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南看着馬萌萌的背影,想說點什麼,終是一句話沒說。

吃過晚飯,金雅茹拿出電話準備爲蘇南訂機票,蘇南揚聲說道:“我準備坐火車。”金雅茹點點頭,也不問爲什麼,就改訂火車票,國慶長假,本來票不太好買,但對金雅茹來說不算什麼,訂了一張臥鋪票。訂完票,金雅茹又拿出一張金卡和一張名片遞給蘇南,解釋說道:“到外面用錢的地方多,你還要做事,用得上,名片是成都分公司

吃過晚飯,金雅茹拿出電話準備爲蘇南訂機票,蘇南揚聲說道:“我準備坐火車。”

金雅茹點點頭,也不問爲什麼,就改訂火車票,國慶長假,本來票不太好買,但對金雅茹來說不算什麼,訂了一張臥鋪票。

訂完票,金雅茹又拿出一張金卡和一張名片遞給蘇南,解釋說道:“到外面用錢的地方多,你還要做事,用得上,名片是成都分公司總經理葉青山的,他跟我爸是一起打拼的老人。”

蘇南點點頭,接了過來。

金雅茹還想幫蘇南收拾行李,蘇南拉過金雅茹,輕聲說道:“行李什麼的就別弄了。”

金雅茹點點頭,有錢就行,縮到蘇南懷裏,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國外這次吃了虧,可能再來,到時候會找上你,你一定要小心,蘇一你帶上。”

蘇南除了點頭,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什麼都幫自己考慮好了。見黃瑩安靜地坐在旁邊,伸手拉了過來,緊緊地抱住兩人,想說點什麼,怕又引出離別的思愁,終是什麼也沒說,安靜地呆着。

這一晚,三人瘋狂地運動,好像要把未來一年的親密都用到這一晚上。直到天快亮時,三人才沉沉地睡去。

三人醒來已是中午,雖然車票是晚上,時間上還很充分,但中午起牀對二女這種作息時間很規律的人來講還是有些不適應。

下樓來,王嫂笑眯眯地看着三人,蘇南摸了摸鼻子,對王嫂打了個招呼。二女臉紅紅的不好意思地直接鑽到餐廳,吃起王嫂早已準備好的午餐。

小顏也是知道了幾人的關係,心裏有些不痛快。可小年青心思轉變的快,一會兒就想到其它地方去了,換上一張笑臉。

吃過飯,蘇南把小顏送回家,跟父母說去出差,父母又是一陣叮囑,然後才把蘇南送出了門。

很快時間就到了,二女把蘇南送到車站,金雅茹神色還算鎮定,黃瑩則早已眼淚汪汪。

金雅茹爲蘇南整了整衣領,輕聲說道:“別忘了我跟你說的事?”

“什麼事?”蘇南好奇地問道。

金雅茹淡定地說道:“別找花瓶!”

“呃。。。”

這一打渾,蘇南的心情也輕鬆了不少,分別擁抱了一下二人,艱難地轉身上了車。怕再等下去,就不願意離去。

黃瑩哭着把頭埋進金雅茹懷裏,輕聲問道:“小茹,小老公會很快回來的吧?”

金雅茹堅定地點了點頭,說道:“會的,他一定會很快就回來了。”

蘇南把蘇一風痕還有小智都帶上了,提前放到了空間裏面。爲了不做的太明顯,蘇南提了個小包,都是二女爲他準備在車上吃的。

找到自己的位置,蘇南把包和到鋪上,坐到上面,看着車窗外面的夕陽,眼神變的很深邃。

這是自己第一次出遠門,有人說男人長大了得遠行,不然永遠也無法認清自己的世界。蘇南終於也是走上了遠行的道路,志在四方。

北京,我還會回來的。蘇南狠狠地在心底說道。

蘇南正想着心事,突然聽到咔嚓一聲輕響,蘇南轉過頭去,只見一個頭帶單帽,手拿數碼相機的女子正在對自己拍照。旁邊還站着一個圓臉的嬌小可愛女子。

蘇南不覺眉頭皺了皺,這是什麼事,居然有人對自己拍起照來了。正要開口,對面那個拍照的女子已經放下相機,向自己走來。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身材苗條,穿着白色碎花汗衫,胸前不如黃瑩的偉大,穿着藍色鉛筆褲,一雙腿襯的特別修長。臉色嬌豔,白裏透紅,皮膚特別細膩,一雙眼睛烏黑有神。

