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九天神雷突現,這一次又是血月降臨,一切都太過巧合,又太過詭異了。

此時在那絕命谷深處的地下洞穴中,依舊如死一般的寂靜。已經過了十幾分鐘的時間了,那石門中再沒有了任何響動。一直提著一顆心的陳天斗,終於重重吐出了一口氣,如釋重負般的感覺。「嚇死我了,這鬼地方不能久留,等我搞明白了為何這火麒麟的紅色光點會出現在這裡之後,就馬上離開!」陳天斗暗自說道。可突然間!就在陳天

此時在那絕命谷深處的地下洞穴中,依舊如死一般的寂靜。

已經過了十幾分鐘的時間了,那石門中再沒有了任何響動。

一直提著一顆心的陳天斗,終於重重吐出了一口氣,如釋重負般的感覺。

「嚇死我了,這鬼地方不能久留,等我搞明白了為何這火麒麟的紅色光點會出現在這裡之後,就馬上離開!」陳天斗暗自說道。

可突然間!就在陳天斗和那貔貅以為一切都結束的時候,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那巨大石門之中忽然再次響起了一聲吼叫,接著一個巨大的紅色身影居然撞開了那一扇石門,撕破了黃色的咒印,一下子就撲在了貔貅的身上!

與此同時,外面的天空血月正濃,居然完全變成了鮮血般的鮮紅!

隱約間,絕命谷中開始出現了許多莫名的嘶吼!

「我的天啊!!」

陳天斗被嚇了一大跳,後背緊緊的貼在了牆壁上。

只見那從石門中竄出來的東西,居然是一隻身高五米的巨大龍型生物!

居然是一隻真的麒麟!!

那麒麟身形比貔貅大了一倍,將它死死的壓在身下。

看到這一幕,陳天斗的眼睛都要快掉出來了。

他從來沒有想到過,一隻真正的麒麟,居然會如此兇猛!如此恐怖!

與它相比,那貔貅簡直就像個溫順的小狗,太過平常了!

忽然,陳天斗突然醒悟。

原來手鏈上每次顯示出火麒麟的所在,可都能碰到那隻貔貅,竟是因為那火麒麟就在貔貅守護的石門後面!

那貔貅想必是在這裡守護了近百年,寸步不離,所以才會讓陳天斗誤以為它就是火麒麟。

而那一日,貔貅追著陳天斗而去,是因為太久沒有聞到人類的氣味。

所以一嗅到陳天斗的味道,便以為是有人想要釋放那妖獸火麒麟,所以才會那般兇猛的對待陳天斗。

想不到這一切,原來都是一個誤會!

冥冥之中,彷彿是老天在作孽,將陳天鬥引入了這一場百年難得一遇的,妖獸出世的凶事之中!

「吼!吼嗷!」

貔貅劇烈的掙扎著,四肢腳掌在那火麒麟的肚子下面用力一蹬,竟是狠狠的將它蹬了出去!

「轟!」的一聲,火麒麟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牆壁上,可是竟安然無事,沒有絲毫的損傷。


陳天斗注意到,那貔貅在蹬開火麒麟之後,右腿上的傷口瞬間撕裂,又開始汩汩流出了鮮血。

此時此刻,那貔貅和比自己大上一倍的火麒麟相對而立,雙眼滿是殺戮之氣,彷彿幾世的宿敵再次碰面一般。

只聽那火麒麟發出一聲嘶吼,直震得整個洞穴都微微搖晃,不時有塵土從頭頂掉落。


兩隻身上同樣燃燒著火焰的凶獸,和那一個在它們面前如嬰兒般弱小的陳天斗,此時竟形成了一個三角形,站立在彼此不遠處的地方。

一股肅殺之氣瞬間席捲了整個洞穴。

一場驚天的神獸之戰蓄勢待發!

被夾在它們之中的陳天斗,究竟該如何應對呢? 那體型巨大的火麒麟搖晃著那一顆碩大的頭顱,雙眼竟是燃燒著鮮紅色的火焰!

呼吸之間,都能夠從鼻孔之中噴出火星來!

直到看到面前的這個龐然大物,陳天斗才明白,這才是真正的火麒麟獸。

此時此刻,那貔貅已經管不上陳天鬥了。

只見它俯下了身子,四隻腳掌在地上緊緊的抓著,尖利的指甲已經都深深的陷入了泥土之中。

「吼!」

貔貅向著那火麒麟示威般的發出了一聲吼叫,接著便猛地向著它撲了過去。

而火麒麟卻不緊不慢,沒有絲毫閃躲的意思,在那貔貅衝來的這一刻,竟是直面迎了上去,與它重重的撞在一起!

「轟!」的一聲巨響,貔貅與那火麒麟撕咬在一起,頓時讓整個山洞都開始了劇烈的搖晃。

陳天斗看和眼前發生的一切,忽然很想要離開。

可是,那兩個大傢伙已經完全把出口給堵住了。

而且陳天斗也覺得,好不容易見到這火麒麟,怎麼可以就這樣回去呢?

今天它衝破封印出現在這裡,明天就不知道會去向哪裡了!

