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準備以肉體硬抗數十位地靈七重以上的強者全力一擊,龍翔的瘋狂舉動,讓衆人愣了兩秒,不過下一刻那些強盜卻是大笑了起來。

“少俠快躲。”兩位美女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慌之色,他們自然是希望龍翔能夠戰勝這羣強盜,在兩位美少女的眼中,雖然一開始龍翔在氣勢上面勝過了他們。但是在真正的境界上,龍翔卻遠遠不如那些強盜,兩位美少女可不希望龍翔爲了救她們而丟了性命。面對美少女的提醒,龍翔根本就不予理會,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在他們以爲龍

“少俠快躲。”

兩位美女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慌之色,他們自然是希望龍翔能夠戰勝這羣強盜,在兩位美少女的眼中,雖然一開始龍翔在氣勢上面勝過了他們。


但是在真正的境界上,龍翔卻遠遠不如那些強盜,兩位美少女可不希望龍翔爲了救她們而丟了性命。

面對美少女的提醒,龍翔根本就不予理會,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在他們以爲龍翔是被嚇傻了的時候,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在強大的力量接觸龍翔的肉身時,他爆喝一聲,銀色龍鱗從他的皮膚裏面冒了出來,與此同時他修煉的練體戰技,御金龍之身也在體內運轉。

而且他更是將龍青天贈予他的龍脊盔甲穿在了身上,諸多的防禦神通,面對將近四十個地靈七重以上的強者合力一擊,龍翔依舊是面不改色。

“轟隆······”

一聲巨響,在龍翔所處的原地揚起了一陣巨大的塵煙,就在衆人以爲龍翔已經屍骨無存的時候,一個面目冷峻,渾身散發着凌厲氣勢的少年,正絲毫無損的站在他那裏! 這樣一股強大的力量已經無限接近於地靈九重的巔峯,但是打在龍翔的身上,就像是再給他撓癢癢一般,絲毫沒有覺得哪裏不舒服。

這次那些人可傻眼兒了,下巴掉了一地,這還是人嗎?要算是地靈九重妖族強者的肉身恐怕也沒有龍翔的肉身恐怖吧。

沒有理會衆人那驚駭的表情,龍翔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咧嘴一笑,“嘿嘿,堪比第九重強者的巔峯一擊,也不過如此,接下來可輪到我了。”

高舉早已蓄勢待發長劍猛然一道劍氣劈出,形若神龍咆哮而出。

“嘶昂······”

一道劍氣下去,地靈七重的強者全部倒地,死相皆是被劍氣洞穿了眉心,這下剩下的驚恐了,面對地靈八重武者的反抗,龍翔依舊是那淡淡的笑容掛在嘴角。

“潮汐劍法。”

一道道凌厲的劍氣化作羣龍呼嘯而出,在虛空翻飛交織,瞬間一張巨大的龍網就這樣形成了,強大的威壓瞬間鎮壓了剩下的第八重武者。

如此恐怖的龍網,就算是一般的地靈九重的強者也難以震破,更別說這些只是初入地靈八重的武者了。


巨大的龍網瞬間變化成了劍氣,“嗖嗖······”幾秒鐘的時間,他們的首級便與身體分了家,一道道沖天血柱猶如噴泉般壯觀。

可是這一幕卻將那兩位美少女嚇壞了,剛纔發生的一切是他們這輩子見到的最恐怖的場景,她們很難將龍翔的面貌,與他的手段聯繫在一起,太恐怖了。


不過就是這樣一個恐怖的少年,救了她們一命,搞定了這一羣山賊之後,龍翔便轉身離去。


不過下一秒,大美女叫住了龍翔,“喂,那個···多謝你的救命之恩。”

聽到大美女的感謝之意龍翔並沒有回頭,背對着她淡淡的說道,“我並非是專程就你們的,而是這些山賊正好擋住了我的去路,說到底我也是在爲自己開道,你們沒必要感謝。”

說罷,龍翔身形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兩位美少女愣愣的站在原地,良久之後纔回過神來。

“什麼人嘛,救了人家就真以爲自己多了不起,哼,居然連看本小姐一眼的興趣都沒有,可惡。”

大美女憤憤的嘟着小嘴兒怒罵道,遠處正在急速趕路的龍翔,“阿嚏······咦?感冒了?”