看樣子對自己拍的作品行滿意,興奮地走到蘇南身邊,把相機遞了過來,說道:“你看,我拍是怎麼樣?”

蘇南接過相機看了看,的確不錯,尤其把蘇南那看向遠方,有留念,有思愁的眼神留在了那一瞬間。

但蘇南不喜歡別人隨便拍自己,準備刪掉。可那女子像是知道蘇南的想法一樣,馬上搶過相機,笑着對蘇南說道:“嗨,別介意,求你別刪,這張我拍的很滿意的作品,讓我保留下來好嗎?”

蘇南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這女子不真不認生,自己和她根本不認識好吧。不過旅途還很長,蘇南也不在意找點樂子,搖搖頭慢慢地說道:“你侵犯了我的權益!”

那女子也不在意,坐到蘇南身邊,說道:“我叫宮薇薇,她叫田笑,我們是川大學生,來北京旅遊的。帥哥,你呢?”

“蘇南。”蘇南想看看她到底要如何做,也沒有多說,靜觀其變。

宮薇薇笑了笑,很青春的笑容掛到臉上,說道:“蘇南帥哥,你長的這麼帥,我又這麼漂亮,不如我做你女朋友吧!”

“呃!”蘇南一頭黑線,你敢再直接點嗎?搖頭說道:“我們纔剛認識。”

宮薇薇不在意的說道:“我媽媽告訴我,看到喜歡的男生就要主動去追求。” 蘇南忍不忍笑了笑,還有個極品老媽,難怪。還是搖搖頭說道:“你很漂亮,在學校也是校花吧,應該有很多人追求才對,川大就沒有你中意的?”

宮薇薇嘆了口氣,說道:“哎!我剛上大學就開始尋草,可還是不如別人手快,有幾顆不錯的草草都早早的被人佔了。而我又整天忙着攝影,東奔西走的,沒有那些時間,所以現在大二了,再也找不到好草了。”

蘇南覺得這妮子還真有意思,完全不把自己當外人了,笑了笑,說道:“那你可以去新生裏尋尋,那裏可能會有未開發的優良品種哦!”

宮薇薇一聽這話就來氣,氣憤地說道:“別提了,今年我還真照你說的做了,找了一顆還算不錯的草草,結果人家嫌我不夠溫柔,整天就知道拍照,不陪他逛街吃飯看電影,把我給甩了。”

“呃!”蘇南有心想笑,這種事你都隨便跟剛知道名字的人說。

宮薇薇越說越來勁,繼續說道:“你不知道,我拍照找他當模特,結果站的時間久點,就把腰給扭了,哼,就算他不甩我,我也會甩了他,這種中看不中用的小草草,姐還看不上呢!”

蘇南是明白了,這妮子就喜歡攝影,很瘋狂,爲人還大大咧咧的,卻也有股俠氣,自然而不做作。在極品老媽的鼓動下四處尋草,卻沒有成功。想想也是,這種女生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的起的。

蘇南想明白後,悠然地拿出一個蘋果,右手一把小刀,削了起來,一圈圈的皮就那樣連着離開了蘋果。宮薇薇安靜地看着,像看一件藝術品地誕生。

蘇南削完蘋果遞到宮微微面前,說道:“說了好一陣,你也口渴了,請你吃個蘋果吧。”

宮薇薇回過神來,激動地說道:“你請我吃嗎?真是太好了,你知道嗎,你削蘋果的姿勢好帥的,回頭你做我模特吧!”

