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雷暴看清楚斯達諾的時候,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他感受不到對方的實力,這點非常難得,以他的修為,基本上只有是修鍊者,他就能大致猜測出對方的實力,這人的實力難道比自己高,他立即就警惕起來。

目光轉到易大彤身上,雷暴淡淡道:「原來是你!」他認識易大彤。易大彤心裡也是驚訝不已,他同樣也看不出雷暴老人的實力深淺,要知道最近幾年他的實力暴漲了一個層次,他來之前,就估計過,就算打不過雷暴老人,最少也能和他拼一下,沒想到那麼多年沒有見,這暴躁的老頭,實力也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不過,有斯達諾在,他心

目光轉到易大彤身上,雷暴淡淡道:「原來是你!」他認識易大彤。

易大彤心裡也是驚訝不已,他同樣也看不出雷暴老人的實力深淺,要知道最近幾年他的實力暴漲了一個層次,他來之前,就估計過,就算打不過雷暴老人,最少也能和他拼一下,沒想到那麼多年沒有見,這暴躁的老頭,實力也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不過,有斯達諾在,他心裡很是安定。

斯達諾心裡也是一樣的驚奇,他只能隱約察覺雷暴老人的修為,給人一種狂暴的感覺,一下子他也探不到底,他的神情淡然,說道:「你就是雷暴?」一剎那間,他已經改變了主意,不打算靠武力解決問題。

雷暴說道:「你是誰?」

斯達諾道:「斯達諾,蒼印真人。」

雷暴穩穩站立,說道:「難怪那麼大的架子。」

其他人,包括葛魯等人都忍不住後退一步,太他媽的嚇人了,以他們的見識,也是第一次見到頂級真人,九環真身的真人,在這個大陸也許有,但是他們真的是第一次見到活人。

斯達諾也不惱,他說道:「你也差不多吧,我猜……你最少也是心印真人!差一點就和我一樣了。」

這話更是嚇人,閆五,葛魯,太婆婆和安亞丹都露出極度震驚的神情,誰也沒有想到老人竟然隱藏如此之深,雷星峰也嚇住了,他一直都猜想阿爺的實力到了哪一步,但是絕對想不到阿爺竟然到了這種程度。

雷暴道:「不如你。」

易大彤臉色煞白,他再也想不到雷暴的修為早就甩開幾條街了,他不由得暗自慶幸,能夠跟著斯達諾來,若是自己跑來,真的會被人陰死。

如果雷暴只是七環真身的狂印真人,那麼斯達諾會毫不猶豫擒下他,但是八環真身的心印真人,他就沒有把握了,尤其是雷暴老人是雷系修鍊者,攻擊力絕對厲害,而且雷暴的屬性克制他。

斯達諾是暗屬性,其攻擊一樣厲害非常,可是暗屬性天生被雷系克制,他對於光屬性和雷屬性的修鍊,只要有可能,那就是一個字,殺,殺掉一個,就少一個成長后對他的威脅,這輩子他殺了無數的雷系和光系的人。

只是雷暴已經達到了心印真人的程度,就不是隨便可以殺掉的了,若是硬要和雷暴戰鬥,也許他能贏,但是他絕對無法留下雷暴,惹上一個這樣的敵人,又不能殺掉對方,他就不願意了。

雷暴道:「你抓了泰朗?」

易大彤喝道:「泰朗那個廢物,根本就不用前輩抓,隨便去一個人就抓住了。」他一心想要挑撥斯達諾和雷暴打,他已經看出斯達諾有點猶豫了。

親愛的沐先生 ,他知道自己大意了,要是帶上孫不如,他就贏定了,再也想不到雷暴竟然是心印真人,這次有點麻煩了,不過,他心裡並不怕,畢竟他的層次比雷暴高一等,就算對方的屬性克制自己,可一旦打起來,他不認為自己會輸,至於其他人,在他看來,就是土雞瓦狗,根本不值一提。

雷暴道:「放了他!」不管怎麼說,泰朗是他的朋友。

斯達諾臉色一沉,說道:「放不放人……和你沒有關係。」

雷暴點點頭,他沒有指望對方放人,而且他已經打算逃了,只要自己能夠真的離開,憑藉這次得到的寶藏,加上在雷雨中修鍊的秘密,他有絕對的把握晉級到蒼印真人,他其實已經達到晉級的邊緣了,由於沒有時間修鍊,暫時卡在這個瓶頸,所以在這裡和斯達諾衝突,是不明智的舉動。

