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護衛接令去辦事,不過片刻就回來了,說並沒有找到沐青羽,此刻也是正好印證了姬舞旋的猜想。

“姐姐的意中人果然不是一般人啊,居然敢在我這九蛇宮中肆意私自服用靈丹妙藥,當真是大膽。”青兒微笑道。姬舞旋走到金蟬面前,用手輕輕摸在金蟬的體表上,也感應到了其中散發出的一種溫熱的觸感,道:“看來,這一兩天青羽是不會從裏面出來了,妹妹幫我叫人看好他們,我有一些話想要單獨跟你說。”青兒自然是聽出了姬舞

“姐姐的意中人果然不是一般人啊,居然敢在我這九蛇宮中肆意私自服用靈丹妙藥,當真是大膽。”青兒微笑道。

姬舞旋走到金蟬面前,用手輕輕摸在金蟬的體表上,也感應到了其中散發出的一種溫熱的觸感,道:

“看來,這一兩天青羽是不會從裏面出來了,妹妹幫我叫人看好他們,我有一些話想要單獨跟你說。”

青兒自然是聽出了姬舞旋要和自己說一些重要的事情,趕忙傳令下去讓九蛇宮內接近半數的護衛好好看好金蟬,自己則是跟隨着姬舞旋離開了這裏。

一天之後金蟬的所散發着的光芒開始慢慢的變的黯淡起來。

兩天之後,兩個金蟬纔有實質性的變化,顯示不斷傳來一陣陣外殼碎裂的聲音,接着金蟬的體型也開始逐漸的膨脹了起來,似乎是像是要有什麼東西要從其中掙脫出來一樣。

青兒接到了蛇女的護衛的通報也是和姬舞旋來到了現場,親眼看着眼前的奇觀。

兩個各自體型不容的金蟬的先是一陣劇烈膨脹又是一陣縮小,咔嚓咔嚓一聲的破裂撕碎的聲響,接着金蟬的後背似乎是裂開了一條大口子,一陣陣耀眼的金光從裂口中照射了出來。

衆人也是因爲被這一陣金光四射的光芒晃的睜不開眼睛,片刻光芒散去,一道少年人影和一道如同是一隻矮小動物的奇怪身影,也從其中顯露了出來。

沐青羽深呼吸一口氣,接着仰天長吼一聲,渾身此時似乎充滿了使用不完的力量,不過他現在的外形卻是發生了一些變化,過去過肩的長髮此時已經長過了腳裸,他此時**着身子,露出了肌肉似乎也是比過去更加的強健了不少。

兩雙眼睛更是更加的明亮炯炯有神,沐青羽檢查着自己身體的星塵力但卻並沒有發現自己有突破過的跡象,不由的有一些失望。

但調動星塵力運轉的時候卻是驚奇的發現了自己的逆天法則居然突破進入了第二層的階段,這對於他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正在他獨自嘿嘿傻笑的時候,卻發現了周圍環境似乎有一些發冷。

眼光有一些不自然的看去,發現四周已經站了不少的蛇女正一臉奇怪的看着自己,而且姬舞旋和青兒也參與在其中,似乎是發現了什麼奇怪的生物一般。

“咦,你們看什麼呢,難道是發現了什麼珍獸嗎。”沐青羽疑惑的撓了撓頭,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身體,頓時石化住了,因爲他發現自己居然沒有穿衣服。

周圍的蛇女不下五百多人,居然一下有這麼多的人在欣賞着自己的裸體,沐青羽也終於知道爲什麼那羣人那麼奇怪的看着自己了,試想一個男人神奇的出現在金蟬中,沒穿衣服赤身裸體並且還在獨自站着對着空氣嘿嘿的傻笑,任由是誰看見都會被當做瘋子一般看待。


想到這沐青羽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抓起一塊地上的金蟬殼擋在了自己的下身尷尬一笑道:

“你們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看着我,人家會不好意思的。”

姬舞旋在一邊則是氣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試想那一個女子希望自己喜歡的男人在着大庭廣衆之下展現自己的裸體給其他的女子看呢。