這件事不過只是一個小插曲而已,終於在不分晝夜的趕了三個月時間的路之後,龍翔終於踏進了南皇域的地界。

總體來說,南皇域要比東皇域大上不少,而且這裏的勢力規劃與東皇域也是大不相同,在東皇域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分散的勢力。

而在這南皇域可就不一樣了,南皇域一共有九十座中城,而在這裏中城當中除了一切家族勢力,更多的宗派的勢力。

宗派其實與邪龍教相似,都是自成的勢力,不過這些自成的宗派實力,卻要比任何一個大家族的實力還要強。

可以說除了整個南皇域的軍隊能與宗派抗衡,其他勢力基本上是沒有資格與一個大宗派相提並論。

簫雪城是南皇域當中比較繁華的一座中城,而在簫雪城當中有兩個宗派,一個是梯雲宗,而另外一個則是噬風宗。

兩宗派的相比之下,噬風宗的實力稍微強盛一點,兩個宗門每年都會舉行一場比賽,這場比賽只有年輕弟子纔有資格參加,目的就是一較長短。

實力較強的宗門將會贏得掌管蕭月城一年的資格,爲了這場比賽,兩個宗派的弟子可謂是勤學苦修,誰都不想給自己所在的宗門丟臉。

而他們的比賽地點正是簫雪城當中的斷封山,斷封山是簫雪城的寶山,山中的天材地寶多不勝數,不過裏面的妖獸可也不是吃素的。

斷封山是生產靈藥的山脈,當然少不了妖獸的駐足,要知道這靈藥不單是對人族武者的修煉有用,這更是妖獸的大補之物。

而勝利的宗派不但可以獲取簫雪城一年的掌管權,更是可以獨自享用斷封山當中的一切靈藥,這樣的誘惑可謂是巨大無比。

不過能參加這場比賽只有宗派當中的天才弟子,境界只要是低於地靈八重的武者都是沒有資格的,在兩個宗派比試的同時,龍翔卻是在簫雪城當中瞎逛蕩了一圈。

這南皇域真不愧是第三大域,實力遠遠超越了東皇域,龍翔目前在簫雪城的街上,片刻之間便遇到了不下百位地靈九重的強者。

這還只是在大街上,若是換做其他地方,恐怕是天靈境的年輕強者也有不少吧,以龍翔目前的實力想要在這簫雪城當中駐足下去,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現在的他就算是發揮全部的戰鬥力,動用所有的底牌,也最多是能和地靈九重巔峯的強者一戰,若是遇上一位初入天靈鏡的武者,就能夠輕易要了他的性命。

龍翔可不敢以這樣的實力在簫雪城當中混下去,打定了主意,他獨自來到了斷封山,在這裏他將突破到地靈六重的境界,甚至是地靈七重。

之所以沒有選擇在蕭月城裏面進行突破,那是因爲城中人來人往,而且龍翔每次突破的動靜又是那麼強,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而且還很有可能是連破兩重境界。

龍翔並不知道斷封山有人在歷練,不然他也不會選擇這個地方進行衝刺,找了一個較爲隱蔽的地方,龍翔從乾坤戒當中取出了一堆靈晶。

這些都是當初在蟠龍山得到的,這可是龍青天贈送於他的寶貝,靈晶要比赤血妖蓮還要恐怖,赤血妖蓮只是在地靈鏡的時候有用,而到了天靈境基本上是無用了。

但是靈晶卻不同,任你修爲通天徹地,也能夠煉化它轉化爲自己的龍元,當初在陵墓當中獲得的靈晶,龍翔大致算了一下,恐怕是有四千千斤。

四千多斤分小化來算的話,大概就是三千萬塊靈晶,當初那三位靈界師在雄擎天那裏拿了三百萬塊靈晶,龍翔就羨慕不已,但是現在比當初足足多了數倍。

這恐怕這是龍翔最富有的一段時間吧,不過在怎麼富有,也用不了多久,龍翔就會再次變成一個窮光蛋,對於突破需求量是別人數倍的他,這點靈晶着實算不了什麼! 龍翔把乾坤戒當中的三千萬塊兒靈晶拿了出來,擺在地上閃閃發光,濃郁的靈氣瞬間襲遍整個山間。

如此多的靈晶怎麼也夠龍翔突破到地靈六重的境界了吧,龍翔毫不猶豫將龍元釋放了出來,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一個保護罩,以防靈氣流失。

