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剛纔那一擊,你感受到了什麼?”李逸通過神識和太極童子交流,希望能夠得到些什麼線索。

“無盡的黑暗,一旦進入,只有無盡的黑暗,吞噬一切能量的無盡的黑暗,剩餘的,我什麼都感覺不到了,除了心中稍微擔心害怕之外。”太極童子說出了他的全部感受。實際上也是,九條帝龍,多麼強大的存在,而且是太極童子吞噬了極爲精純能量的時空碎片,威力大幅度的增加之後發射出去的九條帝龍,就憑這種能力,足以在瞬間滅

“無盡的黑暗,一旦進入,只有無盡的黑暗,吞噬一切能量的無盡的黑暗,剩餘的,我什麼都感覺不到了,除了心中稍微擔心害怕之外。”太極童子說出了他的全部感受。

實際上也是,九條帝龍,多麼強大的存在,而且是太極童子吞噬了極爲精純能量的時空碎片,威力大幅度的增加之後發射出去的九條帝龍,就憑這種能力,足以在瞬間滅了雷睛道人和風眼道人,可是,在那團黑霧面前,卻顯得無能爲力。

“看來只能讓信仰鎖鏈去探探路了,看看這團黑霧裏面到底是什麼怪物,竟然擁有如此巨大的力量。”李逸在心中盤算着。

一條信仰鎖鏈悄悄地伸了過去,就像小心翼翼的蛇一般,毫無聲息的。


在如墨的黑霧中,李逸通過粘附在信仰鎖鏈上的神識,全神貫注的注意着黑霧當中的每一絲動靜。

靜!實在是太靜了!沒有一絲的動靜!

不知不覺之間,信仰鎖鏈就撞上了一團漆黑而又粘稠的東西,就這樣,毫無徵兆的就撞上了。

“吱吱……”一種蝙蝠的聲音傳了出來,那聲音當中的稚嫩,就連雷睛道人都清清楚楚。

“不好,這是一支幼年期的噬魂毒蝠,一種上古地煞兇獸,爪有奇毒,生性兇暴專吸血液、魂魄,沾者必死,瞬間斃命。其毒列爲上古十大奇毒之一。”雷睛道人緊張的叫了起來,他僅僅通過聲音和剛纔的一切便做出了準確的判斷。

“怎麼回事?太可怕了!真沒想到,在這個竟然出現這樣的上古地煞兇獸,可是在這億萬年內,我們怎麼絲毫也不知道它的存在。”風眼道人萬分擔心的說道。

“是呀,這當中肯定有古怪,竟然是一隻幼獸,恐怕城內還藏着一隻成年期的噬魂毒蝠,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小兄弟,我們趕緊撤吧,一隻幼年期的噬魂毒蝠都很難對付,更何況一隻成年期的,這不是要我們的老命嗎?這一次我們可真是大大的失算了,真沒想到九幽之主竟然擁有如此能力。”雷睛道人後悔至極的說道。

“我記起來了,這噬魂毒蝠的確厲害,全身像一層黑黑的肉膜一般,可是此物通靈,如被人收服豢養,則至死依主,可聽命驅策。如果我能夠收了它,對付九幽之主的把握就更加大了一分。”李逸從瑞帝的記憶中搜索除了大量的關於噬魂毒蝠的信息,甚至還有如何收服的方式。

這讓李逸心中大喜。

“行了,別癡心妄想了,如你所說,這噬魂毒蝠應該是被地煞蛛君收養的,它至死依主,聽命驅策的是地煞蛛君,而不是你,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不知道它的厲害,等你知道的時候,一切都完了,趁它反應遲鈍,我們現在撤還來得及。”風眼道人焦急地說道。 第0138章:起名黑蝠

