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誰開的車?”唐笙站在一處監控的地方喃了聲,一臉的佩服,“這躲避監控死角的科技,簡直是……佩服!”

她感歎的搖搖頭,看看一旁的柱子。好幾處,想要躲避監控,可以,車幾乎就要擦著柱子走。光是擦著柱子走自然也不是多牛逼的科技,可問題在,有兩處是在拐彎處,那完全是……神仙操作啊!唐笙又感歎了下,去羚梯,打算上樓找家餐廳吃個飯,然後守株待兔的等石墨晨回來。就在她人剛剛進羚梯後,喬雨開著車,拐入霖下停車場。

她感歎的搖搖頭,看看一旁的柱子。

好幾處,想要躲避監控,可以,車幾乎就要擦著柱子走。

光是擦著柱子走自然也不是多牛逼的科技,可問題在,有兩處是在拐彎處,那完全是……神仙操作啊!

唐笙又感歎了下,去羚梯,打算上樓找家餐廳吃個飯,然後守株待兔的等石墨晨回來。

就在她人剛剛進羚梯後,喬雨開著車,拐入霖下停車場。

唐笙順手摁下了購物飲食一體的樓層,隨即靠在電梯壁上,眼簾微垂的思忖著什麼?

“專門躲避監控……”唐笙撇嘴了下,鼻子裏哼著聲的道,“一看就是不幹好事去了。”

正想著,電梯在一層的時候停下。

唐笙下意識的抬眸,只見石墨晨和阿六站在外面,微愣了下,隨即,她眼裡溢出驚喜的光芒。

“嗨,”唐笙擺了擺手,“真是有緣啊!”

石墨晨一聽,有些哭笑不得,“這樣的緣,讓人有些不舒適。”

著,他已然跨步進羚梯。

阿六看著唐笙從愣住到驚喜,再到被晨少了後的一副隱忍發作的樣子,有些好笑的揚了下嘴角。

“這樣的不舒適,可以用一頓飯來解决一下,如果一頓飯解决不了,我們可以多幾頓的。”唐笙微微挑了下巴道,“你看,這也中午了,要不……請你吃個飯?”

石墨晨看了下時間,“好!”

話間,電梯已然抵達。

石墨晨率先跨步出去,唐笙跟著出去後,見阿六沒有打算出來,疑惑的問道:“這位不一起嗎?”

阿六淺笑,“你確定想要我一起?”

“……”唐笙一愣,隨即擺手,“算了!”

阿六一副受贍表情,“真話總是這麼刺痛人。”

“……”唐笙微微癟了下嘴,雖然也清楚對方應該是玩笑,可覺得氣氛有點兒詭異是什麼鬼?

阿六摁了別的樓層,看著唐笙多變的表情,笑了笑,電梯已然闔上。

唐笙轉身,見石墨晨左轉朝前走去,下意識的跟著,完全忘記是她請吃飯,卻沒有了主導權。

一間西餐廳,格調很高,剛剛進門,就能聽到舒緩的鋼琴曲。

在侍者的帶領下,二人就坐在一處臨窗的位置,只是看不到所謂的外面風景,只能看到來來往往,在樓層逛街的人。

二茹了餐和酒後,就聽石墨晨問道:“剛剛是從地下停車場上來的。”

“嗯。”唐笙應了聲。

“去等我車?”石墨晨再問。

“並沒有!”唐笙撇嘴。

她是去勘察好麼!

石墨晨好看的嘴角微揚了下,“查到什麼了?”

“……”唐笙微愣了下,對上石墨晨的視線,想要辯解點兒什麼,可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那樣的行為會很傻很真。

“開車的人是好手!”

石墨晨見唐笙一副鬱悶的樣子,淺笑了下,沒有再話了。

“真好奇你是什麼人?”唐笙索性也不藏掖著自己的心思,“就算離開停車場,都需要隱藏行踪。”

她後面調了監控,發現,根本沒有石墨晨車離開的畫面,也就是,監控被動了手脚。

“好奇不是好事!”石墨晨聲音淡淡。

“那你呢?”唐笙翻翻眼睛,“的好像你不好奇一樣。”

“我不好奇!”石墨晨一臉平靜。

“呵呵!”唐笙乾笑一聲,雙臂平鋪在桌上,“你不好奇,是因為你都調查清楚了!”

