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兩刀!三刀!

因爲考慮到對方是王級巔峯的實力,靈魂強度最少達到了五倍,所以保險起見洛凡直接就對其發動了兩次靈魂攻擊,與此同時他就爆了出了所有的實力衝了過去!楊威不愧是楊家實力最強者,這個最強之稱也不僅僅指得是他的修爲級別,而是他同級之中沒有敗績的綜合實戰能力!腦中一痛他那超強的對敵經驗就凸顯出來了,身體根本就沒

因爲考慮到對方是王級巔峯的實力,靈魂強度最少達到了五倍,所以保險起見洛凡直接就對其發動了兩次靈魂攻擊,與此同時他就爆了出了所有的實力衝了過去!

楊威不愧是楊家實力最強者,這個最強之稱也不僅僅指得是他的修爲級別,而是他同級之中沒有敗績的綜合實戰能力!腦中一痛他那超強的對敵經驗就凸顯出來了,身體根本就沒有經過大腦本能的就想把手中的方影提到身前當成擋箭牌,神經的反應速度有多麼快自然不用多說,可是再快也沒有人的意念快!

就在他身體本能反應的過程中,幾乎沒有時間差的魂刃第二次攻擊到來了,將他那想要提起方影擋在身前的反應,徹底變成了普通人大腦受創下潛意識下捂頭的正常舉動!就這樣洛凡謹慎的兩次靈魂攻擊徹底的決定了他的命運.

當然楊威這剎那間身體內部變化洛凡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的,他也不想知道這期間具體發生了什麼變化,洛凡只要知道對手中標失神的結果就行了,瞬間衝到楊威面前目標並不是其脖子、心臟等致命部位,而是那隻抓着孃親頭髮的手臂!

閃擊之下直接就先把連着楊威這隻罪惡之手的臂膀齊肩給砍了下來,但是洛凡的動作沒有一絲的停頓,後面緊接着就是閃電般的三刀分別砍在了他的另外一條臂膀和雙腿根部!

“啊!!”

洛凡一整套的攻擊下來也就是剎那間的事情,直到這時楊威這個楊家的大供奉家族最強者,才發出了也不知道是因爲魂海的重創,還是四肢被斷所引起的那道痛徹心扉的慘叫聲!

“娘,沒事了!您等下,孩兒先幫你收點利息在說!”

攻擊完成後洛凡就沒有去再理會楊威的反應,而是迅速的把失去支撐的方影給扶住了,小心翼翼的讓孃親靠着邊上的囚室坐下來後,這纔在方影還處於震驚中的目光中,轉過身來看向了邊上早已因爲四肢被斷倒在地上的楊威.

“你到底是誰?!明明只有星將級實力爲什麼會使用靈魂攻擊?!”

楊威畢竟是王級巔峯多年的強者,對於那一線之隔的尊級他可是研究以久,在體會到魂海中的突然暴動後,別的王級巔峯不敢說能不能想到,反正他是恢復過來馬上就想到了靈魂攻擊,如果是敗在尊級封號強者手中他自然是無話可說,可是對方這個黑衣人從始至終所表現的只有星將級的實力,最多也就是剛纔的速度快點而已,他雖然知道自己是沒有生還的可能了,但是他不甘心呀!所以當看到洛凡過來時顧不得疼痛,立刻就搶先問了出來.

“你如果能堅持到我把事情做完,而又沒死的話,我會告訴你的,不然那就太無趣了,嘿嘿.”

洛凡冷笑着俯下身來開始慢慢的割起他的耳朵來,周圍囚室裏被關押的犯人就這樣看着一身黑衣黑麪標準刺客服的洛凡,緩慢的割下楊威的兩隻耳朵,接着是鼻子,最後因爲楊威緊咬的牙關洛凡甚至把他的牙齒全部碎了,才把刀伸進其嘴裏亂劃了幾下割爛了舌頭,期間伴隨着楊威的陣陣慘叫聲才停了下來.

“快告訴我你到底是誰!你答應過我的!難道你要言而無信嗎?!”

