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你真的不在乎我已經有那麼多的妻子了嗎?”段辰天望着滿臉洋溢着幸福之色的唐菲,輕聲問道。

只見唐菲撅着小嘴說道:“其實菲兒原本也是很在乎的,但是菲兒心中已經有了段郎,再也容不下他人了,所以不論段郎身邊有多少位妻子,菲兒也願意嫁給段郎。”“況且段郎身邊的妻子那麼多,也就說明段郎身上自然有值得我們去愛的地方,菲兒也會覺得沒有嫁錯人。”唐菲接着說道。段辰天聞聲,不禁啞然失笑,唐菲竟然還有這種

只見唐菲撅着小嘴說道:“其實菲兒原本也是很在乎的,但是菲兒心中已經有了段郎,再也容不下他人了,所以不論段郎身邊有多少位妻子,菲兒也願意嫁給段郎。”

“況且段郎身邊的妻子那麼多,也就說明段郎身上自然有值得我們去愛的地方,菲兒也會覺得沒有嫁錯人。”唐菲接着說道。

段辰天聞聲,不禁啞然失笑,唐菲竟然還有這種說辭。真是令人想象不到。望着唐菲那誘人的小嘴,段辰天沒能忍住心中的慾望,探頭吻了上去。

‘嚶嚀’一聲,唐菲那張小嘴被段辰天含住,不由發出一聲輕吟。只見二人坐在牀邊,相擁熱吻,滿屋瀰漫着旖旎之色。

片刻之後,二人已經倒在了牀上,相互爲其輕解羅衫,一場雲雨巫山自是不在話下……

而還在大殿之上的唐君昊見段辰天許久都沒有回來,便喚人去叫段辰天回來陪酒。那人很快便來到了婚房前。見房門緊閉,便知二人正在房中享魚水之歡,不禁抿嘴偷笑,只得返回大殿之上。

良久之後,滿屋春色方纔慢慢消散,只見段辰天正攬着唐菲的嬌軀躺在諾大的牀上,而唐菲則是經受不住睏意,躺在段辰天的懷中沉沉的睡去了。

“呀,竟然忘了還要去吃酒席。”段辰天突然暗道一聲,隨即將唐菲輕輕的放在牀上,爲其蓋好被子後,急忙穿衣朝大殿跑去。

等到段辰天來到大殿時,人已經走了許多,只剩下少數弟子還在桌旁喝酒吃菜。四下望去,段辰天終於在最裏面找到了唐君昊所在的地方,於是急忙朝裏面走去。

“小天來了,快來坐,快來坐。”此時唐君昊也發現了正朝自己走來的段辰天,連忙起身照顧道。

段辰天順着唐君昊的指引坐了下去,隨後朝桌上的衆人望去,只見段辰天右手邊坐着的是唐君昊,而唐君昊身邊則是唐史冀,唐史冀身邊的是唐君崇,剩下的就是唐門四大星君僅剩的三人,相互依次而坐,環繞到段辰天身邊的恰巧是唐榮惜,這不禁令段辰天有些尷尬。

但是唐君昊卻沒有注意到這一細節,只見其起身招呼道:“諸位,既然今天的正主已經來了,那麼就讓正主敬大家一杯吧。”說完又轉頭對段辰天說道:“小天啊,桌上的這些人你也應該都熟悉了,就不用我多介紹了吧。”

段辰天聞聲,點了點頭,隨後起身,端起一碗酒,逐一敬了起來……

(作者:新人新書,求紅包,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諸位書友請花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小子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天罡劍派有一山峰,名曰斷峰,山峰位置平整無比,似乎被人生生削斷。

斷峰之上寬廣的平台有一個特殊的稱呼,龍虎台!

龍虎台是天罡劍派弟子巨型宗門大比的地方,龍虎台上龍虎相爭,龍爭虎鬥!

今天是天罡劍派又一屆宗門大比的日子,無數懷揣著夢想和熱血的弟子來到龍虎台上,夢想實現自己的人生跨越,也有心思縝密之輩,隱隱感覺這一屆的宗門大比不是那麼的平凡,隱隱之中有暗流涌動。

龍虎台上每年都會迎來光彩奪目的主角,他們通過在龍虎台上綻放的光彩獲得師門前輩的青睞,獲得同齡弟子的羨慕,獲得花季少女的仰慕。

龍虎台長自有黃金屋,龍虎台上自有顏如玉!

沈浪認為自己是這次龍虎台上的絕對主角,超凡入勝的實力,背後強大的支持者,再加上無與倫比的時運,我不做主角?誰敢引領潮頭?

沈浪早在兩年前就足以憑藉實力進入內門了,但是心高氣傲,寧為雞頭不為鳳尾的沈浪硬生生地當了兩年的外門弟子,他這次的目標不僅僅是進入內門,更是獲得內門前三十的席位,創造屬於天罡劍派的歷史。

沈浪本來還所顧忌武浩的,倒不是擔心武浩的實力,而是忐忑武浩背後的勢力,那可是天罡劍派常務副門主魯劍啊,龍天罡不出的情況下,他才是天罡劍派的掌舵者!

