曳戈看了眼氣勢洶湧而來的劉梵,轉過目光看到落入北邊老本營里的丁源,他嘴角扯了扯向丁源無聲道:「所有人,都得死!」

。 劉梵看到同門全死早就紅了眼,根本無畏於曳戈的鋒芒,不顧自己之前與邊夢嬋相爭所留下的傷勢憑藉著一腔熱血衝殺而來,曳戈冷眼看著他疾馳而來,與他近戰毫無疑問劉梵會死的很慘!劉梵在途中連摔三記劍招,雜亂無章但勝在靈力洶湧癲狂,曳戈早在他剛剛摔出劍氣匹練時身形一動消失不見,出現時已在空中解擊了劉梵

。 劉梵看到同門全死早就紅了眼,根本無畏於曳戈的鋒芒,不顧自己之前與邊夢嬋相爭所留下的傷勢憑藉著一腔熱血衝殺而來,曳戈冷眼看著他疾馳而來,與他近戰毫無疑問劉梵會死的很慘!

劉梵在途中連摔三記劍招,雜亂無章但勝在靈力洶湧癲狂,曳戈早在他剛剛摔出劍氣匹練時身形一動消失不見,出現時已在空中解擊了劉梵,劉梵本是受傷之身加上憤怒失去了理智,戰鬥狀態已不是最佳,被曳戈一腳踢飛踹回了之前也曳戈所處的巨石,劉梵的身體如流星一般飛了過去,結果三記劍氣匹練卻是恰恰剛至……

「嘭」一陣的塵土飛揚。

「中了?」

「如此容易?」

眾人感到不可思議,塵土劍光散去卻是發現曳戈完好地站在之前劉梵處,而劉梵卻是在他曳戈所處的地方,劉梵一身破碎,口吐鮮血……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

「好像他們交換了位置,劉梵中了自己的劍招!」

眾人不可思議地望著這一幕,曳戈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一切電光火石間,戰鬥似乎就要接近尾聲!劉梵吐著鮮血,目光怨毒地看著曳戈,曳戈冷冷道:「當你殺別人同門的時候,你也應該想到這一天!」

劉梵孤獨地望向四周他大笑道:「哈哈……是我太蠢……卻連累了同門!不過就算死,我也要拉上你!」

「怎麼可能?」丁源氣急敗壞地看著完好的曳戈,劉梵的捨命一擊似乎對於曳戈也沒有造成什麼實質的傷害,丁源心頭開始忐忑害怕,緊接著他又開始更加厭惡自己的軟弱,因為在一個曾經是廢物的人的面前居然讓他感到了深深的威脅,他終於記得了曳戈這張略顯熟悉的面孔,那是當日宗主大壽時候被曹執事羞辱的弟子。

於是他更加感到非常羞恥,不甘,這些情緒差點讓他衝上去於曳戈玉石俱焚!「不行,冷靜,冷靜!」丁源叮囑自己,他向青宗的十人道:「柳青慘死,我們應該同仇敵愾,誅殺此僚!」

忽地他想起了什麼迅速將目光投向了南邊的三個白衣青年,急急道:「梁兄可否相助?回到出了你秘境我自有厚報!」

梁肖還處在之前曳戈身上的紅色黏膜的震驚之中,他聽到了丁源的喊話一時位未知可否!他身旁的個子較低的青年道:「這三洲之人也太過不濟,柳青和劉梵太水了……還用合作,看我去做掉這個小子,威風也該呈夠了!」話罷飛身而出,謝序並不蠢他來自洲外傳承與眼光自然是高於這裡的人,他已經看出曳戈在與劉梵的決鬥中受了傷,不過是曳戈在逞強罷了,這樣將一個所謂的大英雄踩在腳下的快感使他按耐不住,強勢出手!

曳戈面向北邊,心下正在遲疑思量,卻突然感到背後一道純厚的劍氣襲來帶著無限的殺機,曳戈熟悉這股氣息,這樣純正雄厚的靈力不是鳳麟洲之人所能具備的,他知道此人應該是王震的同門!他側身一刀劈去,擊開了劍氣,他盯著謝序的身影心下驚道:「難不成他們知道了?」曳戈的目光迅速轉動停留在西邊百花宗和問道宮的眾人里他目光一掃,發現不見梅妝,卻是看到了梅美一臉欣喜地看著她,他頷首示意了下,梅美會意連忙搖頭,曳戈心下大定!他向來者道:「想必閣下不是我鳳麟洲之人,你確定你要參與此事!」曳戈的話不想是勸問,更像是警告!

