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娜正爲大家講訴年辰煉製玉肌胭脂血的整個過程,當然,雲娜刻意隱藏了是在年辰混沌空間內煉製這一祕密!

忽然,芒睚長睜大了雙眼,猛地站起身來,臉上現出了警惕的神色!只見一道青光,自遠處空中向着雲娜家方向破空飛來,速度極快!雲屠漠一見此景,也是面色凝重,吩咐自己的老伴和兒媳,將小云曇領進竹屋內,幾人隨即拔出了隨身攜帶的利刃,嚴陣以待!雲娜,是我們!老遠就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雲娜一聽到這聲喊,不禁長出了一

忽然,芒睚長睜大了雙眼,猛地站起身來,臉上現出了警惕的神色!

只見一道青光,自遠處空中向着雲娜家方向破空飛來,速度極快!

雲屠漠一見此景,也是面色凝重,吩咐自己的老伴和兒媳,將小云曇領進竹屋內,幾人隨即拔出了隨身攜帶的利刃,嚴陣以待!

雲娜,是我們!

老遠就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雲娜一聽到這聲喊,不禁長出了一口氣:

是年辰哥哥和他的兄弟,不用緊張!

呼!

一道遁光落在了衆人身前,楊倫將法器收進了體內!

只見原本載着二人的一個巨大物件,轉眼就沒了蹤影,把雲屠漠,雲蒙,芒睚長和雲娜都震呆在了當場!

太神奇了!

隨着這一聲讚歎,雲娜話音一變,用天寅大陸語向楊倫問道:

楊倫,你方纔用的那個會飛東西呢,藏哪兒了?

你是說我的飛行法器嗎?

應該就是它吧,快拿出來給我看看!

一旁的年辰擺了擺手,制止了二人的嬉鬧。隨即走到衆人中間站定,開口道:

我方纔從天巫大人那裏知曉,煉製九轉金丹的所需藥材,要到谷外三族聚居的幾個山系,方能尋到,所以,我們還得遠行一趟!

雲屠漠對此事早已知曉,在盧梭派遣人馬四處尋藥時,其中就有云蒙和芒睚長。

雲娜一聽年辰又要遠行,便要隨年辰一道!

年辰看了她一眼:

這次不行了,雲娜你得好好呆在家中,按照我教與你的方法以玉肌胭脂血塗抹傷口,此事不容有失!

雲娜一聽此言,只得極不情願地同意了!

雖想時時跟在自己的年辰哥哥身邊,但關係到自己容顏的大事,以女人愛美的天性,雲娜當然不敢有絲毫懈怠了!

一旁的芒睚長自告奮勇,要和年辰二人一道前去尋藥,也被年辰婉拒了!

此次谷外之行,很有可能要去極爲遙遠的豐沮玉門山,而年辰如今又不想將自己的混沌空間暴露,若是多了個芒睚長,會大大影響速度!

告別了雲娜一家,年辰隨即和楊倫跨上葉形法器,呼地飛起空中,向遠處急馳而去!

並排站于飛行法器上,楊倫轉頭看了年辰一眼:

大哥,聽說你煉化了一滴祖巫精血,可以變身爲六足四翼的鳥人模樣,而且速度驚人!是不是真的啊?

怎麼,想要比試一下嗎?

年辰許久沒有和自己的二弟三弟一道嬉鬧,此時不禁也起了童心!

好啊,看是你飛得快,還是我的法器快!

年辰隨即意念一引,將祖巫血脈激發,隨即凌空向一旁躍下。

呼,在空中急速變身,年辰瞬間就化爲祖巫帝江模樣!身軀高大,四翼六足,渾身上下一片赤紅之色!

楊倫第一次見如此奇怪的模樣,雖明知眼前之物乃是自己大哥所化,卻也不禁升起了一陣發自靈魂的顫慄!

洪荒祖巫的威壓,自是不同凡響!哪怕年辰刻意收斂了自身氣息,楊倫還是無法承受!

怎麼樣,準備好了嗎?

