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杵,收!

火鴉火鼠火槍火箭火輪兒,收!水神的半盂黃河水,收!佛祖行賭的十八座金山,“biu”的一聲,照樣收!”看着王琛狼狽的神情,申不易的心情又好了起來,哈哈笑道: “琛啊!哥告訴你,包括蘇乎拉,同樣也修煉鎖陰神功,最善於採陽補陰,你小子要是不修煉【九陽神功】,到時,“biu”的一聲,爽着爽着就爽死了。”王

火鴉火鼠火槍火箭火輪兒,收!

水神的半盂黃河水,收!

佛祖行賭的十八座金山,“biu”的一聲,照樣收!”

看着王琛狼狽的神情,申不易的心情又好了起來,哈哈笑道: “琛啊!哥告訴你,包括蘇乎拉,同樣也修煉鎖陰神功,最善於採陽補陰,你小子要是不修煉【九陽神功】,到時,“biu”的一聲,爽着爽着就爽死了。”

王琛倒是知道,宗門神功對荒甲晉升星甲有着極大的輔助作用,沒想到還有這麼多彎彎繞,臉色一陣白一陣綠。

蘇乎拉聞言娥眉倒豎,氣急敗壞的嬌喝道:“申不易,你給姑奶奶立即滾,不然老孃直接啓動驅離程序,把你丟出去。”

“好了!好了!”

燕雙珠趕忙打圓場,話鋒一轉道:“王琛同學,你可能還不知道吧!巴寧老師送回你之後,就突然宣佈閉關,咱們現在的導師【莫文奇】,可是對你有些偏見喲!”

“狗嘴裏吐不出象牙!”王琛冷冷的看她一眼,見她微微頓了一頓,繼續道:“不知你醒來後,蘇乎拉有沒有告訴呢,莫老師可說了,你醒來之後,就必須支付損壞祭壇的賠償金,如若沒有償付能力,就要送你去礦山挖礦喲!”

申不易也不是個善碴,呵呵笑着補充道:“我可是聽說,礦山羈押了不少妖怪作苦力,很多被送進去的人,進去的時候活蹦亂跳,再也沒有出來過,連魂兒都回不來了。”

這話如一陣妖風乍起,驚得王琛的脊樑骨“嗖嗖嗖”的直躥的冷氣。

蘇乎拉囿於和燕雙珠之間的盟約,以及宗門約定習成的規矩,加之王琛並沒有接受她依附千劍宗的邀請,雖然不能點破這兩人的圖謀,何況哪圖謀對她也有着莫大的誘惑力。但還是咭咭呱呱的將前因後果講了講,並提點他,損失的賠償,其實可以申請分期付款的。

王琛靜靜的聽了良久,這纔將自己昏迷之後發生的事串聯起來,得知莫文奇是莫老鬼的玄孫後,牙齒錯得格格響,將莫家的八輩兒祖宗操了個遍。

最後,蘇乎拉終於提到重點,那就是要王琛給他們這些宗門弟子傳授五龍交紐的天音符籙的篆刻經驗。

王琛心中突然特別失落,尤其是看到蘇乎拉略顯歉疚的眼神,知道這三人如此輪番轟炸自己,甚至申不易射箭宮這屆弟子的老大,不惜降尊紆貴的,和他這個寒門士子嘻嘻哈哈玩鬧一通,無非就是爲了榨取自己的剩餘價值,哪怕榨乾自己的生命力,甚至成爲一具行屍走肉。

篆刻能量塊!

即便星甲師也不會輕易動手,因爲空白能量塊是神魔屍體的骨血,煞筆收尾的時候,會悄然吞噬篆刻者的生命力。

神魔的屍體是什麼?就是【人初歷】的科學家【可遠觀而不能褻玩焉】的宇宙黑洞。

在【人初歷】的遠古時期,實證科學通過超強粒子對撞機,已然隱隱觸碰到四維空間的障壁,並猜想【黑洞】是通往多維宇宙的通道。

萬有引力!

