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他往年怎麼不參加族比呢,原來是早有突破,到成人儀式這一天一鳴驚人。」

「我們都看錯他了。」「………………」宋青的這一場戰鬥,一下子引起了大家的議論,要是他們知道,宋青是半個月一下突破兩層境界的,恐怕他們會嚇得不敢相信,半個月就突破兩層境界,簡直是駭人聽聞。最震撼的莫過於灰衣長老,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半個月前宋青來挑選武學功法的,宋石峰一干人也是非常震撼,當初他們也看

「我們都看錯他了。」

「………………」

宋青的這一場戰鬥,一下子引起了大家的議論,要是他們知道,宋青是半個月一下突破兩層境界的,恐怕他們會嚇得不敢相信,半個月就突破兩層境界,簡直是駭人聽聞。

最震撼的莫過於灰衣長老,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半個月前宋青來挑選武學功法的,宋石峰一干人也是非常震撼,當初他們也看到了宋青修鍊裁決九式的,當時大家都還希望宋青修鍊裁決九式走火入魔才好呢,這一下,竟然宋青連續突破兩層,現在宋石峰終於不敢輕視宋青了。

這可是實實在在的怪物,記得他剛一出生的時候就被人稱作怪物,只是這些來一直不作為,到今天終於展現了怪物般的修鍊速度。

「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宋石峰除了楚思雨還不比任何人差,宋青雖然一下子就激進,但畢竟和自己相差還遠,這次族比的第一名非我莫屬,就是城比我也不一定會輸。」宋石峰畢竟是少年天才,從小就一直受人重視,被宋白城精心培養出來的,心中自然有一股傲氣。

「這小傢伙挺有趣的,只不過是比賽勝利了一場,就能引起宋家這麼大的轟動,看來宋家的這些人一直認為他是廢物,這一下子顯露出的實力,看來是出乎宋家的意料了,這傢伙是宋白山的兒子?還真是有趣!」藍家的長老一連說了兩個有趣,看來他對宋青可是記憶深刻,不過煉體第七層的實力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也只能算一般,若是再過幾年也許就能煉體訣第九層了,這也不算是什麼天才。

想當年宋白山成人儀式的時候可是煉體第八層,然後參加城比,得到了意外的獎賞,過了幾年就突破了「臨」境,只是進入到「臨」境之後,這修鍊是越來越難突破了,不過到他這個年紀能夠有「臨」境第八層的修為,已經是相當不錯了。

都說虎父無犬子,也不知道這宋青能走到哪一步? 族比要舉行四天,每一天都淘汰一半的人,剛開始參加的時候一共有二十四個人,經過第一輪的比試之後現在只剩下十二個人,第二天還會按照抽籤的方式再淘汰六人,第三天的時候就剩下三人了,而第三天下午則會是最後三人的對決。

然後便是長老們會開會決定子弟們的去留,第四天便會宣布結果,這一天也是最重要的,因為這個時候都會有挑戰者,只要能夠勝過挑戰者便能進入戰堂,不然則會被挑戰者取代。

第一天的比武就這樣結束了,剩下來的都是厲害傢伙了,就算是同一個境界的人也會有不一樣的實力,畢竟修鍊都是為了實力的提升,而不是看你的境界,就算境界比較高的也有可能被境界低的人打敗。

實力主要看什麼?一是境界,二是武學、三是勁力,境界當然不用說了,如果兩個人之間的境界相差太多的話,那幾乎是被秒殺的結果,當然如果境界不是相差很大的話,那也是有機會彌補,比如說武學,你修鍊的武學的品階越高自然實力就越強,不過隨之而來的便是武學品階越高你要想提升境界就越難,不過要是提升境界之後一定會比其他人都更加厲害。

勁力的雄厚當然能夠決定一個人的強弱,不管你的境界如何、你的武學如何,都是需要勁力來施展的,所以擁有雄厚的勁力就非常重要的,當然勁力的品質也有很大的關係,就像明勁和暗勁,恐怕一點明勁就能擊破大部分暗勁,因此勁力的雄厚和品質也非常重要。

