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在眾人不間斷的轟擊下,布帛被擊飛了朝著宇文天這邊飛來,掉在他面前。

!! 宇文天將之撿了起來,拿在手中,感受到其中蘊含著一絲奇異的力量,心裡驚訝不已,掃視了周圍一眼,便將之收進空間戒指里。破除了布帛的封印,千歲老人沒有管布帛的去向,而是激動地看著封靈石。因為在布帛剛被破除的一瞬間,封靈石散發出來一故強大的毀滅氣息,讓周圍的武者顫慄起來。「哈哈哈!兩千萬年了!

!! 宇文天將之撿了起來,拿在手中,感受到其中蘊含著一絲奇異的力量,心裡驚訝不已,掃視了周圍一眼,便將之收進空間戒指里。

破除了布帛的封印,千歲老人沒有管布帛的去向,而是激動地看著封靈石。

因為在布帛剛被破除的一瞬間,封靈石散發出來一故強大的毀滅氣息,讓周圍的武者顫慄起來。

「哈哈哈!兩千萬年了!今日終得解脫!哈哈哈!」

就此時,千歲老人突然大笑起來,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塊斂魂晶,跪在地上,對著封靈石道:「我的主人,您的左手在此!」

這時,眾武者才回過神來,知道自己被騙了,這裡真的是封魔之地。

可惜,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從千歲老人手上的斂魂晶中出現了一個三丈高的黑色影子,屹立在封靈石旁邊,強大的氣息鋪天蓋地,將整個山洞的頂部給衝破了,亂石飛濺,掉入了無邊熔岩之中。

而在場的一百多人,被那恐怖的氣息壓迫著,跪倒在地上,連頭也抬不起來,有的低階武者骨頭「喀喀」的響,似乎是無法支撐強大的壓力,而被碾碎了。

也有人直接趴在地上,鮮血四溢,生命力在急劇流失。

宇文天也是裝著跪倒在地上,畢竟,他天生傲骨,又有阿修羅聖皇的脊樑,雷霆巨獸的神骨,怎麼能輕易在這種壓力下屈服呢。

但是,此時情況嚴峻,為了更好的應對,只能隱忍著。

「我的左手!我的左手!」一道讓人心神俱碎的詭異聲音響起,黑影沒有理睬倒在周圍的這些螻蟻,看著封靈石,仰天大嘯,道:「開元!想不到吧! 奉命和你談戀愛 ,本魔君還會活著!哈哈哈哈!」

黑色影子出現在封靈石一丈處,大手向著封靈石抓去,剎那間,封靈石裡面的斷手便顫動起來,散發出一股毀滅的氣息,而周圍的四口青銅棺槨,也都懸浮在半空散發出強橫的氣息,壓向了黑色影子。

