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熥接過鑫科公司生產的觀察儀,和飛虎公司的觀察儀放在一起比較,單從大小上來說,一個像磚頭,一個像煙盒。

「嗯,能精簡到這個地步,是不是削減了什麼功能?」萬同光沒有直說,而是建議道:「您可以兩者都試試。」或是想到了虎哥的二十萬,他加了一句:「我認為飛虎公司此次應用的新科技具有劃時代意義。」「你說的也太誇張了。」楊熥大笑,認為萬同光是收了別人好處才如此美言。萬同光沒有解釋,因為他知道之後楊熥一定會認同他

「嗯,能精簡到這個地步,是不是削減了什麼功能?」

萬同光沒有直說,而是建議道:「您可以兩者都試試。」或是想到了虎哥的二十萬,他加了一句:「我認為飛虎公司此次應用的新科技具有劃時代意義。」

「你說的也太誇張了。」楊熥大笑,認為萬同光是收了別人好處才如此美言。

萬同光沒有解釋,因為他知道之後楊熥一定會認同他的說法。

楊熥站了起來,拿著兩個射線觀察儀走到牆邊,水平地貼了上去。


兩個觀察儀一接觸到牆面,便穩穩的貼在了上面。這時候,應該手動啟動觀察儀,楊熥剛伸出手,卻看見飛虎製造的觀察儀自動亮了起來。

雖然有些意外,但也沒到吃驚的地步。楊熥繼續操作起兩者來,除去需要手動啟動之外,鑫科觀察儀和飛虎觀察儀一樣同樣是全自動檢測,楊熥自認還是做好了心理準備,只是當一幅彩色的3D投影從飛虎觀測儀里出現在眼前時,他還是不可避免的被嚇了一跳。

投影上排列著數個長方條,毒氣檢測、化學物質檢測、爆炸物檢測……長條后均已亮起綠燈。

相比起飛虎觀測儀的全彩3D投影,鑫科觀測儀前段時間看來還很先進的2D室內影像已經碎成渣渣。

「這……」楊熥呆站著,習慣性地伸手向投影觸去。

手指剛觸到投影,被點到的那一處就立即在投影中被放大了比例,楊熥試著用兩根手指在投影上旋轉了一下,果然看見景象也被旋轉了,原本看不見的角度也出現在了投影中。

2032年,距離3D投影觸摸技術的誕生已有二十一年,從最初的需要專用眼鏡到脫離外設,3D投影一步步走向成熟,即便是相對成熟的如今,最迷你的投影機也有一個光碟機大小,而飛虎公司生產的射線觀察儀竟然能在保留投影功能的前提下還不超過一個煙盒的大小,毋庸置疑掌握了最前沿的科技!

在這個時代,科技是很令人敬重的。不論是政府、企業、還是個人,科技生財,科技生權,暴力只能決定一個人的生死,而科技能決定成千上萬人的生死。

在一種微妙的對峙下,全球發達國家爭相恐后的制定了科技創新的獎勵措施,包括中國,官員的考核業績其中一項就是引薦人才。

看著毫不起眼的飛虎觀察儀,楊熥的聲音嚴肅起來:「這家公司叫什麼來著?」

「飛虎機械有限公司。」萬同光恭敬地回答。

「他們是想讓政府採購這種防恐觀察儀嗎?」

「不是。」萬同光的回答讓他有些意外,往常送「樣品」來請他過目的,無一不是打的這主意,這飛虎公司竟然沒有這個意思?

觀察著楊熥的神情,萬同光謹慎地開口:「他們想進入軍工領域。」

在翹了多日課後,祁玖重新回到榮金上課。

她的成績擺在那裡,老師也就對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因為最近事多,祁玖許久不曾登陸過校卡,當她坐在座位上打開校卡后,立刻收到了一條來自達子的信息。

信息算的上長,祁玖仔細看完后,朝達子的座位看去,對方正和幾個男生笑的東倒西歪,沒有注意到祁玖。

祁玖思量了一下,覺得擇日不如撞日,遂起身朝教室窗邊走去。

教室里菜市場一般的喧鬧,在祁玖停在邊明遠桌前結束。

「快看!女王對魔王耶,這是要干架嗎?!」一名男生激動不已地推了達子一下。

達子皺著眉看向祁玖那邊,正擔心邊明遠被祁玖激怒,就聽見邊明遠身邊的男生們齊齊起鬨,接著,邊明遠站起來跟著祁玖出去了。

……出去了?