「絕對不能錯過!無論如何也要殺掉這火麒麟!」陳天斗暗下決心。

要想殺掉火麒麟,現在就是個大好的機會。

此時那個大傢伙正與貔貅纏鬥在一起,給陳天斗製造了絕佳的時機。

而且貔貅也受了傷,陳天斗也不怕它能夠在與火麒麟戰鬥之後再反撲自己。

如果就這樣繼續觀察著,在兩者打個兩敗俱傷的時候出手,必定會有所收穫。

說到這,陳天斗便向後退出了一步,故意為那兩隻魔獸讓出了一塊空地。

經過一番纏鬥,那隻火麒麟明顯站了上風,將那貔貅的全身上下咬出了許多個傷口,而從它口中噴出的烈焰,居然也讓貔貅的身上出現了多處焦黑。

「這火麒麟果然兇猛,貔貅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啊!」

陳天斗心裡開始有些慌了,如果這樣下去的話,那貔貅必定會被殺死,而這之後,火麒麟會將目標變成誰也可想而知了。

「不行,這樣下去的話,恐怕我自己也跑不了了!」

眼前的形勢,讓陳天斗很快就想到了自己的退路受阻,覺得不能再這樣袖手旁觀了!

就在這一刻,那后麒麟將貔貅重重壓在地上。

貔貅劇烈的掙扎著,口中噴出了一團團火焰!

可是燒在火麒麟的身上居然只出現了一點點的焦黑傷痕,而且很快,那傷痕卻又自動修復,消失不見了。

「吼!」

火麒麟又是一聲吼叫,四肢將貔貅狠狠的壓住,隨即口中也是噴射出了無比兇猛的火焰,而這火焰,又彷彿夾雜著一股真氣,並不只是一般的火而已。

「嗷!唔!」

貔貅發出了一聲哀鳴,眼前的視線完全被烈火所覆蓋。

接著又是一聲慘叫出現,只見那貔貅的一隻眼睛,居然被火麒麟噴出的真氣之火給燒焦了!

剎那間,一股濃濃的焦肉味布滿了洞穴,伴隨著那炙熱的火浪,彷彿將這裡變成了一個大火爐!

「歸海一劍!」

突然間,一聲爆喝傳來,只見在那火麒麟的頭上,居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暗紅色劍氣,向著它劈了下去!

「吼!」

那火麒麟叫了一聲,被那劍氣狠狠的劈中,那一顆巨大的頭顱向後微微一揚,隨後迸射出了一團鮮紅的火花,彷彿那劍氣砍在了一塊岩石上一般。

而此時,陳天斗漂浮於洞穴上空,右手緊握石劍,在胸前劃出了一個圓形的法陣。

火麒麟受到攻擊,頓時怒火中燒,一雙龍目死死的盯住了陳天斗,打了個響鼻,對著空中噴出了一團真氣之火。

就在這真氣之火就要燒到陳天斗的時候,他胸前的紅色法陣卻已然成型!

「血煞玄靈盾!」

陳天斗將石劍祭在胸前,立於那法陣的後方,猶如一根支撐著法陣的支柱。

「轟——!」的一聲,那滾滾而出的火焰如同一條火蛇,重重的撞在了那一面血煞玄靈盾上!


「哼嗯!」

只聽陳天斗一聲悶哼,感覺胸腹中血氣上涌,竟是差一點就噴出血來!

好在他及時克制,壓制了下去。

「哈啊!!」

陳天斗提升自己體內的真氣,源源不斷的送入那一面血煞玄靈盾之中,抵抗著不停噴射的火焰。

那兇猛的火苗如同一隻只小火蛇從玄靈盾的旁邊竄了出來,在陳天斗的身邊咆哮著,一點點的燒到了他的衣服。

炙熱的火焰讓陳天斗覺得自己的雙手都快要烤焦了,甚至聞到了一股烤肉的味道。

「這火麒麟的真氣怎麼這麼厲害!我頂不住了!」

「啪!」的一聲脆響,陳天斗的那一面血煞玄靈盾,竟被火麒麟的真氣之火燒個粉碎。


陳天斗在盾碎裂的那一刻調轉了身體,將石劍祭與腳下,踏著它飛到了火麒麟的身後。

「你爺爺的!好難纏的傢伙!告訴你醜八怪!你的精血和根骨我是要定了!」

「吼!「

那火麒麟似乎聽懂了陳天斗的話一般,轉身對著他吼了一聲,便是左腳掌在地面上用力一跺!

頃刻間,一道火柱自陳天斗的身下竄了出來,直奔他的下盤而去。

陳天斗感覺下半身突然傳來了一陣炙熱,低頭看去,卻發現一道火柱直衝過來!

「偷襲我!」

陳天斗一時無法反應,便下意識的將身體向後一仰,竟是從石劍上面向後跌去!

而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陳天斗右手猛然抓住了飄在空中的石劍,才不至於從空中墜落下去!

「好險!你這隻火麒麟真不要臉!」

陳天斗對著那火麒麟怒罵了一句,剛想要御劍飛走,卻發現從自己的身後又是竄出了一道火柱。

「嘭!」

這一次,那火柱直接命中陳天斗的后心,傳來了一陣鑽心的疼痛。

「啊!」

只見陳天斗向著地面墜去,重重的摔在了一片硬地之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