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紫袍青年,乃是紫岩宗四大天驕之一,石堅!

「是!」帶葉峰等人來的紫岩衛,以及其餘的紫岩衛,紛紛恭敬應了一聲。葉峰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怒氣,他們被叫了這裡,居然是為了給眼前這小丫頭當陪練?強忍著怒氣,葉峰跟著其他外門弟子,一起走到了鑾駕前。「石老弟,你紫岩宗的外門弟子看起來都很不錯,個個精氣神都非常飽滿。」鑾駕上,另外一個藍衣青年笑了起來。「哈

「是!」帶葉峰等人來的紫岩衛,以及其餘的紫岩衛,紛紛恭敬應了一聲。

葉峰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怒氣,他們被叫了這裡,居然是為了給眼前這小丫頭當陪練?

強忍著怒氣,葉峰跟著其他外門弟子,一起走到了鑾駕前。

「石老弟,你紫岩宗的外門弟子看起來都很不錯,個個精氣神都非常飽滿。」鑾駕上,另外一個藍衣青年笑了起來。

「哈哈,雷兄,太易教可是天荒域第一大教,豈會沒有天賦好的外門弟子?」石堅哈哈大笑。

「這兩個人,根本沒把我們當做同門看,對於他們來說,我們根本什麼也不是……」葉峰看著鑾駕上的人,目光冰冷。 小公主從鑾駕上跳了下來,負手走在葉峰等人前方,打量著葉峰等人。

東王殿四大分堂,共挑選出了十六個外門弟子,全部都是煉體境第二重,葉峰當然也算其中一個。

「這個太難看,帶下去!」小公主走到一個外門弟子身前,擺了擺手。

那個外門弟子雖然被帶走了,可是很明顯,他反而非常高興。

「這個太瘦了,也帶下去。」小公主又擺了擺手。

「這個小公主到底想做什麼?他不是想跟別人交手嗎?」葉峰目光一閃。

就在這時,小公主已經來到葉峰身前,她眨著大眼睛,仔細的打量著葉峰。

其他外門弟子看到大公主,早就低下了頭,可是葉峰卻沒有,他永遠不會向任何人低頭!

「大膽,你居然敢這樣看著本公主!」小公主忽然怒了。

嗖!嗖!兩個小公主的護衛跳了出來,居然想當場格殺葉峰!

葉峰面不改色,根本沒有把這突然衝過來的兩個紫岩衛放在心上,他冷笑道:「紫岩宗門規,同門不能互相殘殺,你們敢動我的話,就是對指定門規的老祖宗不敬,對當代紫岩宗的宗主大人不敬!」

兩個小公主的護衛臉色皆變,葉峰把這門打的帽子扣在他們頭上,他們豈敢動手?

鑾駕上,石堅和那個藍衣青年瞧見葉峰居然如此冷靜,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滾下去,誰讓你們過來的?」小公主忽然呵斥那兩個護衛。

「請公主息怒,我們馬上滾出去!」那兩個護衛急忙退了下去。

剛才還盛氣凌人的小公主,忽然又變得「天真無邪」,她看著葉峰,笑道:「就你了!其他人都解散了吧。」

「是,公主!」其餘幾個外門弟子如蒙大赦,全部退了下去。

遠處,柳擎臉色難看,他沒想到葉峰居然會被小公主選中。

就在這時,小公主忽然笑眯眯的看著葉峰,「你叫什麼名字?」

「葉峰!」葉峰淡淡開口。

「葉峰?」小公主一愣,咯咯笑道:「我聽說紫岩宗青木堂有個絕世大廢物,八年不入煉體境第二重,就是你吧?你看起來一點也不蠢,比剛才那些人聰明多了!」

「八年不入煉體境第二重?」石堅一愣,對於紫岩宗這個有史以來最蠢的弟子,他也有所耳聞,更何況,葉峰還是大公主的未婚夫!

