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龍武巡守者’交手,他們想想都覺得可怕。

若不是有少爺這位強大的存在站在他們的背後,他們都興不起反抗的心思。“等吧,這次行動一旦成功。我們同樣會獲益匪淺。想必大家心裏也都知道。”孤狼說道。“孤狼,你倒是舒服。雲海是你的主場,你當然不着急。”火鳳嘲諷。這裏的十二位蜘蛛成員,除了孤狼之外,都是來自別的地級市。他們在那裏基本上屬於地下世界的王,

若不是有少爺這位強大的存在站在他們的背後,他們都興不起反抗的心思。

“等吧,這次行動一旦成功。我們同樣會獲益匪淺。想必大家心裏也都知道。”孤狼說道。

“孤狼,你倒是舒服。雲海是你的主場,你當然不着急。”火鳳嘲諷。

這裏的十二位蜘蛛成員,除了孤狼之外,都是來自別的地級市。

他們在那裏基本上屬於地下世界的王,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但來到雲海市,他們狗屁不是。

上頭有一位喜怒不定的少爺壓着,連生死都不能握在自己手中。

好不容易去據點溜一趟,還被警方給一鍋端了。

還好少爺沒生氣,或許也是這次行動需要他們。

不然的話,他們早在幾天前就變成了一具屍體。

就在十二位蜘蛛成員爭論不休時,暗道的門忽然開了,一名穿着襯衣的男子走了進來。

若是林洛在這裏,一定能夠認出來。

這襯衣男便是上次綁架劉玉梅時和林洛交手那名男子。

“三號,有什麼好消息帶來嗎?”火鳳見到襯衣男,驚喜的問道。

三號實力雖然不如他們,但也不差。


就是運氣不太行,被少爺選中成爲了隨從之一。

做少爺的隨從那真是捧着腦袋過日子,一字一句,一言一行都得仔細斟酌。

否則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三號環視一圈,見十二位成員都在,就準備宣佈少爺帶來的口令。 三號的到來,讓十二‘蜘蛛’成員心裏都猜測着是不是那個行動要開始了。

蓄謀一年之久,提前一個月的準備。

賭上整個天寧省地下世界絕大部分的中堅力量。

就爲了這次行動。

他們實在想不明白,‘少爺’爲何執意如此。

“接下來我要說的是少爺的命令,請大家嚴格按照計劃行動,不允許出現任何的差池。”

襯衣男三號面色變得凝重,開始宣讀少爺的指令。

“金龍、火鳳負責A區。目標:擊殺防守者,取得機關控制權。”

“蝴蝶、冷蛇負責B區。目標:擊殺防守者,取得機關控制權。”

“柔兔、巨象負責左側路線,務必拖延住該路線所有增援者。”

“食人蟻、地獄犬負責右側路線,目標也是拖延住增援者。”

“剩下四人按照原計劃混入會場中心,信號一起,立馬配合少爺奪取寶物。”

三號將該說的說完,扭頭就走,也不給其餘成員任何問話的機會。

……

雲海酒店,某處房間。

林洛仰躺在大牀上,他腦袋裏還想着杜聰說的那些話。

難怪最近這麼多大人物偷偷藉着各種理由來到雲海市。

恐怕商業競爭只是他們明面上的藉口,他們真正的目的是來自地下世界那些人。

自己似乎無意間捲入了官方與地下世界的爭鬥之中。

林洛若是此刻脫身而出也還有機會,但他心裏始終想揪出幕後黑手來。

現在真相離自己只有一步之遙。

幕後黑手必定就是‘蜘蛛’成員中的一名。

自己必須親手解決掉這個隱患才能心安。

也不知道李瑩瑩什麼時候會傳訊給自己。

叮咚!