正所謂殺人者,人恆殺之,楊威縱橫無爲域多年對於生死他早就看開了,以前他的願望就是能突破人類的極限達到那嚮往以久的尊級,飛翔在九天之上俯視大陸,在四肢離體時他知道這個願望是沒機會去實現了,而現在他唯一的願望就是洛凡的身份,死都不知道被誰殺的,這叫他根本無法接受死都不會瞑目!所以他這段時間中一直都在用星力控制着血液的流失,盡力的維持着體內的生機,見到洛凡停下馬上就迫不及待的傳音問了出來.

“放心吧,其實只要你一快死了,就算你問我也會告訴你我是誰的,誰知道你還真傻、逼似的甘願被我這樣折磨也不肯死去,哈哈…”

洛凡見被自己削成“人棍”的楊威還這麼有精神,馬上就如往其傷口上撒把鹽一樣,踐踏起了他最後的那絲強者的尊嚴,洛凡要的不只是他肉體上的痛苦,還要徹底的摧毀他的精神!對於膽敢傷害自己孃親的人,洛凡絕對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報復,以此來發泄心中那滔天的怒火!

“你!”

地上早以不成人形的楊威被洛凡這樣的侮辱,當下心裏那道執念瞬間垮塌,狂噴出了一口鮮血,再也不去維持體內本那本就不多的生機,大量的血就從斷肢處涌了出來。。。。。。

“我的身份就是賞金刺客–隕!當然另外一個身份我想你身爲楊家的大供奉一定更加的熟悉,我就是楊家以前的大公子,要是還想不起來那我就再說明白點,剛纔你所抓之人就是我的孃親!!”

看到這個罪該萬死之人這麼快就放棄了掙扎,想求速死?!想得美!洛凡恨不得吃其肉哪裏肯這麼便宜他,你想知道我是誰我就偏不告訴你,等你發現被耍了想死了,我再硬說給你聽!非要玩死你這個老不死的玩意,哼!

方影和周圍別的囚犯只看到地上的楊威猛的噴出一口血後,眼光一暗生機很快就要消失了,突然眼睛一下子又大亮了,雙目圓睜張開了那一口爛肉的大嘴,好像是看到什麼萬分恐怖的東西一般定格在了那裏.他現在的樣子就是慘不忍睹死不瞑目!

“凡兒,剛纔娘不是在做夢吧?!你真得把王級巔峯的楊家大供奉給虐殺了?太不可思議了!快給娘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

早就回過神來的方影見楊威死了,被洛凡抱起來後驚奇的傳音問道.


“呵呵,娘不就是個王級巔峯嘛,你兒子我又不是沒殺過,沒什麼了不起的,現在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裏等真正安全了,有時間我在慢慢和您解釋好嗎?”

對於洛凡能成功殺死對方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生死一瞬間,只是對方不是上來就秒殺自己,王級對他來說還真沒什麼大問題,不過現在他們還身處楊家的禁地之中,魂刃到現在發動了四次,加上從總共殺死的三個王級強者那裏吸收來的靈魂之力的話,本來應該只有一次的靈魂攻擊現在最多也就可以發動兩次,而且要是全部用完的話他就會不可避免的進入很長時間的虛弱期,所以現在洛凡底牌數量不足只想早點把娘救出去,別的事情只有以後在說了.

別看洛凡一個半個的王級強者不在乎,他對自己的實力清楚着呢,魂力全滿時對上幾個王級他偷襲一下到是可以,可是如果數量一多被圍起來,那他那星將級的實力可就悲劇了,所以從見到孃親到現在他都一直避免着開口說話,還不就是怕暴露身份引來衆多強者的追殺,這要是突破王級了,那加上化影術的他對於沒有尊級強者的楊家纔不會這麼的畏首畏尾的呢!

“大長老發生什麼事情了,爲何發起了家族最高級別的警報?!”

“回稟二供奉大人,剛纔守護家族魂令的長老傳來消息,大供奉大人的魂令變色了!而我已經查到大供奉大人事發之時應該就是在這地牢之中,事關重大爲了大人們能及時趕來我才發的警報。”

“那還等什麼,現在有這麼多的家族強者在這裏還不快點進去看看具體是什麼情況!走,跟我進去!”

