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紅的摺扇半遮著臉,小茹看著小凡,意味不明的淡笑配著意味不明的眼神,看到小凡一陣驚悚寒氣上涌。

啪!摺扇輕合,發出一聲脆響。然後小凡就感覺自己另外一隻手臂一緊隨之陷入柔軟之中。輕(緊)輕(緊)的挽(架)著小凡的另一隻手臂,小茹對小藍點頭,而後輕笑開口。「走吧,我記得石英高原這邊貌似有一家8~~星級精靈酒店~」特地在8這個數字上咬下重音,拉長的音調,就像是一把鋸刀一樣狠狠的割裂在小凡的心頭。滴

啪!摺扇輕合,發出一聲脆響。

然後小凡就感覺自己另外一隻手臂一緊隨之陷入柔軟之中。

輕(緊)輕(緊)的挽(架)著小凡的另一隻手臂,小茹對小藍點頭,而後輕笑開口。

「走吧,我記得石英高原這邊貌似有一家8~~星級精靈酒店~」

特地在8這個數字上咬下重音,拉長的音調,就像是一把鋸刀一樣狠狠的割裂在小凡的心頭。


滴答,滴答……

恍惚間小凡聽到有血滴聲在胸口響起,8,8!星級酒店!!


就算自己有錢也不是這麼花的啊!!!8星級酒店,那可是一盤青菜都得1萬精靈幣的地方,自己是有錢沒錯,但這樣的地方……絕對是要賣腎的啊!!!

眼含著淚水,小凡想要逃離卻是掙脫不開兩位美少女的「溫柔」懷抱,就這樣被架著拖到了8星級酒店門面前。

富麗彷徨,金磚碧瓦,古木與白瓷相間的牆壁雕刻著無數圖案,有精靈也有花朵,樓房不大,卻是充滿了別樣氣氛,優雅而不奢華,典雅卻不浮誇,彷彿一位絕世而獨立的美少女。

「哇!好精緻的地方,這裡一定很貴的吧!」

站在門前,看著現代化的大門自動向兩邊開啟,小智當即被吸引,明顯無腦的他不會看氣氛,更不用說是別人的臉色了,絲毫不曾注意到小凡那黑的可怕的表情,小智發出了最為真摯的讚歎,也正是這聲讚歎,給了小凡最後一擊。

nice!kill!完美補刀,土豪小凡號被擊沉,現已退化到苦逼賣腎小凡號!

完全陷入了灰白,腦補著自己回歸解放前的狀態,小凡頓時行動不能,眼見小凡如此,小藍小茹頓時冷笑,你以為這樣就放過你了么!?

兩人相似一笑,在服務生驚異的目光中一左一右溫柔的挽上小凡的手,將小凡帶人了其中。

……

「你、你、你們!!」

回過神來,發現已經身處一間包廂,四周的裝飾金碧輝煌,燈具更是用水晶鑽石所製作,有水池,有古木,甚至還有一座不小的假山,抬頭漫天星空。

這樣的房間……這樣的房間!!!

絕壁是這酒店最貴的!!

