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帝一聲冷哼,道:“哼,哼,威脅我。你將我咒樂園的實力看的太弱了吧。”

瑪麗絲狂傲的大笑,道:“哈哈,你說呢,雷帝,憑你嗎?就憑你一個人就想收拾掉我。面對着我的九個頭,我隨便的用三隻頭就可以秒殺你。你信不信。”××××××有興趣的朋友不訪猜猜,雷走,我是怎麼設定的。 想像過太過份了,這也能猜對啊,索蘭斯克,讀者ABC朋友,留言吧,獎勵精華一個。同時,傳說80後的

瑪麗絲狂傲的大笑,道:“哈哈,你說呢,雷帝,憑你嗎?就憑你一個人就想收拾掉我。面對着我的九個頭,我隨便的用三隻頭就可以秒殺你。你信不信。”

××××××

有興趣的朋友不訪猜猜,雷走,我是怎麼設定的。 想像過太過份了,這也能猜對啊,索蘭斯克,讀者ABC朋友,留言吧,獎勵精華一個。

同時,傳說80後的憤青朋友,能力設定稍後放出,太過於龐大,我整理一下,儘量簡潔一下。



××××××××××

龍宇踏前一步,還沒有復原的身體有些顫抖,拾起地上的妖,笑道“如果加上我?”

說話讓他劇烈的咳嗽着,血絲順着嘴角流下來。

瑪麗絲的九個頭齊齊的爆發出笑聲,白角輕蔑的笑道:“你真以爲你是三S級的高手嗎?你頂多也只能算是一個剛剛具備踏入超SS級實力門檻的小傢伙而己。對付你,哼哼,根本就是浪費我時間。”

龍宇一聲冷哼,晃了晃手中的兵器,道:“這個我倒是不敢想,只不過你覺手裏拿着一把類神兵器,如果要同歸於盡的話,你覺得你有幾分把握不受傷幹掉我。”

瑪麗絲的身子微微一顫,驚聲問,“小子,你瘋了,用命來拼。你覺得值得嗎?”、一個擁有類神兵器的人,不論他等有多差,那麼如果真要拼起命來,瑪麗絲還真是有所顧及,到不是顧忌人的威脅,而是兵器的威脅。

生存在大陸上幾千年,魔獸對於類神兵器的瞭解並不比人類差,隨便的一件古文明的類神兵器,如果發揮出百分之百的實力之時,威力絕對不會遜於一個三S的高手。

如果是那些頂級的兵器,威力還會更強。

“我是一個天生的賭徒,不過我賭的不是錢。我從來都是賭命。從我擁有了第一項超能力的時候,我就一直就在賭,一直賭到現在。包括剛纔我也一直在賭,但是我贏的次數佔了九成以上。”

“雖然我不喜歡賭,但既然是關於魔獸的事情,又怎麼可能落下我們魔人呢。”嗡嗡的猶如洪鐘的聲音,全身披掛着金色戰甲的巨人,手持着巨大的長劍步入結界之內。

“剎德利。”

剎德利一出現,周圍的空氣立刻彷彿蒸騰的熔岩般的炙熱。

看到來人,龍宇的眉頭不由一皺。

“龍宇,我們的事情先放到一邊。一切恩怨等收拾掉這個魔獸再說。”說着,剎德利手中巨劍單手一揮,帶起撲面而來的熱風指向龍宇,咬牙道:“你送給我的恥辱我是不會忘記的,結束後我會千倍的奉還給你。”

龍宇無所謂的笑着,指了指瑪麗絲道:“噢,那你就準備從它手中把我救出來吧,因爲我剛纔己經決定和他賭命了。”

瑪麗絲看着剎德利身上閃動的火焰,鎧甲之下蘊藏着無比龐大的能量,心頭一動,道:“元素魔人。”

“不錯,火焰騎士剎德利。哼哼,聽斯德克爾那個老傢伙說有魔獸皇后在這裏的時候我還不信。不過沒有想到,居然還能真的遇到一隻皇后。”


“還有我們,冰雪女王座下十二冰魔將。”

順着聲音,冰冷的氣息立刻沖淡了炙熱的氣息。帶之而來的是一片冰冷。

六個冰晶雕刻般的冰藍色的魔人出現在瑪麗絲的右首邊的位置。

砰砰砰……的幾聲炮彈出膛的聲音,只見七名教師打扮的人電射般的出現在瑪麗絲的身後,看也不看自己身後的的結界獸和空中停留了飛獅。一臉的傲慢。

哧哧的響動聲間,十餘隻的結界獸的脖間噴濺出綠色的血液。不明不白的仰天而倒。

一個老者拄着柺杖笑咪咪的站到了雷帝的身邊,道:“來遲一步,不過見面禮還算是可以吧。自我介紹一下,影武家的大長老影龍。”

執法員們己經不知道要如何表達了,這些平時可以威震一方的人物居然同時出現,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看着一個個降落的人,瑪麗絲的心動搖起來。

每一個人,自己可以感到的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着一股不小的能量。

和自己的能量相比也許他們是次一級的,可是當這些能量集中攻擊的時候,那卻是不可輕視的。

瑪麗絲不怒反笑,道:“呵呵,沒有想到,居然如此多的高手聚集在這裏。我真是榮幸呢?”

