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角獸揚起頭,張開嘴,光明元素不斷地向他聚攏,巨大的光球「轟」地一聲向他們襲來。慕寒雪將長虹劍用力插入地面,念動咒語,一道金色的魔法陣亮起,以長虹劍為中心形成的半圓將慕寒冰牢牢地圍住!

光球將慕寒雪瞬間淹沒,龍溟眼眸徒然瞪大,放開伊萬和米歇爾向她衝來。光芒褪去,一身白衣宛若嫡仙般的男子赫然出現在場上,白衣女子嘴角掛著鮮血,單手掛在他身上。男子琥珀色的眼眸中閃過一抹慍怒,身上七彩光芒亮起。「嘶!」獨角獸一聲慘叫,宛若瞬間被一隻巨手從頭頂拍下,狠狠地砸向地面。來自遠古神獸的威壓,縱使

光球將慕寒雪瞬間淹沒,龍溟眼眸徒然瞪大,放開伊萬和米歇爾向她衝來。

光芒褪去,一身白衣宛若嫡仙般的男子赫然出現在場上,白衣女子嘴角掛著鮮血,單手掛在他身上。男子琥珀色的眼眸中閃過一抹慍怒,身上七彩光芒亮起。

「嘶!」獨角獸一聲慘叫,宛若瞬間被一隻巨手從頭頂拍下,狠狠地砸向地面。來自遠古神獸的威壓,縱使獨角獸是超神獸,在他面前也只有挨揍的份!

「放肆!汝等小小超神獸,竟然敢傷害吾主,還不給我以死謝罪!」白君單手摟住慕寒雪,冷冷地怒斥道。

「嘶!」獨角獸痛苦地嘶吼著,掙扎著,猩紅的雙眼死死地盯著他們身後的慕寒冰。

白君眉頭一皺,回頭看了一眼淡淡地站在那裡的慕寒冰,低頭對著慕寒雪小聲說道:「慕寒冰手腕上被塗了摻了龍血的獸沸散,看來是老朋友了!」

慕寒雪雙眼一眯,用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她喚來水元素,將慕寒冰的手腕仔細地洗拭了一遍,伸手往肩上的那朵小花的額頭上彈了一下。食人花扭了扭小蠻腰,甩著小葉子抖啊抖地爬到了慕寒冰的手上,一股幽幽的清香飄來,飄滿整個戰台……

慕寒雪轉頭看了眼米歇爾,米歇爾瞬間像打了雞血一般一蹦一跳地跑了過來,走到獨角獸面前施展起了光明凈化術。

「啊!」龍溟將碧絲卡一把甩到了慕寒雪面前,碧絲卡吃痛驚叫道。


慕寒雪緩緩地蹲了下來,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冷冷說道:「說,誰給你的!」

碧絲卡冷冷地哼了一聲,目光看向站在不遠處的伊萬,不斷投去求助的眼神。

慕寒雪冷冷一笑,順著她的目光看向伊萬,眸光流轉,輕笑道:「伊萬,不要讓我更恨你!」

伊萬眸色一暗,快步向她走來,一把拎起碧絲卡,右手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陰冷嗜血地看著她:「說!誰給你的!理由!」

「伊,伊萬……」碧絲卡驚恐地看著伊萬,絕望湧上心頭!伊萬的狠,她是知道的,他毫不懷疑如果她不老實交代,伊萬下一秒就會殺了她!

「我,我不知道她是誰,我只知道她是一個女子,她當時戴著頭紗!她,她只是問我想不想報復慕,慕寒雪,她,她說她能幫我。她,她給了我一個瓶子,她說讓我把裡面的東西抹到慕寒冰的身上,就,就可以,讓,讓慕寒雪痛苦一輩子!」碧絲卡驚恐地說道。

伊萬像甩垃圾一樣將她甩到了一邊,厭惡地擦了擦手。什麼理由他已經不想知道了,這種又蠢又笨又惡毒的女人竟然也能成為聖女!真是侮辱了他聖子的名聲,侮辱了聖殿的名聲!

慕寒雪沉下了眸,上一次在迷霧森林的時候,她知道是慕芷妃下的葯。她和慕長昆聊過,這慕芷妃當時應該也是被人利用,而這唯一可能的人,便是楚浩傑。可是,僅憑藉楚浩傑,楚家是得不到龍血的!能夠擁有摻了龍血的獸沸散,此人的身份一定不簡單!而且是個了解自己,認識自己,心機極深的人!可惜後來那個人一直沒有再有所行動,她也就沒有再查下去。沒想到,她又出手了,真是,好大的膽子!

