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便有了之後的事情,後來所有參加考覈的弟子都出來了,就剩下奪鳩一人,這才感覺不妙,連忙派人尋找。

還好不算晚,及時救下奪鳩。儘管奪鳩在心中對這個解釋鄙視着,不過表面上還是裝出一副,感動得落淚盈眶的樣子。在奪鳩以眼淚送他離開的時候,他告訴了奪鳩一個總算是好事的消息。“對了,你已經是天武宗外門弟子了,加油,說不定還有機會成爲內門弟子。”奪鳩這回是真的是感動得落淚。眼淚吧嗒吧嗒的掉着。我容易嗎! 冷

還好不算晚,及時救下奪鳩。

儘管奪鳩在心中對這個解釋鄙視着,不過表面上還是裝出一副,感動得落淚盈眶的樣子。

在奪鳩以眼淚送他離開的時候,他告訴了奪鳩一個總算是好事的消息。

“對了,你已經是天武宗外門弟子了,加油,說不定還有機會成爲內門弟子。”

奪鳩這回是真的是感動得落淚。

眼淚吧嗒吧嗒的掉着。

我容易嗎! 冷少霸寵:囂張兒子小萌妻 ,簡單死了,我卻是難得要命!

他雖然受了重傷,不能下牀,但不代表就不能用神識與尚宇交流。

“師父,在嗎?”奪鳩的神識看着周圍無邊無際的海洋中漂浮着的源珠,問道。

“恩,看你的樣子,這天武宗的考驗也並不是很嚴厲!”這句話說的不錯,要知道奪鳩身份不同,來自奪家。

“還不嚴啊!九死一生才獲得個外門弟子的身份!”奪鳩愁眉苦臉的回答。

尚宇聽後,忽然嚴肅道:“其實天武宗並沒有完全相信你。”

奪鳩先是一愣,然後苦笑道:“這我知道。”

“哦?”尚宇對奪鳩說出這句話倒有些奇怪,於是問道:“你不恨他們嗎?或者說對天武宗心裏已經有些排斥。”

“恨?爲什麼恨?若是我站在他們角度,我也會這樣做,至少他們做的還算好,並沒有讓弟子自生自滅。”奪鳩平靜的說出這一番話。

尚宇盯着他,似乎想找出什麼東西。


“你成熟了很多,越來越像個糟老頭。”他戲笑道。

“是嗎?”奪鳩看着這無邊際無盡的海洋,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他想到了那幾只爲了同伴奮不顧身的青狼。

若是人也跟它們一樣,那這個世界該有多麼美好?

可是這也只能想想而已。

逃婚警花 ,萬年長青,這裏有一座十丈高的雕像,這雕刻着一位男子,臉部俊朗,帶着笑容,長袍加身,右手指天,左手放置後背。

說不出得瀟灑與飄逸,彷彿在嘲笑這天地一般。

一名身穿似雪般白潔的長衣,滿頭白髮滄桑的老者正看着這座雕像入神。

他就是天武宗現任宗主,精通天武宗拳,掌,爪,腿,指五大絕技。

年齡不到兩百歲,便達到五行境界,讓人震驚。

據說他是原本是一王朝的太子爺,過着衣食無憂的生活。

好景不長,自然災害,敵國的侵略,內部居心否測人士的暴動,王朝就這樣滅亡。

父母慘死,原本視爲敵人的兄弟們也無一倖免,但他活下來了。

他經過從從困難離開了令他傷心的地方,來到了天武宗,原本他是懷着學好本領報仇血恨的心態加入的。

後來他改變了,也許是因爲同門的師兄情義,也許是因爲師父的無私教導,也許是愛人的柔情似水。

他忽然明悟了,於是他放下了仇恨,專研武道。

他本來天資就極高,被賦予近代天武宗天資第一人,再加上刻苦頑強的修煉,於是他了如今的高位。

權力,實力在手,可他快樂嗎?自從愛人十幾年前留下一女兒,因爲難產而亡,他就沒有在怎麼笑,只有看見女兒的成長與笑容,他的笑容纔不會有一絲的吝嗇。

他年輕的時候在這個世界也留下過威名,他是爲了一個女人而遊歷的,爲了一個另他輾轉難眠的女子。

那名女子並不是很美,可他愛,是的他愛。

對敵人的無情辣手與對愛人的那種癡情,他得到一個稱號。多情眼眸無情人,周承。

周承望着雕像,彷彿整個人也像那座雕像一般,一動不動。

一陣風吹來,雪白的長衣配上白髮蒼蒼隨風飄散。

寂寞與孤獨伴隨着他。

不知何時,他的手中多了一個白色的葫蘆,他拔出塞子,酒香飄逸。

若有人看見定會驚異,說不定還會動**奪。

這葫蘆就是關係到炎黃寶庫的五行葫蘆中的白金葫蘆。

這在世人眼中如至寶的葫蘆,卻在他們手中裝載的是美酒。

左自在如此,周承亦然如此,他們若遇見,會不會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這是酒鬼與酒鬼之間的故事,所以無人會知曉。

他真的是酒鬼嗎?葫蘆中裝的不是酒,是一葫蘆的寂寞。

“又想起她了。”溫柔的眼眸出現一位笑容甜美的中年女子,彷彿在向他招手。

一醉解千愁,可是,他是一宗之主,他能醉嗎?