蘇南搖搖頭,真有些受不了這瘋妮子。又削好一個請田笑吃,然後才自己削了一個吃起來。

田笑顯得文靜些,甜甜地笑了笑,對蘇南說道:“謝謝你蘇南帥哥,薇薇人很好的,請你多擔待!”

蘇南擺擺手,不在意地說道:“沒關係,我不是請你們吃蘋果了嗎?算是一起吃過東西的朋友了。”

田笑見蘇南很好說話的樣子,笑笑也不再說什麼,讓宮薇薇去煩蘇南吧,自己也樂的輕鬆,吃起了蘋果。

宮薇薇很快搞定了蘋果,精神更佳,又向蘇南開炮了:“蘇南,你是到成都吧,聽口音不是四川人,你去成都幹嘛的?我可以幫你哦,沒地方住就去我家住去。”

蘇南說道:“你經常在外面跑,怎麼沒有人把你賣了呢?”

宮薇薇撇了撇嘴說道:“你以爲我真傻啊!你的衣服雖然看不出牌子,但這剪裁這做工,一看就不是一般貨色,你會沒地方住嗎?”

蘇南認真地點點頭,說道:“你由點入微,觀察力挺強,難怪敢一個人跑。我去成都找工作的,住的地方有安排了。”

宮薇薇一聽,興奮地說道:“那你更要給我做模特了,兼職的,付你薪水哦!我們藝術系很多美女的,我介紹你認識。”

蘇南笑道:“呵呵,難道比你還漂亮?”

宮薇薇揚揚秀眉說道:“這個有點難,我還是介紹自己給你吧!只要你作我模特,我就做你女朋友,怎麼樣?”

蘇南也揚揚眉問道:“你知道女朋友要幹嘛嗎?”

宮薇薇理所當然地點點頭說道:“知道啊,逛街吃飯看電影嘛!這些我都會的。”

蘇南還沒說什麼,田笑就在一旁撲哧一聲笑了。宮薇薇憤怒地轉過頭,狠狠地說道:“不準拆我臺,我見個帥哥容易嘛我!”

蘇南也有些受不了這妮子了,客氣地說道:“時間不早了,我準備休息了,我們明天再聊吧!”

宮薇薇這才怏怏地點點頭,和田笑一起上了對面的牀鋪,看樣子兩人準備睡一起睡覺。這種一個包間裏只有兩鋪,但好在寬敞,兩人女子睡下不問題。

蘇南躺到牀上,準備和小智聊聊空間的事,可對面傳來小聲的議論聲,有火車跑動的聲音,如果一般人,還真聽不清。蘇南覺得有意思,就先聽了聽。

宮薇薇躺到牀上,就說了起來:“哎,累死了,旅遊還真是個累人的活。”

田笑說道:“那讓你坐飛機,兩個小時就到家的事,你偏要坐火車。”

宮薇薇立馬有話說了:“那能一樣嗎?如果坐飛機,除了白雲還是白雲,會錯過多少風景。再說了,我這不還遇見了一個帥哥嘛!”

田笑看樣子也拿她沒招,輕聲說道:“你小聲些,別影響帥哥睡覺,看他樣子第一次出門,心情也不怎麼樣。還好人家性子溫和,要不然你就倒黴了。”

宮薇薇輕笑着說道:“所以呀,又帥,性格又好,我一定要追求他,你快教教我,怎麼才能求愛成功。”


田笑不以爲然地說道:“我看你八成沒戲,人家這麼優秀,肯定也是名草有主了,你還是省省吧。”

宮薇薇打了一個田笑,說道:“你盡拆我臺,打擊我爲樂趣是吧。不行,我得問問去,不然睡不着覺。”說着就要彎腰起身。

田笑連忙按住她,說道:“別,打擾人家睡覺不說,你問了就不怕更睡不着覺嗎?”