就在姬舞旋剛要發作的時候,一陣興奮的聲音確實多少緩解了一些沐青羽此時的尷尬。

“哈哈,我突破了,我突破了。”萌萌一臉的喜色道,它現在的外表有了一些變化,體表的體表的皮毛比過去更加有光澤,頭上的兩隻鹿角也是比過去長大了幾分,最讓人的驚奇的還是他的額頭中間以及腹部居然逆長出了一縷金色的毛髮。

青兒看着萌萌的變化,眼中也是閃過一絲驚訝,喃喃自語道:

“腹部長有逆生金毛,這是麒麟纔會有的特徵,難道這萌萌的血液中含有麒麟的血統嗎?”

“萌萌,你現在到了什麼等級?”沐青羽疑惑道。

“我現在已經到達上階位八級了。”萌萌一臉的興奮道。

星靈獸最高等級爲神王坐騎,其後還分爲十二個等級,之前萌萌的等級因爲自身繼承血統不純正的原因,只能卡在上階位七級瓶頸中,現在它終於突破了七級,以後還可以進一步的提升,它又怎麼會不高興。

青兒一閃身化作一道青光來到了萌萌的身邊,細細的大量着它的外表道:“萌萌,你有沒有聽過你媽媽說過你的父親是誰?”

萌萌表情有一些失落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青兒沉思般的點了點頭看向一旁的沐青羽,誰知後者居然將另一片金蟬殼拉在了自己的身前嚴實的包住了自己的身體道:“你別這麼看着我,我告訴你,我可是正經人啊。”

“呵呵,小舞,你還是趕快帶走你着小心上人吧,當心他春光乍泄啊。“青兒回頭嫣然一笑道。

姬舞旋氣鼓鼓的跑了過來,隨手從自己的乾坤袋中找來了一件衣服,丟給了沐青羽,埋怨道:“給,快穿上吧,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上輩子欠到你的了,要你這個索命鬼來討債。”

沐青羽苦笑的拿着手中的衣服,居然發現那是一件女人春秋時候穿的長袍,因爲之前沐青羽兩次先後和人打鬥已經把自己僅存那兩件衣服給毀壞了,所以他也是沒有衣服可以穿了。

雖然是一件女人穿的衣服,那總比光着強吧,沐青羽長嘆一聲,趕忙將姬舞旋送來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因爲姬舞旋遞來了是一件女士秋裝長袍,所以長袍也是比她平時穿的衣服要寬大上很多,這也能讓沐青羽能夠成功的穿到裏面去。

穿上了衣服,沐青羽也是感覺自己的肚子有一些在打鼓了。

青兒何其的聰明自然是看出了沐青羽的心思,便趕忙下令其他的蛇女準備用餐去了。

衆人進入正殿等待了一會,菜餚也跟着被端了上來,吸收了兩天的龍果,沐青羽也是兩天油鹽未進,這一刻看到吃的東西哪裏還估計什麼吃相不雅什麼的,直接和萌萌兩人將端上來的菜餚三下五除二的平分了。 吃過了飯之後,沐青羽也決定要帶着萌萌和姬舞旋離開九蛇宮回一趟南疆向還在那裏等待的青狼獵人團報一個平安。

說走就走,三人本身也就沒有帶什麼東西,所以也是輕裝上陣,不過行駛的工具倒是成了問題,因爲之前沐青羽等人一直都是乘坐擊龍船在沙漠中行動,現在擊龍船被青狼獵人團的人開走了,現在這三人又要如何在沙漠中行進呢,總不能靠着兩條腿跑吧。

萌萌聽到了沐青羽的苦惱,點頭微笑道:“這件事,就包在我的頭上吧。”

說完這句話,它身上瞬間散發出一陣美麗的七彩光華,體型下一刻暴漲了數倍之多,竟然化身爲了一隻身長十尺的鉅鹿。

沐青羽點了點頭,這萌萌是神王坐騎的後代,現在解放出的形態纔是它最真實的本體,不客氣的直接跳在了萌萌的身上,坐在了他的頭上,握着兩根鹿角對着姬舞旋擺了擺手道:

“小舞,我們該走了。”