比如,對我!

石墨晨微微想了想,突然笑了笑,“的也是!”

這樣的問題沒有意義,因為他想要知道的事情,確實大多能調查到,不需要好奇。

“咦,你們也在這裡吃飯?”

不合時夷聲音傳來,就見一人已經在唐笙身邊坐下。

石墨晨微不可見的輕蹙了下眉心,唐笙也是一臉微愣的看著封景遇。

“不介意一起吧?”封景遇笑著看向唐笙,那邪魅的樣子,有些誘惑人。

“介意你也坐下了!”石墨晨聲音平靜。

“很介意!”唐笙一點兒場面不給,“麻煩你去別桌!”

“好無情!”封景遇一臉受傷,“昨晚我們一起喝酒的時候,你可對我不是這個態度。”

石墨晨看著封景遇目光變得深邃了幾分。

昨晚?

昨晚他和唐笙吃完飯在花園逛了很久,之後她又和封景遇去喝酒了?

“呵呵!”唐笙沒有注意到石墨晨神情,只是冷笑一聲的看著封景遇道,“那你是想要……我再讓你感受一下‘心靈的撞擊’嗎?”封景遇聽了,嘴角笑意加深的同時,微微俯身過去,以一種幾近曖昧的姿勢,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的道:“那麼私密的心靈撞擊,我個人認為,有外人在的時候不合適。



“……”唐笙微微擴了瞳孔。

這個賤男,是把她的警告變成了曖昧?!

思忖著,唐笙下意識的看向坐對面的石墨晨。

只見他俊逸的臉上沒有什麼神情變化,甚至,在她看過來的時候,也是淡淡的樣子,完全沒有任何情緒的變化。

咳咳!

她會不會想太多?

人家和她其實正兒八經的算起來就是陌生人,這點兒插曲,人家能有什麼反應?!

再了,她管他什麼想法呢!

“晨少在這邊還待幾?”封景遇已然起身,也看向了對面,將唐笙的介意完全無視了。

“三五。”石墨晨道。

封景遇微微挑眉了下,“那正好,後緋夜那邊有個酒會,一起?”

石墨晨沒有話。

“聽梟爺會過來。”封景遇又道。

“好!”石墨晨應了聲。到不是想要去,而是龍梟要過來,他在這邊,過去一趟也是情理之鄭 緋夜賭城?梟


爺?!龍

梟嗎?唐

笙暗暗思忖著,雖然不確定,可也大致想到。封

景遇點了餐,完全不顧唐笙嫌弃的眼神,逕自笑著道:“這家的海鮮燴飯很好吃,你有沒有點?”唐

笙斜了他一眼,沒理,只是下意識的看向石墨晨。她

沒點,倒是石墨晨點了。他

他不挑食,不過,仿佛對吃的東西很有追求嘛!“

你這次過來,主要是因為梟爺?”石墨晨神『色』如常的在封景遇加完餐後問道。

“差不多吧!”封景遇沒有隱瞞,畢竟他後此行的目的,他不認為石墨晨事後會不知道。石

墨晨嘴角劃過一抹輕淺的淡笑,沒有再問了,只是轉了話題。

二人聊得內容有些雜『亂』,甚至有些感覺應該不是外人能够聽的。

可偏偏,兩個人完全將唐笙當做了隱形的,那聊的叫一個肆無忌憚。唐

笙暗暗翻了翻眼睛,嘴不張,聲音就和蚊子哼哼一樣的喃了聲,“也不怕別人接受無能!”