境界、武學、勁力三者的關係就是互補互成。

很多人都一心追求境界上的提高,卻忽略了武學和勁力的重要性,雖然世人都以此來評判一個人資質如何,但對個人而言還是不太利,只有三者一起追求,則會有莫大的功效,只不過這樣也是會有弊端,就是太過追求完美,而導致後面的修鍊越來越難。

什麼事情都是有利有弊,這誰也說不清楚,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路,但不管怎樣的路,能打得贏就是王道,這是恆古不變的真理。

這第一天的比武結束了,最讓人矚目的便是兩位煉體訣八層的對決,最讓人驚訝的莫過於宋青和宋二狗的那場比武,煉體訣八層因為已經有進入戰堂的實力了,而且就二十四人之中,能夠修鍊到煉體訣第八層的也寥寥無幾,當然宋石峰不一樣,人家是妖孽一樣的天才,就算在戰堂煉體第九層已經是挺厲害的人物了,而且宋石峰又這麼年輕。

戰堂大部分還是煉體訣境界的子弟,「臨」境以上的子弟都是比較少的了,大都是那些長老之類的人物,一旦成為長老就代表要守護家族一輩子,這一輩子都獻給了家族,絕對不會再出去歷練,只會為家族的利益打拚,這也是灰衣長老能夠看重宋青的原因。

宋青修鍊成功裁決九式的消息,在和宋二狗比武的時候,就被大家知道了,但裁決九式的具體情況大家還是不知道,以為和那些武學也是差不多的,最多就是下品武學。

只有宋二狗和灰衣長老知道這是中品武學,雖然他們知道也不對,但這足以能夠引起灰衣長老的重視了,灰衣長老也沒把這個消息說出去,正打算在族比過後的長老會上選子弟進入戰堂的時候再說。

一般來說,煉體訣第八層進入戰堂已經是板上釘釘子的事了,族比也只不過是挑選優秀的煉體訣第七層的弟子進入戰堂,畢竟大多數弟子都是這個實力,但也會留下其他煉體訣第七層的子弟進入其他的三堂,這樣的話也不至於使其他的三堂積弱,遇到事情的時候能夠有人主持。

當然大多數世家都是一樣的做法,除了城主府,城主府雖然不是世家但卻是實力最強的勢力,城主府都是向越陽城整個地界招收弟子,然後進入城主府修鍊,在那些平凡人家也有非常多的人想進入城主府修鍊的,但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進入的,只有那些資質比較好的才會進入城主府。

所以對於平常人家的弟子來說,能夠進入城主府修鍊就是莫大的榮耀,也不要小看這些平常人家的子弟,也有比較強悍的人物,在城主府就有四大弟子,這四大弟子和宋石峰比起來都不遜色,根本不比世家弟子差多少。

世家是一個世家的人都會修鍊,這也是世家的恐怖之處,世家的每一個人不管是強是弱,都是會武功的,代代相傳,而城主府不一樣,城主府是向平凡人家挑選弟子,然後給他們好的待遇,讓平常人家也有修鍊的機會,城主府也因此能夠得到大多數平凡人家的贊同,畢竟得人心者得天下。

回到族比,這次族比宋青煉體訣第七層的實力分明是嚇倒了很多人,剛開始大家都希望抽籤能抽到和宋青一起比試,不為什麼就是因為宋青的實力最弱,最初還有人嫉妒這宋二狗運氣這樣好,抽籤能抽到宋青,可沒想到宋二狗雖然有些實力,但讓宋青打得像死狗。

現在那些子弟都不敢小瞧宋青了,族人也不再喊宋青是廢物之類的話了,畢竟大多數優秀子弟也就是煉體第七層的實力,若是宋青是廢物的話,那麼大多數的優秀子弟也都是廢物了,這分明是打自己的臉了。很多家族裡的人都會和宋青打招呼了,見了宋青也不會說是那種鄙視的神色了,家族裡的人對宋青的態度比以前好得多了,宋青十四年來第一次感覺有溫暖的感覺,除了在凝姨身上能感受的到之外的了,以前就只有凝姨對自己好,不會覺得自己怎麼樣。

