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局勢已經很明顯了,只要殺了看上去最爲棘手的林隕,剩下的這幫人根本就不是什麼大問題!林隕一死的話,昭陽公主和邵通隨時都能殺!

“猛虎朝天拳!”爲首的那名仙府境巔峯黑衣人一出手就是必殺絕招,沒有半點的留手,剎那間一道更爲兇猛龐大的猛虎虛影凝聚而出,勢不可擋地朝着林隕的腦袋轟殺了過去!段越臉色蒼白,他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殺招。他幾乎已經預見了林隕的腦袋會被當場打碎的可怕場景,目眥欲裂:“快逃!”“春生萬物。”誰知在所有人震驚的

“猛虎朝天拳!”

爲首的那名仙府境巔峯黑衣人一出手就是必殺絕招,沒有半點的留手,剎那間一道更爲兇猛龐大的猛虎虛影凝聚而出,勢不可擋地朝着林隕的腦袋轟殺了過去!

段越臉色蒼白,他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殺招。他幾乎已經預見了林隕的腦袋會被當場打碎的可怕場景,目眥欲裂:“快逃!”

“春生萬物。”

誰知在所有人震驚的視線下,林隕非但沒有逃走,反而就這麼站在原地。

只見他緩緩地抽出手中的璇璣劍,輕飄飄的一劍就這麼斬出,看上去沒有半點力道可言。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他是在舞劍呢!

譁!

濃郁的生機之力爆發而出,萬花叢生,草木衍生!

可以說是恐怖數量的藤蔓憑空冒了出來,那可怕的繁殖速度令人頭皮發麻,僅是瞬息間便是佈滿了周圍數百米的地面!

那道猛虎虛影破開了無數藤蔓,可其破壞的速度根本就趕不上藤蔓重生的速度,最終只能被數量恐怖的藤蔓所徹底吞沒其中!

這就是大圓滿境界的春生萬物!

頃刻間,所有黑衣人皆是被那些藤蔓所纏住,藤蔓層層纏繞,縱橫交錯,儼然凝結出了一個又一個的藤蔓牢籠!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被藤蔓所纏住的他們還沒來得及想辦法掙脫,就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元和力氣居然正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開始消逝!


吞噬生機!

這纔是“春生萬物”的威力精髓所在!但凡是被春生藤蔓纏住的對象,都會被其吞噬體內生機,如果始終不能掙脫束縛的話,那就極有可能會被吞噬生機到死爲止!

就算是死,也會成爲一具毫無生機的乾屍!

總裁老公不請自來 《四靈封魔劍》真正的可怕之處!

春生萬物,固然指的是營造出春季盎然生機的劍道意境,但劍招終究是劍招,如果不是爲了殺敵的話,又怎麼可能稱得上是一式劍招呢?

無限生機之下,隱藏着的反而是可怕的殺機!

值得一提的是,就連當初的明軒都沒能發揮出“春生萬物”真正的威力,可林隕不同,他已經將這一式劍招修煉到了大圓滿境界,才能完全發揮出這一劍招的威力!

“這是……四靈封魔劍!”

“難道你是北斗劍宗的人?”

那批來自朱樑國的黑衣人也不是什麼孤陋寡聞之人,他們立刻認出了林隕所使用的武技,一個個臉上帶着震撼之色,驚聲道。

沒錯,如此一來就全部都說得通了!

除了北斗劍宗這種頂尖宗門勢力以外,還有什麼地方能夠走出像林隕這種年紀輕輕就擁有着仙府境戰力的天才武者呢?

不僅如此,他們這時更是注意到了林隕手中璇璣劍的不凡之處!

靈光四溢,擁有着尋常兵器無法比擬的可怕威能!

這竟然是一件上品地器?!

“你猜。”

林隕笑眯眯地道。

他自然不可能透露出自己真實的身份,反正對方都誤會他是北斗劍宗的人了,他也就樂得默認了。

言語之間,他手上卻是絲毫沒有留情的意思,當春生藤蔓束縛住這幫人之時,他手中的璇璣劍再度緩緩地揮動了起來。

這一次,跟春生萬物盎然的生機不同,衆人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灼熱感!在衆人的視線之下,林隕彷彿變成了一顆刺眼無比的太陽,那耀眼的光芒和火山般的高溫令人心中生悸。

嗤嗤。

周圍地面上的泥土更是因高溫,不禁蒸發出了絲絲霧氣,就連空氣都扭曲了起來。

“烈日盛夏。”

林隕輕聲道。

這是他第一次真正使用這一式應夏季而生的劍招。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式“烈日盛夏”實際上是跟“春生萬物”弦弦相扣的,先是利用春生藤蔓束縛住敵人,弱化敵人的戰力,然後便是順理成章地以“烈日盛夏”引燃春生藤蔓,一件滅殺所有的敵人!

這跟林隕當日利用青霜冷焰引燃純春生藤蔓擊殺血神宮強者有着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他那時並未修成“烈日盛夏”,並不能完全地發揮出這門劍道武學的真正威力!

《四靈封魔劍》這門造化級劍道武學看上去像是有着四式強大的劍招組成,可實際上它卻只有一式劍招,一式由四季變化意境組成的強力劍招!

只有當修煉者將四式劍招都修煉至圓滿境界之後,才能水到渠成地用出那一式四季融合的驚天劍招!

“啊!”