「卧槽!這哪門子超展開?這是要粉碎萬千少男的女王夢啊!」達子旁邊的男生慘叫一聲。

奶奶個熊這是要殺人滅口啊!達子一拍桌面,推開不明所以的男生跟著追了出去。

化學實驗室里,祁玖道出了自己的來意。

「我邀請你加入我的隊伍。」

雙手一直插在褲兜里,漫不經心的邊明遠這才將視線轉到祁玖臉上,他像是聽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玩笑一般,咧嘴笑了:「你沒睡醒吧?讓我這種渣滓加入隊伍,你連大學的門檻都摸不到了。」

「別把我和三線蟲相提並論。」祁玖冷笑一聲,清麗的面龐就像寒風拂過。「加入我的隊伍,就算你傻站著不動也能獲得優秀的團隊分,你可以進入更好的大學,這對你難道不是好事嗎?」

邊明遠的笑輕快且戲謔,他往後一靠,大半個身子靠在化學實驗室的牆壁上:「你怎麼就知道我想進入更好的大學?」

不是嗎?祁玖皺起眉,達子給的信息上的確是說邊明遠的母親病重,而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兒子進入一所好大學啊!


「那你想要什麼?」祁玖秀麗的眉毛揚起,問道。

「你想要我加入你的隊伍?」邊明遠勾起一邊嘴角,微眯了眯眼。

「你想要什麼?」

「要你怎麼樣?」邊明遠離開牆壁,單手放在祁玖的肩上,溫熱的呼吸輕輕落在祁玖耳邊。

祁玖忽然笑出聲來。

邊明遠一愣,還沒回過神來,就被祁玖一推,抵到牆邊,一隻小手摸在了他兩腿之間,捏住了那一團。

「想侍寢,也要看你夠不夠資格。」

祁玖估量了下大小,見好就收,立即離開了邊明遠身邊。

「嗯,勉勉強強,你也不要太過傷心。」

邊明遠剛從被摸了鳥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就被「勉勉強強」擊中,他怒極反笑,看著祁玖道:「難道你不知道我是誰?」

「知道。」祁玖誠實的說:「被不良學生稱之為魔王,普通生徒間稱之為喜怒不定精神病的男人。」

邊明遠還在笑,但是那笑不知為何有冒煙的感覺。

祁玖成功收到了第二個隊員。

當她推門而出的時候,恰好撞到幾乎把一棟樓找遍的達子。

達子氣喘吁吁地把她上上下下看了個遍,急切地問道:「他沒怎麼你吧?!」

祁玖身後邊明遠剛從化學實驗室里走出,聞言,臉色發黑。

武則天正傳 你走吧,有事我會叫你。」祁玖說。

看見邊明遠頎長瘦削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達子憂心忡忡的問:「你真的說服他了?」

「嗯。」祁玖想起這次立功的達子,難得和顏悅色的說:「你做的還不錯。」

雖然口頭上說的無所謂,但邊明遠的確沒放過這個進入好大學的機會。

達子嘿嘿笑了兩聲,又湊到祁玖面前來,滿臉垂涎:

「祁玖,那什麼機械學,你打算什麼時候教我啊?」 隊伍里眼下有了兩個,達子可以刺探情報,邊明遠可以充當護衛,剩下四個也不能找沒有用的,她現在最缺的是程序師,不知道能不能在校園裡招到一個有那麼點本事的。

不知不覺中,祁玖的擇人標準已經離團隊競賽相差甚遠了,或許她壓根已經忘了,這隊伍是為日後升學所備,而不是自個的私人團隊。

她正在想去哪弄這個編程人才呢,達子就屁顛屁顛的捧著一個破爛過來了。

「我做好了!你看!」

祁玖一腳把他踹回自己的工作台前,沉聲一喝:「重來!」

雖然對達子的機械天賦沒抱什麼希望,但當初答應了他,祁玖還是把達子帶回了家,給他講解了一會基礎的知識,又讓他動用工作台,自己做個模型出來。

但這哪裡是模型?彎七扭八的後現代藝術!