宋青總算被族人逐漸的接受了,宋青一出生的時候就被人喊為怪物,然後因為宋青的修鍊天賦太差,大家也就忘記了怪物的事情,只管宋青叫廢物了,現在宋青不再是廢物了,也就被大多數人接受了。

你不愛自己,就不會有人愛你,這是宋青得出來的結論,以前別人怎麼說自己,自己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獨自悲傷,雖然想證明自己,但總感覺無能為力,後來自己都自暴自棄了,可但自己成功的時候,發現其實那些族人也不過是人之常情。

就像一個有錢人看不起窮人一樣,這是大多數人都會一樣的,儘管那些人剛開始不承認自己,自己不能因此而沒有了鬥志,只有自己一直努力奮鬥證明給他們看,他們是會為了你的努力而折服的。

「宋青,你突破了煉體訣第七層,真是讓我高興,你一定要努力,這世界很大,我們都只不過是螻蟻,要想出人頭地,就一定要不放棄,你這次的表現很好,聽說你修鍊成功了裁決九式?這裁決九式可是從來沒有人修鍊成功的,其中的兇險我都了解,你受了苦了,這也怪我,怪我沒有多關注你。」宋白山對宋青說道,這一天晚上宋白山也難得回家一起吃飯,飯後便拉著宋青談話。

宋白山好像不想讓凝姨聽見宋青和自己的談話,所以單獨拉著宋青在院子里談話,不過凝姨哪裡會自覺的就此躲開的,再說了你宋白山平時都沒管過宋青,這下子宋青做出成績來了,你就要踢開我了,哪有這麼容易的事,凝姨也是在房裡豎著耳朵偷聽這宋白山到底要和宋青說些什麼。

宋青卻是又驚又喜,以前父親和自己吃飯都少,更不要說和自己談話之類的,此時卻是有些不是滋味,眼淚就流了出來,父親終於把自己當兒子了。

雖然宋白山以前一直都沒有關心過宋青,甚至理都沒有理過,但宋青知道父親肯定是因為母親那件事還耿耿不能釋懷,聽說父親和母親的感情一直都是很好的,一下母親因為自己就這樣死了,父親心裡也是很難過,而且自己還把宋婆婆都嚇死了,父親還以為宋青恐怕真的是什麼不好的東西,所以宋青剛出生的時候,看到這樣的情況,父親都對自己有過殺心的。

但自己畢竟是他的兒子,不管自己怎麼樣,他還是下不去手的,所以這些年才會這樣的放縱自己,把自己完全交給了凝姨照顧,現在宋青沒有一點恨宋白山,而且心裡還是很感動的,自己一直希望那些族人能夠認同自己,自己的父親能夠認同自己,而現在這些都實現了。

此時宋青的心中只有感動了,再也沒有什麼,並且心裡暗暗下決定,一定要努力修鍊,決定不讓父親失望。宋青相信自己只要努力,自己就一定不比別人差,而且現在宋青可是有靈石又有寶貝,恐怕就連宋青身上的那個儲物戒指,連整個宋家都找不出一個來,畢竟宋家只是一個很小很小的世家,而現在自己想要為守護這個世家而努力。 這一天晚上,宋白山和宋青聊了很多事情,包括一些宋青母親的事情,宋青第一次感覺自己也擁有父愛和母愛的人。


而凝姨也在房間里偷聽了半晌,總算覺得自己這些年都是值得的。

而第二天,宋青還有比武,這一場比武可是要比和宋二狗那一場沒那麼輕鬆了,也不知道宋青這一次的對手會是誰,不過宋青倒是很有信心。

宋家的練武場上早就來滿了人,和剛開始的第一天一樣,別的世家的長老也依然在位置上坐著,這些天他們自然都會在這裡觀看宋家的族比,特別越到最後他們就越要看下去,這也是為家族收集情報。

當然宋家也派出了長老去其他世家觀看其他世家的比武,為自己收集情報的,這些世家從來都是差不多的伎倆,一般來說不會出現什麼失衡的,當然池家的事情是一個意外。越陽城地界一共有六個世家和一個城主府,現在已經沒落掉一個池家了,誰也不知道下一個世家是哪一個?

