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一定不會去打擾的啦. 且說上官文鳳、茅飛傑與李瀟瀟回到武師學院,將蟠仙洞之事彙報。武師學院上層並沒有作何反應,畢竟只是一個丙等武者進了蟠仙洞。

至於白媚,有人查遍武師學院的弟子名單,並未見她的名字,反正已進了蟠仙洞自是有去無回,也沒有追問。唯有左烏痛心疾首,徐默是他花了大心血要培養的徒弟,如今進了蟠仙洞,武師學院的傳送符已無用處,必是十死無歸。其他幾位長老又是一陣冷嘲熱諷,左烏氣的差點與他們打起來。同樣心痛的還有清風長老,炎熾也是他極力培

至於白媚,有人查遍武師學院的弟子名單,並未見她的名字,反正已進了蟠仙洞自是有去無回,也沒有追問。

唯有左烏痛心疾首,徐默是他花了大心血要培養的徒弟,如今進了蟠仙洞,武師學院的傳送符已無用處,必是十死無歸。其他幾位長老又是一陣冷嘲熱諷,左烏氣的差點與他們打起來。

同樣心痛的還有清風長老,炎熾也是他極力培養的徒弟,以炎熾的變態資質能成爲下一個徐封雲也說不定啊,如今進了蟠仙洞,只怕也是有去無回了。

祝文軒與侯翰墨二人知道此事之後更是難過,在二人心中已把徐默當成好兄弟,如今徐默這一去,大後院可說無人庇護,以後又是任人宰割,其他幾人因徐默之事也將二人孤立,他二人以後在武師學院的日子只怕並不好過。

李瀟瀟這個小惡魔表面上若無其事,但在無人之時,卻總是有些黯然,她自己都不明白爲什麼心裏還要惦記着那個登徒子。徐默死了,不正是她所期望發生的事情麼,可真的發生了,她竟發現自己的心裏好似缺了一塊東西,那種難受莫可名狀。

沒過兩天,武師學院一切照舊,也沒人再探討此事。

再說徐默、白狐兒與炎熾這邊,三人一進蟠仙洞,那白狼也回身跳了進來,之後那個洞口竟在他們身後竟慢慢消失,與火紅的巖壁融爲了一體。

三人所立的地方不過一丈大小,面前岩漿滾滾,熱力沖天,山洞之中怪石嶙峋,火紅的巖壁發出暗紅之色,忽明忽滅。

熱滾滾的岩漿有幾十丈寬,對面的巖壁之上有一個洞口,只不過被一層白色光膜封禁着。

徐默想到之前白師姐爲救他時的模樣,心疼道:“師姐,你爲何不走?還要隨我一起進這蟠仙洞!”

此時看着徐默,白狐兒竟感覺十分美好,語聲輕柔道:“我說過,絕不丟下你!”

徐默心中泛起淡淡感動,看着白狐兒那張易容過的普通臉旁竟不自覺有些發癡,他忽然覺得眼前這個女子竟比他見過的任何一個女子都要美得多。

炎熾在一旁看二人卿卿我我,早已忍不了,冷傲的道:“你二人不怕死麼?蟠仙洞有來無回,不知道嗎?”回身又對身旁半人多高的白狼道:“雪山神狼,想必你已知道我是誰,帶我走吧!”

白狼竟十分通靈,點點頭,一雙幽紅色的眼睛又看着徐默與白媚,似是在問這二人怎麼辦?

炎熾道:“這二人不用管,讓他們自生自滅吧!”

徐默笑道:“炎熾,你這話可就不對了,蟠仙洞是你弄出來的,連累了我兩,好賴都是武師學院的弟子,你就這麼不管了?”

俊美冷傲的炎熾瞥了一眼徐默道:“蟠仙洞之中藏着捕龍者傳承,我費勁千辛萬苦才進來,管你做什麼?神狼,咱們走吧!”

白狼聽罷便俯下身子,讓炎熾騎在身上。

徐默不禁道:“柳桃兒你也不管了?”


炎熾冷笑道:“你死了,桃兒姑娘自是不會再受擺佈,走吧,神狼。”

便見白狼馱着炎熾一個縱跳,躍出幾十丈,直接鑽入了岩漿河對面的白色光膜之中。

徐默看着消失的白狼與炎熾,有些無語,便對白狐兒道:“師姐,咱們怎麼辦?”

白狐兒面色有些凝重道:“蟠仙洞之中處處兇險,咱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對面那個洞口顯然有結界,咱們先過去看看!”