這句話剛剛說完,一團黑霧就沿着信仰鎖鏈涌了上來。

速度看起來並不快,但是,強大的吞噬力量根本就沒有辦法擺脫。

“完了、完了……”風眼道人禁不住的喊了出來,一副馬上就要逃亡的樣子。

“給我閉嘴!再多說一句話,我不介意把你扔出去餵它!”李逸對這個不是說風涼話就是說泄氣話的風眼道人終於忍不住,發了飆。

這一句話可真是起了奇效,風眼道人一句話也不敢說,就像被定在了那裏一般,驚恐的看着李逸,一動不動,也許她的整個血脈都被嚇僵了,停止了流動。

就在說話的工夫,整團黑霧已經把整個昊天鉅艦包裹了起來。

強大的吞噬能力撕扯着天雷屏障,可是紫色雷球凝如實質,再加上九幽獄塔在信仰鎖鏈的配合下,其吞噬能力只有比噬魂毒蝠強,絕對不比它差。

黑霧很快的就消失了,沒有了黑霧籠罩的噬魂毒蝠最害怕的就是陽光,蝙蝠之類的兇獸,最害怕的就是陽光,它們是見不得陽光的一種生物,那團黑霧就相當於它們的衣服,脫了它們的衣服,只能夠任人宰割,即使它在厲害,也有剋制它的地方。

不過,在抓捕它的時候,千萬不要被它的爪牙抓破,否則的話,那奇毒絕對可以在瞬間要人性命。

噬魂毒蝠想碰着李逸,那絕對沒有可能,誰讓李逸擁有八十一條信仰鎖鏈呢,在遠距離就可以好好地收拾這隻幼獸。

噬魂毒蝠吱吱的叫着,它現在就是李逸手中待宰的羔羊,就算不宰它,只要在陽光下暴曬一兩個時辰,它也活不成,雖然在這毒霧沼澤當中充滿了毒霧,可是,在昊天鉅艦附近,噬魂毒霧稀薄的可憐,大部分都被昊天鉅艦吞噬了。

“臣服或者被殺,你選擇。”李逸的神識傳到了這隻幼獸的精神之海中,同時,還拿出了瑟瑟發抖的白鯊族族長做誘餌,那已經成爲李逸傀儡的白鯊族族長,雖然天地二魂被控制了,可是,他在本能中感到了強大的威脅,嚇得瑟瑟發抖。

那噬魂毒蝠自從出生,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龐然大物,第一次碰見的就是毒玄武,可惜的是,它的龜甲太硬,力氣又大,還沒有吞到嘴裏,便縮了回去,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渾身是血,好的是,它是一隻毒玄武,雖然中了噬魂毒蝠的奇毒,可它本身的毒並不比噬魂毒蝠的差,這二毒相加,反而進一步的增強了毒玄武的毒性,今後的威力更強。這都是後話了。

噬魂毒蝠面前眼前的龐然大物,比毒玄武個頭還大幾十倍的傢伙,又白白嫩嫩,怎麼可能抵擋得住誘惑,畢竟它還是幼年期的兇獸,雖然威力無窮,但是,心智還不堅定,很快就興奮地同意了。

李逸的一道血契印在了噬魂毒蝠的精神之海,之後,那可憐的白鯊族族長,苟活了一段囚禁時光之後,終於被當做了食物,壽終正寢,完成了它被當食物的歷史使命,也算是對李逸大功一件。

三下五除二就吞噬白鯊族長的噬魂毒蝠舔了舔嘴巴,意猶未盡,同時,一股黑霧再一次的出現,而且比剛纔的黑霧還要濃密,它便消失在了黑霧當中,給人一種神祕莫測的感覺。

當然,這種感覺只有別人纔有,李逸能夠百分之百的感應到它的一切。

風眼道人和雷睛道人看到這種情況,一個個驚訝的不知所措。

“此子如果能夠回到武風大陸,在不久的將來,將會是在人、幽、仙三界叱吒風雲的人物!”雷睛道人心中暗想。

“以後在這人面前,我說話要小心一些,他比噬魂毒蝠還恐怖,尤其是他那不服輸的意志,讓我如芒在背,見到他,心中就隱隱的不安。”風眼道人也在心中及時的做好了打算,緊緊地偎依在自己的丈夫身邊,現在,能夠給她心理上依靠的也只有雷睛道人。

