹啊。

回到客棧,客棧的老闆章虯只是看了唐闊一眼,便沒有再管他,而唐闊自然沒有多說什麼,飛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面。

這一戰極爲辛苦,體內的魔氣幾乎耗盡,尤其是最後的時候,在蘇青的壓迫之下,唐闊其實受了挺重的傷勢,只不過他強行壓制住,沒有讓其爆發出來而已。

“小子,這次學乖了吧,不是什麼事情都可以出頭的!”魔源帶着一絲嘲笑的看着唐闊說道。

“我說,你能不能就不要在這兒搗亂了啊,我現在正在療傷!話說,我突破到神威境巔峯,你好像還沒有給我獎勵的吧,要不?先幫我恢復到巔峯狀態?”唐闊突然想到了這件事情,當下他便笑眯眯的看着魔源說道。

“哼,上次已經給過你了啊,黑耀可是非常高級別的東西啊,只是你沒有那個實力發揮出來而已!算了,還有兩樣獎勵,絕對讓你欣喜若狂!”魔源的小眼睛中散發出來一道灼熱的光芒,緊接着,他手一揮,兩團散發着幽光的光團出現在唐闊面前。

“空間碎片,絕對防禦!”當唐闊看到這兩樣東西之後,頓時眼神火熱了起來,剛剛他的感知掃進去,便明白了這兩樣東西的作用。

空間碎片,傳說中的強者煉製的一件法寶碎片,握着這空間碎片,將自己體內的魔氣激發出去,可以帶着人瞬移。至於攜帶人數和距離,視操作者的實力而定。

絕對防禦,一個護腕,每天可以使用三次,可以抵禦超過自身兩個等級強者的全力一擊。

“好東西啊!”看着這兩樣東西,唐闊卻是手一揮,直接將那兩樣東西拿在手中,絕對防禦戴在手腕上之後,那黑色的護腕卻是閃爍了一下,緊接着便消失在體內,唐闊能夠感覺到它的存在。

而這空間碎片呢,上面流轉着一道道無形的波動,是一片透明的薄片,拿在手中非常的輕,就像是沒有重量似的。

“試一下!”唐闊將自己體內的魔氣灌注其中,緊接着,唐闊便感覺到自己的身子一陣扭曲,睜眼一看,卻是發現自己居然出現在了魔族森林之中了。

只不過這次瞬移之後,他發現自己體內的魔氣居然一下子空了,因爲他本來魔氣只剩下兩成了,這一下子直接抽空了。

“怎麼樣?感覺如何?”魔源那充滿笑意的聲音傳了出來。

“感覺渾身沒勁兒!”唐闊一臉哀嘆的說道,不過他可沒有再耽擱了,趕緊盤腿坐下,開始恢復體內的魔氣,同時一大把療傷丹藥送入到了口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整個魔源世界裏面非常的安靜,只有唐闊運轉魔氣時發出的細微聲響,幾個小時過去,唐闊體內的傷勢已經恢復了大半,而魔氣也跟着恢復完了。

這次突破,唐闊得到的魔族戰士是一個美少女,爲什麼說是美少女呢?因爲這魔侍長得跟人類一模一樣,跟之前他召喚出來的不同的是,她會說話,而且還有自主能力。

最主要的是,這魔侍長得非常養眼,那身材,絕對火爆,而且魔侍的長相非常的清秀,絕對不是之前魔靈或者小魔那樣的妖豔。 楊軍在進來的時候楊恆便是告訴他,在這血池周圍是不可以動用靈力的,不然的話就會觸動周圍的符文,到時候後果不可估計,而楊軍對於楊恆的話深信不疑,所以在這血池邊上時他寧肯被武勝多攻擊幾下,也不肯動用靈力。