變身後的年辰,甕聲甕氣地問道:

竭力抵禦着無形的威壓,楊倫漸漸適應下來,隨即大喝一聲:

開始!

便狂崔腳下法器,化爲一道流光,向前方疾馳而去! 「是楊恆回來了呀,這次不會又要來殺我幾個弟子吧!」亞元尊者突然出現在楊恆旁邊,淡淡笑道。

楊恆一怔,回道:「上次事出有因,還請亞元尊者原諒!」


他雖然沒有拜入亞元尊者門下,但對亞元尊者還是很感激的。

如果不是亞元尊者的話,他根本沒機會拜入到無極聖地,現在說不定連神人境都沒突破。

「上次的事我也聽說了,他們那幾個小子太放肆了,居然趁我不在對你們的朋友下手。你上次走之前,我就答應過你會照顧好你的朋友,他們幾個死了也罪有應得。」

頓了頓,亞元尊者有些凝重地問道:「你這次回來,應該是要對天空神城的幾個家族下手了吧?」

「確實有這個想法!」楊恆直言不諱回道。

「哎,我知道你一向殺伐果斷,恐怕攔不住你。只是這天空神城是我的根基,希望你到時候還有手下留情啊…」亞元尊者有些無奈的說道。

「亞元尊者放心吧,我要對付的也就是幾個一直想對我不利的家族。其他家族只要不攪合進來,我不會拿他們怎麼樣的。」楊恆回道。

亞元尊者點了點頭,嘆道:「他們這些家族也安逸太多年了,一直都是欺軟怕硬,也應該讓他們吃點苦頭了!」

楊恆也沒再說什麼,等亞元尊者離開了鳳欒山之後,帶著人直接朝著天空神城趕去。

他上次來天空神城的時候,實力還有點太低,撼動不了天空神城的這些家族。

現在又有了銘禎這些人幫忙,他也正好跟那幾個家族算算賬。

天空神城裡依舊熱鬧非凡,楊恆帶著人走在大街上,看到前面有兩個神人境中期修士,圍著另外一個中期境修士。

他本來不打算理會這種事,只是他從旁邊經過的時候,突然聽到其中一個修士說道:「我聽說你是來自聯真國的無極宗,你信不信我馬上讓人去滅了無極宗?」

楊恆腳步一頓,直接在這三個修士旁邊聽了下來,對被欺負的那個中年男子問道:「你是來自聯真國的無極宗?」


中年男子看到楊恆旁邊的銘禎等人都是神人境後期,立即恭恭敬敬回道:「我確實來自聯真國的無極宗,不知你們…」

楊恆點了點頭,接著對另外兩個神人境中期修士問道:「你們是哪個家族的?你們剛剛說要滅了我們無極宗?」

這三個修士聽到楊恆也是無極宗的,同時一愣,半天都沒說出話來。

「我叫卜末,是一百多年從無極宗拜入亞元尊者門下的。只是當時實力不濟,沒有成為亞元尊者的正式弟子。你們也是來自無極宗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問道。

