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嗡……「兩聲之後,劍幕消失,紅色長劍墜到了羽凡身邊,老穆拉由空中而落。

「這是什麼東西,太他***結實了,我怎麼也搞不定,不搞了,不搞了……」面對剛才對著紅色長劍耐打異常的無奈的狀況,剛剛落地的老穆拉不禁爆出了粗口。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師傅,怎麼樣……」聽到老穆拉大爆粗口,臉色略顯蒼白的羽凡輕聲說到。「哈哈

「這是什麼東西,太他***結實了,我怎麼也搞不定,不搞了,不搞了……」面對剛才對著紅色長劍耐打異常的無奈的狀況,剛剛落地的老穆拉不禁爆出了粗口。

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師傅,怎麼樣……」聽到老穆拉大爆粗口,臉色略顯蒼白的羽凡輕聲說到。

「哈哈……徒兒果然夠厲害…呃…徒兒……」忽然間老穆拉向前閃去。

「羽凡……」

「凡……」

就在老穆拉還沒說完時,已經撿起紅劍站起來的羽凡忽然間軟軟的向後倒去。

「凡,你醒醒……」詩雅兒慌張的搖了搖羽凡的身體,驚慌失措的喊到。

「沒事,只不過是第一次使用魂之力用之過度而已,休息一下就可以了。」老霍戈為羽凡檢查了一下身體,對著詩雅兒說到。

「是不是因為控制劍的飛行。」詩雅兒可是知道控制劍的飛行是需要精神極力集中的,狠狠地颳了一眼在一邊訕笑的老穆拉,瓊鼻輕輕的皺了起來。

「我把我的徒兒抱進去休息一下……唉!我這不是不服輸嗎?」老穆拉訕訕的嘆了一口氣,抱起了羽凡,迅速的閃到了洞中。

「哈哈……」看到老穆拉鬱悶的樣子,老霍戈不禁暢懷大笑了起來。

「臭爺爺……」詩雅兒對著老霍戈撅起了小嘴,隨之也跟了進去。

「哈哈……」

老霍戈的笑聲飄蕩在了聖龍森林裡,經久不停!一切終於回到了從前,雖然曾經的念塵叫了羽凡……

————————————

清晨,聖龍森林裡的一片空地里,一名少年手揚紅劍,時起時落,時翩時舞,輕靈的腳步踏著大地,蜻蜓點水般的點上了一棵大樹一側,刺-削——劍招就這兩式卻演化出了千變萬化的招式,如蝴蝶般的輕靈,如靈蛇般的靈活,舞一般的劍法有著震撼人心的魔力。

少年終於舞累了,立身收劍,坐在了旁邊的一塊石頭上,一個帶著關切笑容的俏顏少女輕輕的拿起手中的淡紫色手絹為少年拭去了滿頭的汗水,男孩不禁會心一笑,面容上露出了頗為享受的表情。

晨曦從森林裡的樹葉間隙中碎碎的打了過來,灑在了男孩與女孩的臉上,彤紅彤紅的,煞為羨人。

這二人正是羽凡與詩雅兒,一覺醒來,羽凡的精神勁倍足,他將魂之力沉入體內,仔細一探魂之力赫然增加了幾分,心中煞為驚喜,這才一時興起在詩雅兒的陪同下耍起了莫名的劍法。

「呵呵……」忽然間森林裡傳來了一陣笑聲。

「爺爺,師傅(穆拉爺爺)……」看到老霍戈與老穆拉遠遠的笑了開來,羽凡起身叫到,而詩雅兒卻紅了俏臉,雙手勾在了一起,緊緊的揪著衣角,弱弱的跟著喊到。


「哈哈……」看到詩雅兒這副小女孩的表情,老霍戈與老穆拉不禁再次大聲笑了起來。

「臭爺爺,就會笑人家……」詩雅兒在羽凡的身側滿臉羞紅,俏臉幾乎貼到了胸前,看的羽凡心中一突。

雅兒的表情實在……實在是太可愛了!

