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理還差不多呢。」

「你欠打哦。」..4曾經的初中生活下午被爸爸接回家了,但剛回家坐了一小會就被拉著到附近的寺里拜拜咯。媽媽說是那樣可以保平安,讓我學業進步。我不覺得這是種迷信,倒象是一種精神寄託。我也並不想去在意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存在神靈,上帝,佛祖,重要的是其所帶給人們的影響--關於心性,關於人生,關於善惡。這才

「你欠打哦。」

..

4曾經的初中生活

下午被爸爸接回家了,但剛回家坐了一小會就被拉著到附近的寺里拜拜咯。媽媽說是那樣可以保平安,讓我學業進步。我不覺得這是種迷信,倒象是一種精神寄託。我也並不想去在意這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存在神靈,上帝,佛祖,重要的是其所帶給人們的影響–關於心性,關於人生,關於善惡。這才是重點。

晚上的時候又被弟弟叫出去玩了。我,蓮子,弟,3個人各自拿著冰淇淋,漫無目的的饒著體育場的跑道走邊吃邊走邊聊(要是我是和欲欲一起的話,我們就會拿著甘蔗邊啃邊走邊聊了。原因嘛,因為體育場晚上色狼滿多的,我們手裡拿著甘蔗必要時可以當武器嘛)。按照弟弟的理論,邊吃邊走邊聊,可以在吃的時候順便進行運動,使食物消化掉,也就不用擔心肥胖的問題,而聊天呢,可以使我們進行臉部運動,增加美感。

弟弟沒變,蓮子也沒怎麼變,依舊是文文弱弱的樣子,話也不多。 宇宙相親網 ,而她在一旁聽著,偶爾跟著我們肆無忌憚的笑。

這樣的日子真好,好象又回到了初中時。

初3是讀初中最重要的一年,卻也是我最放縱的一年。因為換了個男班主任的關係(他不怎麼管學習,倒喜歡管我們的髮型和穿著打扮,我們都叫他老變態),我們一大群人也就完全不把心思放在學習上了。上課要嘛聽歌,要嘛睡覺,要嘛傳字條,反正自己愛做什麼就做什麼,老師說什麼根本沒聽進去。更離譜的話,我們會選擇一大群人一起逃課,這樣即使老師要罰要罵也有一大群人做伴呢。而老師給得最多的處罰是交一元錢。這樣的處罰對我們來說,並不算什麼。於是逃課之風也就變得更加的肆無忌憚了。

有時候我在想,也許換了班主任對我們班來說也是一大轉折。除了那些有明確目標有自制力願意付出的學生還是一如既往的讀書外,其他人也都因為新班主任的「錯誤放縱」,而導致了整天只想著怎麼玩,怎麼放鬆,怎麼逃課不被發現了的情況的持續發生。(其實也不能怪老師,只能怪我們自己。)

初一年,因為在學校里還是處於「人生地不熟」的狀態,也就只能安分的讀書了。初二年,是有想過做些違反紀律但卻刺激的事,但礙於女班主任的嚴厲(她的處罰是恐怖的,中午留你下來背英語單詞,一個一個過關,沒過關不準回家。又或者要你寫幾千字的檢討,寫完了給她看,她看了滿意后,還要等開班會時在全班同學面前念。想想,那樣的處罰我們哪敢不安分啊。當然,那2年,也就理所當然的,我們的大部分心思都放在學習上。我那時的排名大概是年段70名左右,到初3年就變成了250名上下了。)

也許這個就叫墮落。唉,也只能怪我們自己沒有很好的自制力,把心思放到玩去咯。但我卻沒有後悔初3那樣的生活,至少那段時間發生的很多事讓我們長大了,明白了不少事。唯一覺得抱歉的是,我沒有順利的進入一中的高中部,讓父母和很多人失望了(但我很早就決定不讀高中了,所以沒考入是我意料之中的事)。

5酸酸的感覺

星期天到校的時候才2點多,宿舍里根本沒人。看了會書就覺得自己快要死掉了,煩死,熱死,無聊死。靜不下心來看書,不看又只會更無聊。最重要的是,宿舍里根本沒空調,只有一台點風扇吧嗒吧嗒的吹著,吹出來的風還是熱的。老天啊,這根本就是個大火爐嘛,這樣下去真的會死人的。

不如去逛商場好了,或者去冰吧喝杯飲料,至少可以享受下冷氣待遇啊。 四神集團①:首席總裁的逃妻 ,就我一個人,根本就懶得動彈嘛。嗚嗚嗚,到底要怎麼辦,做些什麼事好呢。