渾厚的龍元瞬間就包裹了三千萬塊靈晶,堆積如一座小山峯的靈晶在快速的消失,變成了雄渾的龍元,不得不說龍翔煉化靈晶的速度很恐怖。

若是普通人要想煉化一塊兒靈晶,至少也要好幾分鐘,可他龍翔呢,直接一次性三千萬,估計若是讓別人知道了,真不敢想象會是一幅怎樣的表情。

半個時辰的時間,三千萬的靈晶就消失得一乾二淨,相反磅礴的龍元充斥着整個保護罩,如此巨量的龍元,好像隨時都有把氣罩撐破的可能。

龍翔不敢大意,如果這麼多的龍元全部流失,那真是哭都沒地方哭去,引動着龍脈當中的龍魂,昂首龍吟一聲,在龍脈之中翻騰。

彷彿它也感覺到了外面渾厚的龍元,興奮不已,龍翔笑了笑,“小寶貝兒,吞噬吧,這一次把你喂個飽。”

收到龍翔的命令,龍魂不再有所顧忌,氣罩當中的龍元蜂擁般的衝進了千萬竅血當中,十幾秒鐘的時間,龍翔感覺身體就快要被龍元撐爆了。

一鼓作氣衝到了瓶頸,這一次龍翔驚喜的發現,不用感悟武道就能突破,大喜之下震驚萬分,要知道以前每突破一個境界,都需要感悟新的武道之力。

而這一次好像根本不用那麼麻煩了,當達到了突破的限制,那強悍的武道之力乖巧的注入了竅血當中,這個意外的發現讓龍翔更是無所顧忌。

瘋狂的吸收着靈晶煉化的龍元,千萬竅血隨着龍翔的實力提升不斷被拓寬,“轟······”


一股強大的威壓從龍翔的體內釋放了出來,成功達到地靈六重的時候,天地間的靈氣也爭先恐後的衝進了龍翔的身體裏面,不斷鍛造龍翔的體魄。

習有御金龍之身的他,加上龍脊盔甲以及龍陵鍊甲,龍翔的防禦能力不會輸給任何一位初入天靈境的強者,也許就算是天靈一重強者的防禦力也不如龍翔強悍。

突破之後,龍元依舊不斷的涌進了竅血當中,幾分鐘之後再次衝擊到了第六重巔峯的境界,此時由靈晶煉化的龍元已經所剩無幾了。

不過目前的狀況已經遠遠超過了龍翔的預料,本以爲三千萬的靈晶只能幫助他突破到地靈六重而已,但是他低估了靈晶的力量。

如此巨量的靈晶足以讓他達到地靈七重的境界,將最後一點龍元吞噬之後,龍翔再次突破,終於達到了地靈七重,不過這還不算完。

龍翔不突破則已,只要一突破絕對是驚人,靈晶已經被龍翔揮霍掉了,緊接着他又從乾坤戒當中拿出了一顆地靈丹。

一顆地靈丹就能讓龍翔馬上從地靈七重飛躍至地靈八重的境界,吞服了地靈丹之後,龍翔只感覺丹田之中有一股暖暖的氣流,而且正在不斷劇增。

龍翔知道這是龍元正在煉化地靈丹,果不其然,一個小小的地靈丹足足抵得上三千萬的靈晶獲得的龍元,甚至是相當於六千萬的靈晶。

因爲如果是用靈晶來衝刺地靈七重的境界,龍翔至少需要煉化三千萬的靈晶,而若是衝刺地靈九重境界,至少需要煉化六千萬的靈晶。

而小小的地靈丹只要是在地靈鏡任何一重境界都能提升一重實力,龍翔現在便用掉了一顆地靈丹着實是有些浪費,不過沒辦法,現在形勢所逼。

以他之前地靈五重的境界,在簫雪城當中只有被虐的份,不過現在可就不一樣了,具有地靈八重境界的他,就算是對付初入天靈的武者也不是問題。

而且加上龍翔的諸多手段,那麼天靈二重的武者,他也有一戰的資格,當天地靈氣停止涌動的時候,龍翔將保護罩散去,站起身來,身上的骨骼啪啪作響,彷彿是在炫耀它的強大。

一個時辰前還是地靈五重,而就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之後,龍翔身上的氣質發生了飛躍質的變化,說出去恐怕都沒人相信吧,可是他龍翔做到了。

這就是他龍翔的逆天之處,如果換做是普通人,就算擁有這麼多的資源,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個時辰之內連衝三個境界,畢竟武道的領悟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就算是之前的龍翔,領悟武道也沒那麼容易,只是讓他想不通的是,爲什麼這次突破無需領悟,只要有足夠的龍元就可以隨時突破。

對於這一點,龍翔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不過至少目前他是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可是剛剛還富得流油的龍翔,此時的乾坤戒空空如也。

除了有兩把武器和幾份戰技之外,剩下的就只有一些黃玉外加不計其數的赤鐵晶,現在對於急需修煉資源的他,如今只能想方設法湊靈晶了。

雖然有地靈八重的境界,但是龍翔並沒有將自己的真實實力展露出來,而是壓制了境界,這樣做也算是保留了底牌吧,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是不會將自己的真實境界暴露。