「咯咯,四哥,從今天開始,他就是我的了!」小公主轉頭看著鑾駕上的紫袍青年。

「妹妹高興的話,隨時可以來外門弟子部找他,不過……」石堅正色道:「不過,你絕對不能帶他回去!」

「四哥,為什麼?」小公主嘟著嘴,非常不高興。

「祖母如果知道你帶外門弟子回去的話,你的麻煩可就大了。」石堅說道:「而且,你姐姐若是知道你和此人有什麼關係的話,也絕對不會輕饒了你!」

聞言,小公主頓時害怕了,只好嘟著嘴說:「不帶回去就不帶回去。」

「妹妹,你也知道,四哥這可是為了你好。」石堅笑了笑。

小公主笑了笑,轉身對葉峰說:「待會我們動手的時候,你可千萬不要留手,否則我可是會不高興的!」

「對付敵人,我自然會出全力!」葉峰冷笑,他越來越厭惡石家的這對姐妹。

「咯咯,你跟以前的外門弟子不一樣,我很喜歡,不過你可千萬不要被我打死了!」

話音未落,小公主突然出手,輕飄飄一掌拍向葉峰的胸膛。

葉峰不敢施展完整的《魅影迷蹤步》,他只使出了殘缺的步法,不過速度還是非常快,嗖一下就避開了大公主的攻擊。

「咯咯,果然有兩下子!」小公主突然發力,瞬間就搶到了葉峰身前,猶如電光閃過。

「好快!」葉峰臉色一變,只能施展出完整的《魅影迷蹤步》閃避,險而又險的避開了小公主的攻擊。

「咦?」鑾駕上,石堅的臉色忽然變了,「這個廢物什麼時候有了這種實力?」

「咯咯,不錯,再來!」小公主身形一閃,再次飈射向葉峰,全身血氣大作,猶如紅日劃過。

葉峰使出大龍象勁,瞬間提升力量,同時繼續使出魅影迷蹤步,繼續躲避小公主的攻擊。

小公主的力量、速度、敏捷性,全部比沈慕婉高出一大截,根本看不出來是剛剛才成為煉體境第三重的武者。

「你妹妹的《鶴行步》已經修鍊到第二重,居然只能稍微佔一點優勢而已。而且,這種優勢還是因為她的境界高了一籌,這個外門弟子非常不簡單。」藍衣青年笑了,「說他是廢物的人,恐怕才真的是廢物。」

「雷兄有所不知,這小子用了三年時間都沒有學會凡階武技!」石堅說道。

藍衣青年目光一滯。

「他靠身法躲開了我妹妹的攻擊,雖然有些勉強,但是,這已經足以說明他的身法不簡單。」石堅笑道:「他所學的身法,應該也是人階上品。」

他的地位太高,接觸到的武技也都是非常好的,當然看得出葉峰所修武技的深淺。

「一個外門弟子能居然能把人階上品武技修鍊到這種程度,我實在無法想象,他居然用了三年也沒有學會一本凡階武技。」藍衣青年蹙眉

石堅皺著眉頭,也百思不解。

他們並不知道,葉峰修鍊《魅影迷蹤步》的時候,只用了一天!否則他們恐怕會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就在他們兩人說話的時候,葉峰和小公主已經交手數十招。

小公主明顯沒有盡全力,她好不容易找到個不怕死,敢和她真打的外門弟子,豈會輕易放過?

「不打了,不打了,今天就打到這裡好了,累死我了。」小公主忽然停了下來。

葉峰卻根本沒有停手,他箭步掠向小公主,冷笑道:「既然你這麼想打,我就陪你打個夠!」

他可不是被人呼來換取的陪練,不讓小公主付出一些代價,他豈會罷休?



那些外門弟子頓時一驚,這傢伙莫非不要命了不成?

「夠了!」石堅冷哼一聲,隔空一掌拍向葉峰,把葉峰震退了幾步,葉峰的嘴角溢出了血。

抬頭看著石堅,葉峰冷笑道:「這一掌,我葉峰記下了,他日必定會十倍奉還!」

石堅譏笑道:「我等你!」若非因為葉峰和大公主之間的關係,他早就出手殺了葉峰。

葉峰沖乾淨嘴角的血跡,退回了外門弟子當中,其他外門弟子看著葉峰,眼中流露出敬佩之色。

這時,小公主忽然轉身看著石堅,笑道:「四哥,我們現在就去狩獵吧!」

「好!我們現在就走吧。」石堅活動活動筋骨,從鑾駕上縱了下來,那個藍衣青年緊隨其後。

「建成大哥,這次你可要幫我殺一頭神力境妖獸!」小公主看著藍衣青年。

這個藍衣青年,乃是太易教的天驕之一,雷建成!