「徒兒,你剛才的劍法舞的實在不錯,不過,你畢竟還小,技藝不太成熟,日後一定要加以練習,一法通,萬法明,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這套驚世駭俗的劍法能在你手中大綻光彩。」定了定神,老穆拉語重心長的說到。

「確實如此,我與你師傅可是拭目以待啊!」老霍戈也隨之說到。

「放心吧!師傅,爺爺,羽凡不會讓二老失望的。」看到師傅與爺爺忽然間這樣語重心長,羽凡心中不禁起了淡淡的感動,好熟悉的感覺,或許……曾經就是一直生活在這樣的關心下吧!想到這羽凡的心中變強的念頭便更加堅定了。

「爺爺,我一直有個疑問想問您。」頓了頓,羽凡謹慎的說到。

「嗯!有什麼不明白的你直接說就可以了,不必這麼拘束。」看到羽凡謹慎的表情,老霍戈的心中忽然一突,眼皮緊跳了幾番,心中沒來由的想到似乎羽凡將要問的問題……恐怕不一般啊!

「這……我倒不是拘束,自從我醒來失憶后,似乎我的身體與以前大不一樣,好在改變了是往好的方向發展的!或許,這也是老天對我失憶的補償吧!只是記憶的選擇性消失讓我失去了很多東西,比如說自從醒來后,一直在聖龍森林裡,我沒有見過……我的父母究竟誰!他們在我現在的記憶里沒留下一絲痕迹?」緊緊盯著著自己爺爺的眼睛,羽凡淡淡的說到,然而他發顫的小腿部卻出賣了他此時不平靜的心。

羽凡緊盯著的雙眼似乎想從自己爺爺那裡得到些什麼,然而,面對著一名閱歷豐富凡聖者,即使他是自己的爺爺,羽凡也失望了,他什麼都沒得到。

羽凡的話音剛落,四周便靜悄悄的了,靜得可以聽到樹葉落到地面上的聲音,眾人都沒有說話。

如果可以,眾人寧願迴避這個話題,也不願對上那雙深處里藏著欲知渴望的稚眸,這太過殘忍!

還記得那個夜晚,那個叫念塵的孩子,雙手托著沉重的夜,髮絲在忽明忽暗的燈光下搖搖欲墜,忽而發出的夢中囈語,有著讓人撕心裂肺的悲傷與不甘……

「爹,娘,你們為什不要我,為什麼……我不是廢物,我不是的……」

「師傅,我一定會努力的,我要向所有人證明——我不是廢物,我不是……」

記憶回到了從前,有歡樂,也有沉重,若是從前,眾人還是可以正視羽凡身世的,然而,此時的羽凡卻是失了憶了念塵,這讓眾人該如何提起在他記憶里逝去的悲傷往事。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那……算了吧!」看到眾人的面色表情,羽凡心底一顫,心中生起了淡淡的恐懼感,忽然間對欲知答案的渴望變得模糊起來,激動地心也變得大失所望般的平靜。