他早已經過了熱血沸騰的年齡,不會幾句話就上前動手,這時候他有點體會出泰朗的心情,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做的。

只有逃走了,斯達諾就不敢真的殺害泰朗,得罪了一個心印真人,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誰知道什麼時候心印真人就晉級到蒼印真人,九環真身後,蒼印真人之間就很少會有衝突,其中有無數的顧忌,一個蒼印真人,往往能夠控制很多的真人,雙方的戰鬥,很容易就波及到各自的手下。

九環真身的蒼印真人,一旦殺戮一般的真人,那就是殺雞屠狗般容易,這也是斯達諾猶豫的原因,如果孫不如來了,那麼一個八環真身的真人,一個九環真身的真人,兩人合力的話,留下一個心印真人還是有極大的把握,這讓斯達諾非常的後悔。

易大彤叫道:「你算什麼東西,敢讓前輩放人!」

雷暴盯著他,說道:「易大彤,很好,別讓我以後碰到你!」他的語氣非常輕,卻極具威脅。

易大彤頓時不敢說話了,他心裡湧起一股後悔的情緒,斯達諾不在乎對方,可不代表他不在乎,一旦身邊沒有斯達諾在,雷暴可以像是捏死螞蟻一樣捏死他。

雷星峰發現,越是厲害的真人,對待戰鬥就越是謹慎,越是不會輕易動手,以雷暴老人的性格脾氣,一直到現在還在磨牙扯淡,就知道他的顧忌有多大。

斯達諾說道:「你這次應該得到不少東西……」

雷暴說道:「沒錯,是得到了很多的東西,你打算怎麼辦?和泰朗一樣?把我們抓起來,一點點逼出來?」

斯達諾臉上露出招牌一般的微笑,他說道:「當然不是,我的手下現在控制了整個千沙障,呵呵,也就是說,整個千沙障發掘后,東西都是我的……我相信,我們可以做一些交易,如何?」

雷暴也是老江湖了,什麼陰謀詭計沒有見過,他笑答:「沒興趣,我需要的東西,已經得到了,沒必要再過去。」

斯達諾心裡暗道:「老狐狸!」若是能夠將雷暴誆騙回去,那麼就算他是心印真人,也死定了,不,是生不如死。


易大彤心裡也暗道可惜,他立即就明白了斯達諾的想法。

斯達諾道:「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得到星蟒記錄?若是有……我希望能夠交換……」他想想也不可能,又道:「嗯,不交換也行,給我複製一份……我會給你交易的代價。」

雷暴好笑,給他星蟒記錄,這個後果很嚴重,一旦他突破,他和斯達諾可不是朋友,他說道:「星蟒記錄,我並沒有得到,如果我得到了星蟒記錄,早就離開了。」他之所以沒有離開,並不是這個,但是他說起來不但自然,還很誠懇,一點也沒有撒謊的樣子,在場知道他得到星蟒記錄的人,只有雷星峰一個人。


雷星峰佩服之極,沒想到阿爺說謊的水平那麼高,就連他都要相信了,可他清楚的知道,雷暴老人不但得到星蟒記錄,而且還得到不止一個。


斯達諾的臉色開始越來越難看,他說道:「沒有?」他根本就不相信,知道這老頭說謊,可是他沒有更好的手段,讓對方拿出來。

雷暴老人道:「沒有!」

斯達諾終於忍耐不住,他真的非常需要,為此而得罪一個心印真人也在所不惜,他說道:「你說……若是我們之間發生戰鬥,你身邊這些人,有幾個可以活下來?」

雷暴老人說道:「你威脅我嗎?」


斯達諾很乾脆的說道:「當然!」

雷暴老人臉色陰沉下來,他說道:「你可以試試!」他其實也想和斯達諾交手,他知道自己就要晉級了,差一步就能達到九環真身,加上自己是雷系,攻擊力絕對超強,他就不信,自己和斯達諾交手,會沒有還手之力。

閆五毫不猶豫的一把抓住雷星峰,快速向著夜寨內退去,太婆婆和安亞丹左右護著,也退回夜寨,只有葛魯對上了易大彤,擋住了去路,而雷暴老人也擋在了斯達諾面前,雙方几乎沒有任何猶豫就出手了。