都這樣的了還要這麼坑自己,小凡的臉色從白到黑,在到青到綠,最後化作深紅,那是狂怒的情緒,小凡顫抖的手指著小藍和小茹。

小藍眯著眼得意得回撇了眼小凡,老娘就是坑了你!怎麼著!?不言而喻,小藍的眼神絕對是這麼個意思,充滿了挑釁的意味。

小藍如此囂張,小茹這邊也差不了多少,或者說更加過分,小藍至少還回應一下,小茹卻是自顧自優雅搖動酒杯,不時輕吮一口,怡然自樂。

「吶,小凡,其實你也不用這麼緊張的,對於你來說,可能這裡的消費是高了點,但不要忘了~你還有織世啊,我想織世一定很樂意為你付這筆賬的……」

被小凡的用殺死你的眼神盯了太久,更準確的原因卻是酒杯中的酒完了,小茹優雅的放下酒杯這才將目光轉向小凡,開口道。

似乎與小茹的話語應對,她的話剛說完,小凡就感覺到自己背後有什麼人出現了。

心震了一下,小凡猛地向前邁了一步,轉過身。

織世淡漠的臉色勾略出一絲淺淺的笑容,她的手中拿著一張書本大小的紙,上面貌似蓋著什麼印章的樣子,一看就是具有法律效果的東西。

「凡,錢我來付,只要你在這裡寫個名字!」

說著織世還特別將另一隻手的手指指向那張紙的空白地方,期待中帶著威脅的目光直視著小凡,讓小凡有種搖頭就會被強行幹掉的感覺。

儘管知道這麼做可能會友被就地正法的結局,但眼前這份合同,估計叫做合同吧,怎麼看怎麼可疑的說!!所以……

「等等!等等!織世給我等等!先不說這份合同裡面的內容是什麼,嗯,我也不想知道,我想說的時這點飯錢我還是出的起的!」


比起百分之百丟掉貞操和節操的合同,小凡利索當然的選擇了犧牲自己的錢包。

既然已經做好了回到解放前,甚至賣腎的打算,小凡也就徹底的豁出去了,笑得很陰沉,小凡如同惡魔一樣的盯著小藍還有小茹這兩個罪魁禍首。

「開心吧~真是太開心了!這一定是你們此刻心中的聲音吧?」

雖是疑問的語氣,但此刻所有人都聽出了異樣的肯定,小凡低語著,小藍和小茹,臉色有些微變,直覺告訴她們一定有什麼事發生。

「你們很開心,那你們知道我現在的心情么?」

停頓了下,小凡抬起頭,撥開發梢,綻放出燦爛微笑。

「我啊,也和你們一樣,相當相當!的開心啊!所以呢……」

「服務員!!給我來十箱白酒!今晚誰也不準跑!讓我們決戰到天亮!!」

還以為會是怎麼樣的報復,沒想到竟然只是這樣,看著小凡如此挑釁囂張明顯想要一挑二灌醉自己兩人看自己出醜的樣子,小藍與小茹對視一眼,同時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各自帶了一個酒杯向小凡走去,眼中不含一絲雜色,那是純粹的戰意。

來戰!!

對於小凡的挑戰,兩人當然不會退縮。

雖說有著男生比女生天生能喝的設定,但那只是普通人而已,不說小藍這個不科學的存在,從小被假面人訓練,小茹這個上流社會的淑女也是飽經酒場的訓練,小凡想看兩人出醜,兩人未曾不是這樣打算的。

於是,完全杠上的三人,就這樣一杯接著一杯的喝了下去。

戰況分外慘烈,酒氣上涌,思緒有些混亂,三人便是各自拉起了幫手,小藍毫不猶豫的將銀子與健太拉到自己這邊,織世和小黃則毫無疑問的加入小凡的陣營,小茹本是孤立無援,但奈何這場戰鬥也有一些與小凡小藍雙方都不熟的人在場,雷嗣兄弟便是其中兩個,於是他們便加入了小茹的陣營。

原本只是三人的鬥氣,隨著時間的推移徹底演化成戰爭了。

身為蘿莉,還是一隻純真善良從未接觸過酒這種東西的蘿莉,小黃的酒量可想而知。

僅僅是半杯白酒,小黃就滿面發紅,一杯下去整個腦袋就混亂了,雙眼打起了圈圈。

迷糊間,小黃看到真嗣,沒有第一時間想起真嗣的身份,小黃努力的回憶,挖掘著已經混亂的記憶,而後像是記憶起什麼的樣子,小黃一震,臉色瞬間變得可怕。

搖搖晃晃,小黃來到真嗣面前,手指指著真嗣的鼻子。

「9、久、就、是膩這,嗷嗚……」

明顯是咬到舌頭了,小黃卻是強忍淚水,繼續惡狠狠的瞪著真嗣。

「假(家)貨(伙)說,咯咯的壞話嗎?握(我)要角(教)你重新做人!」

「沖洗(重新)做人……你這假貨(傢伙)還震(真)囂張!!來戰!額……」

雖然只是配襯,真嗣卻也同樣和了不少,但因為年幼,所以他的情況也僅僅比小黃好一點而已,聽到小黃的挑釁,大概是醉酒正太與醉酒蘿莉之間的特殊交流語言吧,正常人很難理解言語,真嗣卻是瞬間讀懂了,頓時拍桌站起,打了個酒咯。

「泥(你)這假(家)伙!莖稈(竟敢)這……和小黃說話!!洋蘭要幹掉你!」

看到小黃這邊的情況,洋蘭頓時瞬移過來,滿眼凶光的瞪著真嗣。洋蘭如此,小黃的另一個姬友當然也不會落後,半秒鐘的間隔,芽衣出現在小黃背後的另一邊,握著拳頭威脅示意真嗣。

「嗚……祈福(欺負),小黃的,必須死!」

「可無!!……欺……我人少么……你悶給我瞪著!!」

被三隻蘿莉用兇狠的目光瞪著,真嗣明顯被嚇到了,無意識的後退一步,真嗣強裝鎮定,他的目光飛快的四下轉著,明顯他是在找著能夠與他統一戰線的夥伴。

零點零零零一秒的瞬間,真嗣將目光鎖定在包間中的兩個人身上,年齡也自己差不多,性別為♂的人。

小智and健太!!

