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聽說泰古縣城被攻破后民眾死了好幾千,而縣衙也給搗毀了。捕快基本上死光光了。

就是那個狗屁縣令都被人一刀劈成了血淋淋的兩片屍體還釘在縣衙大門上。城裡到處燒得一塌糊塗,現在雖說火滅了,但房舍卻是被燒毀了一半有餘。民眾全憤怒了,罵宋升這個色官,只懂得玩女人。駐守泰古縣的一千兵馬中那些將領也全給酒色掏空了。哪還會打仗。」包毅說道。「這次定要宋升脫層皮,如果朝庭能換一個得力將軍來對

就是那個狗屁縣令都被人一刀劈成了血淋淋的兩片屍體還釘在縣衙大門上。城裡到處燒得一塌糊塗,現在雖說火滅了,但房舍卻是被燒毀了一半有餘。

民眾全憤怒了,罵宋升這個色官,只懂得玩女人。駐守泰古縣的一千兵馬中那些將領也全給酒色掏空了。哪還會打仗。」包毅說道。

「這次定要宋升脫層皮,如果朝庭能換一個得力將軍來對咱們就有幫助了。所以,這次引敵的目的是為了讓宋升滾蛋。此人不滾咱們休想收復刀子縣。」唐春冷哼,「可惜幾千民眾成了犧牲品。對了,宋升的駐軍損失情況怎麼樣?」

感謝『大浪陶沙』『曉陽無限好』『空山靜雪』『官術狂人』等兄弟們打賞,狗哥謝啦。(未完待續。。) 「折損了一半,現在就剩下四千兵馬了。宋升此人平時疏於訓練,兵士全都懶散慣了。一時遇上貢滿這種虎狼之軍,自然是潰不成軍了。」包毅說道。

晚上的時候唐春叫人把騰河的屍體擱在了案板上,天眼之下細細掃瞄著。疑點越來越明朗了,唐春又叫人把羅盤子跟良豆子叫了過來鑒定自己的猜想。

「你想出什麼來了是不是?」良豆子問道。

「我感覺此人好像在我一掌拍擊在他身上時已經處於重傷狀況,估計已經失去了還手之力。我其實是在打一個半死人了。」唐春講道。

「嗯,應該如此的。你看,此人胸腹部位好像被什麼狂砸了一下。雖說箭矢射穿透著,但還是能看出重擊的一些微細情況。內臟等部位應該是被重力撞擊成這樣子的。不像是掌力所能辦到的,至於說箭矢穿透,那只是後來發生的事了。」羅盤子說道。

「你沒發現出手之人嗎?」良豆子問道。

「沒有,當時應該沒有別的高手了。只不過我一個六段位的屬下胖子扔了一對鐵鎚過去在空中好像撞了一下。那鐵鎚已經毀了。胖子現在已經到鐵匠鋪去重新打制一對鐵鎚了。」唐春搖了搖頭。

「難道是胖子乾的,這內臟被重擊倒真有點像是鐵鎚砸擊的痕迹。」良豆子說道。

「怎麼可能,六段位者那鐵鎚就是再拚命也根本就不可能接近人刀合一的先天大圓滿強者身體周遭十米範圍的。這種強者本身就有先天之氣保護著自身。再加上又在施展人刀合一之術,此刻刀氣特別的旺盛。除非是你功力比他高,比如,氣罡境強者可以強力突破。就是同階位者都難以打破他的附身刀氣之罩的。」羅盤子搖了搖頭。

「難道是她乾的,好像也不像。」唐春搖了搖頭。

「誰?」良豆子兩人同聲問道。

「水上飛紅巾,此女……」唐春說道。

「這個就難說了,除非此女是氣罡境強者。而且,除了鐵鎚你並沒看到別的鈍形的兵器撞擊在騰河身上的。當然,如果是氣罡境強者的話就是隔空用拳罡砸也能造成如此傷害的。」羅盤子說道。