唉喲,差點忘了,可以找阿奇陪我玩哈。

我淘出手機剛想打電話給他的時候,手機鈴聲倒先響起來了。一看,居然是阿奇打來的呢。這個傢伙,真好,總是救我於水火危難之中啊。

「喂。」我的語氣興奮到有點顫抖了。

「朵朵哦,我阿奇啦。你到學校了沒?」

「恩,剛才就到了,正無聊著呢。」

「你無聊哦?那不如陪我和彭出去玩好啦。怎麼樣?」當然好啦,就是希望你這麼說呢。不然我真得無聊死了。

「去哪?」

「等下你就知道了。」.還賣關子呢,暈咯。「我現在過去宿舍接你。」

「哦,好。」

下樓的時候,發現阿奇騎著那輛紅色機車等在一旁。旁邊是戴著褐色墨鏡的彭騎著黑色機車,而且他的後面還載著一個女孩,因為戴著安全帽的關係,根本看不清她的長相,但看她的衣著打扮,應該是個大美女。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彭的後面載著別人,心裡有種酸酸的感覺。

「朵朵,過來吧,我載你。」阿奇指著自己的後座對我叫喚。


我「哦」了一聲就跑過去了,從彭身邊經過的時候,他根本不看我,倒是她身後的女生好象一直盯著我看,而且也是那種不懷好意的注視(其實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和眼睛啦,只是就是感覺到她的視線一直落在我的身上罷了)。

6她才是我老婆

原來是帶我到KTV唱歌了,而且來的不止我們4個。他們定的包廂是滿大的,可以容納30人。而包廂裡面大概也有10個人吧,男男女女的一大群。

從下車到上樓進包廂,那個女生的手一直是掛在彭的身上的,但彭似乎不怎麼理會,還是面無表情。她拿下帽子時我看到了她的樣子,真的很漂亮,和彭站在一起也很般配呢。

「她叫慶姿啦,也是我們的.朋友。」這是阿奇告訴我的。相較於彭對我的無視,阿奇對我倒是體貼的很,那一臉笑容倒也讓我對那女生釋懷的很(更何況其實我沒什麼資格為此難過啊)。

一進包廂,一大群的目光就全落到我們身上了。

「彭,你和慶姿不會在一起了吧。」是坐在角落間的一個男生開的口,滿臉曖mei。

「別說令我老婆誤會的話,OK?」這傢伙,說什麼呢?難道他老婆不是慶姿,而是在座女生中的另外一個,那麼是誰呢?

很快的,我的疑問得到了解答。因為這傢伙居然把我從阿奇的身邊拉過來,那重得要死的手臂也搭到了我的肩上,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看清楚了,她才是我老婆。」

..這回不止是慶姿阿奇和在座的所有人,連我自己都被彭的舉動給嚇到了。我什麼時候成他老婆了?我自己怎麼不知道啊。

「哦,原來她才是正牌嫂子啊。嫂子好,嫂子好。」汗,他們幹嗎呢,都叫我嫂子了。那我該有什麼反應?

「呃,那個.那個.」天啊,我到底要說什麼。

「你們不要嚇到她了,沒看到我老婆害羞了嘛。都閉嘴做你們的事。」彭一定是瘋了,或者是演戲上癮了。居然在這麼多人面前對我故作親密的樣子,也不知道剛剛連看都不看我的人是誰哦。

現在我也無暇顧及慶姿難看的臉色了,瞪彭都來不及了(不過他的舉動其實令我有那麼一絲興奮)。

7你到底在幹嗎

結果整個下午在包廂內,彭的手都沒從我肩上放下過,一副賴定我的樣子。而慶姿只進去一會就找理由讓阿奇給送回去了。

「姓江的,拿下你的手,我不是你老婆。」我吼得很大聲,但是他們拿著麥克風唱歌的聲音卻比我大多了,我的聲音也就彭聽得清楚吧。

「當我老婆有讓你那麼不甘願么?」他居然對著我皺眉,一副很不好受的樣子。

「我.」不行,不可以被他給迷惑了。「你以為你是誰啊,剛才對我不理不踩,結果一進來包廂就說我是你老婆,你什麼意思呀你。」

「你的樣子好象在生氣我忽視你,吃醋我剛剛載著慶姿沒載你?」這還是不是本來那個冷漠的彭了,怎麼現在倒是一臉的春guang得意了。

「鬼才有興趣吃你的醋,我跟你又不熟。」是真的不怎麼熟嘛,見面過的幾次,我跟他說的話還是屈指可數的。雖然以前在網上就已經很熟悉了。

「不熟是吧?那現在就可以熟了.」

嗚嗚嗚,這傢伙說話就說話,幹嗎把唇靠近我。啊,只有1公分的距離了.沒距離了。


他的嘴唇完完全全貼在我的唇上了,而我的反應只有瞪到了眼睛任由他胡來了。他的舌頭輕輕的逗弄著我的嘴唇,感覺自己的神經一下子緊蹦了。啊哦,這就是初吻的感覺嗎?