而那十六條鎖鏈上,符文涌動,金光閃閃,化成八隻神獸虛影,沖向了黑色影子。

「螻蟻!竟敢阻擋本君,賜爾等永恆的死亡!」

魔君升至半空,身體上散發出來四道魔氣,襲向四口棺槨,將之纏繞起來。

鬥破雙人牀 魔臨大地·寂滅!」

「嗡……」

神獸虛影被魔氣吞沒,瞬間消失,了無痕迹,十六條鎖鏈也化成粉末。

青銅棺槨也被這恐怖的魔力給化成了虛無,不過,在棺槨消失的瞬間,棺中出現了四道身影,站立在半空中,將黑影圍了起來。

這是四道絕世強者的身體,似乎只有一絲神念,不過這四人全力施為,也出現了一股強大的力量,與黑影對抗著。

「蚍蜉焉能撼樹!給本君去死吧!」

魔君黑影懸立半空,兩隻巨大的黑手如天羅地一樣,抓向兩道絕世強者的身體。

「魔臨大地·毀滅!」

「轟!」

四股強大的力量碰撞,毀天滅地,激起了兩個恐怖的能量風暴漩渦,捲起了周圍的山石,將眾人壓在底下。

小島也在搖晃著,火海里的岩漿翻滾著,岩浪滔天,濺起來的容顏,灑到小島上的眾武者身上,燙傷了一大片。

「啊!」

……

哀鴻遍野,慘叫聲呼天搶地,連那千歲老人也是如此,只不過,他一直跪在地上,看著空中對著的身影。

不過,這麼激烈的能量碰撞,直接將封靈石給捲起來,砸在地上,裡面的魔手感應到主人的魂體,開水劇烈震動起來。

漸漸的,封靈石裂開了一道道口子,那隻魔手散發出來強烈的魔氣,擴逸出來,凡是碰到的武者,皆化為乾屍。

「嘭!」


十息不到,封靈石徹底炸裂開來。而此時,魔手將周圍空間的靈氣全部吸納過來,還有一個個修為低下武者,那些稍強的,都拼盡全力,抵抗著這恐怖的力量,才得以倖免。

當十幾個低階武者被吸入魔手一丈範圍后,皆化成了灰燼。

宇文天迅速拿出了那道寫有「封」字的布帛,在被魔手吸過去的時候,他一迅雷之速將布帛包在其上。

嗡!

瞬間,魔手的力量被禁錮起來,那些能量暴動立刻消停下來。

宇文天掉在地上,口吐鮮血。

天空中的大戰仍是激烈無比,就在此時,魔君的魂體感受到了島上的情況,大怒。

「卑微的螻蟻,竟敢妄動本君的手臂,賜你永恆的痛苦!」

一隻遮天大手抓向宇文天,無可匹敵的力量讓整座島嶼坍塌,崩裂,開始往火海中沉下去。

宇文天感受到了襲來的恐怖力量,立即施展了九字真言之「行」字訣,寶瓶印衝天而起,金蓮佛影閃現,寶相莊嚴,巨大的「行」字撞在魔手之上,襲來的魔手停了下來。

「九字真言!斗戰聖皇之傳人!」魔君魂體微愣,驚呼一聲,又冷聲道:「那就更留不得了!毀滅吧!」

魔手再度壓了下來,不過,就在剛才停頓的片刻,宇文天喘了口氣,瞬間施展了空間意境,使得自己憑空消失。

「空間之道!」魔君微驚,隨即大怒,道:「該死的螻蟻,竟然敢戲弄本君,給我死來!」

大手向著火海岩漿壓下,宇文天的身影剛出現在岩漿之上,便被強力拍入熔岩之中。

好機會!

宇文天可不怕岩漿,他的身體連業火和雷霆都無法毀滅,何懼熔岩!

稍稍調動了丹田中的異火,驅開了周圍的火力,想熔岩底部游去。不過,他此時已經是光著的了,剛掉在熔岩中時,身上的衣服和毛髮被燒光了。

但是宇文天哪管這些,緊抱著魔手,向著熔岩深處急速游去。

「轟!」

魔君大怒,身體陡然變得有百丈之高,再次發出驚天一擊,大手一抓,將宇文天頂部千丈範圍的岩漿抓了起來。但是宇文天此時已經深入了數千丈。


「吼!該死的螻蟻,本君要將你打入無間魔獄,嘗盡折磨,不得輪迴!」

魔手再次擊出,這次可不是抓,而是強大無匹的一拳。

「轟!」

岩漿濺起百丈來高,魔拳所到之處,空間被打穿,火海中出現了一個直徑百丈大小的深洞。強大的攻擊力傳至萬丈以下,宇文天直接被擊成了數千丈,體臟破裂,吐出一口鮮血,瞬間化為蒸汽消失。

涌動的岩漿將宇文天沖走了,不知道了何處,受到了如此強大的一擊,他的身體虛弱不堪,昏了過去。

幸虧異火護體,三塊龜甲顯現出來,形成了一個一丈大小的光繭,將宇文天包裹起來,隨著岩漿飄走了。

宇文天沒有昏迷的時候,魔君還能察覺到其氣息,但是龜甲一出現,便切斷了他對宇文天的鎖定。

「吼!」

魔君咆哮起來,全身的力量釋放出來,火海翻騰,萬丈之上的大地崩裂,那個裂開的小島,在熔岩海洋上如颶風中國的小船一樣,晃蕩著,慢慢地沉了下去,再有一千丈,便會被岩漿淹沒。

「啊!我不想死啊!」

「老天啊! 快穿之護短狂魔 !」

「救命啊!」

……

本來有一百八十多人,此時卻不到五十人,其餘的武者哦度已經墜入火海之中。


這近五十人裡面,十幾名強者死去了五名,風隨行死了,屍鬼佬掉進了熔岩之中,任浮沉和鬼道人也都掉了進去,千歲老人跪在一塊大石上,虔誠地等著自己的主人救命,卻不料被魔君擊起的熔岩捲走了。