來到地牢的拐角處,按照楊天雄的方法把對面的兩棧燈給倒了過來,就聽到一陣“咔咔”的聲音傳了出來,片刻就在彎角上出現了一個門戶,洛凡看着那黑黝黝的密道剛想抱着孃親剛想進去,就聽到上面傳過來的喧譁聲.心中暗道“現在看來是被楊家的衆強者給堵在這裏了,沒有別的選擇只有賭一把了,楊天雄希望你沒有騙我,如果這次真的能順利的救出孃親的話,你這個人情我洛凡記下了!”

當下不在猶豫就帶着孃親衝了一頭進去! “咦!二供奉這裏怎麼會有一條密道?!”

“哪裏來那麼多廢話,你問我,我問誰去,你帶幾個進去看看是通向哪裏的,我先下去看下大供奉在不在裏面!”

洛凡剛剛消失在密道里,楊家的衆強者就追擊而到了.

這條密道也不知道多少年沒有使用過了,腳下本來鋪上極爲平整的石板的地面已經積存了厚厚的塵土,夜能視物的洛凡在這裏一路狂奔,身後激起了濃濃的塵煙。

“前面有人,大家加快速度追上去呀,決不能讓他給跑了!”

後面追擊者的聲音已經清晰可聞了,“要是自己是王級實力就好了,那樣就可以憑藉強大的星力一舉將這看起來堅固異常的通道給震塌了,星將級雖然也可以做到,但是那是需要時間的,問題是現在哪裏有那個時間,怎麼辦?!這樣下去很快就會被追上的!”洛凡抱着孃親一邊疾馳心裏一邊想道.

突然前面窄小的密道里出現了一個直角的彎道,洛凡來到這裏剛轉過彎來就發現空間一下子變大了許多,大約一間屋子大小的空間正中還樹立着一根上粗下細的石柱,看到這樣的結構設置洛凡馬上就明白了過來,這應該是爲了以衆敵寡阻擊敵人所設計的,而中間那個石柱作用就顯而易見了,要是敵人太強或是隻有家族的老弱婦孺來到這裏,就可以輕鬆的把石柱弄倒,如果所料不錯的話石柱上面所支撐的一定是沙石之類容易垮塌之物。

“這下有救了!楊族長看來還真是要欠你這個大人情了,哈哈。”

洛凡心中頓時一喜,閃身經過那個石柱時反手就是全力的一擊,藉助這股反震之力本來就很快的身形更加迅速的向前衝了過去!

轟!

也就是剛剛離開這個空間的範圍他就聽到身後一聲巨響,地面也緊跟着就是一震,感覺到那強烈的震動後洛凡這才放緩身形回頭看了一眼,卻只看到了那激起的滾滾煙塵,因爲搞不清楚後面的狀況,保險起見他沒敢停下只好繼續的向前衝去。

“凡兒,好了不用那麼拼命逃了,他們並沒有追上來,那個石柱應該是用機關控制的,不然以那樣的發動速度王級以下沒有幾個人能逃出來的,我們應該是安全了,真沒想到你真的能把娘從楊家禁地給成功救出來了!呵呵.”

方影被洛凡抱在懷裏剛纔一直都沒有說話,就是怕兒子分心,這時沒有外人在場她也不用在顧忌了直接開口說道.

“娘,現在還不能放鬆,誰知道有沒有人知道密道的出口在哪裏,我們要是停下來萬一讓他們趕到出口把我們堵在密道里那可就進退無路了,不是我不相信楊天雄,而是除了孃親我誰都不信,比如丫鬟小如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等逃出了這個密道我纔會真正的放心。”


再次聽到娘那親切的聲音,洛凡心中頓時一暖,若有所指的提到了以前的小如現在的董大小姐,他相信這裏面一定有不少的故事發生,要不是現在時機不對早就問出來了.

果然方影在聽到洛凡提起了小如的事後,馬上就沉默了下來,再也不復剛纔的開心了.

洛凡一見孃親的反應,更加確定了小如一定是做過什麼讓娘無比傷心的事情,當下也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了,就這樣兩母子兩個誰也沒在說話在這個不知道通向哪裏的密道里疾行起來。。。。。。

“怎麼了凡兒?”

半個時辰後一直沉浸在傷心中的方影突然感覺到洛凡的身形停了下來,下意識的就開口問道.

“娘,沒路了,估計沒錯的話打破這面牆就是出口了。”

“那你還愣着做什麼?還不…凡兒,你是不是在擔心外面正有楊家的強者在等着我們?一旦是那樣的情況就沒有辦法在保護我的安全了,所以才猶豫?”