一旦打破平衡,就會有其他世家趁虛而入,這是常識,在這越陽城地界曾經也有過很多世家,可不依然是沒落的沒落,現在各種情況看起來最厲害的還是城主府,畢竟城主府集中了越陽城地界大多數平常人家的力量。

因為城主府廣招學徒,那些平常人家的子弟也有了可以修鍊的機會,因此人們都很感謝城主府,也因此擁護他,可城主府也沒有那麼簡單,其中的那些門道也是要自己去體會的。

這一次的族比,城主府沒有派人來觀看各個世家的比武,大概是覺得自己沒必要觀看,對自己實力的自信,城主府不像其他世家,其他世家只擁有一個煉體訣第九層的子弟,而城主府卻擁有四大弟子,而且這四個弟子都是半步可以進入「臨」境的,其實力相當可怕。


這也是城主府自信的原因,現在還沒有任何一個世家能夠比得上他,就連楚家也比不上。

在宋家的練武場上各家各戶的人都來了,今天是比武的第二天,肯定比第一天更精彩,他們放下手頭的工作都來觀看比武,聽說了第一天的時候發生的大事,很多人都來看是不是真的,他們對於宋青煉體訣第七層的實力還是有所懷疑的。

這一清早各家各戶便帶著他們的孩子繼續參加族比,當然是凝姨牽著宋青來的,畢竟那些參加族比的孩子都有他們的父母帶著來,而宋青看到了必定會有所芥蒂,不管怎麼樣,語凝不能讓宋青在氣勢上丟人。

最吸引人目光的莫過於語凝了,細細的柳葉眉下嵌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樑,一張櫻桃小嘴,她那足有二三尺長的漆黑髮亮的長發,飄飄然的垂在肩下,她那一縷如雲如墨的秀髮就撘在她那隆隆挺起的胸脯之上,楚楚如簾飄動。

在場的男人看到語凝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這語凝實在是太漂亮了,自家的娘們根本沒法比,也不知道誰有那個福氣把她娶回家,不知道家主是什麼意思,家裡有這麼漂亮的女人都不經常回去住。

還真是猜不透家主的心意啊,不過這麼漂亮的女人放在家裡都不心動,肯定是修鍊修壞了,很多人都說這語凝肯定對家主有意思,但這家主就是個木頭疙瘩,整天忙著家族事務和修鍊冷落這麼一個大美女,真是不懂風月。

「今天依然是昨天一樣的規矩,抽籤,抽到的連續號碼的便會有一場比武,想必今天的比武會比昨天的更加精彩,你們都要好好表現,這可是關係到你們一生的大事,好了,每個人都來我這抽籤。」灰衣長老站在台上對著大夥說道,剛開始還是吵雜的人群一下子變得安靜下來,看了這灰衣長老倒也是德高望重,畢竟這灰衣長老在藏武閣守了這麼多年,只要是煉體訣第五層以上的人都認識他的。

經過昨天的一輪比拼,今天只剩下了十二個人,剩下的這是十二個人都是厲害角色,第一輪的時候已經把那些半斤八兩都淘汰下去了,現在呼聲最高的當然還是宋石峰,昨天和宋石峰比武的人都是直接認輸。

憑現在宋家子弟的實力恐怕還沒有一人敢和宋石峰一戰,畢竟宋石峰的實力就擺在那裡,恐怕抽到宋石峰一戰的人都會放棄吧,直接讓他晉級,這幾乎是整個宋家的想法,那些煉體訣第八層的人也就那麼幾個人,想去挑戰宋石峰的還真沒人辦得到。