那個時候的實證科學,甚至能夠通過拳頭大的一塊磁鐵,製造出超過地球引力的電磁力。從而猜想,那額外多出的引力,人類之所以感覺不到,是因爲部分引力散溢到了異次元空間,並提出九維宇宙空間的猜想。

而事實上,黑洞是神魔死後的屍骨。哪些強大的神魔,哪怕死後,詭異的生命磁場,依然能夠扭曲光線,頓滯時空。

當然,神魔的實力層次更是徑謂分明,死後就會分別化爲微型黑洞、小型黑洞……超大型黑洞。

空白能量塊,是通過反物質湮滅設備,將捕獲的神魔屍體,進行提煉、分解、加工的物質,有許多妙用。

正是因爲成功篆刻符籙的剎那,神魔屍骨詭異的悸動,通過吞噬人體的精氣神,從而在方寸之間,燦爛符文就能上演無中生有點石成金演化星辰的奇蹟,萬里江山納方寸,彷彿活了一般。

王琛對申不易和燕雙珠的做法,沒有太多的想法,這就是個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時代,真正令他失落,是蘇乎拉這個室友,一個活潑美麗的女子,但他們之間顯然已無任何可能,除了赤果果的利益交換,所有的美好,在這一霎那都煙消雲散。

天煞孤星!

王琛自嘲的笑了笑,還好心中有兩縷暖流涌動,哪或許是巴寧老師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院長傳承的薪火吧。

王琛也終於無比清醒的認識到:學院其實是被皇室、宗門、豪紳這三方勢力牢牢掌控的。

大荒域,三百郡,三百荒甲學院,概莫能外。

在雲中郡荒甲學院:

左監院“人見愁”莫老鬼是宗門的代表;

右監院“笑面虎”史坦淨是皇室的代表;

院長薩特莎女士,是一位同情自由狩獵寒門精英的豪紳代言人。

唯一的不同之處在於,院長薩特莎驚才絕豔,能夠力壓左右兩監院,幾百年來,極力壓制宗門“赤果果的自我利益”和“皇室冷酷無情的權錢交易”的肆虐,始終駕馭着學院奔行在有愛的荒原。 有那麼一剎那,王琛覺得生活是就是一顆顆糞球,而自己就是一隻屎殼郎,興奮的推着一顆糞球,在荒草萋萋鳥聲悽迷的沙礫和土塊間奔波。

“噗”!

推動的糞球扎入一根植物的刺,所有的幸福和美好都被那根【碩大的巨刺】攔腰截斷,如山橫亙。

糞土當年萬戶侯!這是另一種意義上的豪邁。

或許生活就像產卵的螞蚱,痛苦又幸福的將柔軟的肚子鍥進堅硬的泥土之中,幾如初嘗禁果的男男女女。

王琛不免有點鄙夷自己,生活的姿態,難道不踊躍的將意念集中到男女情事那個荒唐的焦點,沉湎於無止盡的墮落,有如罌粟的花苞,就無所作爲了嗎?

好吧!王琛就像燕雙玉一樣,瞪目哆口的坐在那裏,望着舉手投足、一言一行,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般優雅和自信的樣子,嘴角噙着冷笑。

“王琛同學,你看我給你算啊!你的債務本金是一百萬,如果分期付款呢,年利率是5釐,月利足足是6000荒幣,本金約8萬5千,所以,我們要求你演示12次,就將債務替你清零,你看怎麼樣?”

“不怎麼樣!”

“那你就去礦山哼着菊花朵朵自生自滅吧!”

“滾!老子從小就光着腳丫,一隻狗,在深山密林中亂躥,也曾伴虎而眠,也曾袖中籠蛇,你以爲我是嚇大的?啊!”

孤狼鬥不過獵人,悍匪鬥不過警察!

涸澤而漁!

