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雪,回來。”凌天大聲叫到。

穆塵雪聞言,雖說心中疑惑驚訝,但還是第一時間快速退回到了凌天的身邊。“師父,有何吩咐?”穆塵雪不解的望着凌天。“待在爲師身邊百米之內。決不可超過這方圓的範圍。”凌天臉色極爲嚴肅的囑咐起來。穆塵雪以前就看到過凌天這樣的神情,明白接下來此將會有大戰,甚至是惡戰。 然而此刻,跟穆塵雪相互交手的兩人

穆塵雪聞言,雖說心中疑惑驚訝,但還是第一時間快速退回到了凌天的身邊。

“師父,有何吩咐?”穆塵雪不解的望着凌天。

“待在爲師身邊百米之內。決不可超過這方圓的範圍。”凌天臉色極爲嚴肅的囑咐起來。

穆塵雪以前就看到過凌天這樣的神情,明白接下來此將會有大戰,甚至是惡戰。 然而此刻,跟穆塵雪相互交手的兩人當即退到了二弟的身邊。

他們神情驚疑不已。

“你們幹嘛?有必要這麼做嗎?”

“廢話。快幫我。”二弟催促到。

“這?”

那兩兄弟相互對視一眼,心中頗爲遲疑。

但再看看凌天和穆塵雪,心中卻是有了不少的動搖。

“好。那就做。”

“快!”

二弟話音剛落,那兩兄弟當場落在他的身旁,他們背對着背,三人的方位恰巧形成了鐵三角的關係。

“天地之靈,神鬼退避,我之玄機,衆靈凝聚……”

凌天見狀,心中更加篤信他們三人正在開啓一種陣法。

穆塵雪也從他們的舉動中聽出了端倪。

“師父,他們三人是想要開啓陣法嗎?”

“沒錯。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他們是想開啓天靈之陣。”

“天靈之陣?”

穆塵雪對陣法是完全不懂,而且她發現巫族和魔族的修行者一個個都喜歡藉助陣法給自己增強力量。

“沒錯,是一種強行吸納天地之靈氣的陣法,這種陣法最後轉化的力量傳說超越了鬼神之力。”

聽到凌天的解釋,穆塵雪一點震驚。他實在對於這些陣法來說是一竅不通,所以聽到這樣的陣法帶來的力量能夠超越鬼神之力量,那簡直就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高冷總裁寵妻入骨 ?還是師傅早已有破陣之法?”

穆塵雪謹慎的看着凌天,心中卻在。想着明天定然會有破解之法,不然。絕不可能像現在這般如此淡定。

再說了,這種陣法的名字明天都能夠叫得出來,那豈不是說明凌天對於這種陣法是再瞭解不過的了。

“沒有。”

“什麼?”

聞言,穆塵雪差點沒有當場摔倒在地。

他如何都沒有想到凌天竟然會如此堅定簡潔的說出這樣的答案。

“沒有?師父,這可不是鬧着玩的。徒兒知道您一定有破解之術,不然怎會如此淡定呢?”

“非也。淡定是爲師的修養,沒有是爲師的實話。”凌天淡然的說道。‘’


“所以,我們只能被他們壓着打咯?”穆塵雪最關心的還是這個問題。

“這倒不必。越是強大的東西越是存在着劣勢,只要找出它的缺點就能一舉擊破。至於此陣法的弱點在哪裏?目前爲師也尚不知道。”

穆塵雪點點頭,隨後心中閃過一個念頭。

“既然如此,那就讓徒兒先行出手試探一番,師傅覺得如何?”

“好,那你便先去試探一番。”

聞言,穆塵雪心頭一愣。

這是怎麼回事?師父竟然會這麼爽快的讓我動手去試探?是說這陣法已經超越了鬼神的力量嗎?我這樣上去會不會直接去送死了?

想到這,穆塵雪不自覺地搖搖頭。她看了凌天一眼,心中卻是覺得凌天是不是真的在跟自己開玩笑。

“師父,你真的要讓塵雪去試一試?”

聞言,凌天。什麼都沒有說。是堅定的看着穆塵雪點點頭示意。

咯噔!

此刻,穆塵雪的心當即一緊,沒有想到凌天竟然是真的想自己動手前去試探一番。

這要是按照以前他的性格絕不會允許她就此貿然出手。

現在他竟然直接讓她動手,就連相應的囑咐都沒有,這簡直是讓穆塵雪一陣驚奇疑惑。

“師父,這是怎麼了?難道我認了個假師傅不成?”

穆塵雪雖然心底嘀咕着,但卻始終相信,凌天絕不會害自己的。

“好,徒兒這就去試試。”

話音未落,穆塵雪。整個人已經快速的飛身而出。手中長劍劃破虛空,直接朝着那施展陣法的三人閃現過去。

但進攻有其會如此順利,就在穆塵雪長劍即將靠近那施展陣法的三人之際,一直負責守護,爭取時間的大哥和三弟當即飛撲過來。

穆塵雪餘光一瞥,只見虛空之中,一道詭異凌厲的寒芒閃爍而來。

“好快的刀!”