「現在很熟了吧。」

他吻我就是要證明這個?拜託,他要去的可是我保留了16年的初吻耶。我的初吻,居然在這麼不浪漫的情況下被一頭豬給拿走了,這也太冤了吧。

「你有病啊,就因為這個,你有必要拿走我的初吻么?你到底想要幹嗎?」

「不會吧,你的初吻?」他怎麼一臉不信的樣子,我會騙人嗎?「我記得在網上你跟我說過啦,你曾經有過2個男友啦,怎麼可能..」

「喂,誰說有過男友就一定也把初吻給弄丟了啊,精神戀愛你懂不懂。」我一直都很「守身如玉」的,對我來說,初吻只有一個,才不要隨隨便便就給了別人,所以我都抗拒被男友親吻的。最多也就是牽手,還有偶爾的擁抱而已了。這已經是我的最大限度了。

「哦,我懂。」

「懂最好了,那你怎麼補償我?這是我的初吻,初吻.」

「大不了你就真當我老婆啊,反正我不討厭你。」不討厭我?這是什麼意思啊?「很少有我不討厭的女生。」這算是理由嗎?

「呃.」想追我也不是這樣追的吧,真沒誠意。「我才不要那麼容易就當你老婆,沒意思。」

「..你這女人真不好玩。」敢情他是把我給當玩具耍了?鬱悶..

8喜歡他嗎

「晴蕾啊,你說那傢伙說的不討厭我是什麼意思啊?而且他居然說我不好玩耶。。鬱悶哦。」晚上我和晴蕾縮在一張小床上,雜七雜八的找話聊。

「不討厭你.也許就差喜歡那麼一點點了。那麼朵朵喜歡他不呢?」

啊,這麼說江彭那小子是真的對我有意思了?可是怎麼可能呢,他明明一直對我很冷漠的,都是下午才變那麼親熱的,一定是他下午中暑了,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做什麼。一定是這樣.但是,我喜不喜歡他呢?我自己也不很清楚啦。不過,我還是第一次見一個男生身邊有美女就有了酸酸的感覺。

雖然談過2次戀愛了,但我一直都對戀愛不甚了解的。

我的2次戀愛,都是因為對方說喜歡我,而自己又不討厭他們,雙方相處得不錯才答應交往的。我的前2任男友都對我極好,一個比一個更寵我,更從來不會跟別的女生親近(自戀點說,他們的眼裡只看得到我一個女生),所以我也理所當然的不會有任何吃醋的機會了。

至於下午酸酸的感覺,我不確定那是因為自己欣賞江彭,喜歡上他亮眼帥氣的外表,所以才會有那種感覺,或者是自己是真的喜歡上他,而又沒有察覺到,所以看他和其他女生在一起我會有犯酸的感覺。

都說只要扯到戀愛,人人都會變得遲鈍了,好象真是這樣。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晴蕾的問題了。

「朵朵,你到底喜歡他不啊?喜歡你就追啊,不然等到他真被誰給追走了你才來後悔呢。」

「追?要怎麼追啊?」我從小到大都沒追過誰呢,沒有經驗,更何況我又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你想怎麼追就怎麼追啊。不是說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層紗。而且你現在又是他們的好朋友,要追他是很容易的事啊。」

「才不要呢。」在我的思想里,只允許男生追我,要我自己去追別人,算了吧。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我才不做呢。「我寧願委屈點等他自己發現我的好,自己先來追我。這樣比較好玩嘛,是不是啊晴蕾。」

「..朵朵,我真是敗給你了。」

「反正順其自然好了。」因為有時候我們常常產生錯覺把欣賞和友情當zuo愛,到最後也就理所當然的有人受傷。愛情啊,要學會謹慎。不然不是自己受傷就是對方受傷。

1小太妹又來了

又是上次那個小太妹,她居然又跑來班裡找我了。而且是在下課時間過來的,班裡還有很多同學的情況下又甩了我一巴掌。靠,比上次還痛呢。這死丫頭,難不成還打上癮了?我不發飆不代表我是孬種,更不代表我怕你,你個死小太妹。我真的生氣了。

我撲上前在她洋洋得意的時候,反甩了她一巴掌。那是用盡我全部力道甩出的,就算她的臉不腫起來,也會留下個深深的紅印子的。至少3天才能好。


忽忽,打完還真是爽哦。死丫頭,看你還囂張不.