**************************************************************************************************************************************************************************我是分割線**********************************************************************************************+++++++++**

光元素漸漸散去,米歇爾蹦蹦跳跳地竄到慕寒雪面前,兩眼亮晶晶,一臉求表揚的樣子。慕寒雪對著她微微一笑,想了想從空間戒指里掏出一瓶雪花露送給她。米歇爾欣喜地接過瓶子,激動得眼淚汪汪,小心翼翼地捧在手裡。

獨角獸匍匐在地上,溫順地低著頭。媽呀~遠古神獸白君,萬獸之王啊!天吶!這尊大佛腫么會出現在這裡啊!完蛋了啊……

白君看著慕寒雪柔柔一笑,如春風般地說道:「雪兒~你還缺一個地上跑的坐騎吧~」

慕寒雪眨了眨眼睛,看了眼像小貓一樣蹲在地上的獨角獸,邪笑著說道:「不是有你咩?」

白君嘴角的笑容一僵,他好想抽自己一個嘴巴啊!

慕寒雪嘿嘿一笑,對著白君做了個鬼臉,調皮地說道:「跟你開玩笑的啦~瞧把你緊張地~」

白君淚……

白君對著獨角獸招了招手,獨角獸的小心肝兒顫了顫,乖乖地走了過來。龍溟突然躥了過來,眯著眼冷冷地看著獨角獸,蹦出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你是公的還是母的?」

獨角獸愣了,慕寒雪傻了,白君也呆了……

龍溟身上的煞氣讓獨角獸眼皮狠狠一跳,一陣白光亮起,獨角獸巨大的身影開始漸漸變小,光芒閃過,一名身著白色長裙,窈窕絕美的女子出現在眾人眼前,柔柔地看著慕寒雪,漂亮的琉璃色的眸子華光流轉。

「羽鳶見過主人~」獨角獸對著龍溟微微一笑,執起慕寒雪的手,俯身吻向她的手背。金色的契約陣瞬間將兩人圍住……

今日二更送上~么么噠(^3^)

原來真相素這樣滴!邪惡的玄月琴啊!

!! 龍溟眼皮狠狠一跳,斜著眼睛睨了白君一眼。話說,超神獸結締契約要這樣嗎?

白君也覺得頭皮一陣發麻,好像,大概,貌似,不用這樣吧……

光芒褪去,獨角獸對上慕寒雪疑惑的眼神,微笑道:「這是我們光明系契約獸特有的契約方式,作為契約獸,我怎麼能忍心讓我的主人為我流血呢?」

慕寒雪咧了咧嘴,好吧……她真是有點受寵若驚啊!不過……慕寒雪瞄了瞄獨角獸的胸口,還好還好,這個比自己小~嗯嗯,姐就勉強地收了吧~

獨角獸感覺到她的想法,低低地笑了起來。白君偷偷瞄了一眼慕寒雪的胸口,瞬間漲紅了臉,那個,貌似還可以啦~

龍溟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看了看獨角獸,暗自揣測著這丫的是不是看上了這頭獨角獸?嗯嗯,很好很好~這獨角獸其實長得也挺不錯的~真是不錯~

伊萬看了一下全場,淡淡地說道:「我們隊輸了,大家沒有意見吧!」

西大陸的眾學員各自將武器收了起來,點了點頭站到了一起。

毫無疑問,本次東西大陸魔法交流大賽,以東大陸魔武學院獲得團體賽勝利,畫下了完美的句號……

*******************************************************************************************

「啊!」玄月琴趴在地上手捂著臉,滿眼含淚地看著玄子墨。

玄子墨沉著臉,一臉陰沉地踢向她的肚子。

「啊!」玄月琴一聲慘叫,吐了一口鮮血,滿臉驚恐地看著玄子墨,小腹上的疼痛讓她忍不住冒冷汗……玄子墨,真的要殺她嗎?為了那個女人!