魔君將憤怒發泄在大地之上,四個絕世強者前來阻止,直接被其轟進了無邊熔岩之中。

大地上傳來了轟隆隆的聲音,如地震一般,尤其是蒼龍嶺附近。漸漸的,大地震動起來,慢慢的裂開了一道百丈寬的縫隙,數萬里長,熱氣騰騰。

而此時的地底岩漿中,四個絕世強者,再次衝天而起,轟向了魔君。

「我要讓大地崩裂!我要使蒼穹毀滅!」暴怒的魔君身體迅速升空,施展全身的力量,使出了一拳。

這一拳強大無比,連四位強者都被彈開了。若是這一拳擊在地面上,至少可以將千萬里地域毀滅。

不過,就在此時,蒼穹中出現了一隻大手,金光閃閃,瞬間壓向了魔君,將其毀滅的力量給化解了。

然後便見天空中出現一道虛影,確切的說是一個人的腦袋,這是一個中年人,有一股睥睨天地的氣勢。

「一道魂體,也敢放肆!」

聲音傳遍億萬疆域,整個東域都聽到了,一時間,眾武者全部俯首,頂禮膜拜。

金色大手對著岩漿之海一抓,即將沉下去的小島上的眾人,被抓了起來,瞬間扔回地面,遠離裂縫千里之遠。

禁錮的魔君無法動彈,驚怒萬分,看著天空上的那道熔岩,嘶吼著,道:「你是誰?」

「小小魔君,也配問本王名諱!」淡淡的聲音傳出,金色大手立即一握。

「轟!」

魔君的魂體無法抵抗這金色大手的力量,咆哮著,嘶吼著,最終不甘地化為一股黑氣,消失在空氣中。

天空中強大的神秘面孔,看了一眼翻騰的岩漿之海,喃喃自語道:「莫不是錯覺!這股氣息,到底是哪位?」

!! 語畢,虛影漸漸消失,大地上跪拜的人們都站起身來,看著虛影消失的地方,齊呼:「神靈顯現,盛世來臨!」

那四十多個武者,倒在曠野中,全部癱軟,喘著粗氣。此時,他們哪還有大夏王朝強者的氣勢,眼神中驚恐未散,衣服破破爛爛,有些人幾乎是衣不遮體。

距離那神秘強者消失已經過去了三個時辰,他們仍是驚魂未定。

「呼!」

劍如冰呼出一口氣,手動了一下,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幾枚丹藥,吞了下去。調息了片刻,他才睜開了眼睛,站起身來,看著四十多個傷痕纍纍的武者,嘆了一口氣。

他拿出了一些丹藥,給自己宗門的幾名弟子服下,才走向慕少艾等人。

「慕兄!你還好吧?」

「我沒事,都是皮肉傷!」慕少艾吐出一口濁氣,環視了周圍的眾人一眼,道:「我沒想到自己可以活下來!真是恐怕啊!這種事,希望以後不要再有!」

「是啊!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感覺自己虛靈七重天之境的瓶頸有些鬆動了,經此大難,心境升華,離進階不遠矣!」

「我也有這種感覺!」慕少艾驚恐之後,便欣喜地道。

漸漸的,眾人都回過神來,齊齊吞服了丹藥,找了套新衣服套上。

玉芙蓉本來是一個美麗的女子,平時將自己的玉容遮了起來,幾乎沒有人見過其真容,但是此時,她卻蓬頭垢面,紗巾早已掉了,傾世之容顯露了出來。

不過,此時已經沒有人去欣賞了,大家開始療傷,也有人閑聊了起來。

「哎!可惜啊,像前輩這樣的英雄,葬身魔手,而我等卻苟延殘喘!」白羽上人看向遠方,哀嘆道。

「是啊!為除魔患,前輩不惜以身搶得魔手,卻葬身火海!」劍如冰也是感嘆連連。

周圍的武者聞言,都沉默下來,他們清楚地記得那個大鬍子,在強大如魔君這樣的恐怖存在面前,不怕死,不屈服,封禁了魔手,最後還與魔君對戰了一招,最後卻被打入了無邊火海之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