這一笑,聲浪讓大地也隨着震動起來。

那笑聲更像是刺耳的嘶鳴,彷彿千萬只蚊蟻在你在腦中啃咬着。

鄭月華捂着耳朵,咬着嘴脣痛苦的**着。

龍宇急忙站到鄭月華面前,那讓人想要自殺的聲音全消失了。

“我……我受不了了,啊。”一個執法員舉起手中的長劍,猛的刺入咽喉,沾着血跡的劍尖從後腦穿出。

雷帝一怒,天空再次的聚集起漫天的烏雲。

剎德利的雙手按到的鎧甲之上,只要雷帝動手,自己第一時間就會化身火焰巨鷹。幾名教師的手也擡起,在胸前交錯摺疊。各式的光芒在掌間閃動着。

冰魔六將的身體突然間融合在一起,一座冰臺出現在地上。

瑪麗絲的似乎也感到了周圍的殺機,九個頭吐着九條細長的蛇信,掃視了一下四周,道:“今天到此爲止。老傢伙,沒有想到咒樂園居然有這麼多的高手。”

雷帝語氣中透出無法讓人抗拒的命令語氣,冷聲道:“退出咒樂園。不要忘了,還有一個人沒來。”

斯德克爾,同一時間所有的人腦中都想起了這個名字。

一個存在大陸傳說中幾百年的傳奇人物。幾百年來,不論十大高手的排行如何變動,誰也無法動搖斯德克爾第一的位置。


光是名字就足以讓人震撼,人們知道的斯德克爾擁有着這個世上最讓人羨慕的領域,永生和空間。

斯德克爾一生只出手過兩次,己經沒有人可以記得起具體的時間,但是就是那兩次,兩個存在於大陸最輝煌時期的兩個國家被毀滅了。

沒有一絲的懸念。五名三S級的高手,其中有三名分列當時十大高手排行的第四,六和九位。

連斯德克爾的一招也沒接下。

如今的斯德克爾己經不再是一個傳說,更是一個神話。

當瑪麗絲自己提到的時候會嗤之以鼻,但是當這個名字從別人的口中說出的時候,瑪麗絲那龐大的身軀輕微的震動了一下。

那輕微的震動在衆人的面前卻猶如山崩地裂般強烈。

那個名字,確實還是讓所有的人震駭。

白角低下頭,掃禮了一眼周圍的人,最後九道目光齊齊的聚集在雷帝的臉上,道:“我要那條龍,那條石封在審訊廳的龍。”

雷帝的心頭一震,難道這個皇后竟然知道那個祕密嗎?

和斯德克爾一起的幾百年的經歷早就練就了雷帝的應變,一閃即逝的慌張,隨即鎮定下來,道:“你認爲可行嗎?何況一條石封的巨龍對你有什麼用?”

不過在場的那一個不成精的人了,那一瞬間的慌張也沒有逃過他們的眼睛。

“我活的也夠久了,當然知道也比你們多些。不要以爲我不知道那是一條沉睡的巨龍。我要斯德克爾喚醒他。我知道他可以喚醒它,雖然他不是古文明的馭獸族的人,但是斯德克爾完全有那個能力。”

“做夢。”

“哦,呵呵,是嗎?那我就用咒樂園的所有的生命換一條巨龍如何?”

“哼,在那之前,我會讓你死在這裏。”

“就憑你們嗎?哈哈,笑死我了。我承認你們很強,我承認殺掉你們我會付出很大的代價。然後呢?咒樂園就徹底的毀滅了,我相信今天站在這裏的至少是咒樂園百分之九十的精英吧。如果我真的死了,那整個咒樂園中,我族羣中的魔獸都會發狂,然後會失去理性的胡亂攻擊,再然後呢?好像不需要我說了吧。”

說着九頭蛇慢慢的縮小,龐大的身體慢慢的縮小,最終變成人類的外貌。一點也不在意自己赤祼的身體。

看着雷帝那張臉,因爲憤怒而變成醬紫色的臉膛,瑪麗絲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整個臉上洋溢着燦爛的笑容。

雷帝不敢動手,不是因爲他怕這個九頭的傢伙,只因他無法確定斯德克爾的空間領域是否能夠支持得住兩名三S戰力者的全力戰鬥。

這可不是兒戲,一旦空間崩潰,那不光是咒樂園,就是整個莫爾城也將遭遇徹底的毀滅。

瑪麗絲伸出雙手仰頭看着天空,帶着一絲陰沉的聲音,笑道:“這裏呢?從今天開始直到我離開,這裏就是我的領地了哦。通知那些愚蠢的人類,任何踏進這個鎮的人類和魔人,都會變成我手下的食物。” 道歉:因爲今天特殊原因,我回來晚了,實抱歉,緊趕着把這一章把出來。

×××××××

瑪麗絲歪着頭,看着衆人道:“快點回去商量吧,我要的可是一條龍。不知道斯德克爾舍不捨得?”