完這句話后,羽凡便轉身向山洞走去,十二歲的身影給眾人留下了淡淡的落寞。

懷中抱著不知從哪兒回來躍向他肩部的小灰,靜靜地走了回去。

「你……是我揀來的孩子,但是我一直把你當做自己的親孫兒。」就在這時,羽凡的身後忽然響起了老霍戈像是敗了一樣的聲音。

羽凡的身子一頓,雙肩似乎在輕微的顫抖。

「孤兒嗎?」良久,羽凡將二頭埋在了了小灰的頸間,輕輕的呢喃到,呢喃的話語中有著讓人讓人說不出的心疼。

灰的鼻尖頂了頂羽凡,剛剛玩耍回來的它被羽凡的悲傷感染了。

「凡,你要知道,要記得你不是孤兒,你還有我,有爺爺,有穆拉爺爺……」羽凡的呢喃聲剛落,詩雅兒便站了出來,向著羽凡的身影喊到。

「我一直都把你當做親孫兒……」

「徒兒,我對你何止是師徒的關係……」

剛邁起的步子,頓時停住了,眾人的話語不斷的在森林裡,山洞旁回蕩著,你不是孤兒,不是……

「我是孤兒,我不是孤兒,我是孤兒,不,我不是孤兒,哈哈……我不是……」呢喃的話語漸漸變大了起來,散亂的步伐帶著些許的疲憊,向洞中走去。

「唉!就讓他一個人靜一會吧!」叫住了想要跟過去的詩雅兒,老霍戈嘆了一口氣。

洞內,羽凡坐在了魔獸皮墊上,口中喃喃不止,曾經靈動的雙眸已變的無焦無神。

「為什麼,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

「我不要做孤兒,對,我失去了記憶,我不應該記著這些可惡的東西,可……可是,我為什麼還會知道這些東西,為什麼……」

「對,我不做孤兒,我不是孤兒,男兒應當自強,我還有爺爺,師傅,雅兒……」

「對,你還有我們,我們是你最堅實的後盾,孩子,你有什麼好怕的呢!」走進來的老霍戈對著羽凡驚慌失措的話語接了下去。

「爺爺……」羽凡抬起頭看了看老霍戈,雙眼帶著十二歲深處對現實的不甘。

「有些人,有些事,在那一段時間裡發生了,過了那一段時間事情便無可改變了,這是來自現實的無奈,我的孫兒才十二歲,還有著大把大把的光陰可以去改變人生,抒寫人生,一切有何不甘的呢!

錚錚男兒,求達巔峰,熱血豪情,怒放青春,那才是男人該做的事,難到你不想要這種生活嗎?

正如你所說,男兒當自強,我,你師傅,還有雅兒,都在期待著你綻放青春絢爛的一刻。」老霍戈的聲音中帶上了些許的鼓勵。

「爺爺,我永遠是你的孫兒……」羽凡將額頭深深的埋在了老霍戈的懷裡,心中漸漸的安寧了下來。

有時候天大的事都不如現實來得乾脆,如果說羽凡並非堅強之人,而此時又沒有人站在他的身邊給他安慰,或許,他將會消極下去。

然而,事實上是羽凡的身邊有人,有著關心他的人,而且羽凡並非性子柔弱之人,經過老霍戈的一番引導與邁邁豪言,便激起了羽凡骨子裡的熱血。

那是男人中骨子深處特有的熱血!

「有些事情,當你的實力到了一定程度后,你便會知道了。」忽的,老霍戈又說了一句暗含深意的話。


羽凡如遭雷擊,心中熱血瞬間被激起,令迷茫的他再次找到自我。

實力嗎?他的記憶也會隨著實力的增加而恢復嗎?心中的希冀之火再次燃起。

是啊!好男兒生於世間,應當昂首與天地間,讓青春之炫燦爛綻放,讓一生寫滿壯麗的華章。


「爺爺,孫兒定不會讓您失望,作為你的孫兒,一個真正的男兒,我會讓你們因我而自豪……」當一切不再迷茫,明悟豪言從站起來的羽凡口中字字吶出。

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好……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徒兒……」走進來的老穆拉正好聽到羽凡的壯志豪言。

「凡,加油吧!」後面的詩雅兒也比劃了一下手中的塵雅,為其打氣。


「嗯……」羽凡點了點頭。

事實上羽凡在心裡又加了一句:就憑爺爺那句「有些事情,到你的實力到了一定程度后,你便會知道了」我也會努力的,我一定要找回自己的記憶,更何況還有這麼多人關心我。

「哈哈……終於好了。」老霍戈撫摸著羽凡的頭,高興的笑了起來。

「爺爺,我們什麼時候出聖龍森林。」待到自己的爺爺笑聲停下來時,羽凡問到。

「嗯!有什麼事情嗎?」老霍戈望了一眼老穆拉,問到。

「我想用些低級魔獸的精血來磨礪一下我手中的寶劍。」羽凡看了一下手中的紅劍,堅定的說到。

「呵呵……好吧!但是只能給你三天的時間,唉!雅兒也該回學校了。」老霍戈隨口答應了下來,眼睛卻望向了洞外高遠的天空。

那是片自由的天空吧!可是天空下呢……大概外面已經因為神器與神秘的聲音鬧得天翻地覆了吧!而他們四個所謂的「肇事者」卻在這聖龍森林深處談劍論道,獨樂逍遙,只是……這種日子會過的太久嗎?

