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正在激戰中的陳天斗和那隻嗜血蛇妖,竟然全都停了下來。

而陳天斗卻是面有疑色的,看著那漸漸消散的濃霧,心中很是疑惑。「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是樹妖出事了嗎?」那蛇妖忽然開口說道。「樹妖?」陳天斗聽到了那蛇妖所說的話,便是一皺眉頭。可是下一刻,突然又是一道白色光柱從空中射下,居然將那蛇妖從頭劈到腳,又是劈成了兩半。「哈哈哈!偷襲我的人難道是白痴嗎?就算把我劈

而陳天斗卻是面有疑色的,看著那漸漸消散的濃霧,心中很是疑惑。

「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是樹妖出事了嗎?」那蛇妖忽然開口說道。

「樹妖?」

陳天斗聽到了那蛇妖所說的話,便是一皺眉頭。

可是下一刻,突然又是一道白色光柱從空中射下,居然將那蛇妖從頭劈到腳,又是劈成了兩半。

「哈哈哈!偷襲我的人難道是白痴嗎?就算把我劈成了兩半,我也是不會死的!」蛇妖狂笑道。

可忽然間,蛇妖卻突然一瞪眼睛,全身抽搐,而那被劈成兩半的身體,這一次卻沒有癒合。

「怎麼可能!」

話音剛落,自那漸漸消散的白霧之中,突然竄入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只見這身影來到陳天斗面前之後,便是右手二指緊握法決,從手中竟射出了數道白色的光柱!

那些光柱所到之處,濃霧盡散,漸漸露出了樹林本來的樣子。

接著,那男子高高的躍向了空中,腰身扭轉,竟是令整個身體在空中如陀螺般旋轉了起來。

「嗖!嗖!嗖!」


一道道白色光芒從他旋轉的身體上射了出去。

剎那間,這森林附近響起了一陣陣慘叫,似是有妖怪被那白色光芒所擊中。

陳天斗被眼前這突然出現的男人驚呆了。

可是待霧散去之後,陳天斗定睛一看,卻是一瞪眼:「靈君!怎麼會是你!你怎麼來了!」 靈君從空中緩緩而落,白色長衫的下擺隨風而舞,好似一幅神仙下凡般的景象。

只見此時在靈君的面前,那一隻黑漆漆的蛇妖,已經被一股極其霸道的力量斬成了數段。

那一段段殘缺的蛇身,在地上緩緩的抽動,似是還殘留著一點那蛇妖的真氣。

這時,靈君轉過頭,看了看陳天斗,忽地厲聲喝道:「天斗!誰讓你自作主張出來降妖的?」

見靈君這樣動怒,陳天斗便知這一次自己是犯錯了。

「一定是艾掌柜告訴你的吧。」陳天斗面有愧色的說道。

靈君嘆了一口氣,說道:「就算她不說,我也能夠找到你,進入這深山之中三天,你以為自己修為逆天了嗎?」

聽靈君這樣一說,陳天斗便有些不以為然的說道:「靈君師父,我只不過是在這裡斬殺一隻熊妖和一條蛇妖罷了,您為何要如此動怒呢。」

「為何動怒?你可知道自己正身在何處嗎?」

陳天斗還是第一次看到靈君這樣生氣的樣子。

難不成,自己正身處什麼修羅地獄嗎?

「啊!」

突然間,在不遠處傳來了一陣女人的尖叫聲。

陳天斗耳朵動了動,便發覺這聲音是宇文仙兒發出來的。

「仙兒?是宇文仙兒!」

說罷,陳天斗便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追了過去。

不知不覺,那濃濃的霧氣已經就要散開了。

而此刻,在前方不遠處,陳天斗也漸漸看到了宇文仙兒的身影。

只見那宇文仙兒怔怔的站在原地,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面前一片血淋淋的景象,竟然不知所措。

「宇文仙兒!你沒事吧!」陳天斗趕到了她的身邊,急忙說道。

「天斗兄弟!仙兒姑娘!」

這時,不遠處也傳來了千軍的聲音。

很快,千軍的身影,便也出現在了這濃霧漸漸散去的樹林之中。

「千軍兄?你沒事吧!」陳天斗連忙問道。

千軍卻是擺了擺手,說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周圍的霧氣突然散掉了?而且剛剛與我戰鬥的熊妖,居然被一道白光劈成了兩半!」

「哦!那是因為我的師父….」

話還沒說完,陳天斗便發現千軍的神色有些不對勁!

陳天斗一怔,見千軍竟是與宇文仙兒看向了同一個方向,便也向著那裡看了過去。

只見在那淡淡散去的白霧後面,居然漸漸露出了一副如地獄般,滿是鮮血與屍骸的景象!

「這!」

陳天斗心中猛然一震!

此時此刻,他們正深處一個巨大的深坑之中,而在這坑裡,居然都是一些奇模怪樣的妖獸,還有堆積如山的白骨。

一陣陣濃濃的血腥味,從四面八方,隨著微風撲面而來,直教人幾欲作嘔!


