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他,身體強壯,儼然和三十多歲的大漢差不多。

望了他一眼,玉龍飛略微不解起來:“師父,你的身體?”“笨小子,紅極印世界,如同我的生命,難道被生命滋潤的我,還是虛弱一攤?”聽到玉龍飛的問話,龍魂也是氣憤的拍了他一下。“嘿嘿!”被拍到的剎那,玉龍飛滿是得意的笑了起來。而在他笑聲中,龍魂也是指着周圍的岩漿朝他說道:“你第一次來紅極印世界,一定覺得很

望了他一眼,玉龍飛略微不解起來:“師父,你的身體?”

“笨小子,紅極印世界,如同我的生命,難道被生命滋潤的我,還是虛弱一攤?”聽到玉龍飛的問話,龍魂也是氣憤的拍了他一下。

“嘿嘿!”被拍到的剎那,玉龍飛滿是得意的笑了起來。


而在他笑聲中,龍魂也是指着周圍的岩漿朝他說道:“你第一次來紅極印世界,一定覺得很特殊吧?”

在他詢問下,玉龍飛不由點了點頭。

看到他點頭,龍魂才接着說道:“雖說現在的我,和你同在紅極印世界中,但咱們看到的世界完全不同!”說着,龍魂便把自己看到的世界說了一遍。

聽完他的講解後,玉龍飛才恍然大悟:“敢情紅極印中的岩漿都是龍氣匯聚的啊!”

這樣說來的話,只要自己在紅極印中,修煉一段時間,那他進入龍師,豈不是很快,所以,想到這的他,也是貪婪的望着龍魂:“師父,那我可不可以長期住在裏面?”

不過,他話音剛落,龍魂便把他打斷了:“你小子,想坐山吃空啊!紅極印中的能量,固然能無償供給你,但我只怕你吃不消!”

說着,龍魂便把其中的害處告訴了他。

其中,讓玉龍飛最爲震驚的是:只要自己吸收龍氣速度超過一定範圍,那他身體,便會被紅極印當做敵人,把他絞死在紅極印中!

聽到這的玉龍飛,纔不甘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隨後,向龍魂討教了下升級功法的方法,便開始了功法的升級。

當初,玉龍飛得到《影風拳》時,功法屬於天階低級功法。雖說經過自己的改編,功法的威力,增加了百分之十,但與真正的天階中級功法,還是存在一定差距的。

所以,龍魂把方法告訴他後,他便開始瘋狂的升級功法。

而在他精神力控制下,帶有熾熱溫度的龍氣,如同熱浪一般,不斷向他體內滾去。

望着鋪天蓋地而來的熱浪,他手掌,頓時化爲數千個手掌,懸在了半空中。

而就在他手掌剛剛懸在半空中時,翻滾的熱浪,忽然砸在了掌印上。

“嗤嗤!”熱浪觸及到手的剎那,他手掌猶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立馬消失在了半空中。

不過,消失片刻後,他的手掌,再次幻化爲數千掌印,擋在了熱浪前。

“噗噗!”再次被熱浪打到的剎那,數千個掌印,頓時顫抖起來。其中,很多掌印,瞬間消失了,不過,卻有幾個頂了下來。

可是,熱浪的壓力很大,很快,這幾個掌印也被吞滅了。

而就在這時,又有數千個掌印,頂住了熱浪。

“滋滋!”這一次,這些掌印,並沒有直接消失,而是和熱浪鬥爭了片刻。

雖說,堅持的時間不長,不過,卻讓玉龍飛看到了希望。

當日,他本想用影風拳打敗齊天的,可是讓他想不到的是,他數千的掌印,在齊天金光的迸射下,竟然一點威力也沒有。

所以,看到自己的手掌,正一步步在進步,他心中也是無比的開心。

隨即,他精神力一抖,遠處的熱浪,再次席捲而來。

而在這波熱浪的傾襲下,玉龍飛手掌再次化爲了泡影。

“呼呼”突破掌印的熱浪,甚是得意,一步步向玉龍飛逼近。

見狀,玉龍飛手掌一揮,剛剛被擊敗的掌印,再次擋在了他身前。

與此同時,他後退的腳步,也停止了。

繃緊雙腿,手掌努力的頂着熱浪。

“吱吱”


“滋滋”

二者的焦灼對抗,讓熱浪憤怒無比。

所有熱浪,都咆哮起來,不斷抽打着半空中似有似無的掌印。

雖說它們的攻擊力很強,但這些似有似無的掌印,卻猶如被什麼保護着一般,不論它們怎麼抽打,都不肯消失。

位面心願交易系統 ,越來越多的掌印,也是頂住了熱浪的衝擊。

同時,它們正從虛幻變成真實,而且抗打的程度,越來越厲害。

很快,半空中便多了數千堅實的掌印,此時它們正在逼退翻滾的熱浪。

“吼吼”

在掌印的攻勢下,熱浪突然幻化爲了數千巨龍,直接朝掌印咬去。

望着突然而來的巨龍,玉龍飛嘴角不由浮動了一下。

之後,數千的掌印前,再次暴增數千掌印。

此時的它們,猶如鋼鐵戰士一般,正在全力合成一個巨掌。

很快,這個巨掌便合成了,而且它們還在暴漲着。

“刷刷”

眨眼間, 都市特種狼神 ,完全把巨龍擋在了外面。

本要咬到掌印的巨龍,看到忽然出現的巨掌,不由停住了腳步,身體一轉,頓時,數千條巨龍合成一條,準備與巨掌一搏。

望着合成一條的巨龍,玉龍飛不由一喜。

隨即,被他舉在空中的巨掌,直接蓋向了巨龍。

“轟隆!”