魯劍對武浩的賞識天下皆知,為了他甚至不惜和執法一脈翻臉,差一點魚死網破,而後更是傳出武浩是魯劍認可的准女婿,這讓沈浪相當長的時間裡提心弔膽,惴惴不安!

就當他糾結要不要找武浩負荊請罪,盡釋前嫌的時候,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像是晴空裡面的霹靂瞬間響徹了整個天罡山!

武浩這個二百五居然把魯瑩瑩始亂終棄了……始亂終棄啊,老天,武浩膽子還能再大一些嗎?

不知道是誰放出的消息,不過天罡劍派涌動的暗流將這個老套的故事演繹了無數遍,每一個版本都是那麼的真實,好像是親眼所見一樣。

每一個版本的細節都有所不同,有的說武浩其實不喜女色,他一直對雄壯的馬若愚情有獨鍾,結果又一次對馬若愚吐訴衷腸的時候被魯瑩瑩撞見了……

還有的版本說,武浩其實和蕭靈兒芳心暗許,只是忌憚魯瑩瑩的身份,武浩一直不敢對魯瑩瑩的表白,這次借著閉關的機會其實在暗會情人,結果對同樣鍾情蕭靈兒的馬若愚告密了,於是乎兩男兩女開了四國大戰!

還有的版本說執法者一脈早就對武浩恨之入骨,只是忌憚武浩身後的魯劍而不敢有所動作,這一次執法者施展了美人計,他們花了大價錢把一個名揚天下的花魁買來,而後把握時機讓兩者相見,當武浩痴迷於對方的美貌的時候,悄悄地通知了魯瑩瑩,終於讓魯大小姐捉姦在床……

故事演繹的版本有萬萬千,但是有一點是共同的,那就是武浩和魯瑩瑩鬧翻了,一直站在武浩身後,為了遮蔽了無數風雨的大山終於把武浩拋棄了!

沒了魯劍的支持,武浩一個外門弟子算個屁?

不少武浩得罪過的天罡第子暗裡地咬牙切齒的,打算借著宗門大比的機會有仇報仇,有怨抱怨,無仇無怨的也可以踹武浩一腳解解氣——媽的,敢對魯大小姐始亂終棄,你豬腦子啊!

「沈浪師兄,聽說您對武浩發起了挑戰,您認為武浩有威脅到您的實力嗎?」有弟子問沈浪道。

「武浩算個屁。」沈浪撇了撇嘴,「他不過是一個跳樑小丑罷了,他要是敢來參加宗門大比,我三招之內可以將其斬殺,不過本人一向很仁慈,他要是肯跪下磕頭求我的話,我倒是可以只廢掉他的修為而留他一條狗命。」

廢掉修為而留一條狗命,沈浪說這句話的時候志得意滿,他認為這是他的恩賜!

「可是武浩也曾經擊敗過納蘭沖,甚至還擊敗了外門弟子第二人夏侯陽,不可小覷啊。」有弟子小聲的問道。

「哈哈,夏侯陽之所以會敗給武浩,不過是忌憚武浩的靠山而已,之前武浩做了一件蠢事,諸位恐怕都聽說了吧?」沈浪哈哈大笑。

在這之前,眾人因為忌憚魯劍而不敢招惹武浩,現在則相反,收拾武浩越狠,就等於變相地向魯劍賣人情,形勢變化之快可見一斑!

護身符可以轉化成催命符!~

在天罡劍派,無論是得罪了魯劍一系還是得罪了執法者一系都是寸步難行的,而同時得罪了兩者的,似乎也只有一個武浩了!

「時間馬上要到了,諸位弟子輕登龍虎台~!」主持這次外門弟子宗門大比的長老低聲說道。

這次外門弟子宗門大比的主持者是執法一脈的七長老,就是那個因為得罪落葉而掛了臘腸的臘腸兄,他現在暗地裡有一個很形象生動的稱號——臘腸長老!

七長老的話音落後,無數弟子陸陸續續登上龍虎台,有穩重之輩一步步登上生死台,有招搖之輩騰空而起,藉助強大的助跑跳上龍虎台,不一而足。

很快龍虎台上就密密麻麻地站滿了人,今年外門弟子之中的風雲弟子將要在這些人之中產生。

「所有遇上我的人都投降吧,別耽誤時間。」外門弟子第一人沈浪一如既往的狂妄。

「嘿嘿,遇上我的人可以不投降,但是我不能保證他們的胳膊腿都完好。」說這句話的是新任的外門弟子第二人李非,他本來是外門弟子第三人的,但是自從武浩把夏侯陽廢掉之後,他就自從從第三晉級到了第二名。