雷暴老人心裡稍稍放鬆,因為閆五的機靈,讓他立即擺脫了最大的危機,這也是因為斯達諾並不了解具體情況,如果他抓住了雷星峰,雷暴老人估計就沒法子了,那是他最大的軟肋。

斯達諾和雷暴同時出手。

葛魯和易大彤也同時出手。

斯達諾攻擊的卻是葛魯,而雷暴攻擊的則是易大彤,兩人的目的相同,都是打算先偷襲一下,然後再繼續拚鬥,兩人都是一招傷敵。

易大彤被雷暴一道粗大的電光直接擊飛,而葛魯也同樣被打得不停的吐血。

雷暴喝道:「葛魯,帶著他們走!」他硬生生和斯達諾對了一拳。

轟!

葛魯捂著胸口,踉蹌著向夜寨中跑去,他明白雷暴的意思,那就是帶著雷星峰離開這裡。 易大彤坐在地上,也是一口接著一口血吐著,他心有餘悸的看著雷暴,僅僅一招就重創了他,要不是他有一件極好的防禦印器,那就死定了。

一道黑煙升起,迅速蔓延開來。

易大彤拚命向外逃去,他也不傻,兩個超級大高手爭鬥,周圍人別想躲開,瘋狂逃竄,他不惜一切的驅動印力,任何擋在他面前房屋或者圍牆,全都被他撞開,那黑色猶如魔鬼一般的烏光,一旦接觸到任何物質,都發出哧哧聲,那種陰寒的腐蝕力量,也就是幾息間,房屋就倒塌下來,若是人在,立即就化為一堆灰燼。

雷暴全身猶如發光體,就聽他爆喝一聲,無數電弧飛射,同樣快速擴散開來。

斯達諾駭然發現,對方的雷電的力量,的確死死地剋制自己,他奮起一拳打出,一股無形的壓力陡然罩在雷暴身上,轟然聲中炸開,兩者之間形成一道無形波動,四周的一切全部向外飛散。

葛魯已經帶著人從夜寨另外一端逃出,剛剛離開,一股巨大的震波就擴散過來,瞬間,就將夜寨摧毀。

閆五背著雷星峰,其他人瘋狂的奔跑,那速度之快,是雷星峰難以想象的,他感覺就像是坐在最快的車上,那迎面而來的風,讓他難以呼吸,只能將頭埋在閆五背後,並且回頭才能順暢呼吸,他看到驚人一幕,整個夜寨傘狀建築,無聲無息的化作滿天碎塊,在天空中飛舞。

一道黑光,一道銀光,從地面升起,兩道人影沖地面一直打到了天空。

霹靂閃電轟鳴,整個天空都昏暗下來,兩人的戰鬥,一人像是烏雲,一個就是閃電。

雷暴大呼酣戰,斯達諾心裡驚訝,他還從來沒有和高階雷系修鍊者戰鬥過,沒想到那麼勁爆,雖然他比雷暴高一階層,但卻無法完全壓制對方。

兩人都沒有用自己最厲害的手段戰鬥,而是不停的試探,就算這樣,也打得天崩地裂,地面上無數修鍊者在逃竄,太恐怖了,只要稍稍波及到,修鍊者就死傷慘重,典型的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沒人還敢留在原地,都向著外面狂奔。

跑慢點就有生命危險,天空在顫抖,大地在燃燒,那一道道電弧打在地面上,引起無數大火。

僅僅是火焰倒也算了,但是無數黑色雨點落下,地面騰起一片片的青煙,那種腐蝕力太嚇人了,就算修鍊者身上有防禦,也擋不住,只要有一滴落在身上,很快就會出現一個大洞,並且會迅速擴散,有數十人因此而死去,嚇得周圍人亂跑。

一道道閃電劈斬下來,雷暴和斯達諾從天空中,打到地面,又從地面打到高空,兩人越打越是火氣十足,漸漸地開始肆無忌憚起來。

千暴雷!

雷漿滾滾,跳躍的電弧瞬間就布滿了天空,整個天空的陰寒之氣被驅趕一空,露出了斯達諾的身形,這傢伙頓時火大。

寒罡!