方影聽到洛凡那異常平淡的語氣,當下就想到了什麼詢問道.

“是的娘,這面牆之後或生或死不會有第二條路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這可能是我們最後的見面機會了,所以我想多看娘幾眼,把孃的樣子永遠的刻在孩兒的靈魂中,要是有來生的話我好去憑着這份記憶去尋找您,再做您的兒子.”

“傻孩子,放心吧!密道不是楊族長告訴你的嗎?我相信他是絕對不會害我們的,要是想要害我們也不會等到今天了,想想你是怎麼離開楊家的?!大陸上也是有好人的,別這樣試着去相信別人好嗎?”

知子莫若母方影通過兒子的隻字片語,馬上就感覺到了洛凡內心中那無盡的孤獨,想到了自己帶給他被大陸所不容的影族身份,灰暗的童年,隨後又把族長令這個燙手的山芋也加在了他的身上,現在爲了救自己甚至把他以後那大好的前途和性命都給賭了進來,方影突然覺得她這個作孃親的很失敗,帶給兒子的只有傷害沒有一點的幸福可言,心中一陣痠痛眼淚情不自禁的就流了下來.

“娘,對不起凡兒惹您生氣了,我聽你的話相信楊族長還不行嗎?!現在我就帶您出,您別哭了好嗎?”

看到孃親一下子傷心的哭了起來,洛凡以爲是因爲他自己一直和娘對着幹,就是不相信楊天雄,娘被他給氣的所致慌忙賠禮道歉勸解道.


豈不知道他這樣的一說,方影聽見誤會自己意思的洛凡那急切的道歉聲,欣慰的同時更加覺得對不起這個孝順的兒子了,當下哭得更加傷心了.

一向話少的洛凡見此更加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了,不管怎麼樣還是先看看外面的情況在說吧,要是真得安全那以後有的是時間和機會給孃親賠罪,但要是被楊家人給堵住了那說什麼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了,所性直接空出一隻手對着面前的牆壁拍去!

“撲哧!”

伴隨着一聲輕響,洛凡的手臂很輕鬆的就直接穿牆而過,緊接着就有一陣輕風迎面撲來,縮回手來看着外面空無一人依舊漆黑的夜色,現在他纔是把心放回了肚子裏,洛凡不由的長舒了一口氣,看來娘說的對,楊族長果真還是值得信賴的,面具下的臉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怎麼樣凡兒?事實擺在眼前,這下你應該不會在懷疑楊族長的用心了吧!你…呵呵.”

方影剛想繼續說是點什麼,忽然肚子不合時宜的“咕嚕,咕嚕”響了起來,她下面的話也說不出來了,化成了有些尷尬的輕笑.

“娘您在忍耐一會呀,這個地方我還是不怎麼放心,等我們找到安全的地方在找人幫你好好的洗漱一番,然後兒子在請您吃頓好的,嘿嘿.”

母子兩人間的氣氛因爲這小小的插曲頓時變的輕鬆起來,洛凡說完後不在遲疑又連續幾掌拍下抱着孃親走出了密道。

這是一處荒山的半山腰,洛凡四處觀察了一下辨明方向,便抱着孃親向西方疾馳而去,而之所以選擇這個方向,那是因爲這個方向正是去往混亂之城的方向,混亂之城是董家的大本營,洛凡雖然不知道董家在孃親這件事情扮演了什麼角色,但是他確定董家絕對和這件事情脫不了干係,所以他的打算就是先到混亂之城安頓下來,一方面可以暗中調查此事,另一方面也可以方便孃親養傷。

“砰砰…!”

天快亮時洛凡揹着早已經熟睡過去的孃親終於找到了一座小村莊,不過這個村子太小了一共也就二十來戶人家,洛凡轉了一圈也沒有找到客棧的影子,沒辦法只好隨便的敲響了村邊一處小院的院門.

“誰呀!”不多時傳出了一道婦女的聲音.

“不好意思打擾您了,我是去混亂之城做生意的外地人,半路遇上歹人了現在我娘身受重傷,我想借大嬸的偏房暫住幾日,不知道方不方便,請放心我會給房錢的!”

