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大家都很好奇王越到底是什麼身份,怎麼能被範朵朵如此青睞?

範朵朵倒是並不在意這這些事情,既然她選擇和王越坦露了當年的心事,她就已經不在乎外人怎麼看自己了。如果王越要是答應自己的話,範朵朵會毫不猶豫的放棄自己的事業,和王越在一起的。另一邊的王越很享受這一刻,隨後兩個人便走了進去。林詩柔則臉色冷冰冰地走在兩個人的身後,不過大家還是把目光注意到了女神範朵朵的身

範朵朵倒是並不在意這這些事情,既然她選擇和王越坦露了當年的心事,她就已經不在乎外人怎麼看自己了。

如果王越要是答應自己的話,範朵朵會毫不猶豫的放棄自己的事業,和王越在一起的。

另一邊的王越很享受這一刻,隨後兩個人便走了進去。

林詩柔則臉色冷冰冰地走在兩個人的身後,不過大家還是把目光注意到了女神範朵朵的身上。

此刻的所有人都很好奇,眼前的王越到底是什麼人? 進入金港大酒店後,裏面的人三五成羣,在一起喝酒聊天。

"王越我們去包間吧,這裏有點太吵了。"

範朵朵似乎覺得這裏有些吵鬧,隨後準備去柳媚兒訂的包廂裏面去。

"好,我們走吧。"

王越聽到範朵朵的話後,點點頭,隨後快步離開這裏。

三個人很快來到了柳媚兒訂的包間,林詩柔看到後,告訴王越說她在外面等候,有什麼事叫她就好。

王越點點頭,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帶着範朵朵推門走了進去包間。

包間裏面已經有不少人了,張海濤和柳媚兒在最中間的位置,其中還有幾個王越認識的同學。

剩下的應該都是柳媚兒的朋友了吧,王越和範朵朵的出現,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特別是在場的幾個男子看到範朵朵出現後,眼睛瞪得大大的,將目光死死地放在了範朵朵的身上。

張海濤看到範朵朵靚麗動人的樣子,更是眼睛都快瞪出來了。

他是第一次見範朵朵本人,沒想到範朵朵竟然這麼漂亮,柳媚兒和她根本沒法比啊,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範朵朵身上那股清純的氣質,根本不是哪個女人能夠比擬的。

一定要得到她!

此刻的張海濤暗自對自己發誓,如果要是能和這樣的清純美女,在一起的話,不管讓他做什麼都值了。

"王越,朵朵,你們怎麼一起來了?"

柳媚兒擡起頭看到王越和範朵朵一起走了進來,愣了一下,問道。

隨後,她看着範朵朵挽着王越的胳膊,很親密的樣子,讓她皺起了眉頭,心裏面有點微微的發怒。

"忘了告訴你了,我現在和王越在一起了。還要多謝謝你啊,如果不是你的話,我也沒有機會和王越走到一起。"

範朵朵聽到柳媚兒的話後,故意笑着看着柳媚兒說道。


隨後,她更加親密的將頭靠在了王越的肩膀上,一臉幸福的樣子。

那邊的柳媚兒看到這一幕後氣壞了,她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她萬萬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原本她是想借這次生日宴會,好好氣一下王越的,沒想到王越這個窮屌絲,竟然帶着範朵朵來了,這簡直給了自己一個下馬威啊!

不得不說範朵朵今晚上的妝容,完全豔壓羣芳,根本沒有對手。


即使是自己也十分嫉妒範朵朵的美貌。

此刻的氣氛有點尷尬,旁邊的王越只能苦笑了一聲,並沒有說什麼。

沒想到範朵朵還真的準備替自己出氣,想要好好氣一氣柳媚兒,自己的之前倒是有點小看她了。

此刻的柳媚兒眼神變得冰冷了起來,她萬萬沒想到,一無是處的王越,竟然能和大明星柳媚兒在一起。

特別是這個柳媚兒比自己優秀多了,而王越和自己分手後,竟然找上了比自己還優秀的女朋友,這讓柳媚兒更加生氣了,

"呵呵,朵朵,你可不要被眼前的美好矇蔽了雙眼。我記得王越上一次在拍賣會的時候,可是和一個有錢家的大小姐在一起,怎麼現在這麼快就換人了?"

柳媚兒有些嫉妒的看着王越,故意把上次王越和李舒雅在一起的事情說了出來。

她現在很想看看範朵朵氣急敗壞的樣子。

"是嗎?那隻能說明我家王越優秀,纔會有這麼多女生圍繞在他的身邊。"

範朵朵聽到後,微微笑了笑,絲毫不在意的說道。

她能夠知道對方是想故意氣自己,不過範朵朵絕對不會表現出什麼,特別的情緒上讓柳媚兒佔了上風。

"可是朵朵你可是大明星啊,如果要是和王越在一起的話,對於你以後的發展,可是很有影響的。"

柳媚兒聽到範朵朵的話後,握緊了拳頭,咬着牙,微微再次笑了一聲對着範朵朵說道。

兩個女人之間看不見的戰爭,就這樣開始了。

那邊的範朵朵聽到後,想了想更加親暱的靠着王越,繼續滿眼愛意的說道。

"只要能和王越在一起,讓我付出什麼我都願意。"

"是嘛?看來你只有你把他當做寶而已。像他這種窮小子,你和他在一起只會降低自己的身份,你一定會後悔的。"