就連宋白山都一直認為那些子弟遇到了宋石峰就直接認輸的好,讓他直接當上這次族比的第一名。

英雄總是寂寞的,宋石峰今天抽到的對手又是直接認輸了,看來不出意料的話,自己都不用出手第一名就是自己的,況且也沒有人比得上自己,雖然昨天宋青的實力讓大夥都有些驚訝,但畢竟和宋石峰比起來還不算什麼。

而這次宋青的對手是宋平,這個宋平也是宋石峰一夥的,比宋二狗那三腳貓的功夫厲害多了,踏入煉體訣第七層已經有些時候了,修鍊的功法是七星拳,他的七星拳已經大成了,差不多就圓滿了,此人向來就是和宋石峰一夥的,有人叫他七星宋平,是宋石峰的得力手下。

宋青最看不慣的就是拉幫結夥,這些傢伙現在就開始這樣做,分明是對以後拉攏勢力,到時候等他們長大了,必定會成為一股不小的勢力,而且宋石峰又是煉體的天才,再加上這麼多的人支持他,到時候宋家就幾乎是他的天下了,雖然宋白山也有些不滿,但畢竟這個世界的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也不多加於干涉,若是宋家能夠發揚光大,自然是好的。

宋平這人和宋二狗不一樣,宋二狗這人天性就有點二,平時小打小鬧還可以,但是要委以重任萬萬是不行的,當然宋二狗的實力也是有關係的,宋二狗這傢伙就是個二吊子,他的裂空掌還只是小成,但是宋平不一樣,宋平可是家族裡非常優秀的弟子,七星拳幾乎圓滿。

宋青抽到的是三號,而宋石峰抽到的是一號,看到一號是宋石峰二號竟然直接認輸了,這宋石峰又不戰而勝,整個族比最輕鬆的莫過於宋石峰了,灰衣長老看到這一幕不由地會心一笑,這宋石峰是他的嫡傳子弟,他自然是很高興。

當然對於宋青和宋石峰之間的不合,灰衣長老也是知道一二的,宋石峰無疑是宋家的第一大天才,就連當初的宋白山也比不上,而宋青修鍊了中品武學,灰衣長老對此也是比較重視的,按理說這灰衣長老對宋青應該比較敵視。

畢竟宋青修鍊了中品武學,以後就可能危及宋石峰的地位,那麼以後宋石峰就當不上家主了,但對於灰衣長老來說,他的目標不是要讓宋石峰當上家主,而是當上宗門弟子,宗門弟子可是比小世家的家主厲害多了,當年宋白山也是差一點就能進宗門的,然後還是被人給搶走了名額,這才回來當家主的。

家主這個位置,灰衣長老就沒怎麼動心過,讓他動心的當然是宗門弟子,現在越陽城的那個楚思雨是宗門內定的弟子,而宋石峰雖然還有許多對手,但想要成為宗門弟子還是有希望的,對於宋青讓他當上家主也無妨,只要宋石峰能夠當上宗門弟子,那麼這一切都是可以的,灰衣長老曾經在宗門打雜過,他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大。

像宋石峰這樣的天才只有在宗門才能更好的發展,人的眼光不能太短淺,一定要看得遠,所以灰衣長老幾乎把心血都在宋石峰身上,他們一家三代人都一直為這個目標而努力。

這越陽城說到底只不過是個小地方。

「三號宋青,四號宋平,上台比武,點到即止。」

本來有十二個人,能觀賞到六場比賽的,現在由於第一場直接認輸,第二場比賽就開始了,不過這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宋青堂弟,聽說你修鍊了裁決九式,我很想見識見識你裁決九式的威力,不知道和我的七星拳比之如何,我的七星拳是宋家前輩夜觀星象而創造出的武學,不知道你的裁決九式有何奧妙?」宋平上台來對宋青說道,兩人也不陌生,當初宋青選擇裁決九式的時候,這宋平還跟在宋石峰身後嘲笑過。