放眼望去,這裡居然有十幾隻成精妖怪的屍體。

而剛剛那蛇妖和豬妖,還有那與宇文仙兒戰鬥的玉面狐狸,也在這些屍體之中。

陳天斗怎麼都沒想到,自己居然和千軍還有宇文仙兒,誤打誤撞進入到了妖怪窩裡!

而剛剛,如果不是靈君突然出現的話,恐怕他們很快便會被這些妖怪殺掉的。

此刻,靈君也從霧氣中走了出來,站在了陳天斗幾人的身邊。

「你們三個,如果不是我及時趕到的話,恐怕也會變成這裡其中一具白骨的。」靈君似是怒氣以散,平靜的說道。

陳天斗怔怔的望著眼前一幕,不可置信的說道:「怎麼會這樣,我們之前只是在對付一隻豬妖,順著它找到了這裡,為什麼這會有這麼多的妖怪?我還以為只有那豬妖和蛇妖呢!」


靈君忽地搖了搖頭,說道:「那豬妖只不過是個小嘍啰,可是釋放出濃霧的樹妖,才是真正的厲害角色。」

「樹妖?」陳天斗三人同時向著靈君看了過來,異口同聲的說道。

靈君將手指向了西面不遠處的一顆焦黑古樹,「就是它。」

陳天斗三人隨之望去,只見在不遠處,如海般的骨骸之中,居然挺立著一顆似是被雷劈過的,焦黑的古樹。

這顆古樹形狀很是奇怪,似是一張正在怒吼的人臉。

上面生長的樹枝,就像是一縷縷頭髮,看上去好個恐怖!

可就在這古樹的正中,便有一道深深的裂縫,從頭劈下。

看樣子,應該是剛剛靈君所做的。

「你們進入的這片萬葬坑,定有古怪!」靈君忽然說道。

「古怪?有何古怪?」陳天斗奇道。

只見靈君向前走動了兩步,來到了那些妖怪的身邊,看著一具具殘缺不全的屍體說道,「這些妖怪,全都是一些森里的野獸修鍊而成,一般來說,這片森林就算有一隻樹妖,也不會產生這麼大的妖氣,讓這些動物都修鍊成妖怪的。」

「那您的意思是….」

「從進入這座大山的時候我就有所察覺,這裡似乎隱藏著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極其邪惡!」靈君決然道。

「邪惡的力量?」

雖然靈君這樣說,但是陳天斗除了一些怪物的妖氣,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奇怪的力量。

而且,他的手鏈搜靈功能也是沒有反應的。

此刻,靈君的雙眼在周遭緩緩掃過,似沒有放過每一處角落。

忽然間,靈君眉頭一皺,便向著那已經被劈成兩半的樹妖走了過去。

接著,他俯下了身子,從那樹妖的枝幹上,拔下了一片類似翡翠碎片一般的東西。

「這是…」

只見靈君將那片黑紫色的碎片小心翼翼的捧在手掌之中,仔細的看著。

片刻之後,靈君忽地面色一寒,不可置信的說道,「邪靈珠?」

「什麼!」

一聽到「邪靈珠」這三個字,陳天斗的腦海中便是「嗡!」的一聲。

他連忙向著靈君這裡走了過來,看向了他手中的那一片被他叫做邪靈珠的東西。

只見那黑紫色的碎片呈半圓形,上面有著很多細小的龜裂紋,似乎是某種圓形珠子下面剝落的碎片一般。

上面浮動著一層淡淡的黑色真氣,似是能夠感染周遭的事物。

「靈君師父,你說,這是邪靈珠?」

陳天斗雙手微微顫抖,不知不覺間竟然握成了拳頭。

那一天,在幽蓮宮後山鎮靈洞時的畫面,突然出現在陳天斗的腦海之中。

那一頭漆黑長發的冷艷少女。

那一把鮮紅如血的九天神兵。

一切的一切,彷彿就在昨天,勾起了陳天斗的回憶種種。

「師父,你當真沒有看錯嗎?」

陳天斗聲音微微顫抖的問道,似是在心中強壓著一絲怒火。

靈君盯著那碎片又是仔細看了看,隨即點頭說道:「不會錯的,這一定就是邪靈珠的碎片,如果不是這種力量的話,那些動物怎麼可能會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修鍊成接近人形的妖怪?」

「可是,邪靈珠不是一顆珠子嗎?怎麼會在這裡出現碎片?」陳天斗沉聲道。

而靈君的表情看上去似乎也很是疑惑,奇道:「這一點我也感覺到不可思議,那邪靈珠並非凡物,可為什麼會有碎片剝落呢?」

「凌絕夕…當日就是凌絕夕搶走邪靈珠的!既然這裡有邪靈珠碎片,說明那個女人曾經到過這裡!」

說罷,陳天斗便環視四周,彷彿在尋找那凌絕夕的身影。

既然邪靈珠的碎片在此處,那說明這裡一定跟凌絕夕有關係。

「這邪靈珠裂痕很不均勻,而且上面殘留著兩個人的真氣。」靈君忽地說道。

「一定是魔君。」陳天斗回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