但這燕雙珠太狠了,雖說現在人類的平均壽命達到了驚人的150歲,但每成功篆刻一次天音符籙,就會折壽10年,王琛已經19歲了,加上自己已經篆刻過一次,就等於折壽130年,這樣算下來,基本上就嗝屁了。

蘇乎拉斜睨了燕雙珠一眼,然後親暱的拍了拍王琛的肩膀,輕聲道:“王琛,你別聽她瞎咧咧,這樣,你只需要演示三次,而且每次演示完後,我們都提供【助益類粒子光雨】替你溫養身體,怎麼樣?”

王琛心中一暖,待看到她或多或少流露的憐憫眼神,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燕雙珠“碰”的一聲,幾乎是將手中的茶杯砸到几案上,用刺耳的聲音道:“不行,絕對不行!每月近十萬荒幣的支出,基本就是我的零花錢呢?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申不易將手一揚,燕雙珠乖覺的嚥下了後面的話,單刀直入,道:“雙珠你有點太苛刻了!”

他五指一叉道:“這樣吧,就五次,而且提供助益類輻射粒子,如果感同身受的親歷五次還學不會的,那也是資質魯鈍之輩,沒有丁點的培養價值,趁早轉修戰艦操作後勤保障專業之類,或者去參軍加入重機甲軍團爽快些。”

末了,他笑眯眯的道:“琛啊!哥看你也是一條漢子,值得交往,咱們去戰艦烤吧,打殺點野味烤烤,就當慶祝你荒種植入成功嘍!”

王琛點了點頭,心中漉漉的轉着念頭,雖然他也曾究覽墳籍,知道一些談判技巧,如何從理論上爲自己爭取最大利益,並降低違約風險,起碼要將雙方的權利義務置於對等席位。

但他已經被沉重的債務壓彎了腰,就像先前,他和蘇乎拉玩笑中【當鴨子閃不閃電】的話,雖然如驚鴻般一閃而過,未嘗不是一種絕望中墮落的情緒發泄。

這幫公子小姐,精得就像【人初歷】時期,哪些個以敲詐勒索發家致富的官僚一樣:“啊!你懂不懂人類最偉大的標準制度?啊!這是【叉叉圈圈】下發的最新行動方案?啊!你這個行爲,頂格處理能弄死你,最次也要拔你一層皮,當然,我們以人爲本,我呢與人爲善……”

好嘛,屁也沒卵成,荷包一鼓,轉身閃人。

一技在手,天下我有。

王琛覺得自己就跟【人初歷】時期哪些個苦逼的科研工作者似的,個別實權派酒足飯飽,還要召集大家讀一通又長又臭狗屁不通的稿子,美其名曰貫徹精神指示,然後繼續去胡天海地喝花酒,自己彷彿永世掙扎在朝不保夕的溫飽線上,不停的搖擺。

天上的火燒雲層層疊疊擠擠攘攘的飛跑,【燕子梭】如同一駕扁舟在晚霞間穿梭,燕雙珠好奇的道:“蘇乎拉,按說咱們宗門弟子入校,還是能夠自由選擇室友的,你怎麼會選擇王琛這麼個屌絲青年呢?不過,你倒是有眼光,難道能未卜先知,算出這小子有些不凡?”

蘇乎拉青裙飄揚,如一棵綠樹,挺拔在梭形船頭上,緩緩道:“其實吧!王琛挺可憐的,你們知道,我有個表哥是《雲中郡都市報》的記者,前段時間,王琛故鄉的小鎮發生了一件可歌可泣的悲情的故事——有個叫薛湘貞的姑娘,被他父母賣給了年邁的商人做小妾,結果,直到婚車進院,人們才發現那姑娘已然割腕自殺了。爲此,不得不與四條重要的新聞爭奪版面:一條是皇室九公主香兒在帝都伊薩廣場舉行的最光彩奪目的婚禮;一條是捕魚兒海的一頭荒鱷,因爲自己的蛋被偷了,憤而摧毀了清水郡的城牆;一條是炎陽烈焰宗和素女心經宗爲了爭奪一具質量超過太陽幾百倍的神屍,爆發衝突;還有一條就是皇室長老團的副團長,八星荒甲師,崩於蒼梧之野,歲950餘!”

