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中都是些普通常見的花草點綴,卻搭理的整齊潔凈,讓人看之清爽。

蕭慕雨正坐在院中唯一的石凳上,盯著眼前的花草發獃。看到慕歌過來,眼中一閃而逝的憎惡飛速劃過,不過須臾間還有些微腫的眼睛漾出笑意,聲音也極盡溫柔關切,「歌兒怎麼來了?傷可好了嗎?大夫有說可以下地嗎?爹爹可曾知曉?」即便是用面紗遮住了臉,但是那熱烈的關切感還是清晰的撲面而來。「歌兒想姐姐了,這幾日姐姐

蕭慕雨正坐在院中唯一的石凳上,盯著眼前的花草發獃。

看到慕歌過來,眼中一閃而逝的憎惡飛速劃過,不過須臾間還有些微腫的眼睛漾出笑意,聲音也極盡溫柔關切,「歌兒怎麼來了?傷可好了嗎?大夫有說可以下地嗎?爹爹可曾知曉?」

即便是用面紗遮住了臉,但是那熱烈的關切感還是清晰的撲面而來。

「歌兒想姐姐了,這幾日姐姐都不來看歌兒,是不是不喜歡歌兒了,是不是不想對歌兒好了?姐姐還捂著臉,是不想看到歌兒嗎?」不就是裝嘛,誰不會啊?慕歌一副幽怨的小可憐樣子。

蕭慕雨還能說什麼?

只能耐著性子哄她咯!

「姐姐怎麼會不喜歡歌兒呢?姐姐最喜歡的就是歌兒了呢!只是這幾日姐姐不太舒服,生病了,怕過了病氣給歌兒,你瞧,姐姐在家裡都得用面紗遮著臉,就怕將病氣染給了別人呢!」

蕭慕雨駕輕就熟的編了個慌就把慕歌的埋怨給揭了過去。

慕歌只當認同了這樣的說法,不再說這些,只是重重的哀怨又委屈的嘆了口氣,眼中突然憋了一泡眼淚出來,「姐姐,太子哥哥不要歌兒了,歌兒知道太子哥哥一直喜歡的就是姐姐,姐姐你一向對歌兒好,可以把太子哥哥還給歌兒嗎?」 第023章凈往絕路上指引

蕭慕雨一邊拿手帕給慕歌擦眼淚,一邊暖聲詢問,「歌兒說什麼呢?太子殿下怎麼會喜歡姐姐呢?」

話雖如此,但是眼中卻有一抹亮芒一閃而過。

慕歌瞧的分明,也不戳破,只是一臉委屈的看著蕭慕雨,「姐姐,之前太子哥哥有好多次當著歌兒的面,說歌兒比不得姐姐你的百分之一!而且每次歌兒追著太子哥哥去玩的時候,他總是要問歌兒,姐姐你為何沒去?她們都說歌兒是傻子,歌兒是不聰明,但是歌兒看的出來,太子哥哥每次提起姐姐,看到姐姐,都會笑的很開心,這不是喜歡姐姐又是什麼?」

「歌兒你說的是真的?」蕭慕雨眼中驚喜之色一閃而過!

「姐姐,歌兒什麼時候騙過姐姐?騙人是小狗的!」慕歌小臉板著,一副嚴肅的樣子。

蕭慕雨眸光一閃,是了,必然是這樣的,慕歌這蠢貨就是騙人也沒那本事!

原來太子是真的喜歡自己!並不是一時興起呢!

這三日來太子突然開始獻殷勤,讓蕭慕雨十分不淡定,就怕太子是因為慕歌即將嫁給離王,心裡不爽,所以才故意找上自己,好讓自己上鉤后再棄之!

如今看來並非如此!

原來太子早早的心裡便有自己!這一解除婚約,立馬就開始行動!

想到這裡,蕭慕雨眸中光芒大盛!莫非太子解除婚約為的就是自己?

這個想法自從腦海中出現,便揮之不散了!

「姐姐?」慕歌看著眼前即便腫著眼睛,也依舊看得出來神采飛揚眸光發亮的蕭慕雨,突然發現,其實她的道行也就那樣啊,不是隱忍嗎?

怎麼這麼容易就破功了?

看來還是太年輕啊!