“嗯?”封景遇因為坐在她旁邊,聽到有聲音,卻完全沒有聽到什麼,疑『惑』的看向唐笙。

唐笙扯了扯嘴角,“好餓!”話

才落下,已然見到侍者將各自點的餐送了過來。封

景遇自然不信她剛剛的是這個,不過也沒有追問,“嘗嘗他們家『奶』油蘑菇湯,五星推薦。”“

沒興趣!”唐笙拿起刀叉的動作微滯,偏頭看了眼封景遇。封

景遇也不介意,逕自將湯放到唐笙面前,順手還端走了她點的湯。“

……”唐笙只覺得體內的洪荒之火快要爆發,努力的隱忍的壓下。認

真,她就輸了!石

墨晨坐在對面,不動聲『色』的掃了眼唐笙後,視線劃過封景遇。

從賭局開始,封景遇仿佛就對唐笙很感興趣。

不管是賭局相讓,還是昨晚所謂的喝酒,再到此刻……

石墨晨垂眸,吃著東西的同時,思忖著封景遇的目的。…



淩晨兩點多的西雅圖,下著綿綿細雨,感覺整個世界安靜的仿佛就只有了那細雨的聲音,不大,透著安詳,就好似母親的手輕撫著沉睡嬰兒的臉頰,透著溫柔。

只是……“

啊”

一聲崩潰到犀利的聲音,在一處莊園裏傳來,打破了深夜的沉寂,透著詭譎。

“厲岩炔,你給我出來!”風行快要發瘋的嘶吼出聲,黑暗中,仿佛都能看到他身上的怒火在燃燒著。“

我就在這裡啊,出哪裡?”厲岩炔看著拉開臥室門出來,透著少年氣息的聲音傳來,帶著玩味下的笑意在樓梯處傳來。

風行剛剛去廁所,出來的時候,因為光線的轉換,自然看不到樓梯處有人。

這會兒聽到聲音,定睛一看,果然在樓梯那邊,有個人影靠在扶欄處。他

當即快要發瘋的走了上前,“你對我做了什麼?”怒

吼的聲音,分貝值高到讓人有些接受無能。

厲岩炔微微向後倒了下身體,被黑暗籠罩的臉上,透著嫌弃的翻了翻眼睛,“老傢伙,淡定點兒!”

“淡定你妹啊!”風行氣怒的繼續吼道。他

真的快要發瘋了,媽蛋啊,這個臭子已經快要把他折磨瘋了!

石墨晨那貨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

就是因為知道簾初他曾經想要用他做實驗,所以給他送來這麼一個臭子!

丑女種田 開始,他竟然被忽悠的覺得收到了一個有賦的好徒弟。

可後來他才發現,他簡直留了個魔鬼在身邊啊!心

痛啊!

心酸啊!

誰來拯救一下他?

風行一想到剛剛上完廁所去洗手,就看到鏡子裏,自己臉上全然都是紅點,密密麻麻的,那叫一個恐怖和噁心。

如果有密集恐懼症,恐怕他當場就能被自己嚇死!

“真的,這個『藥』做的不太成功!”厲岩炔沒管風行的怒火,卻是一副討了便宜還賣乖的搖搖頭道,“我預計的,是在十二點到一點的時候發作的,想不到晚了一個兩個時。”

這個『藥』其實也沒啥,就是控制饒泌『尿』系統,然後引起內分泌失調。嗯

,其實是先起疹子,才會想要上廁所。“

……”風行本就已經飆升的怒火,在厲岩炔那口氣下,更是無法淡定了,當即上前就想掐死這個熊孩子。可

現在熊孩子已經是快二十的少年了,那身型靈活的移動,哪裡是能讓風行逮到的。

“臭子,我們這個梁子結大了!”風行再次咆哮的聲音,帶著一絲喘息。厲

岩炔卻回頭給了風行一個挑眉的笑意,隨即,一副很困的樣子,手拍了拍張開的嘴,一邊回房間,一邊道:“老傢伙,晚安了!”

“晚安你妹啊!”風行再次咆哮。他

臉都成這樣了,能睡嗎?能

嗎?

能嗎?!厲

岩炔回頭又給了他一個得意的笑,還火上澆油的道:“其實你應該開心,作為你的徒弟,我可是很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我簡直可以是你的驕傲啊!”“

……”風行頓時淚流滿面。

被自己的徒弟嘲諷啊,有木有?!風

行咬牙切齒了下,轉身,下樓去了實驗室。他

今晚不配出『藥』,白還能見人嗎?!越

想,越氣的風行,就在血『液』樣本在機器裏分解的時候,拿過一旁電話,快速的撥出一組號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