「那可以肯定有此類高手暗中相助了一把,也許此人就住在刀子縣城內,只不過不願意顯身罷了。」良豆子說道。

捷報上傳到了總兵府、總督府、順天王府、軍機處……

順天王府首先發來回信——褒獎了唐春以及英勇的唐軍。稱之為鐵血之軍。不過。總兵府跟總督府暫時還沒動靜。 絕色女皇的貼身武帝 ,救治傷員。

第二天一大早,唐春帶著胖子坐著租來的飛鷹直奔養生宗而去。這飛鷹租來可不便宜,一天租金就達銀兩100。唐春也肉痛。可是趕時間。肉痛就肉痛了。

一天時間後到達了養生宗所在的山門駐地——長生嶺。

唐春把飛鷹降在了離長生嶺最近的鎮子——望生鎮。

因為養生宗可是大虞皇朝12大宗派之一。而且以製藥煉藥出名。專註於人的養生以及長生之道。所以,連附近的鎮子都取了個跟生長有關係的名字。

因此,來這裡求葯求長生的客人可是不少。而為此也延生了許多跟養生宗有關係的一些行當。

比如。那些冒牌的製藥作坊在此鎮上到處都是,都是打著養生宗的旗號作生意的。因為客人多,客棧擋次越來越高,客棧數量也是驚人的。

幾千年下來,這望生鎮的規模是逐漸擴大。其主鎮規模跟一個郡城也差不多了。而街上的藥鋪可是不少,一鋪連著一鋪的,彼有股子王府京的架勢。

「公子,要不要來盒長生丸?」唐春跟胖子剛進城裡就碰上一個小孩子拿著一盒藥丸湊上前來問道。

「真能長生?」胖子開玩笑道。

「當然,不信你買盒回去服下試試。包你活到二百歲。」小孩子一臉正經,看得唐春哈哈大笑了起來。

「滾蛋去,等老子二百歲的時候你丫滴早溜哪去了都不曉得。」胖子笑罵道,小孩子比了個鄙視這傢伙的手勢一溜煙溜沒影了。

一路過去像這種搭訕不下十幾回,還真是個盜版猖厥的地方。唐春不由得有些感慨。

「咱們去拜訪一下駐守該鎮的將軍怎麼樣?」唐春笑道。

「聽說望生鎮有一個守備營在守著的,守備營的規模還不小。最高將軍是正五品。」胖子說道,兩人直奔守備衙門而去。

衙門還真是高大宏偉,比富州府的衙門氣派得多。看來,這裡的衙門有錢。估計也是沾了養生宗的光了。

「呃,你過來。」唐春很囂張的指著門口站著的一個衙役叫道,那衙役一見唐春如此氣派,還以為是哪家貴族公子,不敢怠慢,上前來恭敬的問候。

「我是順天王府二等護衛唐春,有事求見你們大人。」唐春丟出一腰牌。那衙役一看,趕緊低頭了一下爾後跑進衙門報信去了。

「你那弄來的?怎麼不出示將軍身份證明?」胖子有些疑惑。

「人家正五品守備會理咱這小六品嗎?」唐春笑道。

「也是,除非是官階比他大,不然,人家才懶得見你。」胖子恍然大悟摸了下腦袋又看著那腰牌,「這牌子是小王爺送的吧?」

「呵呵。」唐春神秘一笑不答,其實,這牌並不是小王爺洛河一送的,他送的護身玉佩早給西去東來毀掉了,現在這腰牌倒是二小姐洛仙兒偷偷送給他的。

有的時候急用時擺出王府護衛招牌來還是有些用的。這王府二等護衛可是從四品大員,官階不小。比這正五品守備還要大。

果然,不久,一個胖墩墩的傢伙匆匆大步而來,老遠就見禮道:「下官陳運生參見護衛大人。」

「陳大人請起。」唐春伸了伸手,三人進奔衙門後院而去。

不久,漂亮的婢女泡上了好茶。

「此茶名雲尖,下官從養生宗弄來的。據說天天喝的話有利於養生養顏。」陳大人說道。臉上閃過一絲得瑟,貌似這雲尖不怎麼好搞似的。

「嗯,果然好茶。」唐春贊了贊,看了陳大人一眼,問道,「陳大人,你去養生宗能見到宗主嗎?」

「這個,不好意思。見不到,不要說宗主見不到,就是長老級別的高手都見不到。以前去的時候接待我的就是他們的外院副院長。」陳大人臉上顯著尷尬。

「如果要見到宗主或有份量的長老要怎麼才能見到?」唐春問道。不由得皺了下眉頭,看來,養生宗的高層難見啊。


「這個就難說了,養生宗因為養生而出名。就是朝中那些一二三品大員,以及王公貴族們想見到宗主都難。

我這衙門也曾經來過二品三品大員,屬下也陪同他們去過養生宗,他們過來都是求教養生之道,想買些養生的藥丸回去的。不過,接待他們的都是外院的長老。這些長老其實不算真正的養生宗長老,他們只是屬於外院的長老,跟內院長老根本就沒得比。