兩人之間,雖然在億萬年的時間天天拌嘴,但是,億萬年以上的時間已經讓他們心有靈犀一點通,彼此之前都明白各自的心情和感受。

“以後就叫你黑蝠,前面帶路吧!”李逸命令道。同時,李逸還對水、火、風、雷、毒、五隻玄龜分別以水韻、火精、風吼、雷怒和毒噬命名,都得到了它們的認可。

實際上,也不能不認可,誰讓李逸是他們的主人呢。

黑蝠發出了吱吱叫的聲音,示意答應了,之後,一團黑霧向城內漂移,李逸控制着昊天鉅艦緊跟其後。

這地魁城可完全是一座長寬各一億丈,城牆高千萬丈、寬十萬丈的金剛之城,完全是由天工族唯一所能夠煉製的金剛材料煉製而成,渾然一體,完全是一個空間法器。

城內密密麻麻的亭臺樓閣,鱗次櫛比,無時無刻不顯示出凶煞之氣,閣樓之間,十萬地兵凶煞金剛傀儡東倒西歪的躺着,它們是被噬魂毒蝠吞噬了能量之後,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這些傀儡和瑞帝皇宮中的不一樣,給它們所安裝的能量裝置,那是聚能珠,而不是聚能珠,這聚能珠能夠自動的吸收能量,聚能珠卻沒有這種功能一旦聚能珠內的能量耗盡,這些傀儡也就成了一尊不動的金剛罷了。

“小兄弟,如果碰到了這成年期的噬魂毒蝠,該如何是好?要有心理準備。”雷睛道人對李逸善意的提醒道。

“放心吧,這個我心裏有分寸,如果真的有成年期的噬魂毒蝠,它早就出來了,不會等到現在,我倒是覺着,這裏面城裏面有一些古怪,這些古怪和噬魂毒蝠有一定的關係,你看看這些東倒西歪的十萬地兵凶煞金剛傀儡,就能夠看出端倪,對付我們的真正力量是這些傀儡,可是,從跡象上看,是噬魂毒蝠解決了這些傀儡。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噬魂毒蝠應該是剛剛從某種法器中剛剛孵化出來,形成了這個樣子。”李逸非常自信的說道。

可是,雷睛道人卻有些懷疑。 第0139章:綠毛毒蠍

李逸駕着昊天鉅艦進入了城中,開始用神識掃視着一切,最後發現,在城中心的一尊地魁星地煞兇將的雕塑手上,竟然一隻靈獸袋,可惜的是,那靈獸袋已經在億萬年的風雨中殘破了,底部有一個洞。

毒玄武邁動着笨重的身軀也跑到了這座雕塑下面,看着那殘破的靈獸袋,又看看不遠處的一團黑霧,發出一聲失望的嘶鳴,頓時讓李逸明白了,原來這毒玄武跑到這裏就是爲了這靈獸袋內的靈獸。

可惜的是,在毒玄武到來之前,噬魂毒蝠逃出了禁錮它已久的靈獸袋,讓毒玄武的願望撲了一個空。

而這噬魂毒蝠原本是一隻成年的毒蝠,在靈獸袋中億萬年的時光,耗盡了它的全部力量,只剩下一個靈魂存在,直到靈獸袋最終殘破,靈魂才得以逃出,吞噬了大量的傀儡能量之後,才凝聚出了身體,聽到城外的動靜,嗅到毒玄武的氣息,才走出城去,想飽餐一頓,可沒想到的是碰到了毒玄武和李逸。

李逸從這一路來的情景,便推測出了這些內容,整個地魁城的防禦基本上被噬魂毒蝠全部破壞了,同時也意味着,整個天罡地煞陣的地煞陣已經完全的被瓦解了,剩下的就是前往各地收取其他其實一座地煞城,準備向天罡法陣進發。

被瓦解了的地煞陣,李逸的神識已經能夠找到其它地煞城池的具體方位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噬魂毒蝠做開路先鋒,一路上勢如破竹,所到之處,金剛傀儡紛紛東倒西歪,同時,也不斷地提高噬魂毒蝠的實力,等七十二座地煞城全被被李逸收到九幽獄塔第一層的時候,噬魂毒蝠已經從幼年期成長到了成年期,能夠發揮出極爲強大的力量了。