「我的裁決九式當然比不過宋平堂兄的七星拳,裁決九式充其量也就是低級武學,怎麼能和宋平堂兄的高級武學相比呢?比不上的,比不上的。只是等下比武之時宋平堂兄還是要多讓我一下,也不至於讓我輸得太慘。」宋青一連討好的對宋平說道。

宋平的七星拳的確是高級武學,是家族裡上好的武學功法,和宋二狗的劈空掌完全不是一個層次,而且宋平的七星拳還修鍊到了幾乎圓滿。 「好,宋青堂弟,那我就出招了。」宋平捏了捏拳頭說道。

他怎麼可能會讓宋青呢?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宋平本來就是和宋石峰一夥的人。

既然是一夥的人,宋石峰看宋青不順眼,他自然也是看不順眼的。

這一次宋青雖然是有禮貌,但也是不能放過他的,要讓他嘗嘗厲害。

這宋青剛剛突破了煉體訣第七層,當然要讓他感受一下煉體訣第七層的厲害。

畢竟我是做堂兄的,當然要對堂弟多照顧一下。

「宋平堂兄,手下留情啊,怎麼也是一個世家的人,也不要傷和氣。」宋青懇求的說道。

留情?留個屁!

「宋青堂弟,你放心,我們都是一個世家的人,切磋一下也就是,肯定不會出手過重的。」宋平客氣的說道。

說完,宋平用腳在地上一蹬,地板頓時微微裂開,而宋平就向宋青衝去,這完全不像是會讓宋青的模樣,而宋青倉促之間沒有躲過宋平的一招。

眾人對宋青都有一點失望了,剛開始宋青還很厲害的打贏了宋二狗,沒想到一遇到厲害的就懦夫成這樣了,簡直就是沒有節操。

宋平的招式狠辣,每一拳都是向宋青的要害之處打去,宋青連連躲閃,但還是受到了宋平的幾拳,宋青一連退了好幾步。

大家都搖了搖頭,這宋青畢竟還是剛進入煉體訣第七層,相對於那些早就踏入了煉體訣第七層的人還是有一定距離,這宋平也是挺強,這次宋青是真的贏不了了。

到現在宋平連七星拳都還沒有施展,宋青都很難招架了,每一下子,宋青又挨了一拳。

要是宋平用了七星拳,恐怕宋青一下子就落敗了。

宋平一拳向宋青打去,拳風呼嘯,勁氣噴發而出,宋青來不及躲閃,就被命中了,這宋平的動作太快了。

眼花繚亂的,一下子就是一拳勃發,雖然宋青速度挺快的,但也來不及阻擋就中招了,宋平心中冷笑,我可不是宋二狗那樣的廢材。

宋青一下子被勁氣衝擊在地,宋青在地上掙扎了一會兒,又跳了起來,向著宋平也是一拳轟去,拳風呼嘯。

結果宋平對拳過去,宋青的勁氣頓時土崩瓦解,把宋青打了個人仰馬翻。

「七星拳!!」

宋平的氣勢一變,不想和宋青再做什麼糾纏,打算一下子把宋青解決,省的夜長夢多。

「裁決九式」

宋青感覺到宋平的氣勢驚人,當下也不敢粗心,終於使出了大家期待已久的裁決九式。

兩股勁氣碰撞開來,氣勁在猛烈的對撞,一邊是宋平的,另一邊是宋青的,而漸漸的宋青這一邊的氣勁慢慢的敵不過宋平的勁氣。

宋青一下子被震暈過去。

「沒想到,這小子真不堪打,雖然也是煉體第七層的境界,但還是差我太多。」宋平瞥了一眼地上的宋青,剛才他是勁氣全開,一點都沒有讓宋青。

「這宋青還是輸了,但他畢竟還是第一次參加族比,能夠打贏第一輪已經不錯了。」

「只能說這次的對手實力太強了,宋青也抵擋了不久了。」

「宋青還是需要多歷練一下,這裁決九式的威力也不怎麼樣啊!」

………………

一下子眾議紛紛,有同情宋青的,也有覺得裁決九式太弱的,也有覺得宋青沒什麼本事的,反正說什麼的都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