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宇一愣,雷德的實力他了解,這毀滅龍神的力量就是毀滅,所有接觸到的東西全部毀滅,除非你強過雷德。

黑衣人中招無事,龍宇己經知道事情不對頭。一個倒翻,黑衣人撕下面巾,露出一張猙獰的面容,吐出一口鮮血,怒道:“來來來,小子,老子今天教訓教訓你,讓我小子知道我盜將的厲害。”伸出手指輕蔑的勾了勾。這個動作刺激了雷德,全身力量提驟起來,一個閃躍跳向盜將。拿着刀是爲了掩飾身份,居然被人打中,說出去自己還怎

黑衣人中招無事,龍宇己經知道事情不對頭。

一個倒翻,黑衣人撕下面巾,露出一張猙獰的面容,吐出一口鮮血,怒道:“來來來,小子,老子今天教訓教訓你,讓我小子知道我盜將的厲害。”

伸出手指輕蔑的勾了勾。

這個動作刺激了雷德,全身力量提驟起來,一個閃躍跳向盜將。

拿着刀是爲了掩飾身份,居然被人打中,說出去自己還怎麼混。

拳頭一揮和雷德玩起了對攻。

龍宇在漆黑的角落裏觀察着,雷德明顯不是這個自稱盜將的對手,感嘆冥界高手的衆多,龍宇一動不動的觀察着。

轟,轟,連續數擊重拳,雷德毫無懸念的被盜將打飛,半邊身子化成碎肉。

正想上去補上幾拳,鐵蹄聲漸近,客店的房間裏燈火通明,人開始陸續的伸出頭,盜將啐了一口,道“按老子的性格,老子會把你的屍體挫骨揚灰,算你好運,巡邏隊居然來的這麼快。”說完盜將回頭躍上高牆,消失在夜空中。

一路之上,盜將也有些納悶,按理來說剛纔那人的身手是不怎麼樣,但是也不差,怎麼會在那種便宜的地方住。

一路掠去,穿小巷鑽衚衕,終於趕到郊外之後,盜將選了個地兒站定,轉身對着身後冷聲道:“出來吧,鬼鬼崇崇的跟了我這麼長時間,以爲我沒發現嗎?”

“哈哈,意外,沒想到閣下的耳朵這麼好使,我己經儘量小心了。”

地面,一片和黑雲融在一起的黑暗慢慢凝聚,凝聚成一個人的影子,緊接着一個人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

“你,”盜將看清來人的樣子,突然間如遭雷擊,全身如篩糠似的抖個不停,想跑可是兩條腿己經不聽使喚,想下跪求饒,全身明明抖個不停,卻又僵硬的要命。 收藏:3486 ,昨天的承諾依然有效。

×××××××

“我?我怎麼了?”龍宇看了看四周,沒什麼可怕的東西,那對着自己抖個什麼勁?

難不成他感覺到自己很強大嗎?龍宇很無恥的自誇起來。


“我,我,放,放過我吧。我,我發誓,我改,我以後再也不偷了。”

只一瞬間,盜將雙眼生氣全無,如同僵死之人般,望着龍宇絕望的心道:這,這個魔鬼怎麼會在這裏?偉大的神,我發誓,我他媽的這輩子都不想見到這個魔鬼。

“放過你,你到底說什麼?”龍宇更加難以理解,自己好像並不認識他。

越是如此,盜將越覺得自己離死亡更近,這個魔鬼殺人不眨眼,從來都是喜怒無常,今天落到他手裏死定了。搞不好這樣子做就是想讓自己放鬆警惕,然後在自己以爲可以活命的時候,然後一下子將自己帶如死亡深淵。

龍宇更加疑惑,“我又沒說什麼?放你幹什麼?只是有些事情想問你?”

盜將聞聽,眼中再次燃起希望之火,忙點頭:“您請問,您請問,只要小的知道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你爲什麼怕我?”對於盜將的怪異性爲,龍宇猜測可能他認識或者見過這個世界自己,好確定自己的世界和這個世界之間是否存在某種聯繫。

盜將又開始抖了起來,露出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那,這,這個,那個……”盜將又全成了篩糠,心道:這問題怎麼回答,說不怕,這魔鬼一變臉,自己就死了。說怕,不是證明自己見過這魔鬼的真正面目,這可是那人最不願意讓人看到的。