正思緒着,門鈴聲又響了起來。

“林洛開門,是我。”

聽到聲音,林洛心中莫名有些慌。

現在都晚上十一點多了,顧詩詩還來找自己幹什麼。

他想起在車上的時候,顧詩詩那種神態,似乎真的戀上自己了。

但他是真沒有想過會和顧詩詩產生感情,慶功宴上他也只是想表演的認真一些,讓顧重山和顏揚天相信。

“林洛,我知道你沒睡,快開門。”

顧詩詩又喊了起來。

林洛無奈,不管如何,我不能將顧詩詩拒之門外,不理不睬吧。

何況就算自己不開門,這雲海大酒店的門還有顧詩詩開不了的?

林洛只能老實的將門打開。

門一開,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撲面而來。

顧詩詩似乎剛洗完澡,頭髮都還沒幹,整個臉也是完全的素顏。

不過素顏狀態的顧詩詩依舊很美,少了化妝品點綴的豔麗感,卻多了素顏獨有的純真。

只是她這一身衣服穿得有些奇怪,大熱天裹着一件長外套,只露出白潤如玉的小腿。

“顧總,有事啊?”林洛站在門口,訕訕的問道。

“叫我詩詩。”

顧詩詩嬌嗔一身,直接將林洛推進房間,然後反手將門關上。

“演戲結束了。”林洛提醒道。

顧詩詩可不管這麼多。

來林洛的房間之前她就做好了準備,自己已經老大不小了,以前雖然總對外宣稱不想戀愛,不想結婚。

那是因爲自己沒有遇到心動的人。

現在他遇到了,這個人就是林洛。

她覺得如果這都不算愛的話,她這一輩子再也不會遇見心愛之人了。

遇到愛情,就應該去爭取。

顧詩詩已經鼓足了氣。

既然林洛不主動,那就自己主動好了。

女孩子也是可以主動的。

“不,演戲還沒有結束,它纔剛剛開始。”

顧詩詩此刻變得無比嫵媚。她玉手輕滑,外套落地,裏面穿的只有一身淡粉色的半透明睡衣。若隱若現的風景顯得極具誘惑力。

房間內的氣氛都變得有些燥熱。

“顧總,你別這樣……”


林洛是真的沒有做好準備,若是和顧詩詩發生了關係,是要負責到底的。

他也不是那種提起褲子就走的人。

在他心裏,顧詩詩還只屬於朋友,最多也就是關係好一點的異性朋友。

還不到能夠做戀人的程度。

可是顧詩詩根本就不再給他說話的機會,一雙柔荑已經勾住了林洛的脖頸,嬌柔溫軟的身子緊緊的貼着他。

“你答應我的,今天做我的男朋友,現在還沒到零點。”

顧詩詩雖然很主動,但俏臉之上也是佈滿紅暈,一顆心跳的飛快。

她只說完這句話,便吻上了林洛的脣。

輕薄的睡衣對感官的阻隔幾近於無,林洛的身體越來越燥熱,身體不自覺的起了反應。

面對顧詩詩這樣的美人尤物,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不可能不動心。

纏綿片刻,雙脣分離。

這一次顧詩詩勇敢的對上了林洛的眼睛。

從顧詩詩的眼睛裏,林洛看到裏狂熱的愛意,女孩滿眼都是他的身影。

“你說了,我是你的女人。”

“從那一刻起,我就已經變成了你的女人。”

顧詩詩將心中的愛意全都傾訴出口,眼眶微紅,緊緊的望着林洛。

對上顧詩詩含情脈脈的雙眼,林洛不忍心將拒絕說出口。

但是模棱兩可的回答也許只會對她造成更大的傷害。


或許有機會的話,他和顧詩詩會有一段緣分,但絕不是現在。

顧詩詩等了片刻,見林洛不言不語。

這證明林洛不是完全拒絕我的。既然有可能,那就要把這份可能化爲全部。

“林洛,我賴定你了。”

顧詩詩再度吻了上去,她緊擁着林洛,好似要將自己的身體也融進去一般。

狂熱的情感與荷爾蒙的衝擊,令林洛心中的防守逐漸降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