就在龍翔爲修煉資源苦苦發愁的時候,突然一股強大的靈氣從遠處傳來,龍翔心中一驚,隨即面露喜色。

“這不是靈藥的氣息嗎?而且好像還不弱。”

從靈力方面看來,應該是玄階二品的靈藥,這種靈藥可比赤血妖蓮珍貴多了,這種高品質的靈藥,龍翔自然是不會放過,施展了幻虛游龍步一個呼吸間,就出現在了傳來藥香的位置。

不過那靈藥似乎是在高速移動,看來這裏的靈藥已經達到了通靈的境界,通靈的靈藥可要比普通的靈藥還要珍貴幾分。

通了靈之後的靈藥不但能隨處移動,而且如果是兇惡的靈藥,還會對侵犯者發起攻擊,可不要小看了這些靈藥,等級越高的兇惡靈藥,攻擊手段就越強大。

不過龍翔目前感應到的這一株靈藥並沒有戾氣,看樣子並不是兇惡靈藥,不過就在這時,龍翔突然感覺到除了他自己之外,還有一批人正在追趕那一株靈藥。 不過龍翔並沒有打算就此放棄,現在任何對他修爲有幫助的靈寶他都不會放過,畢竟他無時無刻不在擔心趙靈兒。

仔細算算距離趙靈兒的離開,不知不覺都已經過了將近一年之久,而他自己在修爲上並沒有太大的成就,當初趙靈兒被老龍抓走的時候,他已是地靈鏡的武者,都過去這麼久了,他如今還是停留在地靈鏡。

“看來自己的實力應該在加快速度了。”

龍翔在心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趙靈兒美麗的臉龐依舊清晰的印在他的腦海裏面,那一顰一笑都讓他終生難忘。

還有王語嫣,那個曾經倔犟的女孩兒,每當龍翔想到這些,都是滿懷思念,他突然覺得自己開始厭倦習武之路,江湖紛爭時時刻刻都伴隨在他的左右。

他多麼希望回到當年那個無憂無慮的日子裏面去啊,有家人的庇護,不會爲這些瑣碎小事發愁。

“看來是該找個機會龍城看一看父親他們了。”

龍翔感嘆了一句,便將這些思緒拋到了腦後,在他出神之際,那一株靈藥又逃遁了幾裏,龍翔心中一驚,好不容易碰到了如此靈藥,可不能放過。

而就在另一邊,一行五人,三女四男,三女的長相雖然算不上是傾國傾城,但是也非常耐看,至少只要是個男人就會心動的那一種,尤其是那性感的身軀,凹凸有致,特別是胸前那兩座玉峯。

隨着女子身姿的搖擺,一陣浪蕩,就像是隨時會掉下來一般,三女的年齡並不算大,最多不會超過二十歲。

至於那四個男子,年齡最大的可能剛二十出頭,而最小的那一位恐怕與龍翔的年齡不相上下,不過他們那一身修爲卻是非常出衆。

細看之下那三位性感的女子,實力都在地靈八重巔峯,而那四位男子更是有地靈九重的境界,最強的一位的地靈九重巔峯,距離天靈境也僅一步之遙。

他們每個人身着的服飾且一模一樣,而且胸前都繡了一個大字,噬,此時他們七人面紅氣喘,顯然是在追逐什麼東西,而且能讓他們這等強者累成這般模樣,恐怕他們所追逐的東西,速度應該不賴。

“劉師兄,那地靈草速度好快,竟然以我們的速度都難以追上,要不還是放棄它吧,恐怕我們這樣一直追下去,還沒等我們抓住地靈草,倒是先把自己給累死了。”

一位少女開口道,聲音甜美如蜜,又如黃鸝般清脆,讓四個男子心神一陣盪漾。

“李師妹,難道你不想要那一株地靈草了?”

那位叫姓劉的師兄轉過頭冷聲問道,而且那目光還不停的在李師妹的身上亂瞄,彷彿是要透傳衣裳,看到被包裹在裏面那美麗的風景一般。

面對劉師兄那色眯眯的目光,李師妹不但沒有閃避,反而極其嫵媚的掩嘴輕笑道,“不是師妹不想要,而是也得有那個能力追上它才行啊。”

就在他們談話之際,一道疾風襲來,一路上只留下一道殘影,那速度簡直能讓天靈境的強者汗顏。

“哇,那是誰?好快的速度!”李師妹驚呼一聲,直盯盯的看着從他們眼前劃過的身影。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