可惜我也沒得意多久,因為那丫頭後面的2個女生全上來了,全都是175以上的身高以及150斤以上的重量,高大威猛的身材不是普通的壯觀.老天,這還是女生嗎?

我咽了咽口水,不自覺的往向後退,班裡這時已經鬧做一團了,大家都等著看好戲呢。

「姐姐,你打了我,你等死吧。」是那小太妹,聲音可能因為臉上的疼痛而變得有些顫抖了。但她居然叫我姐姐。。鬱悶了,這算哪門子的稱呼。

「是你先動手打我的。搞清楚,不要冤枉我。」真是的,她根本就是在睜眼說瞎話嘛。她上次說的,不止是扇一巴掌那麼簡單,難不成就是指讓那2個不象女生的女生上前把我給喀嚓了嗎?我才不要死在他們手上呢,哼哼.

不過,心寒了。這個時候居然沒人上前幫下我,連晴蕾那小妮子也沒出現,不知道跑哪去了呢。雖然很想轉頭溜掉,但那樣也太沒個性了吧。

那2個女生已經來到我面前了,抓起我的手就要反折過去。靠,這一用力,我的手就廢了。不反擊也不行了。

我趁著他們沒注意,彎下腰閃到一邊,在其中一名女生把拳頭輝過來的時候先提腳踢向她的肚子,她受不了力的向後倒。而我閉上眼睛不看了,天知道她那種身材摔下去會碰倒多少桌椅,說不定把地板都被她給坐出個洞,重要的是,她一定會摔得很痛。

看吧,她的慘叫聲多刺耳啊,可是我也太得意了,忘記了還有另一號人物。結果一個不小心被她的手親吻了一下,在肩部,我的整條手臂都麻了。

痛都痛死了,哪還有力量還擊。現在也只有被任他們宰的份了。

2她是慶姿她妹

但我預料之中的第2拳並沒有落到我的身上,相反的,我好象還聽到了這壯女生的慘叫。周圍一下子都靜了下來。怎麼回事呢?這個時候會有誰來幫我?晴蕾嗎?

眼睛睜開的時候居然看到江彭的帥臉,他蹲下身把我扶起來,「朵朵,你沒事吧?很痛嗎?」那語氣里的擔心和溫柔讓我覺得溫暖,突然就有了想哭的衝動。嗚嗚嗚,都是因為他,我才會這麼慘的。這個傢伙.

「朵朵,對不起,我們來遲了。」阿奇也來了,晴蕾就站在他的旁邊。呵呵,這個小妮子原來是搬救兵去了。

「我沒事啦,只不過是挨了一拳,死不了的。」忽忽,有這群朋友真好,現在也不怎麼痛了。對哦,只是一拳,沒什麼的。

「哥哥怎麼來了?」什麼啊?那個小太妹是叫誰哥哥呢?怎麼她的眼睛一直盯著江彭看哦,而且那雙剛才還盛滿殺氣的眼睛,此時已經變得水靈靈的一片霧氣,似乎被打的人是她。事實上她也確實被我打了,嘿嘿。

「慶允,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江彭剛才的溫柔已經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盛怒的表情,那模樣,真的很嚇人。「你居然敢動我的人?」

呃,他的人?指我嗎?這傢伙,不會真確認找我當老婆了吧。不過,他為我擔心,為我生氣的樣子真讓我開心呢。就知道他不是那麼冷漠的人,嘿嘿。我太開心啦。

「可是呆在哥哥身邊的人,只能是姐姐,只能是姐姐.」這小太妹居然就這麼哭出來了,聲音還一抽一抽的,那模樣,讓人想不心疼都不行了。想不通她剛才怎麼可以變那麼凶,現在又這麼文弱的樣子,搞得我都快懷疑真的是自己欺負了她了。

不過,她的姐姐是誰啊?跟江彭又是什麼關係?

「慶允,你乖,別鬧了。你知道彭和慶姿是不可能的。」這次是阿奇開的口,居然連他也是一臉沉重的樣子。

現在我也終於知道了,這小丫頭是慶姿,也就是那天下午江彭後座上載的那位大美女的妹妹。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