謝序也並不蠢,他知道臨走時梁肖並未表態因而他大笑道:「我說意武會友!你信嗎?」

「信!如何不信!」曳戈大笑道。

謝序收斂笑意,抬起手裡的長劍,曳戈看了眼心道:「又是地階……真他媽是個財主啊!」謝序單手持劍,一手掐決「千里冰封!」只見得六十七層這些附近的懸石迅速地凍成了一層層的冰面,曳戈腳下的石階處於中間,他的周圍又立起了八道冰牆將他困於中央,曳戈還未有所動,只見謝序又是一道術法來襲

「水銀泄地」

突然曳戈腳下平靜的冰面變成了膠水一樣的粘稠,迅速地籠罩了整個石面,他感受到這些蠕妝物粘性極強,他此刻想要動卻動不了了,八道冰牆將他裹住散發著驚人的寒意,讓他體內靜脈的靈力都開始流動不暢,他喃喃自語道:「就憑這,想要困住我?」

如此驚人的變化也是引起了眾人的驚呼,這樣龐大改變周遭環境的術法,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紛紛感慨「果然是洲外之人,傳承完整,術法驚天!」

謝序見到曳戈不為所動被困在他的冰牆之內,嘴角扯出一絲猙獰的笑意道:「真是見識淺薄……享受廝殺的樂趣吧!」

「術法,火耕水耨」他揚起火紅的細劍一摔,一記劍招打出,如同鏡面的冰牆瞬間變得火紅,他身形一動融入紅色冰牆之中!


「此人太過自負了!入了八菱境,九死一生!」南邊水火宗那個細瘦青年道。

梁肖卻並未出聲,他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卻一時說不上來!

曳戈只見得眼前的鏡面迅速變成了紅色,像是著起了火,這等奇景他還是首次見到,突然冰牆中一道火紅色的劍芒向他斬來,他抬手一刀摔去,劍芒破碎但是他背後一股灼熱的氣息襲來,他如遭重擊,他的後背上一道細長的傷口岑岑流著鮮血!

「居然只是流了點血,好棒的身體啊!」一股陰冷的笑聲從四面八方傳出,身影也是有著八個。

「原來並不是為了困住我,這一切都是後手為了限制我,而這冰牆更是障眼法,進行畫面反射……好手段!」曳戈心下思量,一時半會這還真有些棘手。

「果然非同凡響!」丁源鬆了口氣,心下止不住贊道,「我定也要走出這蠻荒之地,去學習更強的術法,更強的」

鳳麟洲潞靈域的本地宗派也算是開了眼,如此精明的術法,還是首次得見!

「曳戈危矣!此術不斷地消耗他,而這白衣青年躲在冰牆裡幾乎無甚消耗,彼」


竭我盈,不言而喻!

梅美手心滲出細密的汗珠,她緊緊盯著冰牆裡被謝序用劍芒瘋狂消耗的曳戈,狠聲道:「等會,一起出手!」

「嗯?」雲楠有些驚訝,在他印象里梅麗是個陰險的謀略家怎麼突然一時熱血起來?之前還阻止自己,現在卻要一起出手!他愣了愣道:「這個做法可是違背宗門的意志!」

「你只說干不幹?」梅美焦躁地說道。

「干!」雲楠輕笑道。

曳戈被困於冰牆中身上布滿了血跡,他的身上多處劍傷,讓他頗顯狼狽!

「怎麼之前不是英雄嗎?」謝序嘲諷道。

曳戈突然站了起來盯著西南方向的一面冰牆道:「現在也是!」

謝序心驚,因為他此時正處於西南方向的冰牆中,他以為是巧合罷了,卻見曳戈揚起

了大刀大喝一聲「」

「嘭……」一聲巨響西南方向的冰牆裡飛出一道狼狽的身影,緊接著「嘭……嘭……」接連七聲巨響,四周的八面冰牆破碎落下,謝序口吐鮮血喃喃道:「怎麼可能?」

「你廢話太多!」曳戈冷冷看了他眼,他心頭真的有絲殺機,不過他感受到背後有一道氣息鎖定著他,這道氣息很強比謝序強的多,曳戈心下思量,他們還不知道他殺了王震,且如今他已經無再戰之力,且宗門的其他人都已經受傷,就此止戈吧!