“都怪我,如果當初我實力在強些,也許你就不會爲我擋下那把劍,導致動了胎氣吧!”

兩滴晶瑩的淚水從眼眸裏流出。

他閉上了雙眼,隨意道:“什麼人。”

話剛說完,一名藍衣中年男子從憑空出現,此人是誰?

“周承。”熟悉的聲音傳入周承的耳朵裏。


他睜開了雙眼,看着中年男子,彎腰恭敬說道:“見過天霸師叔。”

此人居然被這天武宗宗主喊爲師叔?他究竟是什麼人。

“勿需做此大禮,你忘了我早已退居太上長老,宗派之事從不過問,你是一宗之主,應該是我向你行禮。”說罷,那名爲天霸的太上長老就要行禮。

周承下手極快,不知何時,右手已經按住天霸長老即將彎腰的身軀。

“師叔可折煞我了!”周承苦笑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且看看你功力增長多少。”他眼珠子一轉,運起源力,便將周承抓住肩膀的右手震開。

一拳出,帶着滾滾霸氣砸向周承。

只見周承不慌不慢的打出一掌,罡風如刀,一陣又一陣,綿綿不絕,只是奇怪的是,只刮向天霸。

天霸深深知道這罡風的威力,鋒芒而銳利,又彷彿如空氣,讓人碰不着打不到。

只見他突然拳頭改變襲擊的目標,對着周圍似刀劍般鋒芒的罡風擊散,他居然擊散了? 重啟全盛時代

恐怖至極。

幸虧兩人都壓制了實力以及力量和源力的控制,不然周圍恐怕是慘不忍睹,一片狼藉。

縱然如此,兩人交手的地方也是殘坑座座。

周承忽然就是一爪,襲擊的位置極爲陰險詭異,令人琢磨不透,但天霸的拳頭卻快他一籌,如此快而且霸道的拳頭,世間少有。

這一拳重重的擊向襲來的手爪,周承連忙變動,那一爪化掌,雖然臨時改變,可是卻氣勢依舊未曾改變。

兩者相碰,周承就像觸電一般,連忙後退,足以看出那拳頭有多麼的霸道。

天霸並沒有因此滿足,幾步就像周承靠近,霸道的拳頭再次襲來。

周承連退數步,右腿最後踏在一顆巨石頭上,方纔止步,“哧”那塊巨石卻因此出現幾道裂痕。

眼見天霸拳頭接近,他右腿一蹬,踢向拳頭右側。

“嗤!”那塊巨石卻是在也受不住這力道,化作一地碎塊。

天霸專心修煉拳道,拳頭穩重,就像泰山一般,不可動搖。

周承雖然踢中,可那拳頭卻沒有半點搖動,照常襲來。

他也只好借這拳頭成蓄力點,跳到天霸又邊,穩住身形後,來回就是一指。

這一指迅速又利落,還摻和着一股劍意。

以指化劍,劍意指芒。

天霸的拳在穩,霸兩字上。

拳頭沉穩,又霸道,你犀利又如何,一拳出,這劍意指芒氣勢就落了幾分。

氣勢一弱,自然是敗。

可週承卻笑了。

他指法襲擊的軌道發現突然一變,拳頭只打到虛影。

那指法在次襲來,這一切都在電光閃爍之間。

“神拳霸影!”話還未開講,拳頭就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收回,然後拳頭又劈天蓋地的砸向周承。

周承冷靜的看着這一道道拳頭虛影砸來,眼中露出銳光,像老鷹一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這數百道源源不斷的拳影子,他在尋找破綻,同時指法也飛速的迎向拳影。

每一指芒都是稍微觸碰到拳影便退。

這拳影與指芒都是虛招。

幾個呼吸的時間,已經交手數百招。

突然,周承露出笑容,他發現了破綻。

一指擊出,指芒宛如黑夜星空中疾馳的流星一般,擊在天霸拳頭的中指關節。

原本一動不動的泰山拳勢居然瓦解了。

天霸後退一步,他不怒反喜,拍着巴掌大笑道:“好好好,長江後浪推前浪,後生可畏啊!看來我真的老了!”

周承笑着看着他,謙虛道:“都是師叔謙讓,不然晚輩哪有勝的機會。”

“哈哈,不自傲,你師父沒有看錯你啊,當初選你做宗主,我可是一萬個不服啊,現在我服了!”天霸笑着說道,只是笑容卻帶着一絲憂愁與嘆息,是因爲周承師父羽化了嗎? “天霸師叔來找我,不知所爲何事?”周承的笑容就像此時的天氣一般,天空碧藍,豔陽高照。


“嘿嘿,因爲一個有趣的小鬼。”天霸猥瑣的笑着。

“哦?那我想那個小鬼一定不只是有趣那麼簡單吧!”周承一副我懂了的表情,笑着說道。

天霸看着天空,臉上露出了笑容。

他想到了那一天。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