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是不知他這一下動作叫烈丹遴楞了一下,隨即臉上冒出一股怒火!

其他宗派之人看見堂堂焚天宗長老被一個還沒有進入到宗派的晚輩弟子瞪了一眼,紛紛感覺到好笑,可是礙於焚天宗人在這,紛紛壓抑着自己,使勁憋着一股笑意。不過有一個人例外,當然是沒心沒肺的宋和了!宋和哈哈一笑,隨即被他老爹趕緊捂住嘴,嚇得丁瑤琴在他腰間狠狠地掐了一把!兩人都是緊張兮兮地趕緊對着烈侖熠和烈丹遴

其他宗派之人看見堂堂焚天宗長老被一個還沒有進入到宗派的晚輩弟子瞪了一眼,紛紛感覺到好笑,可是礙於焚天宗人在這,紛紛壓抑着自己,使勁憋着一股笑意。

不過有一個人例外,當然是沒心沒肺的宋和了!

宋和哈哈一笑,隨即被他老爹趕緊捂住嘴,嚇得丁瑤琴在他腰間狠狠地掐了一把!

兩人都是緊張兮兮地趕緊對着烈侖熠和烈丹遴報以一個和善的微笑,他們的動作更是將氣氛搞得有些怪異!

“哼!既然是我焚天宗弟子遺留下來的產物,自然應該算是我焚天宗的人,旁人一律不得插手!”

烈丹遴冷哼一聲道。

聽到他這麼說,正陽宗弟子面面相覷,這焚天宗也太霸道了些吧!

“哈哈哈…..這口氣一聽就知道是烈丹遴那個龜孫子!!!正當我正陽宗無人了嗎?!!!哼!~~~”

如果九天落雷一般炸響在衆人耳邊的話音讓烈丹遴麪皮一陣抖動,正陽宗弟子齊刷刷地露出一種撥雲見日的笑容!

元昊心中大驚,好強的雷霆氣息啊!!!

只見高空中閃現出一個紫金色雷霆光洞,其中蘊含着一層奇異的雷霆光暈,一箇中等身材,相貌英俊不凡的中年男子身穿雷霆萬里奔騰道袍,繡着正陽宗三個字!

焚天宗弟子有一種見到鬼的表情,而正陽宗弟子無不歡欣鼓舞起來喝道:“恭迎大長老!”

除了焚天宗的之外其餘六宗都是笑着道:“晚輩見過辰雷子大長老!”

和焚天宗長老烈丹遴出現的時候有所不同,他們更像是被壓迫不得不像烈丹遴行禮一般,而這正陽宗的大長老卻是讓所有人無不信服。


來人就是正陽宗四大雷峯之首的大長老,辰雷峯的首座辰雷子!在整個修煉界中赫赫有名,一身通天徹地的修爲直逼八大宗派的宗主,可以說得上是除了八大宗派宗主之外的第一人!

並且辰雷子向來和善,對晚輩都是愛護有加,從不仗着修爲欺人,所做的都是行俠仗義之事!

“哈哈…..小云子,你傳信回來的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在哪裏!!!??我告訴你,要是你敢騙老夫的話,我可不管你師父坤雷子的面子哦!!”辰雷子雖然地位超凡,但是平易近人,深得人心啊!

高雲見到師伯來了,便是徹底放心了,有辰雷子在這裏,烈丹遴是翻不出什麼浪花來的!

高雲笑道:“弟子怎敢欺騙師伯,元昊過來!”

高雲衝着元昊招招手,示意他過來。

元昊點點頭,走到高雲身邊,在那個辰雷子探視的目光之下同樣也在心中暗暗嘀咕道:“唔….這人好強的修爲啊!我看就是和莫家家主莫輕舞都是差不多了!並且雷霆氣息格外強烈,雷脈修爲應該到了一元玄級雷脈的頂峯階段了!!這麼說,差一點就是傳說中的神脈了!!!”


熟不知元昊在心中暗暗和萱姨交流的時候,辰雷子也將元昊看了個遍!越看心中越是驚訝,越看越是覺得喜歡!!!

辰雷子一把將高雲推開,在高雲苦笑的表情下就像是見到稀世珍寶一般圍着元昊慢慢地走了一圈,目光將他全身上下一覽無餘!!!

元昊被他看的毛骨悚然,這好像不是第一次了!

“啪!”

辰雷子一把拍在元昊的肩頭上,將他嚇了一跳!

“小子!!你很好!!我很喜歡!!!”

辰雷子語出驚人,元昊眨眨眼睛笑道:“多謝前輩誇獎!”

