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暫時還是不要上去了,因為大白天什麼都看不到,很沒趣味的!還不如今晚我們在頂樓上相約,拿一些點心和水果,放肆地玩一場呢。」馨寧腦中閃出了好玩的鏡頭。

飄流很快融入她們當中,鼓掌叫好:「好哇,姐姐的主意簡直太棒了。」馨寧在她們發狂之時,叫了一聲:「收住!我們先要了解整個望月宮的環境,然後再分配好房間,你看咱們手上還有沉重的包袱呢。」「嗯……」飄流首先帶著大家經過院子,來到小花園內。這裡繁花似錦,百花怒放著,花香撲鼻。她們幾人丟下包袱,圍繞著幾株漂

飄流很快融入她們當中,鼓掌叫好:「好哇,姐姐的主意簡直太棒了。」

馨寧在她們發狂之時,叫了一聲:「收住!我們先要了解整個望月宮的環境,然後再分配好房間,你看咱們手上還有沉重的包袱呢。」

「嗯……」

飄流首先帶著大家經過院子,來到小花園內。這裡繁花似錦,百花怒放著,花香撲鼻。


她們幾人丟下包袱,圍繞著幾株漂亮的花樹,轉起圈來,此情此景很是賞心悅目。

馨寧覺得這小花園雖沒有御花園大,卻是花式齊全,凡是春花開放的花都有。

她看到小花園正對面有一間房,便問飄流:「那裡可有人住?」

「回姐姐的話,暫時還沒有人住呢。」

馨寧沉默著,思量著應該安排個人住在這裡,照顧花花草草才方便。

她們繼續朝著小花園一路往東走,來到了正殿內。

飄流介紹道:「望月宮上下三層,除了頂樓只有一間大房間外,其他兩層都有許多房間。羽妃娘娘的寢宮在二樓靠東的地方,早上打開窗戶就能看到日出。」

馨寧她們隨著飄流一一看過那些房間,也覺得差不多,該是時候分配各自的房間了。

她在心裡盤算著:羽妃有四個近身伺候的宮女,當然是安排在娘娘寢殿周圍住著。可這寢殿外只有左右兩個房間,所以就得靠親疏關係來安排了。

「新柔,你和風情丫頭就分別住在娘娘寢殿左右兩間房,具體哪間,你倆商量后定奪。因為你倆是伺候娘娘長大的人,對於娘娘的喜好和習慣都很了解,所以我很放心。」

「好!」

冷新柔和風情相視一笑,雖然早知會如此安排,可是兩人還是很開心。那兩間房略遜於娘娘的寢殿,但卻是裡面的布置和陳設是最好的。

馨寧看著思苓像有心事般,忙問她的意見:「思苓,你想住哪兒呢?」

思苓低著頭,不好意思說,可馨寧卻猜到了她的心思。

「那我就安排思苓住在頂樓的大房間吧,如何?」

思苓立即抬頭,滿心期待地望著馨寧:「要不,你同我一起住在頂層?」


「好!」其實馨寧也想住在那裡,可以不用受人打擾,想幹嘛就幹嘛,晚上還可以看月亮、數星星,真是想想都流口水。

冷新柔雖然也想過住頂層,可是高處不勝寒,還是住在主子附近比較妥當。

「你們倆真會選,把這望月宮最好的地方都佔了哦!」

此時飄流扭捏了半天,才壯膽說出口:「馨寧姐,那個頂樓是不能住人的。因為皇上和娘娘可能要上去賞月,所以宮內早有規定,那個房間必須空著。」

思苓唉著氣,像只泄了氣的皮球:「我們只是宮女而已,哪能像主子一樣呢。」

馨寧倒也沒關係,她認為飄流提醒得很正確,萬一哪天皇上有了興緻,帶著主子上頂層賞月。她們住在那裡,豈不是大煞風景了。

「思苓,不住頂樓,咱們住在二樓也挺好的呀。你和飄流現在都是娘娘的近身宮女,住太遠了,也不太方便!」馨寧只能如此安慰了。

思苓嘴角勾了勾,想想也是自己異想天開了,接受現實吧。