丁源在見到冰牆破碎的時候,他腳下已經是止不住向人群後退去,他覺得這樣很屈辱,但是他更想活下來,再本同門和青宗的人鄙視的目光里,他知道他再也不可能成為乘仙道的關門弟子了,他這一退失去了很多東西,當然他將這一切都歸結到了曳戈身上,他能苟且但絕不會偷生,他發誓此生必報此屈辱!

「撤吧!」林校的身音傳來!

曳戈微不可查地點了點頭,他轉過身氣勢如虹地向梁肖道:「道友可要插手此事?」

「他已經跑了!難不成滅了他們兩宗?」梁肖笑著道。

曳戈看了眼北邊乘仙道和青宗站立之處,果然已經沒了丁源,他笑了笑道:「山不轉水轉,總會遇上的!」說罷收刀扶起林校離開,他卻沒有注意到在他轉身時有滴水滴落在了林校身上!躍到饒猛和兩女所處的是石階,邊夢嬋從他肩膀下扶起林校,曳戈來背饒猛時卻是發現饒猛躺在地上,指責涼紅妝道:「怎麼讓他躺在地上?」

涼紅妝望著他身上的血跡,只顧著心疼了,那聽到他說了什麼!

「我很好,我很好,我喜歡躺在地上,好久沒有聞過土地的芬芳了!」饒猛急忙一口氣說道。

曳戈覺得這話有些耳熟,想起了陳文棟那二貨,嘀咕道:「是不是傷了神智了?」

「此地不宜久留,速速離開吧!」曳戈颳了刮涼紅妝好看瓊鼻,一行人就此離去了。

「就這樣放他們走?」謝序向梁肖叫囂道。

「不然呢?我說過了在我面前說話不要太刮噪!」梁肖皺眉道。

謝序不忿道:「他真是好運,我真應該早早困住他時,就該殺了他!」

梁肖揚手一耳光甩了上去道:「打不過就打不過,做人要誠實!」

「華楷,做好了?」

那名細瘦青年手中有幾滴水珠流轉道:「鎖定了!」

梁肖點了點頭,喃喃道:「真是勢不可擋啊…..」說罷,他雙眼微眯看著他們離去的身影……

。 沉默可能是麻木,也可能牽動內心的刺痛。

死亡永遠是他人之死,這裡大多數人只是旁觀,但旁觀之餘,往往引動自己會死的傷感,不過之後又回歸平靜,各行其事了,沒有人會去探究生命的本源和生活的意義,這裡畢竟是仙緣大陸,一個修行者的世界!。

長生宗眾人走後緊接著水火宗的三人也繼續向上攀登,丁源灰溜溜地離開了這裡而餘下的乘仙道和青宗的人馬繼續向上……他們開始了一場尋找出世之寶的旅程,雖然這場寶藏從一開始就子虛烏有,可是他們並不知道,因而樂在其中!

然而他們眾人到了最後沒有能夠上到八十階,即使是那三洲外的水火宗三人也未能上去,兩個太陽間的那個黑點也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因此這場所謂的尋找異寶之行也就不了了之了。

烈陽天這裡夜晚極短,是夜一處背風的沙丘后燃起了一團篝火,正是曳戈他們一行人!

此時饒猛在紳虛和邊夢嬋的照料下比白天要好上許多,起碼不用躺著了。邊夢嬋有一搭沒一搭地向他們說著白天事情的前因後果,陳文棟,李羽聽的自然是義憤填膺,對於最後力挽狂瀾的曳戈卻是感激佩服。

「還要進入冰寒天嗎?」陳文棟問道:「那裡的寒冰亭向來有限,乃是必爭之地,現下……」

眾人一時都有些沉默,畢竟現在饒猛重傷,曳戈,林校和邊夢嬋也有著傷勢,核心弟子如此而他們這些普通弟子自然是難以參與這慘烈的競爭。

「現在主要怕的就是丁源和青宗的報復,那三個洲外之人似乎並不是很敵對!」邊夢嬋思索道。

「丁源不敢,青宗也應該不會,如果早早為柳青報仇他們宗內的人馬應該早早就圍攻我們了。!」曳戈說道。

「慶幸玖幽宗被團滅了,要不然有又一個強敵!」李羽如是道。

邊夢嬋翻了翻白眼道:「曳戈殺的!」

「什麼?」

「什麼。」李羽,陳文棟幾個後來的普通弟子驚駭道,陳文棟是怎麼都不敢相信如今曳戈居然如此的強,他有種預感曳戈必定將來不可限量,甚至以後比大師兄還要強,是近百年來最強之人!