宮薇薇一下子軟了下來,說道:“那還是先不問了,免得知道結果更難受。”

田笑拍拍她,然後說道:“嗯,快睡吧,累了一天,東奔西跑的,帥哥又不會跑了,明天我們再和他說。”

宮薇薇點點頭,一把抱住田笑,說道:“還是笑笑對我好,不如我們倆過得了,我也不去找男人了。”

田笑輕推了一下,說道:“滾,姐只對男人有性趣!”

宮薇薇躺平身體,悄聲說道:“我也對男人感興趣啊,你說要是晚上帥哥跑了過來,怎麼辦?”

田笑一把捂住她的嘴,說道:“你還能不能行了,花癡成這樣,回校我就找個人把你嫁了。”


宮薇薇搖搖頭,說道:“不要,我就找蘇南,別人不要。”

田笑實在是拿她沒招了,乾脆不再說話,自顧自地睡了去。 蘇南聽不到二人說話聲,知道二人安靜下來了,這才笑了笑,把精神力接到空間,找到小智詢問起來:

“小智,你跟我講講命運的事情。”

小智點點狗頭,說道:“命運是空間之靈,空間的靈魂。”

蘇南奇怪地問道:“那爲什麼要爲空間尋找主人?”

小智白了蘇南一眼,說道:“它只能存在於空間裏面,但無法到空間之外。”

蘇南想了想,說道:“那它尋找主人有什麼目的。”

小智解釋道:“命運有他的使命,他只爲了完成他的使命而工作。”

蘇南繼續問道:“那他的使命是什麼?”

小智搖了搖頭,說道:“從我成爲空間的主人那一時起,命運一直在幫助我,想要突破空間第三層,達到第四層。但第四層有什麼,卻沒有人知道!命運說,這就是他的使命!”

蘇南疑惑地說道:“突破第三層,達到更高層?我爲什麼沒有見到命運。空間不是你們製造的產物嗎?”

小智搖了搖狗頭,說道:“空間並不是我們那時代的產物,也是我在無意中得到的。你要見到命運,必須開起第三層。”

蘇南被這事弄得頭大,每次都沒弄明白這空間到底有什麼祕密,問道:“我第一次到底是怎麼進入空間的,那個時候我沒有指環啊!”

小智解釋道:“第一次是因爲我依附在你腦海,在我的精神力牽引之下,才能夠得以進入。”


蘇南點了點頭,又繼續問道:“那我腦域到底開發到什麼程度了,我也不清楚啊!”

小智回答道:“第一層開起條件是腦開發20%,第二層開起條件是40%,第三層是60%。你現在也就二十五左右吧。”

“那你以前怎麼不告訴我呢?”蘇南奇怪地問道。

小智有些不耐煩地說道:“以前跟你說也是白說,現在有參照物了,說了你會明白些。20%相當於純精神系異能者二級,40%相當於五級,60%相當於八級。這是我經過對地球異能者瞭解後得到的結果。”

蘇南這纔有些明白了,可是空間除了能夠給點技術資料,對自己能力的提高好像沒有什麼幫助呢!於是問道:“小智,我要怎樣提高自己身能力呢,我發現我其實好弱呢!基本都沒有自保的力量!”

小智翻了翻白眼,說道:“你現在不是精神異能者了嗎?自己不會學習精神異能嗎?”

蘇南遲疑地說道:“異能者不是都要先天覺醒的嗎?”

小智懶懶地說道:“讓你在我面前裝傻,懶得理你!”

蘇南自語道:“那我現在就把自己當做精神異能者,等級升上去,提升了能力,也能開起空間,對,就是這個意思了。總算不像以前,過得有些迷茫!哎,不對呀,小智,你以前跟我說開起空間要大量金錢,現在怎麼看也用不上了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