驚人的高溫徹底點燃了所有的春生藤蔓,將所有黑衣人身上的衣物燒成了灰燼,他們所有人更是禁受着前所未有的痛苦折磨,一個個發出了慘烈至極的叫聲。

那七名道臺境武者實力最弱,很快就被兩式組合劍招的威力之下喪命了。只有那三名仙府境的武者,他們的生命力較爲頑強,春生藤蔓並不能在短時間內吸乾他們的生機,他們也因此堅持了更長的時間。

然而,林隕從來都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

眼下是對方最爲虛弱的時刻,他唯一的選擇就是雷霆出手,瞬殺敵人!

“死!”

林隕陡然出劍,這一劍蘊含着驚天殺機,衆人甚至都沒能看清他出劍的動作,他手裏的璇璣劍便已經刺穿了那兩名仙府境大成強者的心臟!

劍出嗜血,一擊斃命!

“你殺不了我!”

爲首的那名黑衣人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同伴一個個被林隕所殺,他陡然怒吼出聲,一股可怕的真元之力爆發了出來。只見他渾身上下皆是纏繞着凝如實質般的真元,有如驚濤駭浪般熊熊涌出,竟是生生地逼退了燃燒着烈火的春生藤蔓!

這是真的拼命了!

“這傢伙……夠狠的!”

林隕眯了眯眼,他自然看得出對方這是不惜燃燒了自己體內的真元,換來短時間內的強大戰力!一般武者除非是到了絕境,否則是絕對不可能用出這等自殺性的招數的!

因爲,就算是能夠用這招成功殺敵,可燃燒過自身真元的武者一身修爲也將隨之付之東流,甚至嚴重者還可能會當場虛弱而死。

砰!


掙脫開了所有的春生藤蔓,那黑衣人更是一拳轟爆了腳下的地面,濺起無盡的煙塵霧氣。一時間,所有人的視野都受到了限制,根本就看不清誰是誰。


“他想逃!”

段越不愧是老江湖,立刻洞察出了對方的意圖。

此人自知不可能是林隕的對手了,便是爆發出最後的力量以求逃出生天。

“逃得了嗎?”

煙塵之中,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

伴隨着一道可怕的劍光閃爍而至,段越隱隱間只看見了一道人影無力地倒在地面之上,鮮血浸溼了泥土地面,顯得是那般妖豔血紅。

當煙塵盡數散去,段越等人這纔看清楚其中的景象,只見手持璇璣劍的林隕一臉淡然之色,腳下則是躺着一具又一具冰冷的屍體。

包括那名仙府境巔峯修爲的殺手,一樣是眼神不甘地倒在了地上。

不得不說,他在臨死前做出的決定絕對是正確無比的,只是他太過低估了林隕的感知力和速度。說句不客氣的話,就算林隕讓他先逃個一刻鐘的時間,催動御劍術的林隕一樣能夠追得上他!

“這小子,居然把他們全都殺了?!”

目睹了戰鬥所有過程的姚明成忍不住吞嚥了一口口水,那眼神就像是見了鬼一樣,他做夢都想不到,自己之前極爲輕視的林隕居然擁有着這般可怕的實力!

再看林隕的年紀,最多不過二十歲左右,這該是何等驚人的潛力!

他心中愈發確定林隕十有八九就是出自頂尖勢力的年輕天才!


除此之外,絕無其他的可能性了! 就在姚明成暗感不妙,準備帶着自己的人馬立刻離開這裏的時候,他卻是注意到林隕竟是不知何時將冷冷的視線投向了他。

那種眼神,居然充滿了冰冷的殺機!

難道他想要殺我?

“你,你想做什麼?”

姚明成有些畏懼地後退了兩步,強裝鎮定道。

“你不是軍中之人嗎?那你應該最清楚,臨陣脫逃之人的下場是什麼?”

林隕冷笑道。

從一開始,姚明成就不止一次地針對他,他要不是看在段越和小環的面子上,早就出手反擊了。畢竟,他林隕也不是什麼脾氣溫和之輩,面對這種對自己有惡意,隨時可能成爲敵人的傢伙,直接解決是最方便的。

更何況,剛纔姚明成貪生怕死的行爲更是令人不齒。

“我警告你,我可是帝都姚家的人,你要是敢亂來的話,姚家絕對不可能放過你的!”

似乎是爲了掩飾心裏的恐懼,姚明成大聲道。

“你的生死,不是我能決定的。”

誰知這時,林隕陡然看向了段越,淡淡道:“段大叔,你認爲應該怎麼處理這個臨陣脫逃的叛徒?只要你一句話,我立刻就殺了他。”

什麼帝都姚家?

就連羅閥的人他林隕都不怵,更別說是什麼姚家了。

殺了又能如何?反正他林隕早就得罪了不知道多少人,債多不壓身的道理他是最清楚的。

“算了,放了他吧!”

讓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是,段越恨恨地看了一眼姚明成後,竟是輕嘆道:“再怎麼說,這一路走來他也算是保護過夫人和公子的,他無情無義是他的事情,我們如果就這麼殺了他的話,那跟他這種人還有什麼區別嗎?”

“好。”

林隕點了點頭,也就收回了殺機。

既然段越都這麼說了,那他這個局外之人也沒什麼好說的。

“算你識相。”

姚明成心裏鬆了一口氣,嘴上卻是不饒人地說道:“好歹我也是護送昭陽公主回到大秦天朝的大功臣,你說什麼都不能殺我。”

“如果你再敢說半句的廢話……”

林隕淡淡道。

他的話沒有說完,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後半句話是什麼。

感受到那股驚人的殺機再度出現,姚明成不禁打了個冷戰,連忙帶着自己的人馬要轉身離去。

“不能放過他!”

誰知就在這時,一個有些稚氣的聲音響了起來:“他之前還脅迫昭陽阿姨嫁給他,像這種卑鄙小人,如果放過他的話,以後我們在帝都還會有好日子過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