姬舞旋點了點頭,和身旁過來的送行的詭術妖姬不捨的擁抱了一下,才轉身上了萌萌後背。

叫兩人坐好了,接着萌萌站在原地嘶吼一聲,幾個靈活的踏步,身體居然也跟着飛上了雲端,不斷的踩着雲彩向前飛速的奔跑着。

看着地下的景物不斷的變小,沐青羽也不禁興奮的跟着怪叫了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飛上天空。

“萌萌,你還能飛的更高嗎?“沐青羽興奮道。

萌萌渾厚的聲音傳來:“當然可以,看我的。”

話音剛落,它藉助着眼前的一朵白雲爲臺階,一步竄起了數十米來高。

姬舞旋感覺萌萌飛的太高不由的也是有一些害怕,趕忙用手緊緊的抓住它後背的皮毛,閉上了眼睛,不敢在往下看。

以往在沙漠中行駛了數天的路程,萌萌卻只用了不到兩個時辰就來到了南疆的領土,沐青羽顯然是有一些意猶未盡飛天的感覺,有一些遺憾道:

“要是能在多飛一會就好了,萌萌,要不然咱們在去天上轉一圈在回來吧。”

當然沐青羽的提議自然是受到了姬舞旋的極力的反對,迫不得已才下降着陸,南疆的人看到天空中有一隻鉅鹿從天而降也是趕忙湊過來將他們圍在了中間。

南疆老者步履蹣跚的走了過來,率領着衆人跪在地上向萌萌行李道:

“恭迎神鹿天神下凡人間,保佑我南疆風調雨順,神王萬福,神王萬福。”

萌萌身爲神王坐騎的後裔面對着衆人的朝拜,也是揚起了自己的高貴頭顱。

沐青羽和姬舞旋則站在鹿身上疑惑的看着老者道:“老爺爺,你們在拜什麼呢?”

南疆老者微微一愣擡起頭看見沐青羽和姬舞旋居然坐在鹿的身上不由的一驚隨後緊張道:

“咦,小兄弟,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等等怎麼會是你們神鹿的身上,趕快下來,不得對神鹿無禮。”

沐青羽微笑的從萌萌的身上跳了下來,指了指身後道:“你們說的神鹿是指它嗎,它其實是我們的朋友,萌萌你還是變回來吧以免大家誤會。”

萌萌點了點頭,身體迅速的縮小再一次變爲原來一的那一副毛茸茸可愛的樣子,頗有一些不滿的用蹄子挖了挖鼻孔道:

“我這好不容易享受到了一點神王坐騎的待遇,你就不能多讓我感受一會嗎?”

姬舞旋沒好氣道:“你這傢伙,說你除了會招搖撞騙之外還會一些什麼。”經過這兩天姬舞旋和萌萌相處,兩人的關係也是熟絡了不少。

南疆老者看見自己是誤會認錯了神鹿,也是不由的有一些失落。

沐青羽突然道:“對了,老爺爺, 開局假裝我是血族 。”

南疆老者點了點頭:“的卻,是來了大隊的人馬留在了南疆,他們現在應該還在。。。。。。。。”

老者的話還沒說完,人羣中就傳來兩聲如暴雷一般的粗魯男子聲音:“老大,老大。。。。。。”

“老大。。。。。。。。。。”

正是雷暴和李烈火從人羣中跌跌撞撞的走了出來,這期間這兩人將不少人撞翻在地,本來被撞的這些人心中還是滿是怒火和不滿,但是當他們看到這兩人身上如同山巒一樣的肌肉的時候,全部識相的閃到一邊去了。

兩人來到沐青羽的面前,全部恭敬的跪在了地上,激動的老淚縱橫道:

“首領,能看見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因爲這雷暴在沙漠中被沐青羽所救,所以他現在也已經心甘情願的做沐青羽的手下,對他早就沒有了之前的藐視。

“乖啊,別哭啦,喂,雷暴你的鼻涕怎麼抹在我的褲子上面了,噁心死了。”沐青羽趕忙將兩人攙扶起來。

雷暴吸了下鼻子道:“老大,都是我不好, 超能大宗師 ,請首領責罰。”

