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悠上前握住張蘭的手,“這個包你看上了,就送給你,可不要嫌棄清悠孝敬的晚哦。”

林清晗眼睛直溜溜地盯着那個包,心裏馬上琢磨起了,一會兒怎樣把包包從她這個摳門的媽手裏拿出來。冷菲菲想得卻是冷清悠對這個養母也太好了,這個包是剛出來的限—量款,她盯了好久都沒搶到手。沒想到冷清悠能搶到,還對她這個養母這麼大方。“姐姐,我的護膚品晚上給你送過去。”冷清悠看了看錶,“這個點要遲到了,我得

林清晗眼睛直溜溜地盯着那個包,心裏馬上琢磨起了,一會兒怎樣把包包從她這個摳門的媽手裏拿出來。

冷菲菲想得卻是冷清悠對這個養母也太好了,這個包是剛出來的限—量款,她盯了好久都沒搶到手。

沒想到冷清悠能搶到,還對她這個養母這麼大方。

“姐姐,我的護膚品晚上給你送過去。”冷清悠看了看錶,“這個點要遲到了,我得馬上走。”

張蘭得了包樂得睜不開眼,臉上的肥肉隨着她的動作顫動。連連說:“快去吧,快去吧,別耽誤工作。”

冷清悠故作無奈地笑道:“本該陪你們在闌江城轉轉,不巧我最近工作特別忙就不陪你們了。”

她的客套話說得到位,每一個字都讓冷菲菲覺得是時候該拿她身邊的人開刀了。


於是笑着說:“姐姐快去忙吧,我可以陪伯母她們去。”

鎧甲勇士之涅?的鳳凰 ,“這不太好,不能麻煩妹妹。”

“不麻煩,一點都不麻煩。”冷菲菲連連表示,爲了對付她,她今天可是要跟約好的黎析說聲抱歉了。

“不行,她們奔着我來的,我要對她們負責。”冷清悠越是拒絕,越讓冷菲菲覺得自己的主意沒打錯。

“伯母、姐姐,快上車!”冷菲菲招呼道。

她紅色的跑車是林清晗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現在冷菲菲居然邀請她們去坐。

“媽,菲菲這麼有誠意,不如我們就去兜兜風吧!”林清晗搖晃着張蘭的胳膊撒嬌。 冷清悠早就料到林清晗會禁不住誘惑,她又說了句:“姐姐,你別麻煩菲菲了,菲菲她很忙的。回頭我帶你們去也是一樣的。”

“誰說我忙了,我現在就很有空。”冷菲菲可不想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我們去,不用說了。昨晚鬧鬼害得我和清晗都沒有睡好,這就算作補償了。”張蘭覺得自己理直氣壯。

她率先去開車門,使勁兒拽了拽,“嗯?怎麼打不開。”

“瞧我,光顧着高興都忘了!”冷菲菲的車門還鎖着,趕忙打開。

“你們別去,等我……”冷清悠特意勸道。

“等什麼等,你看菲菲多懂事。”林清晗說話間也鑽進了車裏。

冷菲菲給她甩下一個挑釁的眼神驅車離去。

終於可以安心上班了,冷清悠覺得通體舒暢了不少。

只希望冷菲菲會把她們虐得慘點。

城南分行,她耽誤了不少時間,匆匆趕到的時候卻吃了閉門羹。

她沒有分行的鑰匙,大門緊閉讓她火大。

冷清悠依次給劉敏、陳雅思、何曼她們三人打了電話,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她們三人才相繼拖拖拉拉地趕到。

“你們就是這麼應付工作?!”她冰冷的雙眸掃過三人,陳雅思披頭散髮,何曼還沒放下手中的雞腿,劉敏還好,只是她臉色不太好看,心不在焉。

“冷經理,我們就是積極工作也沒客戶。”陳雅思撩了下她的黑長直。


“就是啊,有這個功夫,還不如在家多睡會兒。”何曼用力咬了一口手中的雞腿,滿臉不屑。

“劉姐,你也這麼認爲?”冷清悠看了看半天不發話的劉敏。

“我無所謂。”劉敏說着眼淚掉下來。

“哎呀呀,你看看你把劉姐都弄哭了。”陳雅思忙拿出紙巾給她擦眼淚。

冷清悠無語,這也太玻璃心了吧。

“不關冷經理的事,是我老公。他揹着我找小三了,還帶着那個賤人登堂入室。”劉敏憤恨地說道,“我昨天把他們堵到牀上,那個賤人還跟我老公打了我。”

她把自己青一塊紫一塊的腰露出來,讓她們三人觸目驚心。

“這也欺人太甚了。走,我去給你出氣。”何曼還是挺講義氣的,她把雞腿丟進垃圾桶,擼了擼袖子就要去爲劉敏出氣。

“劉姐,你別怕,我們都支持你。”陳雅思把胳膊搭在劉敏的背上給她安慰。

冷清悠目測她們三個人雖然吊兒郎當,但是如果擰成一股繩,心往一處使,應該會有不錯的收穫。

“謝謝你們。”劉敏捂着嘴哽咽道,“我想跟他離婚,又怕耽誤快要高考的兒子。”

“劉姐,你的事包在我身上,我替你出這口氣。”冷清悠坐在轉椅上,手指有規律地敲着桌子。


劉敏停止了哭泣,陳雅思和何曼也大眼瞪小眼得看着她。

這個斯斯文文的大小姐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冷經理,這可不是過家家,您就不要跟着湊熱鬧了。”陳雅思驚訝過後,不屑地撇撇嘴。

“對呀冷經理,就你這小身板,還想替別人出氣?”何曼質疑的眼神上下看了看她,搖搖頭。

劉敏擦乾眼淚澀聲道:“冷經理,我謝謝您的好意,這件事就不麻煩您了。”

冷清悠不聲不響地站起來,一個轉身把身邊的椅子踢到爆裂。

她好看的眉毛上挑,“這下相信了吧!” 劉敏、陳雅思和何曼三個人張大嘴巴,震驚的合不攏嘴,這武力值太可以了!