「好,一切聽姐姐的便是!」思苓無奈地說。


馨寧帶著幾人來到了二樓,她選一個左邊比較大的房間,作為她和思苓住的地方。

「以後,這就是我和思苓睡覺的地方了。飄流你就住在右邊第二個房間吧,至於濃意就也和飄流一起住吧,她不能沒有人照看著呢。」

新柔拉著馨寧到一旁,小聲地說:「這個飄流值得我們信任嗎?她會不會認真照顧濃意呢?」

「我覺得她人還挺善良單純的,應該會盡心地關照濃意的。再說,我們不就在旁邊嘛,有什麼事,也可以及時趕到的,別瞎操心啦!」

「好吧,就這般安排甚好!我和風情要伺候主子,也不能分心照顧她。」

她們各自拿著包袱,進了房間休息。

…………

韓馨寧還在呼呼大睡的時候,突然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有人大喊著:「不好了,濃意不見了!」

她一聽到此話,就從床上驚醒過來。或許是心中的那份愧疚,讓她很驚醒。

此時,傳話人也就是漂流已經出現在馨寧的床前。

馨寧來不急穿衣服,就問她:「濃意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漂流很慌亂,語言都說不清楚了:「姐姐,其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看到她衣服髒了,就讓她把衣服脫下來,拿給我去洗。她就情緒激動起來,我當然過去安撫她,誰知道拉拉扯扯地,倒把她的衣服撕破了。她就越發地發狂了,掙開我,就跑了出去。我想你們都在睡覺,就一個人去找了。」

「結果呢?」 快穿:總裁攻略手冊 ,與漂流說。

漂流搖頭:「我在望月宮四處找了,還是無法找到她。我詢問了其他人,也說沒有看見過她,所以我才趕來姐姐這裡了。」

究竟濃意跑哪裡去了? 漂流搖頭:「我在望月宮四處找了,還是無法找到她。我詢問了其他人,也說沒有看見過她,所以我才趕來姐姐這裡了。」

馨寧覺得此事關係甚大,濃意可是精神不正常之人,若是傷到了外人,恐怕會被送入瘋人院的。

她忙叫醒了身邊還在熟睡中的思苓:」快點起來,濃意不見了,我們全都得去找!「

思苓也是太累了,才睡得如此深沉。

一聽說是濃意,也就心甘情願地起床,收拾好,跑了出去。

馨寧繼續叫著冷新柔、風情,只是沒心動羽妃娘娘,悄悄帶著其他人在望月宮內到處找人。

可是任她們把這宮殿翻個底朝天,也是無功,絲毫未找到濃意的線索。她像是人間蒸發了,連守門的太監都說沒有看見她出去過。

馨寧想濃意這麼大個人,如此發狂地跑出去的話,按道理會驚動大家,不會悄無聲息呀。

她費解,實在弄不明白她到底去哪兒呢?

雖然濃意出去的可能性很小,馨寧還是叫那幾個太監出望月宮,打聽一下情況。

她自己突然想到一點,忙對飄流說:「你有沒有去頂層找過呢?」

飄流搖頭,自己一直想著她是去樓下了啊,沒想過會往上走,所以並沒有找。

「這可能都是我們大家忽略了,說不定濃意自己跑去頂層了呢。」

馨寧帶著幾個好姐妹一起登上了第三層的大房間,也找發許久,閣台那邊也是找了個遍,仍是一無所獲。

青山以南 ,她顯然很著急,命令馨寧道:「你一定要多派幾個到外面尋找一下,萬一若是傷到了別宮的人,恐怕會惹禍上身的。先不說濃意她被關入瘋人院,還會令我們望月宮的名譽受損的。」