好在楊恆從來沒有欺騙過楊軍,而楊軍也從來沒懷疑過楊恆,這就導致了不知道這符陣的武勝最後慘死。

「阿虎兄弟,你的仇我楊軍也為你報了一些了!」

楊軍看著那化為粉末的武勝自言自語的說道。


看到這武勝身死他的心情才好了一些。

「對了,少爺!」

楊軍突然想起楊恆,他先一步進入到這血池之中的,而楊恆去哪裡了他並不知道,但是看這血池的異象,楊軍也是不難猜出應該是跟楊恆有關。

「少爺應該是在池底,我這就去找他。」

楊軍剛想縱身一躍潛到池底,那池面突然響起一聲轟鳴,池面水花四濺,一個身影從池底一躍而出。

「哈哈,這次真是得到寶了!」

那身影落在地面之上,看著楊軍笑著說道。

「少……少爺?」

楊軍看著那突然出現的身影疑惑的說道。

「怎麼?還不認識我了?」

楊恆有些奇怪的問道。

「還真是少爺,少爺你自己對著那池水看看吧……」

楊軍指了指池水,示意楊恆去那裡看看自己現在的模樣。

楊恆帶著滿心的疑惑走到那池水之中照了起來。

「我X,這是什麼情況!」

奈何楊恆素質再好看到現在自己這般模樣都是忍不住罵了一聲娘。


那池水之中的楊恆臉上覆蓋著火焰條紋,雙眼成深紅色,那條紋一直瀰漫到自己的額頭之上,最後在額頭中間形成一雙鳳凰翅膀的模樣。

楊恆摸著自己的臉,他倒是知道自己為何大概變成了這幅模樣。

在那血池之中楊恆將那血滴子融入到自身,而那血滴子中的信息也是慢慢的傳到了楊恆的腦海之中。

這根本不是什麼血滴子而是一件曠世奇寶,名為真鳳精血。

這真鳳精血乃是遠古神獸鳳凰一族的鎮族之寶,每一代族長都是要將自己的血液凝聚成一滴然後融入這真鳳精血之中,而下一任族長在任命之時便是會在這真鳳精血之中進化。

至於為什麼真鳳精血會流落到這血池之中楊恆並不知道,楊恆只知道自己身上全身的血液已經被替換成不滅鳳血,從此以後楊恆受到再重的傷只要體內還有血液存在,只要休養一段時間體內的不滅鳳血便是能夠將全身修復。

當然楊恆現在還不能激發出不滅鳳血的實力,想要真的達到那種不死不滅的程度的話楊恆最少要神人級別才能做到,而且現在的他也是為這真鳳精血頗為頭疼。

不是因為他的面容被改變,而是因為那真鳳精血之中蘊含的力量太過強大,他魯莽的將其吸收到體內差點被其中的力量撐爆,好在他的身體之中還有著道靈的存在。

雖然道靈已經陷入到沉睡之中,但是道靈的威懾力還是存在的,那真鳳精血進入到楊恆體內后不斷的亂竄,想要找到一處突破口飛出楊恆的體外,而當它飛到楊恆的丹田處時,道靈的光芒亮起。

那可是掌控三千大世界司法運轉的道靈,哪怕現在只剩一塊殘片,那威力也不是一滴真鳳精血所能比的。

真鳳精血在楊恆的體內遇到道靈瞬間便是老實了下來,發出了一陣鳳鳴后將那血液之中的金光慢慢外放為楊恆改造身體。

楊恆的身體也是藉由那真鳳精血的改造達到了冰火兩儀練體神訣的第三重境界,兩儀體!


這兩儀體比之前的陽火陰體有著更加強大的妙用,陽火陰體所形成的薄膜能夠幫助楊恆抵禦敵人的進攻,而兩儀體卻是能夠將擊中在楊恆身上的靈氣瞬間轉化成自己的靈氣,不光傷不到楊恆還會為他補充體內靈氣,可謂厲害異常。

也只有到達兩儀體的境界才能真正的發揮出冰火兩儀練體神訣的威力,這功法才稱得上是神訣!