辰雷子摸摸並不長的鬍鬚很是嚴肅地道:“這樣吧!我決定了,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人啦!!”

國醫大師 呃……”

元昊無語,這個話聽起來好像有不小的歧義哦!!!

高雲看出元昊的尷尬,不過也被辰雷子的話鎮住了!

要知道,辰雷子說這個話的意思就是要收元昊當徒弟啊!!!

誰不知道正陽宗大長老辰雷子言出必行,性子雖然和善,但是眼光高絕,一般人和物是入不了他老人家的法眼的!!

今天一見之下就決定要收元昊爲徒,可想而知元昊究竟是多麼大了一塊璞玉,才能讓這位絕世高手如此傾心啊!

“傻小子,還不快點答應!師伯要收你爲徒啊!!!”高雲見元昊不爲之所動,着急道。

元昊臉上表情不變,絲毫沒有激動的樣子,他淡淡笑道:“辰雷子前輩青睞,晚輩榮幸之至!!可是……不知道辰雷子前輩能夠教我什麼!!??”

這句話出來不知道多少雷脈修行者想狠狠地揍元昊一頓,簡直就是不識擡舉嘛!!!

就相當於一個聞名世界的老教授,科學泰斗,業界頂端權威看上一名學生,說是要教你,你倒好,反問人家能夠教你什麼!!!

辰雷子不怒反喜,他點點頭,認真地思索了一下,鄭重地道:“我能夠教你你想學到的一切!!!”

元昊思考了三秒鐘,臉上露出一個微笑,雙膝跪下叩頭恭聲道:“元昊拜見師父!!!”

“哈哈哈…….老夫終於再次收得一個徒弟!!不枉此生,不枉此生啊!!!”

暢快地笑聲直插天際,奔雷似的虹音旋繞在天空上的彩霞!

“哼哼~~辰雷子,現在可不是你們正陽宗賣弄的時候,不要仗着你修爲壓我一頭就敢對焚天宗有什麼不敬之處!”這邊正陽宗的人在哪裏歡欣鼓舞,而焚天宗那裏烈丹遴卻是陰陽怪氣地說道。

辰雷子完全沒有理會烈丹遴在那邊唧唧歪歪,自顧自地和元昊說着,詢問了一下他的情況,然後在冷眼瞟了一下烈丹遴,鼻孔中重重地哼出一聲。

烈丹遴只是在晚輩弟子面前強撐着不讓自己的面子有什麼損傷,其實他自己心中明白得很,辰雷子這老傢伙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要想完全勝過他,焚天宗內也只有那麼寥寥幾人而已!

而他自己更是在辰雷子手中不知吃了多少虧,面對着辰雷子不懷好意的眼神,烈丹遴心中暗暗打鼓,生怕這頑固的老傢伙暴起不知輕重地開打,那麼自己一世英名真的要葬送在這裏了!

“既然我徒弟和小云子還有這女娃都說了,這什麼…什麼….高泉對小云子他老侄子下了食心蟲,再說這高泉還是將靈屍王引出來的罪魁禍首之一,我不追究你們焚天宗一個管教門人不力的罪名就是好的了!!你這老東西還敢跟我扯這些!??莫不是還想挨我一頓揍!!!”

辰雷子說話絲毫不給面子,烈丹遴被他氣得那叫一個激動,要不是不想在這麼多晚輩弟子面前丟臉的話,估計就算明知道不敵還是會跳起來和辰雷子硬拼一下!

辰雷子見到烈丹遴似乎還想辯解什麼,隨即十分不耐煩的招了招手呵斥道:“你這老傢伙真是廢話多!都說了高泉我們帶走,死活我們定!誰再敢廢話,別怪我不給面子啊!!”

霸氣啊!!正陽宗弟子那叫一個激動啊!這纔是我雷霆正宗的氣勢嘛!也只有在這修煉界之中威名赫赫地老前輩才能如此說話了!

“哈哈哈…..辰老傢伙還是這麼霸道啊!!不過看起來我是錯過了一場好戲啊!”又是一聲爽朗笑容響徹天地,與辰雷子剛出場時的造型不同的是,一陣古樸水紋光波盪漾而起,就像是一塊石頭落到了平靜的湖面之上蕩起一般!

“爹!”


寒曲涒平靜地輕呼一聲,陰冥宗弟子臉上露出喜色,躬身道:“恭迎執事長老!”

辰雷子撇了撇嘴不屑道:“寒臣浚你個混蛋,自家女兒在這裏卻是不乾淨跑過來!”