這外院長老其實就是一群教你養生之道的大師罷了。聽說功力也不過剛達先天大圓滿境界左右。」陳大人說道。

「養生宗專註於養生,如果是什麼絕品藥材的話應該能令他們動心的是不是?」唐春問道。

「那當然,比如,通河三寶,千年人蔘王。不過,這種東西屬於絕品,基本上見不到。」陳大人點了點頭,看了唐春一眼,說,「護衛大人如果真想見到養生宗有份量長老的話有此藥材就能見到了。不然,就是抬出順天王府的招牌人家也未必很看重的。能派一個職位最低的內院長老出來接見一下就不錯了。」

「我有此絕品藥材的話還問這些廢話幹什麼?」唐春皺緊了眉頭。

「對了,護衛大人貴為王府二等護衛,功力肯定很高。而且,護衛大人年輕。倒是有個機會。」陳大人說道。

「嗯,說來聽聽。」唐春問道。

「聽說養生宗副總護法『呂不為』要嫁女,而他女兒叫呂仙仙。居然想出一法子要比武招親。初賽就在明天上午進行。凡是年滿十六歲不高於三十歲的年青男子都可以參加。當然,最低功力者要達到8段及以上。」陳大人猶豫了一下說道。

「噢,那豈不是說如果能晉級成功的話就能見到呂副總護法了?此人應該是內院長老了,功力應該不弱吧。」唐春問道。

「沒錯,呂護尊的功力當然高了,氣罡境後期甚至更強的強者。而前三甲的競爭者都有好處。運氣好的話如果能得到呂護尊賞識還可以收為親傳弟子。

這個,也是千人報名打破頭腦想參賽的原因之一。而且,作為養生宗副總護尊,珍貴藥丸肯定不少。

如果能拜他為師,在藥材方面基本上就不用愁了。因為,副總護尊也是養生宗核心長老委員會成員之一。

掌管著養生宗護山以及護宗使命,手下護法之類的高手如雲。」陳大人說道。

「哪咱們趕緊去報名。」胖子說道。

「不用這麼急,明天早上早點我陪兩位護衛大人過去就是了。下官雖說份量不大,但推薦個把人蔘賽還是有這資格的。只不過有些事我不好明說,明天一見自知了。參不參賽兩位護衛大人還得考慮一下。」陳大人又略顯得瑟。

「噢,難道這其中還有奇巧?」唐春問道。(未完待續。。) 「這個……明天大人自知。」陳大人居然有些尷尬相。

下午的時候唐春在陳大人陪同下逛街玩,發現這望生鎮還真是生意興隆。藥材店是一家接一家的不下千家之巨。

「唉,這些藥店都沒什麼好貨可買的。全是用來騙那些不識貨的貴客的。什麼生長丸、大補丸全是地下作坊搞出來的。根本就跟養生宗挨不上邊。」陳大人嘆了口氣。

「官府都不管管?」胖子有些疑惑。

「管,怎麼管?其實,這其中有貓膩的。」陳大人一臉苦澀的笑了笑。

「貓膩?」唐春疑惑的看著陳大人。


「沒錯,其實,這些藥店有三成都是養生宗里一些長老以及核心弟子們家族開的。每年只要向宗門裡上繳一定的元石就可以了。反正有元石收,而且,肥水不流外人田,宗門裡也是睜隻眼閉隻眼的。」陳大人說道。

就在這時候,唐春站住了腳步,停在了一個叫『秋來藥鋪』的地方。因為,人形蜘蛛發出了訊號,說是裡面有它想要的藥材。

唐春也就走了進去,發現藥材還真是不少,葯架上都堆滿了,地下還堆得到處都是。

「你需要的東西在哪?」唐春用靈波震音問道。

「就在你腳下那堆藥材里,它發出一股子霉味兒來的。此葯叫『秋天紅』。極毒之物,正適合我食用。你練毒功也用得著。如果我沒猜測錯的話,此葯已經二百年之久了。藥材中的上品。」人形蜘蛛說道。