達子已經受了祁玖七八腳,但一點沒不耐煩,依然樂此不疲的再次撲到了工作台前。

既然達子是情報通,那麼問問他也是無妨的,祁玖想著,開口道:「學校里編程技術最好的人是誰?」

「編程?」達子頭也不回的說:「那應該是學生會的戈鑫吧,他拿的幾個大獎都是有關編程的。」

學生會的戈鑫?祁玖暗暗記下了這個名字。

「你想幹什麼?」

「我想邀請他加入我的隊伍。」祁玖說。

達子立刻斷言:「這不可能!」

「為什麼?」

「他早就加入陸照奚的隊伍了,這個學校里的頂尖精英都削尖了腦袋想往陸照奚那裡鑽。我想想,陸照奚隊伍里的人好像都是學生會的。」說著,他隨即釋然地點了點頭:「哎,因為他是學生會長嘛!近水樓台先得月,我懂,我懂!」


「不過,」他把手裡的鐵皮塊一放,轉身說道:「你把邊明遠收入隊伍倒是讓所有人大跌眼鏡,這下就算有心要加入你的人恐怕也不會來了。」

「不止邊明遠,我要收滿一隊伍的吊車尾,還差四個,你有沒有人選?沒有一技之長的就不要浪費我時間了。」

「唉,邊明遠就夠得受了,只希望你不要再心血來潮看上何胤雅……哦,何胤雅休學了,倒沒這機會了。」

「何胤雅休學了?」祁玖愣了愣。

達子嘖嘖嘖一陣,對神奇的遺傳因子頗為感慨的說:「她爸來學校辦的休學手續,一看就不是什麼好貨色,滿身酒氣,說話像吼一樣,怪不得生個女兒也那樣……」

祁玖抿著唇,面無表情,達子以為這個話題已經結束了的時候,她才重新開口:「她有多長時間沒來了?」

達子不知道祁玖問這個幹什麼,他仰著頭細想了一會,肯定的說道:「有八天了。」他疑惑的抬起頭:「你問這個幹什麼?」

「隨便問問。」祁玖不耐煩的一揮手,正好虎哥的電話打了過來,祁玖下到一樓店鋪接了起來。

「那件事有著落了,你方便說話嗎?」虎哥的聲音從校卡那端傳來,帶著些以往不同的敬意。

「說。」

「我按照你的吩咐繞開正職,花了二十萬找上副書記楊熥的秘書,把那東西交了上去,果然如你所說不出一天就有了迴音。」虎哥話里頗有些祁玖料事如神的讚歎,他試探著問道:「那個觀察儀有什麼特殊之處嗎?我聽他們好像挺重視的。」

這沒有什麼可隱瞞的,祁玖大方的回答:「我在觀察儀上搭載了3D投影觸摸系統,觀察儀本身沒有什麼稀罕的,他們想要的是晶元技術。」

虎哥也不知聽明白沒有,他說:「楊熥的秘書萬同光剛剛聯繫了我,要我準備準備明天去見楊熥。」

紅衣半落長安歸 你去吧,自己掂量著說話。記住,我不想暴露身份。」

絕頂航路 ,這不能暴露身份,還怎麼說啊?

「那他們要是問起……」

「我要你來幹什麼的?你腦袋別褲腰帶上去了不會自己想?」祁玖不耐煩的說完,啪的合上校卡。

嘟嘟嘟……

呆望著被切斷的電話,虎哥一掃之前微微的敬意,想捏死祁玖同歸於盡的心態又冒了出來。

祁玖合上校卡后在店鋪里站了許久,神色詭異莫測,最後還是甩手出門打車往城北郊外而去。

到了何胤雅家門前,祁玖呆站著,想了想覺得自己實在可笑,燒壞了腦子才會做出如此舉動。

她轉身朝回走,走了兩步又停下,最後抿著唇重新回到何胤雅家門前,按下了門鈴。

「叮咚——」

等了一會也沒有人來開門,祁玖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喊道:「有人在嗎?」

有什麼聲音微弱的從門的那方傳來,祁玖皺著眉,把耳朵貼上門,然後臉色驟然一變。

「何胤雅?是不是你?」

沒有回答。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