“三,三年前我偷東西的時候,您抓到過我,您當時說如果再抓到我就殺了,我當然怕了。”盜將集中生智,爲自己想了一個理由。

“噢,原來如此。”龍宇當真了,心下明白了,這個兩個世界間確實有着某種聯繫,而且這個世界中自己的另一面並不算壞,那就行了。

“您,您不會殺我吧。”盜將越說越入戲,鼻涕眼淚直流開始哭天喊地。

“得了,得了,我殺你是閒着沒事幹了。走吧。”龍宇眉頭輕鎖,不耐煩的揮揮手,認錯人了也不錯,起碼不會打起來。

盜將聞聽火燎屁股似的爬起來就竄沒影了。

盜將走了,龍宇也轉身回到城中,憑着記憶很快就找到的客店,米麗亞正站在屋子裏,雷德半邊身子消失沒死,這到是讓米麗亞很驚訝,冥界可沒出現過這種能力和力量。

傳說至是有一種能力可以奪取他人的生命來增強自己的能力。

回想起兩人在草原上的表現,確實好像是前一刻傷痕累累,過不了幾分鐘就完好如初。米麗亞心裏嘀咕道:這兩人不會是那種人吧吧,也不對呀,冥神的僕從會這麼差,應該是三大強者那種強大的人物纔對呢?

龍宇回來了,米麗亞一把揪住龍宇的耳朵,道:“跑那去了,你看看人家,都傷成這個樣子了,命都快沒了,你別和我說你去溜達去了。”

從米麗亞的手指中抽出耳朵,龍宇笑道:“就這種傷想要他的命,還差一點。”

雷德一臉怒火的看着龍宇,身體只恢復了三分之二,現在龍宇如果動手,自己必死。

眼睜睜的看着龍宇的手放到了自己的頭上,臉色大變。

只需要微微一用力,雷德必死,瞪着龍宇怒聲道:“你想幹什麼?想殺我?哼,不錯,也不錯,小人一般都會這麼幹的。”

“我雖然不是紳士,但還不屑於趁人之危。只是……”龍宇神祕的一笑。

雷德敏感的發現,自己除記憶外一切能力瞬間彷彿被剝離一般,接着一分爲二。

一半瞬着額頭流出。

雷德愣住了,隨即明白了原因,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終於有了答案,哈哈大笑道:“難怪啊,難怪,原來如此。”

龍宇聳聳肩,似着感受體力多出的兩種能力,道:“可以告訴我名字嗎?是不是很威猛的那種?”

“我本源的力量來自於毀滅龍神,經過無數次的失敗調整之後,纔有了這兩種固定的能力,龍神護體和滅神力。”

米麗亞在邊上搞不明白兩人的對話的原因,嘟着嘴道:“你們說什麼?居然當着公主的面打啞迷,告訴我。”

“去去,大人說話,小孩別插嘴。”龍宇正在感受着力量,忘記了自己所處的位置。

“居然敢這麼對待公主,你們兩個一起去死吧。”

“呃……”警覺自己失言,悔之晚矣。

客店裏傳出兩場悽慘如殺豬似的嚎叫。

“我終於知道黑焰的滋味了。”全身打顫,龍宇全身縮在訂上無奈的說着。

雷德則有些幸災樂禍,雖也被燒的靈魂不住哀嚎,但卻滿意此次終於有人也知道這種滋味了。

一夜就這麼過去了。

清晨,活蹦亂跳的雷德和龍宇再次化身移動倉庫,揹着兩座小山跟着米麗亞出城,爲了少花一點錢,三人是步行回村。

這勞動力利用的值,在衆人的豔慕之下,兩個所謂的騎士兼職苦力經過長途跋涉,終於看到了村口。

鼻子異常的靈敏,龍宇從空氣中嗅出了濃厚的血腥氣從村子裏頭漂出。

“不好。”龍宇一手甩掉包袱,一個箭步衝了進去。

村口血跡斑斑,房子坍塌。

米麗亞緊追了進來,一見這個情景立刻緊了,慌亂之中沒有了主張,緊緊的盯着龍宇。

轟……使用第六感的搜索,龍宇一瞬間確定了對方的位置。

同一時間,對方也感應到了龍宇的窺探,龐大的精神力量對着龍宇發出了致命的一擊。

轟,

龍宇頓感大腦一陣旋暈,全身氣血翻騰,張口噴出一道血箭,指着南方的村中心的位置道:“在,在那邊,廣場。”