寒臣浚安撫了一下陰冥宗弟子隨即自嘲道:“你教訓得對!聽聞靈屍王之事後我就趕緊過來了,但是你也知道我陰冥宗地處海外,一時半會還到不了!但是讓你們多多費心了!”

辰雷子不屑道:“我可告訴你啊!和我半毛錢關係沒有,完全是我徒弟的功勞,你們要謝就謝謝他好了!”

辰雷子大大咧咧地怕拍元昊的肩膀,自豪地向着衆人介紹道,像是元昊早就是正陽宗弟子了一般,而元昊能夠將靈屍王趕走,他的本是自然也是他這個當師父的功勞了!

寒臣浚面露不解地將將目光轉向自己的女兒,寒曲涒和一干陰冥宗弟子。雖然寒曲涒性子有些冷,但是爲人還是很公道的,不像是烈侖熠那種小人恨不得全世界的功勞都是自己的一般!

順帶着,連烈丹遴都是詳細瞭解了一下剛纔事情發生的進過,雖然寒曲涒講得輕描淡寫,但是兩個宗派高手都是知道靈屍王厲害的,要想在百招之內不被他打敗,就算是不用功法力量,但是對於一個出玄境界的晚輩來說,還是不可思議!!!

寒臣浚邊聽邊點頭,目光仔細地望着元昊,忽然,一道寒光從他眼中射出,元昊只覺得寒臣浚的目光瞬間降低了幾十度,令得他不寒而慄!!!

寒臣浚緩步走到元昊跟前,兩個人身高都差不多,就這樣面對面對視了一會,寒臣浚開口問道:“小子,你叫元昊!!!???”

元昊點點頭,面色平淡地望着寒臣浚,他的話語中好像要問的不是這樣!

寒臣浚目光緊緊地盯着他冷聲道:“你父親是何人?”

元昊不解地皺眉,疑惑地望了他一眼,辰雷子不滿地嚷嚷道:“我說你什麼意思?查戶口是不是?!!當着我這個師父的面子這麼恐嚇我的小徒弟,當心老子抽你!”

寒臣浚對於辰雷子來說可是格外熟悉了,他們這幫老傢伙也是習慣了相互之間開開玩笑,因此寒臣浚並沒有將辰雷子的話放在心上,反而是深深地看了元昊一眼,轉頭凝重地對着辰雷子傳音道:“辰師兄,說真的,你覺不覺得他十分像一個人?”

辰雷子不解地道:“什麼?想什麼呢?我徒弟像什麼?”

辰雷子將這句話用傳音說出去之後就不再理會寒臣浚了,他固執地搖手道:“好了好了!高泉我們帶走了,現在大秦國面臨許多問題,我這次來還要處理這些,可沒有時間更你們在這裏墨跡,再說我的乖乖徒弟還等着我教他呢!!!”

寒臣浚深深地望了辰雷子一眼,但是辰雷子對他的目光視而不見,良久,寒臣浚看了一眼冷芒浩和冷傲霜,又看看高泉,沉思片刻決定道:“高泉之事我陰冥宗不管,他也不是我陰冥宗之人!!!傲霜,芒浩你們先跟我會宗內,這裏的事情不準在管!!!”


雖然說論起輩分來寒臣浚和冷芒浩以及冷傲霜是一輩的,但是寒臣浚可是陰冥宗宗主的弟弟,身爲寒家正統子弟,本身修爲又高絕,他說的話自然陰冥宗之人不敢不聽!

聽到寒臣浚這樣說,冷傲霜像是徹底心死一般,渾渾噩噩地站起來,痛苦地望了一眼高泉,跌跌撞撞地來到元昊身前,哀求道:“元昊,我知道高泉他罪孽深重,但是請你看在…..看在霏兒的面子上不要折磨他好嗎?!!!就算要….要殺了他,也請給他一個痛快,就當是我這個當母親的請求你!!!”

元昊望着臉上黯淡無光,絲毫沒有往日雍容華貴樣子的冷傲霜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道:“我答應你!”

冷傲霜激動的連連點頭,掩面而泣!

冷家本就是寒家分支,這在修煉界已經不是什麼隱蔽的事情了,連天豪有了寒臣浚爲他說話,再加上他本身實力就是不錯,順其自然地和土脈萬象宗離去,自此算是萬象宗一員!

而連黛霏水脈十分有天賦,自然就是陰冥宗吸收的人才,再加上她本是本宗弟子的後代,也跟隨者陰冥宗離去了!

不過連黛霏這丫頭在離去的時候忽然蹦出來一句:“元昊哥哥,我先走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修煉的!我不會比泠秀姐姐差的!!”

這丫頭哀怨地嘟着嘴十分不捨地望了一眼元昊,一步三回頭地離去了!