玄子墨蹲下身子,危險地眯起桃花眼,伸出捏住她的下巴冷冷道:「忘了我告訴過你,不要再耍這種小手段嗎?恩?」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護著她!」玄月琴紅著眼瘋狂地吼道:「她到底有什麼好!玄子墨,你告訴我,我可是你的妹妹啊!你竟然為了她這樣對我!」

「啪!」紅色的掌印出現在玄月琴的臉上,玄子墨冷冷地看著她:「愚蠢的女人!你可知道慕寒雪是誰?她身後有多少勢力?若是你動了她,慕家,夢家,沐家,龍家,煉丹師公會,丹學院長老,甚至白家和魔武學院校長,一個都不會放過你!更別說她現在的實力不是你能夠動的!」

身為玄天國太子,未來的國君,縱使他表面不按常理出牌,可是他對局勢看得比任何人都透徹!什麼人該結交,什麼人該摒棄。再加上,他本身對慕寒雪很看重,她的實力,她的煉丹術,她的身份無不讓他心動。若不是龍溟,他想他也會去爭取得到她!該死的玄月琴,為了自己的私慾,差點將他們玄家都拖下水!

玄子墨眸色一狠,一股黑暗元素出現在他手上,附上了玄月琴的頭頂!

「啊!!!」玄月琴痛苦地尖叫了起來,雙手死死地抓著玄子墨的手,指甲掐入他的皮肉,眼中滿是驚恐和絕望……

半晌,玄子墨鬆開了手,玄月琴無力地倒在了地上,雙目失去了焦距……

玄子墨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轉身向屋外走去:「我會讓父皇儘快安排你和左丞相之子完婚。」

玄月琴趴在地上,墨發遮住了她的臉,髮絲下,一雙眼中滿是仇恨……

慕寒雪替玄子墨倒了杯花茶,淡淡地說道:「試試,我泡的~可以養顏美容哦~」

玄子墨咪了一口,嬉笑道:「哎呀呀~那我可得多喝點啊~」

慕寒雪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說吧~」

玄子墨眯了眯眼,喝了口茶,將杯子放下。慕寒雪又替他倒上了一杯,玄子墨又抿了一口,說道:「關於摻了龍血的獸沸散,是玄月琴做的。」

「恩~」慕寒雪淡淡地應了一聲,挑眉看向他:「所以?」

「我把她廢了,她馬上就會嫁人了,不會再有機會威脅到你們了。」玄子墨眯著眼看著慕寒雪,「你怎麼好像一點都不意外?」

慕寒雪微微一笑,斜靠著椅子說道:「意外什麼?意外是她暗地裡要我死,還是意外你把她廢了?玄子墨~這是你的家事,你怎麼處理她是你的事,我沒有權利管,也沒心思管。」

她看了看玄子墨,繼續說道:「我所在乎的,只有我的家人。若是誰敢動他們,我慕寒雪就算拼了自己的這條命也不會放過他!同樣的,我家人所在乎的,我也會替他好好珍惜。你,是我哥哥夢瀟嵐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你可以真心待他。至於玄月琴,隨便你怎麼處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是再有下一次,就不要怪我無情了!」

玄子墨深深地看著她,緩緩地開口:「你其實早就猜到是她了吧……」

慕寒雪笑了笑:「其實,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哥哥沒有看錯人!」


玄子墨妖孽地一笑,指尖略過雙唇:「雪兒~真的不考慮做我的太子妃?」

慕寒雪也妖嬈一笑,輕抿了一口茶:「我要的,你給不了……」

玄子墨眸光閃了閃,淡淡地笑了……

******************************************我是分割線********************************************

閉幕式結束,教皇納蘭楓帶著凱蒂亞魔法學院的學生們紛紛啟程回西大陸。風月帶著眾人前去送行。米歇爾探著腦袋不斷地尋找慕寒雪的身影,路易斯拍了拍她的小腦袋,笑著說道:「不要找了,她不會來了。」

「哎……」米歇爾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樣,拉聳著腦袋悶悶不樂。

伊萬冷漠地轉身坐上了飛行魔獸,目光看向遠處,眸中帶著一絲憂傷。想起昨天晚上,他特地去找慕寒雪道別,可是,他看到的是……慕寒雪一個人坐在屋頂上,透過敞開的窗口看著慕寒冰,眼中滿是憂傷……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她當時的話的意思了,他奪走了她最愛的哥哥對她的愛!