穆塵雪心頭一緊,旋即長劍一揮,當場便與三弟的長刀碰撞到了一塊。

“元鐮刀鋒。我砍砍砍砍砍砍……”三弟大聲叫到。

伴隨着噹噹噹的金屬聲音響起,身爲大哥的也是緊抓時機,朝着穆塵雪的各處要害便是一頓猛攻。

“長元血劍,我斬斬斬斬斬斬……”

穆塵雪還是第一次碰上這樣的組合。即便是她的身法再快,也有點趕不上對方的攻擊速度。


所以此刻他完全處於劣勢。甚至可以說一不小心錯誤出招,抵擋不善,將會被對方一刀或者一劍劈死。

這個時候,穆塵雪以爲凌天會抓住這樣的空隙,出手打擊施展陣法的三人。

誰知道餘光一瞥,只見凌天如同事不關己的旁觀者一般,安靜的呆在了自己五十來米的地方。

“這……”

穆塵雪真是一臉懵逼,不過她此刻真的沒有多餘的精力去關注其他事情。

因爲她還真的是第一次遇上這樣的對手。他們每次攻擊的力量,速度,竟然會隨着攻擊次數的累積而不斷增強。

這簡直就是個巨大的bug啊!


“長蓮龍嘯。”

眼見穆塵雪就要被他們兩人擊中,豈料穆塵雪竟然一個後撤出去。長劍更是在這個時候,猛然超前劃去。

靈力破空,如同一條蛟龍一般飛衝而出。在它的周圍的竟然還飄蕩着一朵朵蓮花形狀的氣。

“小心,退。”

大哥見狀,趕忙提醒準備緊隨而去的三弟。

聞言,三弟的反應也是極爲輕快。說收手就收手,說退就退,半點都不拖沓。

不過,穆塵雪的長蓮龍嘯也並非浪得虛名的花瓶招式。

即便他們兩人及時撤退而去,但劈砍出去的靈力,劍氣卻如同長了眼睛一般,緊隨他們兩人而去。

“可惡!這是什麼招式?竟然會跟人。”

大哥一臉驚詫,他行走江湖這麼久,還真的第一次見到這樣神奇的招式。所以,他深信這招式的威力絕不簡單。

“管他是什麼。劈了再說。”

三弟卻是一臉不在乎的樣子,而且話音未落,他已經提刀追了上去。

大哥見狀,想要阻攔,也已經有些爲時已晚。

砰!

三弟的長刀剛剛跟穆塵雪的長蓮龍嘯觸碰,便發出劇烈的震響。猛烈的震盪波當場炸開,直接將三弟震得倒飛了出去。

大哥見狀,猛然飛身而出。想要將三弟攔截下來。誰知道竟然直接被三弟撞得暴退出去數幾十米。

噗!

三弟當場一口鮮血噴出。就連大哥也被撞得全身氣血翻涌起來,身子也變得有些麻木了。


“我,草率了。大哥。”三弟擦拭着嘴角上的鮮血,滿臉愧疚的說道。

“唉……人沒事就好。”

大哥一聲嘆息,卻沒有責怪三弟的意思。至於他的嘆息,只不過他覺得這樣的事情根本不值得發生就是了。

畢竟他們的任務是守護施展陣法的人,一旦被打斷,想要再接續起來就真的有些難度了。

“嗯,不過大哥莫慌。三弟接下這招的同時,已經提前藏了一手。”

三弟其實也明白大哥的這一聲嘆息,所以趕忙解釋起來。

聞言,大哥當場明瞭。隨即順勢望去,只見穆塵雪此刻的身影竟然落在了凌天的身前。

不,準確來說,是被凌天接了下來。不然,她絕對會被三弟的攻擊震得暴退出去數百米纔對。

“哼哼,沒想到啊,三弟。你還會用上這一手。”

大哥看着穆塵雪身前那條巨大的溝壑,瞬間明白三弟當時做了什麼。

三弟也是嘿嘿一笑:“無論什麼時候,三弟心中都明白什麼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好。接下來,就看他們三個的了。” 凌穹大陸,武道昌隆,強者輕易可以開山碎石,甚至大能者足以開闢世界,翻江倒海無所不能!這是一個崇尚實力的世界,實力決定一切,弱小任人欺凌,生命就猶如草芥。

雲中帝國,天元城,林家府邸遠處,一片片巍峨的山脈籠罩在煙雲之中,朦朧飄渺。月光灑落而下,刺破霧靄,落在了山頂一名少年的臉上。

少年面龐略顯青澀,目若星辰,冷峻非凡。他站在雲霧環繞的峯壑之上,俯瞰着涌動的雲海。清風徐來,如墨的長髮隨風飄揚,更爲他添加了一股獨特的魅力。

“七年了……”這少年一襲黑色長袍,嘆了口氣,深邃的眸子彷彿蘊涵無盡劍光,靈氣十足。

軍婚難違 ,林家長子。林家乃是天元城世家名門之一,聲名顯赫。林劍青更是族內的嫡系長子,地位非凡。

不過,當初卻被自家族人相害,以滅魂散破其根基,差點成爲廢人,然而幸得林家家主林傲天,也是林劍青的親生父親,每日以藥物洗練他的軀體,讓他不至於殘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