“你說的小浣熊是說我嗎,大光頭,是不是還想要在嚐嚐天雷的滋味啊。”萌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趴在了沐青羽的肩膀上,懶洋洋的對着他打了個哈氣道。

看到萌萌的突然出現,這兩人不由的一驚,隨後趕忙拿出了各自的武器橫在身前異口同聲道:

“逮,你這隻妖怪快放了我們的老大,要不然休要怪我們無禮了,看招。”

這兩人居然誤認爲沐青羽現在被萌萌給劫持了,接着這他們竟然是學出了一副神棍跳大神的樣子,站在原地手舞足蹈起來。

這兩人自從那一天看見了萌萌驅使雷電的事情之後,便將萌萌當成了一隻會妖法的妖怪,自認爲自己沒有能力去對付,所以他們這兩天也是跟着南疆的巫師苦學了一些驅逐妖魔的法式。

這兩人身體長的都極爲的魁梧,所以跳起舞來的姿勢也是有一些怪異,沐青羽看着實在是彆扭,便趕忙阻攔住了兩人,一語道破了這其中的緣由。

聽過了沐青羽的解釋,兩人木訥的點了點頭,互相對看一眼,顯然都有一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沒有想到沐青羽和一隻實力可怕的神獸戰鬥之後居然還能活着回來,並且還和它成爲了朋友,這一番機遇可不是一般常人所能遇見的。 感覺到兩人怪異的眼神,沐青羽不由的疑惑道:“你們倆看什麼呢,怎麼用這麼怪異的眼神看着我。”

李烈火無奈的搖了搖頭:“老大,我也不知道現在該用什麼表情來表達我現在的心情,不過有一點我是可以肯定了。”

“什麼事情?”沐青羽打趣道。

“我當初並沒有選錯老大,有你這樣一位老大,我想今後的青狼獵人團一定會被帶領到一種全新的高度。”李烈火激動道。

沐青羽顯然是沒有想到會被李烈火給予一個這麼高的評價,不由心中也是一陣心虛。

這個時候人羣中確實突然傳來一聲女子悅耳的呼喚聲:“青羽哥哥。”

沐青羽轉過身發現原來是鸞香正向着自己奔跑過來,撲向自己的懷中。

懷中的鸞香不斷的抽泣着,幾天不見她的臉色又是有一些憔悴了許多。

一邊的姬舞旋看到兩人相擁在一起的一幕,心中不由泛着一股陣陣的醋意。

這時南疆老者嘆息一聲淡淡道:


“哎,當真是癡兒啊,小兄弟,鸞香自從知道你進入沙漠中出事之後,就茶不思飯想的,整個人也是消瘦了一圈,你今後可要好好待她啊。。。。。。。。”

沐青羽聽到這些話,心中也是一陣感動,像這樣被人如此強烈的喜歡着還是第一次。

兩人擁抱了片刻,沐青羽嘆息一聲,最後只得暗自下狠心,輕輕的推開了鸞香,表情有一些不自然抿了抿嘴,想要說的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

感覺到了沐青羽的異樣,鸞香表情暗淡的點了點頭道:

“我知道了,青羽哥哥,我沒有忘記我們的約定,就只有這一次,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到時候我會擁有足夠的實力,來證明自己。。。。。。。。”

鸞香說完這句話,便最後不捨的深情看了沐青羽一眼,轉身離去了。

目送着鸞香離開,沐青羽心中也是一陣不是滋味,但是現在的自己還不能和她在一起,因爲他現在依然還有一件更爲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便是復仇。

在南疆休息了一天之後,沐青羽決定趕快帶着衆人離開,回九隴郡完成捕獲九色鹿的任務,萌萌現在已經和他商量好,進入九隴郡便會裝成被捕獲的樣子,待到沐青羽領取酬金之後,自己則會偷偷的逃走。

不過開始的時候萌萌也是不同意幫助沐青羽的,因爲要它裝成一幅被俘虜的樣子,難免有辱他神王坐騎後裔的威嚴,不過當沐青羽答應事後會爲萌萌做上幾道絕品美食的時候,後者便立刻乾脆的答應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