伊萬自嘲地一笑,他恨,他恨他自己,為什麼會如此沒有人性!他到底,該怎麼做呢……

今日三更送上……么么噠(^3^)

!! 慕寒雪站在窗口,看著全身泛著金色光芒,越飛越遠的飛行魔獸,手,輕輕地撫上了金色的神杖……

龍溟從身後輕輕抱住她,將頭埋在她的頸邊,深吸了一口氣,輕聲說道:「什麼時候出發?我陪你……」

慕寒雪微微一笑,將身體向後靠到他身上,輕聲呢喃道:「快了……我想笑回家看看……」

「好……」龍溟親了親她的耳墜。

「啾~」清亮的鳥鳴聲在沐家上空響起,正在後院練劍的沐成風手上一僵,頓時停下了手下的動作。

所有沐家的人紛紛面陸喜色,向庭院趕去。

同樣的地方,同樣的人,時間宛若回到三年前……

沐家眾人抬著頭,深深地看向空中,看著站在青鳥上的少女,宛若隔世……

「嗯哼!」沐成風一聲悶哼,豆大的汗水從額頭上滴落。

「由於拖的時間太長,已經錯過了最佳治癒時期,許多皮肉組織已經重新生長,所以,我不得不將其重新弄損,全部打開,再給你接上。」慕寒雪淡淡地說道,深深地看向沐成風:「真的,不要麻醉?」

沐成風搖了搖頭,蒼白的臉上面前擠出了一絲微笑。


慕寒雪嘆了口氣,繼續替他接肢:「可能會很疼,實在忍不住,就喊出來吧……」

「沒有什麼,會比你靈魂受損更疼了……」沐成風幽幽地說道。

慕寒雪手下動作一僵,低著頭,那種痛,她已經麻木了……

「謝謝你,孩子,沐家,欠你太多了……」沐成風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慕寒雪淡淡地說道:「我只是在救我的家人,以後,不要再提這件事了……向我保證,你們一定要好好過……」

沐成風看著她的眼神,狠狠地點了點頭,我保證,我們,一定會好好珍惜你給我們的二次生命!

替沐成風接好了手臂,她和沐雲徹談了一下關於沐清秋的事情,並且將那股神秘力量的事情告訴了他們。關於這件事情,她必須去一趟西大陸,去光明聖殿找教皇去徹底了解一下這件事。她讓他們等她的消息,不要輕舉妄動,還有,守護好沐家!沐清霖等人表示願意聽從她的吩咐,不過,沐雲堅持,最後若是一定要殺了沐清秋的話,請一定不要親自動手!因為,沐家的人,不能手染同胞的血!

***************************************************************************************************************************

告別了沐家,慕寒雪去了趟夢家,和夢卓君道了個別,夢卓君的臉是黑了又黑啊!這個該死的丫頭,才剛回來就又要走,他老人家可真是命苦啊……子孫不肖啊……

慕寒雪默……

最後回到慕家,夢汐傜對著她是又抱又哭啊!三年不見,她的女兒已經長得如此婷婷玉立了,她這個母親真是不稱職啊!她可憐的女兒礙…為什麼就不能像別人家一樣在家裡像小公主一樣長大,嫁人,生子啊!為什麼要背負這麼多礙…

慕知行也是眼淚汪汪地看著她,心裡不斷自責。都是他這個做父親的沒用,保護不了自己的女兒,還要靠自己的女兒來保護他們!

慕寒雪看著夢汐傜拿出的衣服,雙眼不禁濕潤。這是自己離開的三年來,她的母親想象著替她做的衣服,從十三歲到十七歲都有,一如當初母親發現自己可以長大了一樣,做了許多不同年齡階段的衣服!

慕寒雪抱著這許許多多的新衣服,趴在夢汐傜懷裡低低地哭了起來……母親,謝謝你給了雪兒無私的母愛,也許你不是我記憶中的那個母親,可是,作為慕寒雪,你就是我真正的母親!也許有一天我會離開你們,去尋找記憶中的他們,可是,你永遠都是雪兒的母親,你們永遠都是雪兒的家人!

慕寒雪去了趟慕新弘的屋子,沒有人知道她說了什麼,他們只知道,那個頹廢了三年的倔強的老人第一次出了屋子,他的雙眼也恢復了光明。他只說了自己要閉關修鍊,便再一次一個人進了屋子,不過,他再也不像以前那麼頹廢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