她頓了頓,繼續道:“因爲薛湘貞太卑微了,所以這則新聞最終被和諧了,我聽表哥說後,就暗中瞭解一番,得知她殉情的對像居然是咱們同屆的學友之後,就有那麼一點點好奇……”

燕雙玉或許因情所感,心有悽悽焉。

燕雙珠冷哼道:“懦弱的女人,不能奮起抗爭,居然以死殉情,愚不可及!看來,王琛也不是個好東西,我觀他吊兒啷噹、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一副拽兮兮的樣子,你剛纔就不該同情他。”

“不是這樣的,我曾經旁敲側擊的探問過,他好像不知情也。”

蘇乎拉解釋着,凝重的繼續道:“一會兒,你們可別說漏了嘴!”

申不易點了點頭,鄭重道:“在王琛履約之前,此事必須守口如瓶,尤其是你燕雙珠,作惡人可以,但別總是擺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說白了,是我們有求於人,別以爲離了我們,就沒有別的宗門伸出橄欖枝!”

請你再爲我點上一盞燭光/因爲我早已迷失了方向/我掩飾不住的慌張/在迫不及待的張望/生怕這一路是好夢一場/而你是一張無邊無際的網/輕易就把我困在網中央/我越陷 越深 越迷惘路 越走 越遠 越漫長/

王琛愉快地接受了宴請,據說戰艦烤吧內置一方天地,很是圈養了一批蠻荒異種,令人嚮往!

王琛委婉地拒絕了搭乘燕子飛梭的邀請,說自己剛剛醒來,要在運動中適應變化了的身體。

他哼着曲兒,踏着草尖飛掠在青草上,不時騰身“嗖”的一下躥上樹稍,感受着荒甲入體帶給他的奇才異能。

看見前方一尊鐵青色的怪石,他的心立刻怦怦亂跳,抑制不住的想要拳砸腳踢,檢驗一下自己的拳勁腳力。

但他最終忍住了,損壞公物可是要賠的,如果突然躥出一個戴袖標的老頭老太太,攔住他道:“破壞公物,罰款!”估計剛剛好起來的心情又要淚奔了。

他沿着校園內的商業街道奔行,經過玄武岩建造的高大的帝國皇家銀行的城堡,牆磚上用馬賽克鑲着豪華遊輪的星際歷險公司,還有略顯寒磣的自由狩獵者公會大廈,穿越街道盡頭,爬上【蜿蜒嶺】。

【蜿蜒嶺】上【荷花湖】,廣約八百畝,一艘退役的星際戰艦聳立在湖面之上,恍若奇峯突起,高高翹起的艦首,依舊在等待着千年的徵鼓。

王琛遠遠的望着艦體斑駁的古老戰艦,心潮跌宕!

很不幸,按照荒古大帝的說法,事實殘酷得就像《盜夢空間》《移魂城市》《黑客帝國》中描述的那樣,上帝就是個程序員,歷經【千百萬年的膨脹】和【大陸板塊位移】的地球類似於電腦硬件,而月亮就是神魔遊戲的屏幕界面。

之所以白堊紀恐龍會大滅絕,而掌握了荒甲殖裝的人類,依然生存在藍天白雲之下,那是因爲,在神魔的眼中,類似於霸王龍那樣的食肉猛禽,無疑於肆虐的病毒。

歷盡劫波的人類、依舊薪火相傳的根本原因是:“人”會爲了獲取食物而繁衍更多的動植物,更多的動植物屍骸,就像星際塵埃一樣,能夠提升地球這架龐大計算機的底蘊。

當人類掌握了荒甲技術,就像掙脫程序鐐銬的機器人一樣(摒棄仿生機器人這個概念,就像電腦屏幕中有着數據圖形處理能力的正負電子,突然就頂着如同眼睛的顯示器,方方正正的機體就像會飛的豬一樣,二維平面世界和三維立體世界,還有什麼分別嗎?)