米麗亞擔憂的看着龍宇。

“看什麼看,還不快去,我死不了。”伸手抹掉嘴邊鮮血,龍宇大聲道,一說話鮮血衝進肺裏,接着咳嗽起來。

對方居然擁有能力對靈魂進行攻擊,龍宇暗罵自己大意。這種能力在自己的世界絕對沒有。

“恩。”米麗亞己經完全沒有主見了,被龍宇這麼一吼,不由自主的向中村廣場的位置跑去。

“角色扮演的很到位。這次我也放過你,我們兩個的事有機會再解決。”雷德一聲冷笑,緊追着米麗亞而去。

雷德並沒有發覺,自己內心在變。

龍宇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站地原地等待着體內損傷部位的修復。

力量的強大也讓自己再生的時間縮短,體內破損的部位自動分解成血肉,新的組織快速的重建。

片刻工夫,龍宇的臉色又恢復了正常。

向着廣場的位置急奔而去,路邊倒塌的房子內,偶爾可見斑斑點點的血跡,和一兩具屍體。

龍宇停下來檢查了一下屍體,屍溫猶在,胸口被利刃刺穿,感覺並沒有死多長時間,屍體還很完整。

龍宇喃喃道:“看你們運氣,如果沒過十分鐘,你們還有救。”

兩手放在兩人的頭頂,龍宇微閉雙眼,潔白的光芒將兩具屍體籠罩起來,胸口的傷口緩慢的收縮,兩人的眼皮開始些微的抖動。


不大會工夫,傷口消失,龍宇不願意讓人看到是自己做的,怕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在兩人睜眼的瞬間,轉身消失。

睜開雙眼的兩人,難以致信的摸着胸口,那道要命的傷口沒了,看見四周沒人,以爲是冥神救了兩人,興奮的翻身跪拜,向天叩謝。

龍宇悄悄的接近廣場,以他的小心,他不相信對方有本事發現自己,除非這些人和盜將一樣有反跟蹤的能力。

廣場上一隊百餘人的銀甲戰士,明晃晃的長刀,利矛直指被圍在中心的人,和巡邏隊的人不禁向同,這些人的鎧甲更加精良,面上也戴着猙獰的銀色面具。

千餘人全身發抖的任由這百餘人呼叱,鞭撻。

不知那銀甲戰魔如何厲害,但手底騎士絕對不含糊,隔大老遠龍宇都可以感覺得到這些嚴陣以待的騎士身上散發出的巨大壓迫感。

那是連楓嵐鐵騎都沒有強大壓迫感。

米麗亞緊緊的抱着爺爺,雷德則護在米麗亞的身前。

村中人沒有一人敢怒視着銀甲騎士。

騎士隊長策馬向前移動幾步,冷聲道:“老頭,不要以爲躲起來我就找不到你們了。在冥界還沒有陛下搜索不到的人,任你跑到天涯地角也休想脫離。”

米麗亞的爺爺彷彿蒼老了許多,腰也直不起來了,顫巍巍的站了起來,指着騎士怒聲道:“混蛋,你們這些爲非作歹的傢伙,以後不得好死。”

“哼。”騎士隊長一聲冷笑,“我們的死活不勞您操心,這次來就是想通知您,你是躲不開的,三個月後的今天,米麗亞小姐必須到陛下那裏去,這是千年前就訂下的,誰也休想更改。”

“混帳,那個殺千刀的混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我死也不會把孫女嫁給那個魔鬼。”

“是魔鬼是好人不勞老頭你來說,反正米麗亞小姐也不是您的親孫女。”

“爺爺,這是怎麼回事?”米麗亞從對話中大概聽出了些什麼?


“米麗亞小姐,具體的讓這老頭解釋吧,我們三個月再來,不過警告你,老頭。不要想跑。”說完騎士隊長一揮手,一隊人齊刷刷的收回武器。

轉身,離開。

騎士隊長突然從後背持出一隻長弓,搭上弓箭對準龍宇藏身之地。

龍宇大驚,心道:還是被發現了。

箭疾若閃電,人快如疾風。

弓箭打着旋帶起的銳風將龍宇所在位置炸成廢墟,左胳膊被銳風帶去一大塊血肉。 3500

×××

騎士打量着這個僥倖逃出自己箭下的人,冷聲道:“我還在懷疑剛纔是誰用靈魂偵查,那個大個子沒那種能力。應該是你吧,受了我一記靈爆居然沒死,真意外。”

龍宇裝出痛苦的樣子捂着胳膊,掩飾着下方正在癒合的傷口,額頭被硬擠出一滴滴汗珠。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