馨寧沒想到主子這事倒想得通透,竟沒在乎濃意的安危。可見濃意現在是個不正常的人,大家都不會對她上心的。

「遵命,娘娘!」馨寧帶了一絲怨意走了。

她依照娘娘的吩咐,帶人四處尋找,又不敢驚動其他的人。只與外人說找一隻貓而已,其他宮女也沒太在意。

可是尋了一下午,仍是未找到濃意的人,甚至連半點線索都沒有。

馨寧垂頭喪氣,失落至極,她只能據實向廖羽薰稟報。

廖羽薰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她拍著桌子說:「難道一個活人就這般憑空消失了?」

「奴婢也覺得太奇怪了,可是現在就是找不到有關於濃意的消息。」馨寧聲音很低沉。

「你們都回去休息吧,也累了許久了。」

「好!」馨寧帶著所有的人退了出去。

大家紛紛用膳去了,可馨寧連吃飯的心情都沒有。

她獨自一人在這望月宮毫無目的地走著,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就到了一個雜草叢生的空地。

馨寧沒在意,就一直往前走,想走到棵參天古樹下,參透下人生。

誰知她一腳踩空,跌進了一個枯井裡。她的第一反應不是生死,而是:誰這麼缺德,挖個暗坑來害我。

「啊!誰來救救我!」待她已經掉了進去才想起來,該喊救命了。

可是為時已晚,這裡本來就很偏,平時就沒人來。再者,現在是用膳時間,誰沒事會過來瞎轉悠呢。

更不可思議的是,她看到這枯井裡面居然發著奇異的光,如同當初自己被帶入北宋的時光隧道。

她沒再大喊大叫,因為聲音全部被消掉了,與外面隔絕。更重要的是她燃起了回現代的希望,莫非我就可以輕輕鬆鬆地回家了。

馨寧一直墜落著,強烈地失重感讓自己很難受。可是為了回家,她也只能忍耐了。

一柱香的時間過後,她終於不再墜落,而是重重地掉落在了地上。她摸著差點碎掉的腰,唉喲個不停。

當她睜開眼,撐著腰,望向四周,黑漆漆的一片。

她分辨不出自己是否已經回到現代,心裡隱約的覺得事情沒那麼容易,老天爺哪會那麼好心呢。

突然,幾束強光襲卷而來,牆壁上突然出現了一些奇怪的影像。

馨寧納悶,這些影像如同電影一般在放映著,難道自己穿回去電影院了?


可這根本不像放電影,誰會無聊到放很多段電影片段呢。

她感覺這些影像倒像是監視器一般,**著別人正在乾的事。

馨寧甩著頭,覺得自己頭都大了。她想誰可以告訴她,自己現在到底在哪兒呢?

她狂搓著自己頭髮,都弄成了雞窩狀,仍是沒法解答。

她仔細看著那些影像,不像是現代的建築,但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莫非……

馨寧產生了一種邪惡的念頭,莫非有人在北宋皇宮安上了攝像頭,要監視別人的一舉一動?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個人就跟自己一樣,是從現代穿越過來的。只是他帶著攝像頭過來,而自己帶了個壞的ipad過來了。

她慢慢地走近這些畫像,居然有雜役房放夜香的地方,具體某一個夜香桶。馨寧仔細回想了一下,那個就是當日刺客藏身的夜香桶,後來他憑空消失了。

而其他的地方,她只認得是皇宮,具體是哪,可真不知道呢。

她一一略過,突然看到了濃意的身影,腦袋立即興奮過來,清楚地看到她被人綁起來了呢。

她張開嘴大喊著濃意的名字,可是聲音發出來了,自己都聽不到,活像個啞巴。她疑惑地想著,難道這隧道絕緣聲音嗎?

馨寧著急地敲了敲那個畫面,不曾想到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吸引著,進入了那個畫面當中。

她再次經歷那種鬼推人的感覺,依然膽戰心驚。如若不是經歷過兩次了,馨寧恐怕會嚇尿的。

這次時間很短,馨寧很快地來到了那個有濃意的房間,一衝而出,差點摔個狗吃屎。

她穩住了自己,急忙來到濃意的身邊,給她解綁:「濃意,誰綁的你呀?」

「壞人,一個很壞的女人!」濃意害怕地說。

馨寧想想自己也是傻了,居然問一個精神不正常的人,她哪能告訴自己事情的真相呢?

她幫濃意解完繩子后,觀察了房間周圍的擺設,估計這裡也是屬於皇宮的,只是具體在哪兒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