雖然原來是第三名,但是所有人都認為李非的實力比夏侯陽更高,之所以夏侯陽號稱外門弟子第二人是因為夏侯陽是外門弟子執法者,等閑無人敢得罪而已。

「武浩沒來。」有人關心誰登上龍虎台來了,自然也有人關心誰未曾登上龍虎台,這個時候不少人發現一隻以來的風雲人物,在天罡劍派人氣頗高的武浩居然沒有來。

「嘿嘿,這人倒是有自知之明。」李非嘿嘿一笑,他看來武浩沒來龍虎台是明智之舉,不然等待武浩的只有羞辱——現場不知道有多少人夢想著通過狂踩武浩的方式來引起魯劍的注意呢,要是因此獲得魯瑩瑩的青睞那就最好了。

「縮頭烏龜!」沈浪淡淡地評價了一句,而後揚起腦袋,滿臉的清高孤傲,臉頰上分明寫著我和牛叉,別惹我。

看到武浩沒來,臘腸長老頗為失望,當日他因為得罪了落葉而被掛了臘腸,他不敢記恨落葉,只要把這筆賬算到了武浩的頭上,現在等著今天有仇報仇有怨抱怨呢。

|「武浩來了,快看,武浩居然來了……」人群忽然嘈雜起來,武浩的出現居然引起騷動,彷彿他的出現比沈浪還有氣勢。

武浩身邊跟著馬若愚和蕭靈兒、牛大智,四人是一起來的,看著周圍一個個幸災樂禍的目光,武浩一陣納悶。

「哥們也沒做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啊?幹嘛一個個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武浩是一百個想不明白,蕭靈兒和馬若愚也一陣不自在,因為眾人的眼神之中很明顯帶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你還敢來?」沈浪站在龍虎台上,高高在上俯瞰武浩。

「笑話,龍虎台又不是你家開的?我為什麼不能來?」武浩毫不示弱地問道。


「白痴,你難道不知道這裡幾乎所有人都想找你麻煩嗎?」李非接過了話茬,不善地看著武浩,「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啊!」


武浩眉頭一皺,什麼叫什麼事也做得出來?哥們好像沒做砸寡婦門,撅絕戶墳的缺德事吧?

「既然來了,那就上龍虎台吧。」七長老冷冷地看著武浩,只要武浩上了生死台,自己就可以用各種辦法把他虐的外焦里嫩了! 海軍總部馬林梵多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昔日的軍事要塞,海軍聖地,徹徹底底變成了一片普普通通的海域。

海面風平浪靜,偶爾幾隻海鳥飛過,大魚躍起。

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然而,每一個來到這片海域的人們,都忍不住感到一陣寒冷,甚至會發抖、顫慄。

因為全世界的人們都知道,這看似祥和的海域,在三個月前爆發了震驚全世界的驚世大戰。

這一戰,讓這海域多了二十萬的陰魂,沉寂了無數強者。

海軍十餘萬精銳,白鬍子海賊團近九萬成員,百獸海賊團上萬人,紅髮海賊團數百人,世界政府部門數千人。

林林總總二十萬人左右,幾乎全部死在這裡。

只有寥寥幾個人,在這場戰爭中活了下來。

一個是海軍三大將之一的黃猿,一個是海軍超新星佐助,一個是白鬍子海賊團不死鳥馬爾科,一個是草帽小子路飛。

二十萬人,最終只活下來四個。

當然這是世人所知道的,世人不知道君麻呂和漢庫克也還活著,這一戰其實活下來的有六個人。

這太慘烈了,光是看陣亡人員名單,就讓人膽顫。

這一戰,海軍最高統帥空,戰死。

海軍元帥戰國,戰死。

海軍英雄卡普,戰死。

海軍大將青雉,戰死。

海軍大將藤虎,戰死。

海軍本部中將二十人、本部少將五十一人,戰死。

海軍各級士官士兵十三萬無前餘人,戰死。

四皇白鬍子,戰死。

白鬍子海賊團第二至第十六番隊長,戰死。

白鬍子海賊團成員八萬餘人,戰死。

四皇凱多失蹤,生死未定。

百獸海賊團炎災燼、疫災奎因,戰死。

百獸海賊團凌空六子,戰死。

百獸海賊團成員一萬五千餘人戰死。

四皇紅髮香克斯,戰死。

紅髮海賊團幹部眾人、成員若干,全部戰死,海賊團團滅。

世界政府部門成員數千,全部戰死。


七武海暴君熊,戰死。

七武海鷹眼米霍克,世界第一大劍豪,戰死。

七武海月光莫利亞,戰死。

七武海天夜叉多弗朗明哥,戰死。

七武海……,全部戰死。

可以說,整個世界近乎一半的強者,都死在了這場戰爭之中。

而造成這場戰爭最終如此慘烈的原因,是因為一個名叫羽生封的人,現在被稱為魔王的少年。

就是那個直播拍賣並擊殺了天龍人的少年,那個曾是無數人崇拜對象的少年。

但現在,他是魔王,是被世界政府賞金一百億,稱之為史上最邪惡的魔王·羽生封。

他神秘強大,他罪惡滔天。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