說罷,一個閃身躍出,誰知剛過岩漿河沒幾丈,便見一道火紅的岩漿噴濺而出,化作一張巨大的獸口便要將白狐兒吞下。

徐默立即打出一拳,將那道岩漿打散,一個飛身把白狐兒又從半空拽了回來。

白狐兒不禁驚出一身冷汗,道了聲:“好險!”

此時便見岩漿之中熱浪翻滾,幾道岩漿倏然長出數丈高,化作一個個長着獠牙的岩漿巨口,面向二人蠢蠢欲動。

“這是他孃的什麼怪物!”徐默叫罵一句。

不等岩漿巨口出擊,擲山破天已然打出,一座巍峨大山橫掃而去,誰知大山剛一碰到那些岩漿巨口的細長漿身便登時化爲一股股火紅的漿流落入翻滾的火紅巖漿之中。


幾個岩漿巨口好似一下被惹怒,立即朝着二人吞去。

而徐默與白狐兒所在之處不過一丈大小,避無可避,徐默正要上前硬抗,便見白狐兒一雙玉手將他拉住道:“這些岩漿怪物不懼魂力,莫要做無用功!”

說罷,打出寒冰魂盾將二人罩在其中。

那些岩漿巨口一觸魂盾,立即變黑,癱軟的落入滾滾岩漿之中,可剛一落入,岩漿之中又立即重新長出幾個岩漿巨口。

剛纔那幾下撞擊劇烈使白狐兒體內魂力險些迫散,她面色蒼白道:“這些怪物好似打不死,怎麼辦?”

徐默道:“師姐,魂盾耗費魂力極快,先收了吧!”又看着那幾個岩漿巨口道,“打不死就一直打,我就看看它們能不能翻了天!”

徐默一個縱跳起身,移山填海使出,一座大山威壓而出,一觸那幾只怪物又立時融化,再打出幾個血拳之影,而那幾個怪物也只不過微微晃了幾下。

腳下飛火流行步使出,徐默竄到幾個怪物之間,竟不懼岩漿熱力,伸手一抓將兩個怪物細長的岩漿之身攥住,再使勁一碰,兩張巨口立即被撞成兩團岩漿紛紛散落下去。

其他幾張巨口一擁而上,徐默左手一個右手一個將它們紛紛甩了回去。

如今他的手臂已完全玄晶化,自是不懼岩漿熱力,只是兩個袖子早已化爲飛灰,露出兩截精瘦的手臂來。

白狐兒看着悍勇的徐默,有些心神盪漾,暗道:就算神將徐封雲也不過如此吧!

岩漿之內怪物不斷長出,徐默邊打邊道:“師姐,趁下一茬未長出之前,你先過去!”

白狐兒點點頭,趁着空檔使出身法,化爲一道影子從岩漿巨口的縫隙中穿了過去。

徐默揮拳打散兩張巨口,飛火流星步再次使出,也迅速躍到對岸。

這一番拼殺,卻已耗費一個魂海之中的魂力。

對岸洞口上的白色結界散發着盈盈流光,白狐兒道:“這道結界所蘊含威力甚大,以你我的修爲怕是硬闖不過!”

徐默感受着結界所散發出的魂力,甚覺熟悉,想到孤絕崖之上武瘋子立下的結界,便道:“師姐,你用魂盾護法,我來破結界!”

白狐兒點點頭,立即打出寒冰魂盾將二人罩在其間,岩漿之中的巨口不斷攻擊,均被魂盾擋下,而白狐兒體內的魂力也快速流失。

徐默不再猶豫,向結界之上的不同方位打出幾拳後,便見那層白色光膜漸漸消失,顯出一個圓洞來。

“走!”

徐默拉着白狐兒跳了進去。

二人剛一進洞,便見那層白色光膜復又長好。

白狐兒不知徐默是怎麼破了這結界,但也不多問,畢竟徐默給她帶來的震驚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想來若是別的武者進入蟠仙洞之中,不說那隻神獸有多厲害,光是這層結界就要封死多少人的出路,怪不得說蟠仙洞有進無出,當真不假。

二人面前是一條長長的甬道,四周火紅的巖壁光滑如鏡,散發着奪目的紅光將整個甬道照的亮如白晝。

二人此時也沒有回頭路,只能小心翼翼的前行。

忽然,甬道猛烈的震盪起來,一道極爲強烈的熱浪伴隨着隆隆響聲奔涌而來。

二人立即運氣魂力抵抗,不過片刻,一顆巨大的火球從甬道之中滾出。

二人急速後退,一直到了結界之處,已退無可退。

徐默立即擊出一拳,滔天魂力與火球一撞,火球退了一截,但只是片刻,又急速向二人滾來。

徐默再打出一拳,那火球又退了一段。

徐默立即道:“師姐,跟在我身後!”