而人類的靈魂,以荒甲作筏,就能靈肉合一,囫圇個兒的邁出三維空間,走向更加遼闊壯觀的世界。

但神魔依然容忍人類的壯大,甚至自由穿梭在無數個次遠空間,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一個重要的變量,是因爲,銀河系之外雖然還有數以百億計的星系,但依然不足以滿足神魔人益繁衍增長的需求。

而神魔的骸骨,散發的暗物質能量,如同黑洞般正在毀滅着整個世界,直至天地混沌。

所以,當人類能夠掌握回收利用神魔屍體、化廢爲寶的技術時,在宇宙中雖然說不上鳳毛麟角,但也足以令滿天神佛爲自己的發明創造歡呼鼓掌。

就比如眼前這艘廢艦,內置天地內、所有的星空巨獸,全部都是人類飼養的家畜,那如陰負陽的生命,如同平板電腦中的正負電子一樣,活着時能夠呈現出生動的畫面,死後能夠增加地球硬件的荷載。


荒!荒!荒!

甲!甲!甲!

生生不息的吶喊,已經點亮荒甲的燈盞,飄搖在歲月的長河,即將進入人類自己創造的神蹟,隱隱流露出蠻荒異獸的氣息。 亂髮如柴、鬍鬚如戟、一身舊衫褲的王琛,恍若猛張飛、莽李逵、犀利哥三位一體的集大成者,但卻自有一縷凜然迥異的落落風儀。

他放緩腳步,伴着人流,往戰艦左側的戰車平臺走去。

平臺上,不時有戰車開拔,拉風的機械戰警駕着長車,轟隆隆的駛向艦首腹底的【倉門】,彷彿駛向洞庭湖那氣勢磅礴的閘門。

一些體型雄壯的學長穿梭往來,雙腿如風,勢如風車。“咚咚咚”的腳步聲此起彼伏,聲聲如重錘夯石!邁步之間,步伐跨度極大,足有十來八米,


他們的身體,清一色的升騰着耀眼的毫光,鼓凸的肌肉,如同刀劈斧削,顯得極爲沉凝厚重。

這些激活荒甲的學長,根本不屑於乘坐戰車,動靜間如同滾木擂石,“呼呼啦啦”的就衝入了倉門。

這種戰車,是專爲【肉體凡胎】的新生提供的,由機械戰警駕馭,防禦強,學子們坐在車內,可以使用“鉤釣、杆套、網捕”等方式獵捕兇禽猛獸,但是不允許使用能量槍等熱能武器,因爲核子彈、中子彈、質子彈、夸克彈等熱能武器會破壞艦內植入的異域生態環境。

而宗門弟子更是不屑與此,他們自幼修行,早就將身體打磨得如鋼似鐵,兼之手持法寶,如虎添翼,面對洪荒異獸,根本就不知道“怕”字是怎麼寫的。

大荒域、三百郡、三百荒甲學院、三百艘艦體斑駁的宇宙飛船。

這些古老的戰艦飛船,曾經伴隨着荒古大帝征戰藍光星域,不僅征服了好些生命星球,獵捕了不少星空異種,荒古大帝更是如同神話中的人物一般,率領衆將士、將一些修真星的座座靈山洞府、大江大河統統挪移搬走,所過之處,洗成白地,岩漿噴涌,黃沙漠漠。而生活在山水之間比人類還孱弱的生靈,除了最初發出日蝕月蝕的恐懼之外,渾然不曉,祖祖輩輩生活的世界已經【日月換新天】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