而元昊,自然是要面對高泠秀冷眼和其他弟子抱一個我瞭解的表情!!

既然寒臣浚都說了不再追究,那麼烈丹遴自然也是無法,他們焚天宗的面子這次算是栽定了,冷哼一聲之後帶着衆位弟子走了!

不過烈侖熠離去時候眼睛一直在嬰漣漪身上轉悠,讓他有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

天陰山之事自此了結,八大宗派各自回去,但是他們之中的有心人都知道,魔道之事不會這麼容易就這麼解決,如今靈屍王已經現世,他要做的恐怕就是收攏煉屍門殘部,重振旗號!

而其他兩個沒有動靜的宗派也不會那麼簡單,所以,八大宗派之中都在暗地裏掀起了一股暗中注意魔道的風潮!!!

正派豎起了魔道進攻的紅燈,關注魔道的精神從來沒有這麼緊張過!


而辰雷子也帶着正陽宗弟子回到了大秦中都之內,如今這裏可謂是百廢待興啊!!!

一個不幸的消息是,在辰雷子聽聞整件事情之後大是震怒,堂堂宗派之內居然被魔宗光明正大的滲透進了內部,而且還是大秦國師這麼一個重要職位!!!

當即辰雷子便是下達了一個全面整頓宗派的命令!他這位大長老那可是正陽宗宗主的師弟,相當於宗主親自下令,自此正陽宗所有歪風邪氣一清而空,修煉之風大大地促進了!

回到中都之後正陽宗全面主持大秦皇室順利傳承的程序,而嬰祥也順理成章地成爲了大秦國新一任皇帝,由辰雷子親自決定此事,並且昭告整個大秦,不管是修煉界還是普通百姓全部都知道這一事情!

而老皇帝在等待長孫即位之後,也含笑九泉了!能看到皇朝回到正統繼承人手中,老皇帝也算是功德圓滿了!

既然皇位有了繼承人,那麼國師一職自然不能落下,這可是代表正陽宗全面主持大秦國修煉界的事物的重要職務,有了虛雷子的前車之鑑可是不能在這麼大意了!

經過了辰雷子的鄭重考慮之後,國師一職交給了他親自任命的一名弟子,他老人家選中的人,不論是人品還是修爲,那都是上上之選!

而神衛軍也終於徹底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了,玄甲軍成爲整個大秦國最爲強大的軍方勢力,也是大秦國內流傳的,最容易被宗派所看重的地方!

一時之間,不管是想在人世間拼搏得到一世富貴的活着是想要進入宗派成爲一名真正的修煉者的人,都是擠破頭地想要進入到玄甲軍中!

玄甲榮光終於再現,這可把老一輩的玄甲軍將軍王林和宋升波樂得夠嗆!不過現如今他們可是真正的退隱江湖,玄甲軍也徹底交給了一些小輩們管理。

隨着元昊和宋和、段林山、丁瑤琴等一干玄甲軍高層統領的離去,玄甲軍當然也要新人換舊人。不過,元昊他們的故事被玄甲軍廣泛流傳開來,他們這一羣身上充滿了傳奇色彩的上一輩統領可是現如今整個玄甲軍的驕傲和輝煌,也是所有修煉者崇拜的對象! 大秦國東南部一處深山密林之中,這裏到處山脈連橫不斷,四周靈力呈現一種匯聚的形式,這處山脈佔地面積極爲廣闊,越是往中間走越是可以感覺得出來,裏面的靈力比外面要濃烈許多!

只有修煉界之中的人才會知道,這裏就是正陽宗所在地,八大宗派之一的聚集地!

方圓千里之內都被下了禁制空間,處於一種虛幻之中,尋常人根本不可能走到這裏。就算是修煉之人,修爲不到一定境界的話也是發現不了這處到處是迷霧重重的山脈之內居然隱藏着驚人的洞天福地!

正陽宗在四處山脈上都設有前哨,安排弟子日夜巡邏,目的就是爲了不讓敵對勢力,這裏要說的就是魔道勢力了!

自從正邪大戰之後,魔道勢力一直消退,因此原本的巡邏更是變得可有可無,一直都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八大宗派的弟子都是變得有些懶惰,並且一種驕傲自滿的情緒逐漸在蔓延開來!

這種情緒當然也會發生在正陽宗弟子的身上,好在前不久突然傳出魔道勢力大批量回歸的跡象,煉屍門更是將邪道頂尖高手靈屍王轉生成功。經歷過正邪大戰或者是看過門派內典籍的修煉者都是知道靈屍王這三個字代表着什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