一圈圈的寒罡飛旋。

化作一根根尺長的黑色罡針,破開千暴雷,迸射雷暴。

一道雷環擴散開來,雷暴冷笑道:「蒼印真人,好大的威風!」

他已經有把握脫身,對方的確比他強,但是他毫無畏懼,而且他發現,自己的雷電力量,讓對方無法徹底發揮自己的實力,這是屬性的剋制,不是靠努力能夠解決的,除非兩者的力量相差太多,而現在兩者的實力接近,這點克制力量,就足以讓雷暴自保了。

斯達諾怒極,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束手束腳,那種憋屈讓他極度鬱悶,他狂呼道:「混蛋,我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蒼印真人!他媽的!」

腥風血雨!

烏光中,夾著無數血色,斯達諾的暗印飛了出來,頓時籠罩天空大地,範圍達到了百公里。

地面上已經逃出去幾十公里的人,發現天空似乎被遮蓋了,天黑了,而且鼻尖嗅到一股極度血腥的味道,每個人都開始顫抖,那是從心底向外顫抖,在泰朗夜寨外圍還有很多普通人,他們幾乎無聲無息就死在地上,僅僅是聞到血腥味,就足以讓他們斃命。

雷暴整個人就像是巨大的聚光燈,銀色光華閃爍,無數粗大的電弧,發出一陣陣的咆哮聲,一圈圈向著外擴散開來,一接觸到外面的空氣,發出一聲聲的嗤嗤響,一縷縷青煙飄起消散,再陰毒的攻擊,遇上雷電也立即化作灰燼,這就是屬性克制的好處了。

閆五等人根本就不敢停留,他們雖然達不到斯達諾和雷暴的程度,但是他們深知這種程度的爭鬥,他們躲的越遠越好,在葛魯不停催促下,他們已經下去百十公里,剛好躲開斯達諾暗印的籠罩。

不過,有一個人沒有躲過去,那就是易大彤,這傢伙不是不知道危險,他只是沒想到斯達諾如此瘋狂,直接用了暗印,幸好他擁有六環真身,用了自己的印,才算勉強抵擋,就算這樣他也是雪上加霜,傷勢更加沉重,他忙不迭拿出一管綠色藥劑,喝了下去,這是一管高級藥劑,讓他勉強好過了點。

地上不論是修鍊者還是普通人,除了易大彤一人以外,其他全部被斯達諾殺光。


從此泰朗夜寨在西戎國消失。

……

閆五等人停下,看著遠處被黑暗籠罩的天地,他說道:「我們等嗎?」

葛魯道:「不能等,我們立即離開……咳咳……」他吐出一口血,說道:「他媽的,真夠勁,我竟然沒有被打死!」他取出一管藥劑喝下去,壓制住傷勢,說道:「我們找最近的輪點,立即離開。」

閆五道:「好吧,我也知道留下是不明智的,大家怎麼說?」

太婆婆道:「走!」

安亞丹說道:「我帶阿峰離開,阿峰到我那裡住幾天吧,等你阿爺來了再說。」

雷星峰搖頭道:「不,我和閆五大哥走。」他才不想去安亞丹那裡去,這女人也是一個瘋子。

安亞丹說道:「阿峰,你太讓我傷心了,我對你多好!」

雷星峰頭痛,他一點也不想和安亞丹有什麼聯繫,說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要和閆五大哥去。」

安亞丹也沒法勉強,說道:「好吧,好吧,那麼有機會你一定要來我那裡玩,這個可要答應哦。」

雷星峰一副很誠懇的樣子,說道:「一定,一定!」

安亞丹道:「和你阿爺一樣能裝!」

噎得雷星峰說不出話來,閆五哈哈大笑道:「還是跟我走吧,嘿嘿,我那裡比較好玩。」

葛魯一管藥劑下去,感覺好多了,回頭看了一眼遠處,說道:「我們要快點了,不知道老爺子能拖多久。」

雷星峰道:「阿爺沒事吧?」

葛魯道:「也許打不過,但是脫身應該沒有問題,我們周!」

……

幾分鐘的戰鬥,讓雷暴和斯達諾都心驚不已,方圓百里幾乎全部毀掉,無論是房屋樹木,還是普通人和修鍊者,在兩人戰鬥的波及下,都化為灰燼。

斯達諾心中對雷暴無比忌憚,他認為一定要殺死對方才行,威脅性實在太大了,萬一對方晉級,和自己一樣都是蒼印真人,那麼自己根本就沒有把握戰勝對方,甚至有可能會輸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