楊恆現在單憑肉身的力量便是能夠一拳轟爆血魔焰,遇到血老也是有著一戰之力。

至於那剩下的真鳳精血怎麼處理,楊恆也不去管他,反正有道靈的存在便是能夠壓制住那真鳳精血,等道靈醒來問問他便會有解決的辦法。

而現在讓楊恆頭疼的則是這改變的容貌到底該怎麼辦

他總不能以這種奇怪的樣貌回到家族之中吧,那被人當成怪物看待可如何是好。

「哎……要是能夠將這火焰條紋淡化的話,我倒是還能夠接受。」

楊恆心念一動,那額頭上的鳳凰羽翼般的突然竟然大放光芒,然後變成線條一點一點的分解開來,最後竟然是慢慢的想楊恆的丹田中退去。

而那丹田之內的真鳳精血上則是亮起了一雙鳳凰羽翼圖案。

「哈哈,竟然還能懂我心思,真是不錯,如果眼睛能夠變回以前的黑色就更好了。」

楊恆心中如此想到,不過這次那真鳳精血到是沒有理會楊恆,他那赤紅的眼睛還是赤紅的模樣。

楊恆無奈的搖了搖頭,如果光是眼睛的話他還能夠接受。

「這回認得我了吧。」

楊恆回頭看著楊軍笑著說道。

「咦……少爺你臉上的那些奇怪圖案呢?」

楊軍心中詫異,前一秒楊恆臉上還有著各種奇怪圖案,怎麼后一秒都消失不見了,唯獨留下那赤紅的眼睛還和原來一樣。

楊恆哈哈一笑,沒有跟楊軍解釋。

「怎麼樣,在這血池之中收穫怎麼樣?」

楊軍笑著點了點頭,在血池之中他體內的血液都是被替換成為了更加純凈的血液,而修為也是有所精進達到了罡氣境界,現在的楊軍在楊家也算是一頂一的高手了,最少面對楊恆的大伯絕對不會落入下風。

「走吧,血池之行也算圓滿結束了,雖然過程曲折,但是收穫卻是不小,現在……也是時候回家了。」

楊軍點了點頭,只是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暗淡的光芒。

「只是來的時候是三個人,回去的時候卻只有我們兩個了……」

楊恆笑了笑,拍了拍楊軍的肩膀讓他不要多想。 “好!”丁浩幾乎和狂牛同時出口,二人說完卻有些尷尬地抓了抓額頭,與易逍遙母親幾人站在一起。

劍修依舊一臉冷漠,身子紋絲不動地站在易逍遙的身後,易逍遙想了想,低聲道:“你的修爲和我不相伯仲,由你和他們一起出去,我會放心一些!”

話音落下,劍修淡淡地開口道:“大哥小心,我去了!”

“嗯!”易逍遙點了點頭。

此刻還剩下老爺子和壽伯已經仙若和易逍遙四人,在易逍遙母親千叮嚀萬囑咐後,方纔被劍修幾人護送離開。

走在青石橋上,凌厲的冷風如冰刀割臉,自崖底不斷席捲而來,易逍遙皺了皺眉,飛身掠上青石橋,遊風步快到極致,瞬息間便飛掠至對岸,其後仙若亦是如瞬移般眨眼跟了過來,隨後便是壽伯與易老爺子。

來到對岸,衆人方纔看清四周的一切,迎面竟是一面青黃相間的巨大石門,易逍遙伸出手輕輕一觸,霎時被其中反彈而出的一道浩瀚能量震退五六步,險之又險地立在懸崖邊緣,只見大石門上緩緩蕩起一層如水紋般的漣漪,繼而逐漸鄒於平靜。

壽伯微微笑道:“娃娃,若是這道石門那麼容易接觸,就不會稱作玄門了!”

“玄門?!”易逍遙恍然道:“原來玄門幻境中的玄門指的就是這個!”

易老爺子點頭道:“它並非凡物石門,而是由我們易家祖先與仙家祖先合力凝聚出的能量門,裏面便是幻境了,但具體有什麼我們倒是無從知曉!”

“可是我們怎麼進去呢?先祖設下的封印必定是大神通,若非擁有與之相媲美的修爲,如何開啓?”易逍遙無奈地道。

壽伯與易老爺子相視一眼,皆盯上仙若手腕上的火紅色玉鐲,鳳凰玉鐲!

仙若驚愕地拿出鳳凰玉鐲,詫異地道:“這個就能開啓眼前的玄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