柳媚兒沒好氣的說道。

她現在有點吃醋了,她就是見不得王越得意的樣子。

"是嗎?王越現在開的可是保時捷,旗下還有好幾家公司。而且他說了,現在只愛我一個人,這樣的男人,我當然要當做寶了。"

"我可不覺得自己是自降身份,倒是你找的男朋友,貌似只開了一輛不到百萬的車。而且還是靠家裏富二代而已,你還把他當做寶,真是可笑。"

雖然知道王越開的車都是借來的,之前也都是在演戲,但是這些人不知道,所以正好藉着這個機會,替王越好好出口惡氣,讓柳媚兒後悔。

她的話一出,張海濤在一邊臉色難看了起來。

他沒想到兩個女人的戰爭自己竟然躺槍了,不過這句話從範朵朵的嘴中說出來,他也不好發作,如果要是其他人的話,他一定不會放過對方的!

王越在旁邊看的也是目瞪口呆,這範朵朵看起來平日裏溫文爾雅的樣子,沒想到吵起架來竟然這麼厲害,氣的柳媚兒渾身都在發抖。

範朵朵此刻還看着自己,偷偷的笑了笑,讓自己有點無語。

"王越,既然你現在這麼有錢,那麼,你敢和我玩個遊戲嗎?"

張海濤在旁邊聽的也是氣急敗壞,不過他不敢去得罪範朵朵,畢竟他還想和範朵朵發生點什麼呢。

所以他只能把氣發在了王越這個窮小子身上,他萬萬沒想到範朵朵的心也是夠大的。

李舒雅的事情,她竟然還說王越有個人魅力,可把他氣壞了,他現在一定要把揭穿王越的真面目,讓他再次一無所有。

如此一來,自己不僅能讓範朵朵看清楚王越的嘴臉,還能夠得到範朵朵的好感。

想到這裏,張海濤立馬走上前,笑着看着王越。

"有什麼不敢的?放馬過來吧!"

王越聽到張海濤的話後,笑了笑,他能夠知道張海濤是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

此刻的張海濤看到王越成功被自己激怒了,隨後冷笑了一聲。

旁邊的柳媚兒也是冷哼了一聲,接下來她要看王越出醜。

"划拳會嗎?誰輸了也不用喝酒,輸一次給對方1萬塊錢怎麼樣?"

張海濤看着王越冷笑着說道。

王越聽到後皺皺眉頭,王越能夠知道,如果要是和張海濤這種富二代比劃拳的話,自己一定贏不了他。

因爲像張海濤這種成天出入娛樂場所的人,自然很擅長這種遊戲。

旁邊的範朵朵自然也看了出來,悄悄地拉了一把王越,小聲對着他說道。

"王越,不要答應他。"


見到範朵朵在拉王越,又看到王越沒有說話,張海濤冷笑一聲,忍不住嘲諷的說道。

"王越,你不會怕了吧?"

旁邊的柳媚兒也一臉鄙視的看着王越,其他人更是冷笑着看着他。

他們能夠知道,比起划拳張海濤可十分的擅長,王越一定會輸的連褲子都不剩,大家都準備看他笑話了。

王越看到所有人盯着自己,笑了笑,他能夠知道這些人不就是想看自己的笑話嗎?

既然這樣,那麼就讓他們知道一下誰纔是笑話。

"張海濤,1萬塊錢算什麼?你不就是想看我的笑話嗎?我現在就給你這個機會,這樣你喝一瓶酒,我就現場給你10萬。怎麼樣,如果你要是夠膽的話,那你今天就讓我破產。"

王越看着張海濤,笑着說道。

"我靠,好霸氣!"

"有錢人啊,一瓶酒10萬,我都想喝了,估計到時候得喝窮他。"

"厲害厲害,這下有意思了。"

王越的話一出,整個包間裏面的人都瞪大眼睛看着這一切,瞬間亂了起來。

而這一刻,就連旁邊的柳媚兒和張海濤也傻眼了,沒想到王越竟然敢這麼玩兒。

一瓶酒10萬塊錢,這不是擺明了送錢嗎?

而旁邊的範朵朵聽到後,着急了,對着王越說道。

"王越,你瘋了。一瓶酒10萬,你哪來這麼多錢?"

張海濤在一邊冷冷的一笑,王越也太幼稚了,像自己這種成天出入娛樂場所的人,酒量那可是相當不錯。

如果王越一瓶10萬的話,他分分鐘能讓王越傾家蕩產。

"王越,你都傍上李舒雅那種大富婆了,還開上那種豪車。現在一瓶10萬確實對你說不算什麼。不過我一個人喝酒有點不公平,現在這麼多人,我們一起喝怎麼樣?"

張海濤說話之間,還不忘冷嘲熱諷王越。

他仔細想了想,王越現在身上最多也就有幾十,萬最多一百萬了吧,自己酒量再好也得喝十來瓶。

所以他可喝不了這麼多,包間裏除了女生之外,其他男生差不多有四五個人。

如果這麼多人一起來喝酒的話,分分鐘都能把王越給喝窮。

"可以啊,大家都一樣,一瓶酒10萬塊。"

王越聽到後,笑了笑,毫不在乎地擺擺手說道。

話音剛落,周圍的人都傻眼了,沒想到王越會這麼說,這小子不會是騙大家的吧。

"王越,你可不許反悔啊!"

張海濤見王越上鉤了,十分的激動,隨後就準備讓服務員上酒了。

不過,王越忽然攔住張海濤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