當毒玄武帶着李逸來到天魁城的時候,噬魂毒蝠化作一團黑霧躲進了九幽獄塔之中,它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對天罡法陣和天魁城的天罡氣息,比較畏懼,剛好剋制它的能力發揮。

可是,在天魁城中,毒玄武卻沒有這方面的估計。

它一看到天魁城,便毫不客氣的發動了攻擊。

只聽見砰地一聲,毒玄武再一次的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十萬丈之外的距離,眼中留露出無限的沮喪。

如果說第一次那是逃跑的話,自己用力過猛造成的,可這一次卻不一樣了,它是實實在在被打飛的,而且是毫無懸念的被打飛,沒有絲毫的徵兆,就那樣飛了出去。

也難怪它沮喪,其他的幾隻玄武從來沒有遇見過它這樣,被兩次收拾的。

“哪裏來的野烏龜,伸着**亂看什麼!”一名長着滿頭綠毛、凶神惡煞一般的人物蹦了出來,手指如枯樹皮一般,跟人的感覺就是骷髏,除了那滿頭的綠毛讓人感覺到有一點生機之外,其餘的完全是骷髏一般的感覺。

“綠毛毒蠍,你怎麼還沒死,看起來活的還挺滋潤,綠毛有長長了,是不是讓我給你理理髮!”雷睛道人調侃道,好像很熟識的樣子。


“你這個爆炸頭,你那個死婆娘天天滋潤你,是不是活的犯膩了!億萬年了,一直沒有機會在你面前享受一下你那死婆娘,今天能再一次看到她,仍舊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看來保養的不錯,正好讓老子來磨磨槍,一萬年沒用了,幾乎都生鏽了!哈哈……”綠毛毒蠍兩眼放光的看着風眼道人。

“想磨槍,哼!我不介意把你的槍給砍了,拿下來在磨刀石上慢慢磨!”風眼道人氣憤的說道,她一看到綠毛毒蠍的那一副骷髏架子,心裏都反胃,噁心的想吐個三天三夜。

“哎喲喲,我漂亮的小娘子生氣了,雖然你們兩個在這億萬年的時間中,多了一小崽子,我照樣可以容忍,小美人,要不到城裏來,我們一夜銷魂,看看我這一萬年沒有動的槍,是不是還好使,會不會讓你**迭起、喊叫連連,哈哈哈……”綠毛毒蠍姦淫的笑道。

“本來想着救你一命,唉!可惜了,億萬年以來,你的淫邪之氣還是如此的旺盛,看來還需要給你理理髮,不然的,你不知道東南西北。”

雷睛道人表面上很平靜,但是,心中已經怒火萬千了,任何一個男人,也不會允許別人當面調戲自己的妻子。

一道水桶粗的天雷破碎虛空而至,在虛空中交織着,看起來還真像一把剪刀。

“哈哈……就這兩句話就受不了了,真是可笑!爆炸頭,你不知道吧,你身邊的那個小崽子,是我和小美人的,和你完全沒關係!”

綠毛毒蠍繼續印黨的說道,完全不把李逸放在眼中,他覺得自己非常的高明,可不知道,侮辱李逸的結果是什麼。

地煞重劍嘯空而出,一道光芒閃去,下衣瞬間破碎,一根如干柴一樣的東西飛了出去,剛好落在四仰八叉的毒玄武附近。

一番吞吐,直接被毒玄武吞噬!