曳戈笑了笑點了點頭,接著道:「去!我們大多來次為就是能在寒冰亭里有所突破,至於其他的事交予我來,不用擔心。」

「你的傷勢?」林校擔憂道,他可是清楚白天劉梵的捨命一擊。

「無礙,我恢復的快!」曳戈道。

話分兩邊,在離長生宗相對應的東邊,沙丘下也是有著幾處篝火,正是百花宗和問道宮,因為百花宗全是女子故而問道宮與之有著一段距離。

一處篝火處有著四人,如果曳戈在這裡自然識得這四人,正是他在第二層里救的幾人,不過如今差了梅妝!

「今天白天曳戈可真是威風凜凜,真讓人傾心!」一名年齡較小但容顏美麗的少女道,從她略顯青稚的的面孔來看相比長大也必然是傾城之姿。

梅美看了她眼笑道:「小蓮,怎麼你喜歡他?」

「喜歡啊!他很有男人味!」小蓮紅著臉道。

「也不不害臊!」一個圓臉女子冷冷地說道。小蓮吐了吐舌頭便不再說話了。

「大師姐,明日進入冰寒天爭奪寒冰亭又是一場惡鬥!不過慶幸今日長生宗和乘仙道等一戰,宗全軍覆沒,柳青身死,想來明日的冰寒天我們能吃上一些甜頭!可惜了今日白白浪費了這烈陽天的純陽之力白白尋找了一天,什麼都沒找到還不如吸收一下純陽之力強化肉身呢!」一個尖嘴女子絮絮叨叨說道。

「即使如此,明日依然明哲保身為主,沒有足夠的實力,莫要逞能!那三個洲外之人以及青宗和乘仙道的剩餘人馬也都不是好惹,他們這些天才對於他們帶隊者能有幾分感情呢?更多的是利益和爭鬥,所以別指望丁源逃跑,柳青身死,你們就能夠吃到多少甜頭!」梅美盯著夜空懶懶說著。

「我有一法,可以讓我們收穫甚巨!」突然之前那個圓臉的女子興奮道:「我們可以告知那三個洲外之人,長生宗曳戈殺了王震,相必他們必然會為同伴相爭,這樣浴霸你想,我們坐享魚利!」她越說越興奮完全沒有注意到梅美眼中的冷意繼續著道:「就算事敗,我們也可以推給梅妝,你不起一向與她不合嗎?再說她是個貢品,推給她又如何?這樣一來乘仙道和青宗畢竟沒有了領隊,即使他們天才而我們和宗相聯合,加上大師姐你和雲楠,沒有人能爭的過我們,包括那三個洲外之人!」

「怎麼可以?曳師兄可是救了我們還有梅妝姐姐和小魚兒的命呢!」小蓮站了起來急道。

場中一時靜默,梅美沒有說話。


小蓮記著搖了搖那個尖嘴的女子道:「王師姐你快說說,你說話啊!」小蓮口中的王師姐一把推開了小蓮道:「修行一道本就是與天爭命,與人爭運,如果我們一味心慈手軟何時成為強者!」

小蓮坐在地上一個人嚶嚶哭泣起來。

「大師姐你覺得如何?」圓臉女子見得王師姐已是意動不由蠱惑梅美道:「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不僅僅我們能夠獲取足夠的利益,這甚至對宗門,對潞靈域也有著深遠的影響!」

「好,好,說的好,」梅美大笑起來,說著站起了身,轉身渡步似在思考!

三人翹首以待,等待著她最後的決定!

突然一道劍光劃過,三人的咽喉都是迸出一道鮮血……

梅美冷眼看著她們三人的鮮血流進沙子里,緩緩收回了劍!那圓臉致死也不名詞一向心狠毒的梅美會下次殺手,她可是一向按照梅美的思路來想問題的啊!她捂著喉嚨,指著梅美。

梅美眼睛血紅地向她們三人道:「因為我知道我會愛上她!」

那圓臉女子愣了愣似乎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艱難道:「你……這個連自己親姐姐……都步步算計的人,也想要愛情?」想要笑卻再也笑不出來了!那尖嘴女子並沒有去看梅美,她只是靜靜望著天空,就此死去。

最後只剩下了小蓮還掙扎著,梅美流下眼淚將小蓮抱在懷裡,小蓮眼裡依然是滿滿的委屈和不解,梅美摸著她白皙細嫩的臉頰,小蓮也死了,她一滴淚落在了她的臉頰。

同樣的星空下,曳戈這裡卻浪漫的多。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