不會,這是心中黯然的答案!其實,人也不能太過安逸的……

——————

傍晚,火燒雲將天邊染的彤紅,煞為惹眼,一抹抹夕紅透過茂密的樹層撒進了聖龍森林裡,倆個略顯謹慎的身影在森林裡行走著,一個人手中拿著一把紅劍,一個人拿著一把形似普通的魔法杖。

正是羽凡與詩雅兒二人,本來羽凡想自己一個人出來的,哪知詩雅兒卻說要訓練自己的實戰經驗,鞏固一下剛晉陞為六級巔峰的魔法境界,要和羽凡一起出來,然而老霍戈與老穆拉並沒有提出任何的反對意見,想了想雅兒是六級巔峰魔法師,並且有神器塵雅護體,羽凡就沒多說什麼,於是便有了現在的一幕。

大自然的造化果然令人驚嘆不已,聖龍森林裡到處都是各種不知名的的植物,有五六米高的斑斕花朵,有直徑半米之長的莫名野草。

聖龍森林無邊無際,羽凡與詩雅兒準備在附近五千米左右的範圍內歷練一下自己,畢竟這已經是聖龍森林深處了,有著歷史沉澱的聖龍森林中說不準哪一刻就蹦出來一隻強大的魔獸。

羽凡二人謹慎小心的走過了一棵棵不知是幾百年還是幾千年的古樹下,地面上雜草遍地,甚多枯敗的落葉厚厚的墊在了地上,腳踏在地上發出「咔嚓咔嚓」的響聲。

「凡,這種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森林裡,雜草藤蔓密布,魔獸更是經常出沒,所以我們一定要小心,還有一點我要告訴你,有些花兒不要看它開得多麼艷,或許它就是一朵食人花,越艷麗越帶著噬人的莫名危險,當人接近食人花的攻擊範圍時,食人花帶刺的花莖就會迅速伸長,直纏繞在人身上,吸食人的血液,你看到那朵花了嗎?那就是食人花,不過這種花對我們來說只要不靠近它的攻擊範圍危險性並不大。」詩雅兒靠近羽凡的耳朵,指著不遠處一朵鮮花小心翼翼的說到。

「呃!是嗎……你是怎麼知道的?」羽凡奇怪的問到。

羽凡隨著詩雅兒手指著的方向看去,雖然聽起來有那麼點渾身掉雞皮疙瘩的感覺,但是好奇心甚重的羽凡還是不禁看了過去,那是一朵略顯艷麗的花,在一抹夕紅下閃爍著妖嬈的光澤。


「我曾經在老師的帶領下去過迷霧森林,在那裡曾經見到過。」詩雅兒頭也不回的說到。

「哪個……迷霧森林?」羽凡停住了腳步,驚愕的問到。

「蘭斯大陸有幾個迷霧森林……」詩雅兒不禁翻起了白眼。

「呃!這倒也是,據說迷霧森林那是比較恐怖的地方。」

「很多人都這麼說,可是那次去我也並沒有什麼感覺……喂!你幹什麼去。」忽然間看到了羽凡將紅劍橫在胸前,慢慢的向食人花走去,詩雅兒驚詫的問到。

「我想試試我究竟能不能對付的了它。」羽凡頭也不回的答到,而此時的他已經到了食人花的攻擊範圍了。

「……」

只見羽凡的身體高度緊繃了起來,慢慢的靠近了那朵食人花,食人花的周圍散落著無數的枯褐色葉子,褐色的葉子不甚大也不甚小,一層層摞起,只不過……那散落的葉子極像食人花的葉子,特別是那——葉形。

羽凡並沒有注意到這些,而他身後的詩雅兒已經舉起了法杖。

忽然,就在羽凡剛想舉起手中的紅色長劍削落食人花葉時,掩藏在食人花葉下的花莖倏地閃了出來,七八個食人花花莖靈動的向靠近而來的羽凡纏繞而去,大有鋪天蓋地而來的駭人之勢。

「失憶劍法……」當食人花的花莖即將纏繞上羽凡時,羽凡忽然間騰空而起,手中的紅色長劍挽起了朵朵劍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