她們不約而同得拍起手。

“冷經理,你這招太厲害了,教教我唄。”何曼馬上很狗腿得向冷清悠套近乎。

“何曼,你這態度轉變得也太快了。”陳雅思陰陽怪氣地說。

“你有意見?”何曼反問道。

“沒有意見,我喜歡。”陳雅思迅速把頭髮盤起來用u形卡固定住,抱拳道:“冷經理,您把我收了吧!”

那滑稽的模樣儼然就是一個小迷妹。

劉敏也多了幾成期待,期期艾艾地說:“冷經理,您真得要去給我出氣?”

“當然,不過我有個條件。”冷清悠可不想做費力不討好的事,“你的事解決以後,給我專心回來工作,把業績提上去。”

“冷經理這有點強人所難吧?”陳雅思面露難色,“就咱們這混吃等天黑的地方,能出什麼業績?!”

她不是不想好好工作,誰願意年紀輕輕就做一條沒有夢想的鹹魚,況且鹹魚還想翻翻身呢!

“嗯,你的意思我明白。”冷清悠點點頭若有所思,“我已經有了初步計劃,你們到時候配合我就行。”

“好,那我們就拭目以待。”陳雅思眼裏隱隱有了期待。

“劉姐,你真打算離婚是吧,別到時候我把這件事給你辦妥,你又會怪我多管閒事。”冷清悠醜話說在前頭,一定要問清楚才行動。

她這輩子最厭惡得便是渣男,所以對付渣男這件事她樂在其中。

“是真的,我一刻都不想看到那個賤男。”劉敏跟她老公,恨得咬牙切齒。

“你兒子那邊你怎麼解釋?”

她還有一個即將高考的兒子,有些事必須要考慮到孩子的心理不要受到影響。

“這個,我確實有顧慮。”劉敏滿面悲慼,“兒子養這麼大不容易,我不能讓他受到傷害。”

“劉姐,不如想辦法讓那個賤男淨身出戶,然後再瞞着你兒子別讓他知道。”何曼異想天開得說。

“你這招的確是大快人心,但是賤男做出這種事,,能同意這種操作嗎?”陳雅思沒有她想得那麼樂觀。

“唉!”劉敏嘆了一口氣。

沒有一個客戶的分行,儼然成了她們四人出謀劃策算計賤男的好地方。

她們討論得熱火朝天,最後冷清悠拍板,“劉姐,我喜歡速戰速決,今晚我們就去搜集賤男出軌的證據。”

“對,宜早不宜遲,既然賤男這麼明目張膽,我們就來個捉姦成雙。”何曼說起打架精神亢奮。

陳雅思還有點顧慮,她猶豫了下說道:“萬一那個賤—人今晚不和賤男約會呢?”

“他們會的。”劉敏肯定得回答,“他們爲了氣我,當着我的面說,今晚要去高檔的地方瀟灑。”

“去什麼地方?”冷清悠美目流轉,立馬問道。

“好像是說風雲國際。我不敢肯定,因爲他不可能有錢去那麼高檔的地方。”劉敏回憶了下,自己傢什麼條件,她還是心裏有數的。

“嗯,我知道了。”冷清悠聽完點點頭,是“風雲國際”那就好辦了。

她拿出手機快速撥打了“李飛揚”的號碼,而電話另一端的燕厲尋正埋首在堆積如山的文件裏簽字。

他看到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棱角分明的臉上才露出了一抹溫暖的笑容。

“幫我辦件事。”冷清悠在“李飛揚”接通電話後,便直接開口。 燕厲尋望着眼前如山的文件,眼睛都不眨得答道:“好,你說吧!”

“幫我查個人?”冷清悠又轉頭問劉敏,“劉姐,你老公叫什麼?”

劉敏趕緊回道:“衚衕義。”

冷清悠點下頭,繼續對“李飛揚”講,“你幫我查下衚衕義有沒有在風雲國際預定房間?”

“好,你別掛電話。”燕厲尋迅速在電腦上輸入衚衕義的名字,“衚衕義,2202號豪華套房。”

冷清悠記住房間號,回了一句:“謝謝你,辛苦你再幫我耵住他,最好在他的房間安好攝像頭。”

“一家人說什麼謝不謝,這件事包在我身上。”燕厲尋盯着電腦屏幕上冷清悠的美照,心裏甜滋滋。

“好,我們隨時保持聯繫。”冷清悠俏臉一紅,不再說多餘廢話。

等“李飛揚”給了她肯定答覆,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果然,衚衕義確實在風雲國際定了房間,還是豪華套房,僅次於總統套房。

她跟劉敏三人又做了詳細的佈局,只等賤男帶着賤女入住,便去抓個現行。

離晚上還早,冷清悠看她們沒有心情工作,便給她們佈置了新的任務,改造工作環境。

有了小目標,她們幾人也變得動力滿滿。

聯繫工人馬上對分行進行改造,資金方面自有冷清悠替她們解決。

期間,她還聯繫了陸耿莫,陸耿莫是個實幹的青年,把一切給她安排的妥妥當當。

“冷經理,先吃點飯吧。”劉敏把剛送到的外賣遞到整理資料的冷清悠面前。

冷清悠看了看時間,原來都到了午餐時間。

沒看見外賣的時候還不覺得,現在是真餓了。

“咚咚咚咚咚……”

冷清悠剛吃了一口飯,手機便響起來。

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皺了皺眉頭。是個未知號碼,她的手機號碼從不泄漏,是誰打電話找她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