「嗯!」楊恆點了點頭,對這個卜末問道:「跟我說說剛剛是怎麼回事,他們兩個是哪個家族的?」

「對不起,我們剛剛跟他鬧著玩的,我們不打擾你們了,現在就走。」另外兩個神人境修士說完轉身就走。

「他們都是天空神城穆家的人!」卜末突然開口喊道。

楊恆聽到穆家,隨即臉色一冷,手中祭出貫虹劍,朝著前面劈了出去。

白色的劍芒瞬間就將穆家的一個修士砍成了兩半,靈體也隨即被焚燒乾凈。

「這個神人境中期修士是誰啊?居然敢在天空神城殺穆家的人,怕是不想活了吧!」

「太強了,一劍就秒殺一個同階對手。不過穆家的人馬上就該來了,他再強也打不過穆家的神人境後期修士。」

旁邊路過的修士看到楊恆強勢斬殺穆家修士,一個個小聲議論起來。

還有一些認識楊恆的修士,掉頭就跑。

「你要敢殺我的話,我們穆家的人不會放過你的!」剩下的那個穆家修士也不敢再逃,兢兢戰戰地說道。

「我現在不殺你,你帶我去你們穆家!」楊恆冷聲喝道。

「你要去穆家?」穆家修士不可思議地問道,他見楊恆不說話,立即轉頭朝著穆家的方向跑去。


旁邊路過的修士看到楊恆居然敢自己找上穆家去,一個個驚訝不已,紛紛跟著楊恆後面走去。

卜末也變得有些目瞪口呆,等他回過神來之後,楊恆已經帶著人走了好遠。

他立即追過去問道:「你,你真要去穆家?他們可是天空神城的大家族啊,我們根本惹不起的。」

「你不找他們,他們不是一樣欺負你?」楊恆淡淡回道。

沒過久,他們就來到了氣勢恢宏的穆家府外。

楊恆隨即出手把帶路的那個穆家的修士給解決掉。

緊接著,從穆家裡面走出一群修士,帶頭的是一個神人境後期渡劫境的青袍老者。

青袍老者看到楊恆之後,一眼就認出楊恆,暴喝道:「你這個王八蛋居然還敢回來,而且又殺我穆家的子弟,我今天要讓你死的很難看!」

「你們穆家的人殺別人就可以殺,別人就不能殺你們穆家的人?你太把穆家當回事了吧?」楊恆冷聲說道。

「我穆家雖然不算什麼,但是要殺你卻是足夠了。我聽說你是來自聯真國無極宗的,哼,整個無極宗等著給你陪葬吧!」青袍老者怒不可遏的喝道。

「從今天開始,天空神城就再也沒有穆家了!」楊恆的聲音像來自深澗里的一道寒風,冰冷刺骨。

他的話音一落,眾人一片嘩然,他們還是第一次在天空神城聽說有人要滅了穆家。

穆家不僅實力雄厚,而且是亞元尊者的旁系家族。

就是一個神人境後期的修士都不敢妄言滅了穆家,更何況對方還是一個神人境中期的修士。

「那你先去死吧!」青袍老者正打算出手,看到銘禎等人都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臉上立即大變,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他看到銘禎等人都是神人境後期,那絕對不是穆家可以匹敵的,一下就傻眼了。

片刻之後,他有些驚恐地問道:「你,你那裡請的這麼多幫手?」

「我的事還不用你來操心,我說了穆家以後不復存在!」楊恆說完,正打算出手,穆家的人突然全部消失不見。 方家後山陡峭壯觀,山路曲徑通幽,雜草叢生更已有半米之高,顯然此處罕有人跡。

白毅跟隨這方家護衛一路前行,直到看見禁室才停了下來,這禁室在高山之巔,四周皆是險峻的山石,看到的只有無盡的花草樹木,聽到的也只有蟲鳥之鳴。

“你就老實呆在這兒吧,沒有家主的命令你可出不來!我先行下山了!”這護衛倒也心平氣和,可眼中強行壓制的憤怒白毅盡收眼底。

這方家因爲自己而被動,更是出現了危機之象,這如何不讓方家之人不痛恨自己?

“好!如此多謝了!”白毅點了點頭,道了聲謝便轉身看向那禁室。

這禁室倒不如說是山洞,並無房間一般規整,也並無大門,常年無人居住也結下了層層蛛網,雜草也是茂盛的很。

看着黑漆漆的山洞,耳邊還響起陣陣飛鳥之聲,一絲孤寂油然而生!

白毅站立在原地心中有些起伏,隨即開始清理洞口的雜草與蛛網。

“滋······”

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頓時響起,白毅立馬側目看去,他看見一道強大的靈力形成薄膜將自己方圓幾公里給籠罩了起來,由於靈力來的突然,無數飛禽野獸也發出了驚恐的嘶吼。

“看來我是徹底被禁錮了,以我之力無法打開這結界,一切只能在其內自力更生了!”

對這一幕白毅倒也並未過於驚訝,轉過了頭繼續開始清理雜草與蛛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