「香雲,要是真的能遇到妖獸,我肯定會幫你殺了的!」雷建成笑了,非常自信。

小公主滿臉興奮。

……

馬上,小公主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湧入了荒野大澤,葉峰和柳擎等人當然也必須陪同。

「這小公主畢竟是紫岩宗宗主的女兒,以後小心,不要輕易得罪她。」柳擎看著葉峰。

「紫岩宗宗主的女兒又如何……」葉峰冷笑,弱者也有弱者的尊嚴,他絕對不允許別人踐踏他的尊嚴。

柳擎搖頭笑了笑,這小子雖然不蠢了,但是膽子卻變得太大了。

「副堂主,那兩個青年是誰?」葉峰忽然問道。

「那個紫袍青年是石堅,紫岩宗有四個天驕,代表了四個天賦最好的年輕人,他就是其中之一。」寇重說道:「至於那個藍衣青年,他以前來過幾次,他是太易教的嫡系子弟,雷建成!」

「太易教……」葉峰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門派的名字,杜殺等人也提到過。

「太史老哥曾經對我過,太易教比紫岩宗還要強大,他們的教主是這一域的域主。」柳擎說道。

「域主?」葉峰不解。

「呵呵,你恐怕不知道,我們所在這一域,其實只是無極大陸上一個普通的地方而已。」柳擎說道:「據堂主說,比這一域更大的域比比皆是,紫岩宗也只是萬千宗派中的一個而已。」

葉峰非常吃驚,他發現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了解實在太少了,他這點力量也太微不足道了。不過他並沒有氣餒,反而興奮起來,若有朝一日能轉戰天下所有高手,豈不是一件快事!

他天性好戰,前世已經無敵,這一世,他也要無敵!在沒有道種之前,他縱然有心也無力,可是現在,他已經有了和天下高手爭鋒的資本!


這時,柳擎繼續說:「想要成為一域的域主,必須有力壓一個域所有高手的實力,太易教教主能成為域主,說明他在這一域已經無敵。」

「太易教應該也有道種才對,否則他們的教主不可能力壓諸強,成為蓋世高手。」葉峰說道。

「沒錯,太易教確實有道種。」柳擎說道:「他們擁有自然系攻擊力驚人的雷霆道種,還有器系攻擊力也非常驚人的神箭道種,被這一域的人稱為雷箭雙絕!」

「兩個道種?難道太易教的人擁有兩個道種?」葉峰吃驚,雙道種不會這麼「大眾化」吧?

「當然不是!」柳擎搖頭:「太易教有兩個家族組成,雖然都姓雷,可是卻分別具有神箭道種和雷霆道種。據說,創立太易教的兩個人是結義兄弟,並不是一家人。」

葉峰微微鬆了口氣。



「擁有兩個道種的人非常罕見,至少我們所在這一域是沒有的。」柳擎喃喃自語:「那種人,就算在那些超級大域,也是天才中的天才……」 當葉峰和柳擎交談的時候,大隊伍已經進入了荒野大澤。

「咯咯,那是獨角蜥,幫我抓住它!」小公主嬌笑,指著遠處樹林中的蜥蜴。

這隻蜥蜴很大,猶如鱷魚,正匍匐在岸邊飲水,不想卻被無良的小公主看上了。

三個煉體境第四重的外門弟子立即出動,衝殺向了獨角蜥,獨角蜥只是煉體境第三重的妖獸而已,豈會是他們的對手?轟轟轟幾聲響動后,蜥蜴已經被殺,血氣瀰漫叢林。

「你們怎麼殺了它?我要活的!」小公主忽然發怒。

那三個外門弟子惶恐,連忙點頭哈腰,忙叫「贖罪」。

葉峰臉色微變,他沒有想到這個小公主居然如此刁蠻,真是有什麼樣的姐姐,就有什麼樣的妹妹。

「廢物,都是廢物,連抓只妖獸都不會!」小公主罵了幾句后,繼續讓大隊人馬深入荒野大澤。

有石堅和雷建成坐鎮,小公主根本不擔心會遇到危險。

「石老弟,我答應要為你妹妹殺一頭神力境妖獸,這話可不能不作數。」雷建成忽然笑了。

「雷兄,不如我們兩個比比看,誰先能殺死神力境妖獸,你看如何?」石堅也笑了。

「好!」雷建成看著他身邊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吩咐道:「保護香雲!」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