二者碰撞的剎那,周圍的岩漿直接被震飛了。

望着滿天飛舞的岩漿,玉龍飛再次把手掌一揮。

頓時,數千手掌,直接把這些岩漿擊飛了。

在做完這一切後,玉龍飛才把手放到了眼前。


此時的雙手,與平時無異。

不過,剛纔把巨龍擊退,也是讓玉龍飛吃驚到了極點:“難道升級了?”

隨即,便要再次把岩漿中的龍氣,調集出來。

而就在這時,消失的龍魂,忽然喝住了他:“適可而止,要想讓功法再次升級,你必須達到五星鑑定師水平,趁現在的龍氣,還沒散去,趕快修煉吧!”

“謝謝師父提醒!”

聽到師父的提醒,玉龍飛忙收斂了精神力,之後,便癱坐在地上,開始了修煉。 進入修煉狀態的玉龍飛,感覺自己被無盡的龍氣包裹着。

充滿熱氣的龍氣,不斷向他身體襲來,而且越來越多。

在龍氣的包裹下,玉龍飛只覺渾身喘不上氣。

不過,在這樣的壓力下,他並沒有退縮,身體舒張,整個身體,猶如篩子一般,只要有靠近他的龍氣,他絕對不會放過。

“刷刷”每有龍氣流過,他身體便不安分起來,猛的把龍氣吞了下去。

而這些龍氣,被吞噬後,又有大量的龍氣,從遠處流來,而且流動的勢頭越來越猛。

“嗖嗖”一直在旁觀的龍魂,看到被急速吸走的龍氣,不覺心中一顫:“這傢伙太可怕了,看來那次煉體,對他幫助確實不少!”

隨即,他不由想到了那次的煉體。

雖說那次的煉體,讓紅極印沉睡了三年,但就是這樣的損失,卻讓玉龍飛身體的各個部位成了龍印。

也正是這樣的原因,才讓他能吃下這麼多的龍氣。

雖說這樣的吸收,對玉龍飛有所弊端,但龍魂並不想這樣制止他。

畢竟,在紅極印世界中,自己說了算。之前那樣說,不過是想讓他紮實修煉而已。

所以,他也是靜靜的望着修煉中的玉龍飛。

“刷刷!”在龍氣的滋潤下,玉龍飛身體輕盈了許多,身體不由懸浮了起來。

此時的他,如坐在轉盤中一般,正在旋轉着吸收龍氣。

“嗤嗤!”

這些龍氣都是從岩漿中竄出來的,所以,上面也是擁有灼熱的熱氣。而吸收龍氣的玉龍飛,也被這些熱氣,灼燒的青一塊紫一塊,可是,他卻沒有感覺,依舊在瘋狂的吸收着龍氣。

在他吸收龍氣的同時,斯坦城東邊的軍營中,已經亂了。

弓弩陣營已經與戰馬陣營,開始了所謂的戰鬥。

雖說他們沒有開始大規模的戰鬥,但他們經常進行的小規模戰爭,已經讓兩陣營,徹底亂了。

而作爲尚家軍總指揮的尚武力,爲了兒子的性命,這段時間,正在周遊整個大陸,收集煉製陽明丹的藥材。

同時,得知此事的刺刀陣營,也參與進來了。

望着有點亂的大軍,琪小姐不由慌亂了,整天住在刀鋒陣營中。

望着訓練有素的刀鋒士兵,她非常氣憤:“這些統領真是太氣人了,爲了點小事,竟然大動干戈!”隨即便把目光轉向了訓練中的刀鋒戰士。

相比於刀鋒陣營的訓練有素,其他陣營真是差之又差,不過,她如今能做的,便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等待父親迴歸軍營。

看到混論的局面,恨透了尚家軍的穆芷晴,不由一喜,每天晚上,都會召幾隻白極狼,到其他陣營耍耍。

雖說這些白極狼,沒有過大的行爲,但是每天晚上有士兵傷亡的情況,也讓士兵不安份起來。

……

岩漿裏面,一位面部沾滿血跡的男子,正靜靜的坐着。

在他上空,此時,灼熱的岩漿,正在往下飄落着。

“滋滋”

岩漿落下的同時,一股股強烈的龍氣,頓時流進了男子的體內。

而在這些龍氣進入男子體內後,他身體再次變得堅實起來。

如今的他,身體都是鼓鼓的肌肉,堅實無比。這些掉落在他身上的岩漿,剎那間,便被彈出去了數丈。

“砰砰”

這些被彈出去的岩漿,瞬間便化爲了灰燼。

望着這番情景,站在岩漿最深處中的龍魂,倒吸一口涼氣:“應該差不多了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