蕭慕雨被慕歌的叫聲給拉回了神,看著慕歌一臉委屈的盯著自己,連忙斂去神采,換上一抹溫柔的笑來。

「歌兒,你肯定是誤會了,太子是不會喜歡姐姐的,太子喜歡的一直是你!這次之所以退婚,是因為心裡介意你曾經誤入離王湯池的事情,太子殿下這是吃醋了……」

「啊?那姐姐的意思是太子哥哥還是喜歡我的?」慕歌一陣驚喜。

蕭慕雨看著她笑的越發溫柔,「是的,太子殿下喜歡歌兒的,只要歌兒對太子殿下再好一些,太子殿下必然會回心轉意!」

所以,我的好姐姐啊,你這是在明知道皇上已經給我和離王訂下婚事了,卻鼓搗著我依舊去纏著太子?

我要真按著你說的去做了,那麼我可就真給將軍府丟盡了臉面,離王那裡也絕對有理由可以悔婚,太子更不可能再接手我,我可就真成了所有人都嫌棄嘲笑鄙夷的傻子了!


你對我可真是好呢!凈把我往絕路上引!

慕歌看著蕭慕雨那偽善的模樣,心中冷笑,面上卻傻乎乎的點頭,「恩,姐姐說的對,我一定得對太子哥哥更好,讓他對我回心轉意!爹爹說過,歌兒是最棒的,日後是要做太子妃當皇后給將軍府光耀門楣的,歌兒也一定不能給爹爹丟臉!」

「爹爹真這麼說?」蕭慕雨聞言眼中嫉妒之色閃過,心裡更多的卻是不服氣!

爹爹,您竟然如此看重這個傻子?能為將軍府爭光的,只能是我,這個傻子只會丟臉好嗎?

「是呀,爹爹說了,歌兒生來就是貴重的,這輩子只會做正妃,做皇后,側妃妾室這些都是丟人現眼的,只有身份卑賤的人才會去做側妃做妾室!」

慕歌一邊撩撥,一邊暗道,爹爹莫怪啊,女兒隨口胡謅幾句,您這麼疼愛女兒,一定不會怪罪的吧!恩,爹爹您沒給女兒心電感應說不同意,女兒就當您同意女兒瞎吹牛逼了哈!

心裡念叨完,慕歌去看蕭慕雨的神色,然而她低著頭又帶著面紗,看不出什麼來,想了下又一臉天真的詢問,「姐姐,你說爹爹說的對嗎?」

娘親就是妾室!但娘親身份的確當不得將軍夫人,但我不一樣,我雖是庶出,但我也是堂堂正正的將軍府大小姐!

我決不給人做妾!我要向爹爹證明,我蕭慕雨比蕭慕歌那傻子好上千萬倍!

「爹爹說的沒錯!」這話看似說給慕歌聽,然而蕭慕雨卻是說給自己聽。

慕歌這次聽出了蕭慕雨話中的堅定,抿唇一笑,目的達到,可以走了。

「唔,我好累啊,姐姐,歌兒回去休息了!」

慕歌道別,蕭慕雨根本不挽留,巴不得慕歌趕緊走,也省的自己還得哄著她開心。

一路出了聽雨閣,回到水雲軒,翠微終於憋不住了,「小姐,奴婢越來越不明白您要做什麼了?」

慕歌抿唇一笑,「很快你就會明白的,別著急!」

沒有得到解惑的翠微急的直抓頭髮,慕歌只是笑,卻不解釋。

到了晚上,無歡來報,「大小姐悄摸著出門了!」

「這就存不住氣了?」慕歌微挑眉頭,起了身,「走,咱們跟去看看!」

「小姐,奴婢也要去!」翠微一聽有熱鬧,立馬眼睛都亮了。

慕歌想都不想直接拒絕,「你留在這裡,萬一爹爹過來了,你就說我睡下了!」

「啊?哦!」翠微耷拉著腦袋瞬間泄氣。

直到無歡帶著慕歌飛走,翠微突然想起來,「小姐,你的傷……哎?走了了?怎麼就這麼不讓人省心吶!」

……

慕歌和無歡一路跟著蕭慕雨到了一家名為醉仙居的酒樓,看著周圍熱鬧的夜市,突然有些犯愁!

這可如何是好?醉仙居位於京都地段最繁華之處的正中央,周圍店面林立,小攤遍布,逛夜市的人尤為多,就算趴到屋頂,也很容易被人看出來啊!