快步過去,不給小智反應的機會,真嗣直接抓住小智的衣領,將之拖走,健太一邊以同樣手段,將健太拉走,真嗣頓時返回戰場。

「來戰!!」

「什麼?什麼?什麼情況?」

健太依舊滿臉迷糊,而小智這一刻卻是反常的聰明了一回,或者說他那簡單的思維迴路中只有這幾個判斷選項,看到三隻精靈出現在對面三隻蘿莉之前,小智傻呵呵的摸著腦袋。

「啊哈哈,這是要精靈比賽嗎?嗯,那麼來吧!未來的精靈掌門人絕不會會避任何人的挑戰!!」

小黃這一方是秋秋,葉藤蛇,歌德寶寶。

真嗣這邊,真嗣是嫩葉龜……

健太遲疑了一會放出了長尾怪手,而小智,如果是平時,這種情況下小智100%是選擇皮卡丘上場的,可是醉酒的情況下,小智正扮演著幻想中的精靈掌門人,毫不猶豫,小智丟出來現今他最強的精靈。

噴火龍!!

「啊哈……是渣智的噴火龍啊,嗯,記得這個時間點還是不聽話的說。」

已經是醉酒狀態,小凡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思維,更不用說什麼話應該說不應該說,也幸好小藍幾個同樣聰明的也醉酒了,不然就小凡這樣一句話肯定會被挖出不少東西。

迷糊的雙眼,迷糊的視野,迷糊的景象,看著迷糊的噴火龍,小凡打了個酒嗝感嘆著,然後又和小藍幹了一杯。

「話說,看小精靈動畫的時候最讓人遺憾的事之一就是渣智石英聯盟老噴不聽話這段了,既然,既然我都過來了,……呵呵。」

如果是平時,對於這場戰鬥比賽,小凡肯定是上去阻止了,但是現在,小凡卻是左手拿著酒杯,又是直指噴火龍。


「小黃,洋蘭,芽衣!我手下的蘿莉戰隊喲~那隻噴火龍!!給我教他重新做人!!」

————————————————————

ps:這不是水,這不是水,這不是水……你們要相信蛋蛋qaq絕對不是那種亂注水的無節操 有句歌怎麼唱來著!?

當初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qaq~

醉酒清醒之後,小凡目光獃滯(0-0),真的!流下了兩行苦澀的淚水。

如果可以的話,小凡寧願自己在醉酒中死去,也不願面對這真相。

眼前是一張一米長的單據……上面花花綠綠印著一串數字與菜肴名稱。

1w,3.5w,10w…… 驚豔!名門少爺拽千金 !!不敢去一個個看,小凡怕自己的心臟會受不了那樣的打擊,於是他略過了中間那串長長的數字,目光向著標記為總價的數字看去。

那是一長串的數字,具體有多少個零就不數了,總之小凡看清楚這數字之後,他頓時抽搐起來,此刻的心情簡直酸爽到無法言語,一種真正的透心涼心飛揚~~

口吐鮮血,小凡搖搖晃晃,踉蹌的後退,撞到牆壁,最終無力的跪倒在地。

如果!如果只是這樣!如果只是這樣!!

小凡還不至於遊盪到黃泉奈何橋上去,正當他緩緩恢復過來,身體漸漸有知覺,無神泛白的雙目漸漸有生機的光芒出現時,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如若驚雷,給予小凡致命的一擊。

「先生~」

甜美清脆的聲音,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

「剛才那個只~是一部分而已,只是酒水的賬單,還有這個!昨天您的妹妹進行精靈對戰,打壞酒店設施的賠償~!」

……

臉色慘白!就像打了蠟一樣,完全不是人類應該有的色彩!

小凡雙目無神的盯著那張罰單,以及上面的數字。

恍惚看見自己的銀行卡插上了一對可愛的翅膀,越飛越遠,彷彿看到自己陷入還債的深淵,背上一億五千萬的債務化身人形剛大木,戰鬥在天際……

僵硬的腦袋,僵硬的思維,這一刻浮現出幾個字,no~zuo~no~die~

「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