綠毛毒蠍一聲慘叫,捂着噴血的下體喊叫起來,原本應付雷睛道人的天雷剪已經很吃力了,李逸來無影去無蹤的一劍,徹底讓他斷子絕孫,斷了淫邪之念。

也正是這一念之間,原來鬱鬱蔥蔥的綠毛,瞬間被天雷剪給剪了一乾二淨,成了禿毛怪。

一團毒物噴來,原來四仰八叉的毒玄武在吞吃了綠毛毒蠍的**之後,立馬精力充沛,蹭的一下便騰空而起,迎着那團毒霧,便吞了下去。

這團毒霧對於李逸來說,那是毒,可是對毒玄武來說,那是最好的滋補品。

本身的奇毒、加上噬魂毒蝠的毒,還有這綠毛毒蠍的毒,毒玄武體內的毒液再一次發生了質變,要說現在,毒玄武的毒,那是是舉世無雙、獨一無二。

極爲亢奮的毒玄武,渾身的氣力好像用不完一般,向城池衝去。

綠毛毒蠍捂着噴血的下體,慘叫道:“混蛋!竟然敢這樣欺侮我,等着瞧,我讓你們碎屍萬段!”綠毛毒蠍氣急敗壞的退入了天魁城,內心極爲的沮喪,他還是第一次受到如此的打擊。 第0141章:天罡陣

“活步走宮、順水推舟!”

太極無影手第四重:“排山倒海、鎮壓山河”。

李逸一連串的動作,如行雲流水一般,原本即將打在李逸身上的天雷,被順水推舟,推在了天狗身上,同時,排山倒海、鎮壓山河般氣勢的太極無影手,隨着天雷一起,準確無誤的打在天狗身上。

皮毛堅硬,功能詭異的天狗在瞬間被拍成了肉醬,只留一顆天眼被李逸收取,一道太極八卦圖隨即而來,直接吞噬成爲肉醬的天狗。

第四重的太極無影手,連小次元空間都無法承受,更何況一隻天狗。再說了,還有雷睛道人怒極而發的一道天雷,這種力量,加起來,就是毒玄武也扛不住,更不用說防禦力不如毒玄武的天狗了。

天狗遇到李逸,其最終的命運只有被滅殺,更何況,李逸已經看上了它的天眼,那是必死無疑。

風眼道人馬上要解下來的肚兜,在最後一顆停止了,兩顆神祕的櫻桃僅僅隱隱約約的晃了兩下,便消失在肚兜後面了。

風眼道人發現自己的情況之後,臉上如噴血一般的怒紅加羞紅,捂着肚兜便消失在船艙中了。

原本形勢一片大好,流着口水,想要一睹神祕櫻桃風韻的綠毛毒蠍臉色慘綠,在轉瞬之間,形勢逆轉,不僅櫻桃沒看成,就連他最喜愛天狗都被打死,屍骨未存。

這讓綠毛毒蠍怒火萬丈,把所有的憤怒都對準了李逸,實際上也是,正是因爲李逸,綠毛毒蠍策劃好的一切,在頃刻之間便化爲烏有,任誰都會怒火中燒。

“你這個爆炸頭的孽子,我與你不死不休!”綠毛毒蠍吼道。

啪的一聲,李逸的太極無影手重重的打在那骷髏一般的綠毛毒蠍臉上。

那綠毛毒蠍被打的兩眼火冒金星!

“這一耳光打你有眼不識泰山,我就是我,和他們兩個雖然不是主僕關係,也是平等的關係,你再三的侮辱我,已經讓我無法忍受!”

啪的又一聲,又是一耳光。

那綠毛毒蠍只感覺到天旋地轉!

“在我面前調戲婦女,死不足惜!”


啪的又是一聲,又是狠狠的一耳光。

綠毛毒蠍的腦袋直接被打飛,帶着綠色毒液的鮮血直接從脖頸之處噴了出來,就像噴泉一樣!

“打傷毒玄武!必死無疑!”李逸面無表情的說道。

受了傷的毒玄武,那是近水樓臺先得月,直接就把近在咫尺的綠毛毒蠍的屍首吞噬,對它來說,那是療傷聖藥,滋補極品。

太極童子很無奈的吞噬了他的骷髏一般的頭顱,看着毒玄武大口吞噬心中很不是滋味,不過,它已經吞了一隻天狗,應該滿足了。

如果死去的綠毛毒蠍知道他的屍首竟然是這樣被分割,屍首異處,恐怕死不瞑目。

實際上,他更不瞑目的就是,三個耳光就被李逸打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