盯着瑪麗絲,雷帝沈默半天,冷聲道:“明天之前,如果你的手下擅自在咒樂園任何地方襲擊的話,我也會毫不留情的回擊。”

瑪麗絲嘻嘻笑着,道:“放心,從現在到明天第一縷陽光照亮這裏,不會有任何的魔獸襲擊。同時的,如果在那時我沒有得到答覆的話,我的子民也將發動全力的攻擊,真到一方全滅或者你們答應我的條件爲止。”

“那再見了啊。明天見。我比較希望明天在我面前的是一條龍,而不是一堆人。”

說着瑪麗絲輕哼着歌曲,在一衆魔獸的簇擁下從新走進樓閣。

剎德利手中劍往地上一插,怒聲道:“我不明白,雷帝,以你的性格你會怕那個傢伙。哼,如果非要動手誰勝誰負還是未知數。”

雷帝冷哼一聲,道:“如果真動起手來,又如何?勝敗只有動過手才知道。但咒樂園怎麼辦?三S戰力的破壞我相信你也十分的清楚,跟着火焰公爵這點常識你應該清楚。波及的範圍足夠摧毀三分之一的咒樂園。勝的代價太大。”

剎德利冷哼一聲,默不作聲。

龍宇在邊上悠閒的笑着,若有所思的看着樓閣,道:“吃掉了雷帝的神罰之雷,我相信足夠這傢伙消化一陣子的了。其實那隻皇后己經受傷了,它也只是在爭取時間而己,更何況那個沒來的人,他的名頭就足夠讓皇后顧及了。只是……”

龍宇一頓,神祕的笑道:“雙方其實都是在爭取足夠的時間而己。雷帝大人希望有機會做足夠的準備,因爲他沒想到這隻皇后這麼強大。而皇后呢?在吃掉了那麼多的雷電力量,需要一段時間消化。這樣的情況,雙方又何樂而不爲呢?”

剎德利一聲冷哼,道:“你和我的事情,還沒有解決,等解決掉這隻怪物,就是你和我決鬥之時。”

“樂意奉陪。”

凱文忍着巨痛,站了起來下令,道:“所有執法員和醫護員搜索生存者,然後離開。”

衆人一聽,應答一聲,立刻忙碌起來。不過看着滿地的殘肢斷臂,在魔獸下能留下幾個活人。

不約而同的,懷着不同心情的衆人都跟在雷帝的身後。

每個人都知道,事情並沒有結束,接下來如果不是妥協,那麼就是一場戰爭。

輕輕的走到舞的身邊,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可人兒,龍宇心中感慨萬分,將上衣脫了下來,蓋在舞那豐滿誘人的胴體上。輕輕的將舞抱在懷中。

雪白修長的雙腿,晶瑩如玉的雙肩,讓人不禁想起了那件衣服下的完美的身材。

舞下意識的向着龍宇的懷中使勁的縮了縮,臉埋的更深。不管是否聽得清龍宇的話,舞只是一臉的安祥,靜靜的躺在龍宇的懷中。

剎德利在剛纔沒有在意,有因爲皇后的力量太強,干擾了自己的感應,現在魔獸撤走,才感覺到熟悉的能量的波動。


向着龍宇的方看去,只見對方的懷中抱着的美女,額頭上有一塊紅色的水晶片。

那是……

剎德利一陣激動,大步攔到龍宇的臉前。

兩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塊水晶片,每天都要面對着它,沒有人誰比剎德利更熟悉那是什麼東西了。

“緋紅之心,你那來的?”說着剎德利的大手己經伸向舞的額頭,想要取走那屬於火焰城堡的東西。

就在剎德利的手伸到的瞬間,龍宇後躍躲開剎德利的手,笑道:“不論是那來的,他現在是舞的,如果你想偷回去。先要過我這關。”

偷字刺激了高傲的魔人,剎德利瞪着龍宇,周圍的氣溫陡然提升,伸出的手又緩緩的放下,“龍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我會等他醒過來,堂堂正正的拿回來。”

龍宇連看也不看雷帝,自顧自的低頭跟在身後,似乎在想着什麼?剎德利的一雙眼睛盯着龍宇一刻也不離開。

領着衆人,雷帝來到審訊廳的大門前。

識趣的執法員沒有上來打擾衆人,四百多人的執法隊,如今返回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人的人。

而跟在雷帝身後衆人,稍微有些常識和認知的人都清楚的知道這些人的來歷。

大陸上最強的第一位面的是十大高手,而排在之後的就是這些人,剎德利,冰魔十二將和少數的高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