躲在樹上的慕歌看了無歡一眼,有些無奈的嘀咕,「要是有監聽設備就好了……」

「主子,那二人的談話,您必須要知曉嗎?」無歡突然發聲詢問。

慕歌沉吟了下,「倒不是必須要知道,只是我想確定一些事情,一旦能確定了,後面的事情我才好繼續下去,若不能確定,僅憑猜測的話,怕會生變故!」


「主子,您身上有銀子嗎?」無歡又問。


慕歌一愣,莫非有銀子就能聽到那二人的對話?雖然不是很確定,但是慕歌還是目光晶亮的看著無歡,「需要多少?」

「五千兩!」無歡沉聲開口。 第024章心情不好就宰人

「五千兩?」慕歌瞪大眼睛。

無歡點頭,「只要有五千兩,屬下保證可以聽到那二人的對話!」

慕歌:「……」我現在連五十兩都沒有,上哪去弄五千兩?

正準備放棄的時候,餘光瞄見一人,慕歌瞬間眼睛一亮,「無歡,送我下去!」

無歡沒有多問,帶著慕歌自樹上躍下后隱在暗處保護。

慕歌直衝向一個糖葫蘆攤前,沖著一個清瘦的身影拍了下,那人一扭過來,慕歌眼睛一亮,眯眼傻樂起來,「月奴!」

被嚇了一跳的少年轉過身看到慕歌,一臉見了鬼的樣子,「怎麼是你?」

「是我呀是我呀,看到我你是不是很開心?」慕歌笑的更歡實了。

月奴一頭黑線,一點都不開心好嗎?「開……開心!」

「開心啊?那好,給我五千兩!」慕歌直接伸手就要錢。


月奴傻了,「我為什麼要給你五千兩啊?」

慕歌聽到月奴說的是為什麼,而不是沒有?

心裡登時覺得有戲,「因為我讓你開心了啊!」

「開心就得給銀子?」月奴表示活久見。

「是啊!」慕歌卻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月奴惱了,「那我見你不開心!」

「不開心啊?那給我五千兩!」慕歌繼續要。

月奴再次傻眼,「我都沒開心,為何還要給你銀子?」

「因為我開心了啊!」慕歌眨巴眼睛,天真無邪的。

月奴悲憤,這算個什麼理由?

然而看著慕歌那張不韻世事的單蠢樣子,突然覺得自己跟個傻子較勁似不似傻?

「慕歌小姐,小的還有事,先走一步……」

「咦?不給嗎?姐姐說過,以後夫君的就是歌兒的,看來給爹爹買禮物還得是去找夫君要……」慕歌嘟囔著比月奴轉身的速度都要快,直接就走人。

月奴愣了一下,反應過來,趕緊攔住她,「慕歌小姐,你要去哪?」

「去碧落閣找夫君要銀子啊!」慕歌說完繼續走。

月奴看著慕歌身邊連個人都沒有,暗道這祖宗該不會是偷跑出來的吧?

這要是跑丟了,再讓人知道她本來是要去找自家殿下的,會不會給殿下惹來麻煩啊?

「算我怕了你了!給你五千兩,慕歌小姐你乖乖在這裡別動,小的這就叫人去送你回家啊!」月奴快速的從懷中拿出一千兩的大面值銀票數了五張給慕歌,扭頭看了眼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又回過頭來,「算了,還是小的送您……哎?人呢?」

……

這邊得了銀子打了個手勢就被無歡給帶走了的慕歌,一邊看著手裡的銀票一邊咂舌,看來那月奴真的在那離王面前很不同啊,一個隨侍居然隨身都能帶這麼多銀票?看他掏出來那一疊,目測起碼得有五萬兩!

看不出來,離王還真有錢,對那小男寵也夠疼愛的啊!

「小姐,這裡!」無歡帶著慕歌直接從後窗進入醉仙樓的一個包間內。

然後敲了敲窗下的一小塊牆,緊接著一個缺口自牆上打開,然後用手沾了房間內一個花瓶中的一些水,自花瓶下拿出墊著的紙張,以水寫下天字二號房五個字,連同那五張銀票一起塞進那缺口處。

片刻后,慕歌身後的那面牆突然咯噔一聲響,扭頭便看到那面牆凹陷進去一塊磚的位置,從內頂出來一個喇叭狀的東西,一根不知何種材質的長管正連著那個喇叭。

慕歌看了無歡一眼后拿起那個喇叭狀的東西擱在耳邊,蕭慕雨與太子的聲音便傳進耳中,雖然聽起來聲音很是飄忽,但卻並不妨礙竊聽內容。

慕歌震驚了!

這是個簡易的竊聽器啊!

「太子殿下,雨兒只不過是個庶出之女,配不上太子殿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