看到開門的中年婦人洛凡隨口回答道。

“哎呀,你娘怎麼傷成這樣了!肯定又是山裏的那些匪人乾的好事,哼!相信早晚有一天他們會遭報應的,別傻站着了快進來,什麼房錢不房錢的,我家也是就破屋幾間賣了也不值幾個錢的,看你穿的也不像有錢的公子,還是把錢省下了等以後到了城裏請人治傷時在用吧!小夥子我們都是窮人就別客氣了,呵呵.”

中年婦人一看就是一個很能幹的人,院子裏收拾的井井有條,一進屋子裏面的傢俱雖然都很老舊了,但是上面一絲的灰塵都找不到,當中年大嬸試意讓洛凡把一身污穢的孃親放到那乾淨的牀鋪上時,洛凡不由得對這個素未謀面的普通婦人給感動了,一直生活在你死我活中的他,第一次深刻感覺到了這位大嬸的善良和淳樸,心中頓時一暖.

“看你娘髒的樣子就知道你們娘倆一定是在山裏躲了很長時間了,真難爲你這小夥子了,好了,現在你自己去廚房找點吃的吧,我要先幫你娘清洗一下身子,再換上件乾淨點的衣服,這個樣子可對傷口的恢復沒什麼好處。”

見這位大嬸一點也不嫌棄的開始給娘寬衣了,洛凡也不好意思在呆在屋中了急忙退了出來,不過他並沒有去廚房,而是守在了屋外娘要是突然醒了看不到自己也好傳音解釋. “咦,小夥子你沒有去找吃的呀!怎麼還守在這裏?放心吧你娘沒事,只是太虛弱了這一覺可以還要睡上很長時間的,來大嬸兒給你找吃的去,呵呵.”

婦人抱着換下來的污穢衣物一開門就看到了守在外面的洛凡,以爲他是擔心孃親纔不肯去找吃的,當下就對洛凡這麼孝順的孩子好感大升,熱情的招呼起來.

“謝謝大嬸兒,叫我洛凡就可以了,現在我還不餓,總讓您一個人忙活我也過意不去,您看有什麼我可以幫上忙的事情嗎?”

洛凡就是這樣有仇必報有恩必還,也許在這個婦人眼中只是幫這落難的母子一個小忙,但在洛凡眼中主動的幫娘清洗身體,就是幫了他一個大忙。

“洛凡,這名字還挺好聽的,既然這樣那就來幫我燒點熱水吧,家裏人少所以熱水備下的也不多,剛纔給你娘擦洗身子用的差不多了,一會多燒點你也要好好洗洗了,一身的臭汗味,呵呵,跟我來吧.”

這個小院並不大,要是孃親醒來他在哪都可以第一時間感覺到,所以就跟着婦人去了,燒水的期間通過和這位大嬸兒的閒聊,他也對這裏的情況有了大概的瞭解.

這個村子一共也就二十戶人家,大嬸兒的名字很普通叫作李秀,丈夫叫雷大勇和村裏的幾個人進山打獵兩天了還沒有回來,而且聽李秀所說這裏附近還真有一夥實力很強山賊的存在,經常的打劫往返於混亂之城之間的商人,像洛凡這樣的落難商人每年都會遇上很多,早就習以爲常了。

中午吃過飯孃親依然沒有醒來,而李秀說是要給孃親燉上一鍋滋補湯,洛凡見也幫不上忙就開始幫沉睡中的孃親續筋療傷起來,這時他不由的慶幸有古力這個師傅了,這種傷雖然好治但要注意的事情太多了,稍有疏忽就會留下或輕或重的後遺症,期間李秀來過一次看到洛凡就這樣抓着他孃的手動也不動,以爲洛凡擔心他娘守在身邊,就沒有打擾忙自己的事去了.

闖蕩NBA之防守傳奇

洛凡在瞭解到孃的信息再結合從影安那裏得到的大陸局勢,很容易的就把事情的大概想了出來,娘之所以搞成這樣元兇還真如楊天雄所說正是混亂之城的董家!

