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地一聲,鮮血四濺,那條小眼鏡蛇被她劈開兩半,痛苦地抽搐了半分鐘后,徹底的死了。而在小眼鏡蛇死去的同時,一旁的大眼鏡蛇也漸漸地化作一灘泥土。

「原來是巫蠱魔蛇!」蘇靜兮看著腳下散發著惡臭味的污泥,頓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所謂的巫蠱魔蛇,就是把本體蛇的鮮血混合在泥土裡,再加以巫蠱之術催動,成為怎麼也殺不死的不死魔蛇。不過不死魔蛇在攻擊的同時,本體蛇也必須在附近,才能確保不死魔蛇更靈活的攻擊敵人。「啊啊啊!!!主人,我老頭被毒蛇咬了,看來命不

「原來是巫蠱魔蛇!」

蘇靜兮看著腳下散發著惡臭味的污泥,頓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所謂的巫蠱魔蛇,就是把本體蛇的鮮血混合在泥土裡,再加以巫蠱之術催動,成為怎麼也殺不死的不死魔蛇。

不過不死魔蛇在攻擊的同時,本體蛇也必須在附近,才能確保不死魔蛇更靈活的攻擊敵人。

「啊啊啊!!!主人,我老頭被毒蛇咬了,看來命不久矣……」

八寶一臉痛苦地躺在地上,身下一片鮮血。

「嗚嗚……主人,沒想到我千年人蔘精修行千年,到最後,居然是被一條眼鏡蛇咬死的,嗚嗚……實在是,天理不公呀,我還沒有看夠世間美女,居然就這麼死了……」

說著,他傷心地嚎啕大哭起來。

「嗚嗚……主人,我死後,你記得要多燒些金元寶給我,還有還有,還要記得燒三百六十五個美女紙人給我,以後我在冥界,就可以每天換一個美女陪著了……」

說到這裡,他可憐巴巴的望向蘇靜兮,誰知,蘇靜兮竟看也沒有看他一眼,徑直朝房間里走去了。

八寶大傷自尊,無比悲慘的大哭起來。

「天吶,主人居然漠視我的生死,主人你怎麼可以這樣冷酷,難道就不怕遭雷劈么?」

蘇靜兮回頭白了他一眼。

「裝什麼死,剛剛那眼鏡蛇咬你之前,牙齒早被我打掉了,就算你被它咬上幾百口,也不會死。」

「……」

八寶哭聲頓止,頭頂天空好大的一朵烏雲飄過。

擦!

居然又被她給揭穿了!

「哦呵呵,那不是跟主人你開個小玩笑嘛。」

八寶連忙爬起來,把衣服一抖,用法力將沾在衣服上的鮮血抖落下去。

「你剛剛看見眼鏡蛇的時候不是逃跑了的嗎,怎麼還會出現在院子里?」

蘇靜兮好奇的看著八寶,一般他不是在她每次遇到危險時,狂奔而去后就會無影無蹤了么,怎麼這次,他明明看見眼鏡蛇逃走後,怎麼還會留在這個院子里?


「哦呵呵,主人,當然是因為我擔心你的安危啦,你看,要不是我引出這條小眼鏡蛇,你怎麼會想到是那條眼鏡蛇一直打不死,是因為它的本體還活著呢?」八寶昂起頭,一臉義氣的說。

「哦,真的是這樣?」蘇靜兮有些不相信。

「嗯嗯,絕對是這樣的……」

八寶點頭,但他絕對不會告訴她,事實是這樣的:


他剛剛跑出房門,正準備溜之大吉的時候,卻倒霉的和那條正躲在圍牆下睡覺的眼鏡蛇撞了個正著,眼鏡蛇被他撞醒后,非常生氣,就追著咬他。

也就是在蘇靜兮跟巫蠱魔蛇打鬥的同時,他八寶卻被眼鏡蛇追著滿院子轉圈圈…… 「還真是稀奇呢。」

蘇靜兮揚唇淡笑,大步朝房間走去。

跟巫蠱魔蛇打鬥了一個多小時,她也著實累了,先去休息。

走進房間后,不等蘇靜兮坐上床,門外的八寶倏地竄進來,攔住了她。

「主人,我老頭剛剛被蛇咬了一口,屁股還痛得很,你應該體恤一下我這個受傷的老人家,讓我睡床上。」八寶可憐兮兮的看著蘇靜兮。

蘇靜兮瞪了他一眼,這個房間現在只剩下這張床了,如果讓他睡床上,那豈不是讓她睡地板上?

見蘇靜兮不願意,八寶立刻露出了一抹無比猥瑣的笑容。

「哦呵呵,如果主人你不願意睡地板,那就跟我老頭一起睡吧,反正我老頭身體小,占不了多大地方的。」

蘇靜兮白了他一眼,跟他睡,鬼知道半夜他會不會偷偷的吃她豆腐。

「你自己睡床上好了。」

反正那張破爛的木板床也搖搖晃晃的不安全,而且還帶著那條眼鏡蛇身上的惡臭味,她不睡也罷。

「嘿嘿,既然如此,那我老頭就不客氣啦。」

八寶高興地迅速跳起,朝柔軟的棉被上落去。

他老頭常年生活在鬼霧森林裡,已經好多年沒有睡過人類的床了。

可就當在他興奮地落在棉被上時,突然……

「砰!!!」

一聲驚響,那破爛的木板床居然徹底的散了架!

「啊!!!」

八寶慘叫一聲,瞬間被埋在了床底。

「……」蘇靜兮驚訝的看著倒塌的床具,沒想到,古代的蘇靜兮睡了那麼久的床,最後居然是被一隻小小的人蔘精壓垮的!