說着,雙拳不斷揮出,將火球一截一截擊退,二人也緩慢前行。

白狐兒看着面前那道雖瘦弱但又充滿無限力量的背影,心中莫名的溫暖,她從小一直在燕域的密探組織之下進行地獄式訓練,受過無數的傷痛與折磨,從來都是默默承受無人問津。

來到蠻獸園之後,經歷種種險情,徐默一次又一次奮不顧身的保護,不禁令白狐兒早已如平靜如水的心泛起波瀾,她第一次感受到被保護的滋味,竟是這般溫暖幸福。

想到如今進了這蟠仙洞,與徐默死在一起也未嘗不好。

徐默就這麼一拳一拳的揮出,不知過了多久,他體內的魂海已接近虧空。

正暗歎這甬道如此之長時,卻見面前的火球忽然下落,洞口豁然開朗。


一陣強風吹來,徐默伸頭一探,纔看見甬道的出口之外竟是無底深淵,低頭俯視,卻瞧見那火球早已化爲一個紅點,墜入虛無之中。

白狐兒亦立在洞口,眼前白茫茫一片,只有幾根不知從哪掉落下來的綠藤隨風搖擺,擡頭上望,也是霧茫茫一片,什麼都看不到。

深淵之中不時傳來幾聲淒厲的嚎叫,令人渾身發冷。

白狐兒便道:“這深淵也不知有多寬,對面竟什麼也看不到!”

徐默笑道:“管他呢,反正現在咱們不是好好的麼?”

白狐兒看着徐默溫柔的點頭。

徐默又道:“剛纔打那火球,我魂力已經用的差不多了,不若咱們現在這涌道中恢復一會魂力。” 慕樂身上的味道一直沒有消下去.

洛斯皺眉.看著抱著花走來走去的慕樂.

「鏟屎官.」洛斯開口.

「怎麼.」慕樂傾身聞著白玫瑰淺淺的香氣.沒有回頭.

「你這幾天.有沒有覺得身上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洛斯問道.

慕樂回頭.疑惑地看著洛斯.搖頭:「沒有啊.怎麼了.」

洛斯沒有再開口.低頭繼續看書.

怎麼感覺最近洛斯有點怪怪的……慕樂看了洛斯一眼.見他沒有搭理自己.便繼續整理花束.反正祭司大人一個月總有那麼幾天的.就跟女人的大姨媽似的.正常啦.

而洛斯想的則是..他絕對不是想多了.那天總管讓鏟屎官去拿東西的時候一定做了什麼.否則怎麼解釋鏟屎官身上突然出現的香氣.

而且這香氣還只有自己聞得到.其餘的人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最近似乎鏟屎官也敏感了很多……

想到昨夜甚至之前很多夜的某些畫面.祭司大人的臉上露出一絲薄紅.隨即低咳一聲.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如果效果是這種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啦.

反正鏟屎官那一面也只有自己看得到.自己還是可以很大度的接受鏟屎官在某些時候的某些反應的.(大誤.其實祭司大人你巴不得你家鏟屎官再熱情一點的好伐.)

慕樂其實也覺得自己最近有點不對勁.但是那種反應讓她怎麼好意思向洛斯開口啊.還沒開口她已經羞憤而亡了好嗎.

晚上吃過晚飯.洛奈突然開口:「祭司大人.我想搬出去住.」


「啥.」慕樂眨眨眼.不解.「為什麼.」

太驚訝.連手裡的草莓送到嘴邊都忘了吃.

洛奈可是除了獸人的發情期意外幾乎沒離開過這房子半步的啊.現在居然主動要提出搬出去.

難道是和林瀾有了什麼實質性的發展.

不會啊.人家林瀾才十一歲好嗎.那也太嫩了啊.

洛斯抬眼.漫不經心看了洛奈一眼.

洛奈動了動身子.表情鎮定:「我已經找好房子了.就在林瀾家附近.」

那可是高檔別墅區.雖然洛奈有錢.但是那種地方私密性那麼強.一般房子是不對外出租的好吧.

察覺到慕樂疑惑不解的眼神.洛奈開口解釋:「不是租.用你的名義買的.有個官員最近落馬了.我把那房子買了.」

勞資這麼有錢了.名下坐擁三套房產.其中一套還是別墅.慕樂頓時覺得自己被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砸中了.而且這餡餅還是肉餡.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