董家的族長董天宇是一位極具野心的人,因爲混亂之城的位置關係董家的實力積累的非常快,在無爲域的實力僅次於霸主東方世家,實力增強的同時就不可避免的助長了那不甘人下的野心,而楊董兩家又世代交好,所以董天宇第一個就想到的盟友就是楊家,多年前在聯姻時就提出了聯盟,但楊天雄是一位非常睿智的族長,當然不會被董家的憑空畫餅所迷惑事情就這樣擱置了下來.


但是千防萬防家賊難防,董家通過大夫人董氏的關係暗中聯繫上了楊家的大供奉楊威,楊威自然也不傻最後便以董家小小姐爲人質,才初步達成了協議,就是以實力爲尊兩家誰先出尊級強者誰爲主,而董氏偶然間知道了娘影族的身份,怕這是一個變數,最後董家大小姐變成了丫鬟小如暗中監視這件事情就產生了.

而兩年前大供奉突然冒出來力挺聯盟之事,甚至把楊天雄這個族長的權力都給架空,洛凡分析應該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就是兩家唯一繼承人的聯姻結合,這樣兩家就再也不分彼此,另一方面就是董家很可能已經誕生了尊級強者,如果董家後面在有戰域的那位野心更大的霸主暗中支持的話,楊威這個大供奉的態度急轉也就可以解釋了.

“娘,那關於我的親生父親的事情又是怎樣的呢?”

洛凡把楊董兩家的事情大致的想了一下,繼續傳音問道.

“呵呵,凡兒你現在長大了,雖然你的星力修爲還沒有達到王級,但是真正實力絕對超過娘這王級初階太多了,所以就算你不問我也會把全部的事情告訴你的,你的父親名爲影辰雖然是個孤兒,但卻是我們嫡系一脈最出色的天才,二十歲就達到了王級中階,而且他還不是通過家族培養達到的,十六歲成年以星將初階的實力就離開家族在大陸歷練,四年的時間裏他從一個默默無聞的白星刺客,成長爲獵人公會十大殺神之一的暗夜殺神,本來實力到他那種程度就應該好好的閉關了,可是你父親他……”

方影說到一下子提到了她的傷心處,忍不住抽泣了起來,洛凡雖然很想知道後面的事情,但見到孃親情緒這麼激動,也只好沉默的等待了,畢竟他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好勸解.

“算了,既然他人已經不在了,再去多說也沒有意義徒增傷感而已,凡兒,你只要記住你的殺父仇人明面上雖然是獵人公會的第一殺神惘虛,其實真正的是戰龍域影部的影無傷,還有就是娘也是有魂令的嫡系子女,楊家不也傷我性命也是考慮到了這一點,他們怕引起家族的報復,還有隻要我一離開楊家天雄城的範圍,家族中自然就會有人找上門來的,所以很快你就會見到你的外公外婆了,到時你親自去問他們吧,娘累了想好好休息休息.”

洛凡知道娘不想在提起那些傷心的事情了,畢竟孃的命本來就很苦很早的就失去了丈夫,後來又自己遠離家族獨自在楊家忍辱負重的照顧自己,現在又經過了丫鬟小如的背叛,楊家的酷刑虐待可以說是身心具疲了,心中雖然還有很多疑問,但是看到娘那默默流出的眼淚,緊緊的攥着拳頭轉身離開了.

一夜無話洛凡少有的沒有進行冥想恢復那損失大半的靈魂之力,這一晚上他都在消化從孃親那裏得到的信息,戰龍域影部的父仇,董家的害母之仇,隱忍的丫鬟小如,所謂的獵人公會的十大殺神,還有無爲域影部的外公外婆……想着想着又想到了現在這個與世無爭的小山村那個淳樸善良的李秀大嬸兒,最後想累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沉沉的睡着了.

“呵呵,方妹子你說的都是真的嗎?還有能讓人瞬間到達萬里之外的神奇傳送門?”

“是呀李姐,不過那要在大城市裏纔會有,而且使用一次要好多星幣的,呵呵.”

“好多是多少呀?有沒有一百綠星幣那麼多?還有方妹子你用過那東西嗎?是什麼感覺快點告訴我呀,我以後知道了可以和鄰居們吹噓,嘿嘿.”

早上洛凡被孃親房間裏的大聲嬉笑聲給驚醒了,聽到兩人這麼快都以姐妹相稱了,不禁習慣性的嘴角一翹起牀洗漱了起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