「咳咳,八寶,你是該減肥了。」蘇靜兮笑著說。

「什麼,減肥?」

八寶一驚,委屈得淚流滿面。

「嗚嗚……我人蔘精身體這麼小,左右不過五斤,主人居然說我肥!」

「那要不然,我睡了將近十六年的床一直好端端的,怎麼你一睡上去,就散了架呢?」

「是被剛剛那條眼鏡蛇壓垮的,不是我!」八寶從床底下爬出來,憤怒的解釋。

「也罷。既然這覺睡不成了,那我這個做主子也該做點什麼,好好的獎賞一下今天辛苦燉雞和放蛇在我床上的小翠和余媽。」

說著,她揚起一抹陰沉的冷笑,大步走出了房門。

而此時,一直待在暖冬院的余媽和小翠也告別了蘇靜蘿,二人興奮的朝寒丹院走去。

三小姐讓他們放了一條巫蠱魔蛇在五小姐的床上,已經了過了好幾個小時,想必那囂張的五小姐一定被嚇得屁滾尿流之後,被巫蠱魔蛇一口咬死了吧。

一想到乒他們的廢物五小姐臨死前驚恐無助的的表情,二人便抑制不住無比得瑟的大笑起來。

「哈哈哈……,小翠,你說那五小姐是被巫蠱魔蛇嚇破膽而死的還是被咬死的?」

「呵呵,不管是被嚇死還是被咬死的,她現在一定滿身鮮血,死不瞑目!哦哈哈……」

「是啊是啊,想起那囂張的廢物被巫蠱魔蛇驚嚇咬死的場景,我就好開心啊。」 「我也是啊。呵呵,現在終於為我這隻瞎了的眼睛報了仇。不過,三小姐的計謀真是高啊,就算是明天有人發現五小姐死在自己的院子里,也是被蛇咬死的,跟任何人沒有一點關係。」

「嗯,絕對不會有人懷疑到三小姐頭上的。三小姐這麼聰明,又是修鍊御火術的奇才,以後一定會大有前途,我們以後跟著她,也會飛黃騰達的啊。」

「呵呵,你說的對。」

……

二人有說有笑的走進寒丹院,卻在踏入寒丹院的那刻,眼前火光一亮,本以為慘死的蘇靜兮居然好端端的坐在院子里烤東西。

「啊!!!」

「鬼啊!!!」

膽小的余媽尖叫一聲,一跳而起,緊緊抱住了小翠。可瘦弱的小翠哪抱得起身材發福的余媽。幾秒鐘后,身子一軟,「砰!」地一聲,二人重重地摔倒在地,小翠被發福的余媽壓得差點翻了白眼。

「你們兩個在那鬼喊什麼,這裡哪來的鬼?」蘇靜兮白了她二人一眼,訓斥說。

小翠和余媽聞言一驚,連忙爬起來,戰戰兢兢地走過去。

「……那個,五小姐,你……沒事?」小翠哆哆嗦嗦地走上前問。

「為什麼這樣問,難道應該要發生什麼事情么?」蘇靜兮不解的看著她二人。

「那個……難道,你沒有看見你的床上有什麼東西么?」

小翠和余媽十分納悶,按理說,她們偷偷放了巫蠱魔蛇在她床上,巫蠱魔蛇那麼厲害,而五小姐又是個不會御火術的廢材,難道不該被巫蠱魔蛇咬死了么?

怎麼她現在還好端端的坐在這裡烤東西?

真是太詭異了。


「你是說,我床上突然出現的那條蛇么?」蘇靜兮眨著清亮的眸子問。

「……嗯,就是那條蛇。」小翠點頭。

「哦,那不是在這烤著的嘛!」蘇靜兮指著火架上正烤著的蛇肉說。

「啊!!!」

小翠和余媽看著火架上那黑乎乎的蛇肉,震驚又鬱悶。

那可是巫蠱魔蛇耶,居然被她給烤了!

「……」二人對蘇靜兮的恐懼頓時又多了幾分,下意識的往後挪了挪。

烤了幾分鐘后,蘇靜兮估摸著蛇肉也大概烤熟了,便拿下來遞給滿臉驚恐的小翠和余媽。

「你們忙活了一整晚,估計也餓了吧,這美味蛇肉就當是慰勞你們的。」

小翠和余媽瞪著那黑乎乎的噁心至極的蛇肉,立刻把頭搖成了撥浪鼓。

「不不,五小姐,我們飽著呢,還是您吃吧。」小翠強忍住嘔吐的衝動,勉強微笑著回答說。

「是啊是啊,五小姐,我們很飽很飽,再也吃不下一點東西了。」余媽也連連搖頭。

「這可是我親自為你們烤的誒,如果不吃的話,那我就去送給二夫人好了,順便告訴二夫人,我房裡的丫頭實在對我太好了,居然大晚上的弄了條蛇在我床上。」蘇靜兮撇嘴說。

小翠和余媽聞言大驚,若是這件事情鬧到二夫人那裡,不但她們得挨罰,三小姐還會責怪她們辦事不利。 「呵呵,既然是五小姐的心意,我們吃就是。」

小翠連忙接過蘇靜兮手裡的蛇肉,分了一半給余媽,二人狠下心咬了一口那黑乎乎的半生半熟的蛇肉。

蛇肉一入口,兩人臉色登時大變。

「啊呸,好辣啊!」

二人連忙吐了出來,這蛇肉不僅極腥還非常的辣,辣得舌頭髮麻。

「五小姐,這蛇肉為什麼那麼辣?」余媽驚問。

「哦,剛剛我調味的時候,不小心把一整罐的芥末都倒下去了。」蘇靜兮平靜的解釋。

「啊!一整罐?!」

二人再次震驚。

「這麼辣,我不要吃了!」小翠一臉噁心的說。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