「掌柜的。這堆葯怎麼賣?」唐春喊道,因為堆地下,應該是屬於地攤貨之流,不貴。

「公子先挑出來我再定價。」一個帳房先生模樣的傢伙指著那堆藥材說道,連人都懶得上前,更證實了唐春的猜想。

「我是搞藥材生意的,這堆葯我全要了,你說個數。當然,希望你能薄利多銷,我大老遠來。賺點車馬費總是要的是不是掌柜的?」唐春不去挑。而且還伸腳踢了踢以示輕賤,因為,怕引起這傢伙關注,乾脆擺出來個收購白菜的架勢。

「噢。一堆。我看看。嗯,2顆中品元石就是了。」掌柜的說道。

「這麼貴,我說掌柜的。便宜點怎麼樣。一顆中品一顆下品怎麼樣,我真的大老遠……」唐春故意擺出一幅肉痛樣子。

「算啦算啦,煩人,拿去吧。」掌柜的擺了擺手,唐春叫胖子裝進了麻袋裡扛走。

「買這些破爛貨幹嘛,真是的,還要我扛,倒霉,老子堂堂一把總……」胖子嘀咕道,有些不滿。

「那是本將軍看得起你。」唐春用靈波震音道。

「哼哼,啥時本胖爺也弄個將軍玩玩。」胖子鬱悶啊。

回到官站,官站其實就是來往官員臨時頭落腳的地點。裡面酒水全免費的,官員按級別層次提供酒水飯食。當然,你要高檔貨的話就得自己付費的。

唐春發現,這『秋天紅』還真是紅得艷麗嚇人,只不過此藥草除了紅之外並沒別的特色,就跟普通的草一個模樣。而且,溢出的毒味兒並不濃,不小心根本就聞不到。

「主子,你拔開外層那層紅皮,味兒就濃了。」人形蜘蛛說道,唐照辦了。

果然,那層皮一拔開。此藥草居然溢出淡淡的紅光來。紅光中蘊育著極濃的毒素,普通人一聞的話鐵定中毒倒下。人形蜘蛛從唐春外掛丹田中出來后漲大了身子,這傢伙好像餓極了,撲到這堆藥草上就是大吃特吃,吃得不亦樂吸。


而唐春也運起了毒功賣力的吸收著,人形蜘蛛還憤憤然的瞪了唐春一眼,一主一仆居然搶起此毒草的營養來了。

直到深夜,那秋天紅漸漸的變成了白色,毒素被吸光了。人形蜘蛛滿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收縮收縮進了唐春的丹田之中。

而唐春發現,毒丹田中的毒質一遍火紅之色。隨手一掌,呼地一聲,一股紅色毒氣拍在了桌上。頓時,桌子嘶嘶響著一股紅煙冒騰而出,不久,居然硬生生的腐蝕出一個大洞來。

唐春心裡一動,壓縮再壓縮,不久,在毒丹田中壓縮出一個黃豆大的紅色毒豆來。不曉得這毒豆威力如何?唐春捨不得用了,得留著關鍵時再用。

第二天一大早,唐春在陳大人陪同下騎上快馬直奔養生宗宗門而去。長生嶺,山如其名。整個山嶺看上去並不是十分的高大,不過,綿延開去足有幾百千米之距。

山嶺上長滿了古老的植物,幾十個人才能合抱住的參天巨樹更是一株挨著一株。就連那藤蔓都充滿著一股子古老而蒼桑的生命氣息。一股股淡淡的生命味兒縈繞在整個長達幾百千米的山嶺上,在空中詭異的形成了一條碧雲色帶子狀。

要是能在這裡搞個聚靈陣,那這葯氣兒爽歪歪的被自己吸收了,肯定會功力大進的,唐春心裡糗糗的想著。

「聽說長生嶺上隨便一顆草拿出來都可以和葯,因為,它們都是生長了二十年的草了。上百年的古樹以及藥草到處都是。」陳大人笑道。因為上山不能騎馬,要徒步往上爬。

「我說藥鋪怎麼這麼多,八成都是沖著長生嶺來的。」胖子笑道。

「錯了胖護衛,這裡是禁地,任何要都不敢亂採的。哪怕是一根普通的草,而並不是藥草,也沒人敢動手的。你就是走路都得小心點別踩壞太多草。不然,你倒霉了。」陳大人搖了搖頭。

「難道有暗哨盯著?」胖哥一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