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葉銘已經可以想象他被校方欺壓的樣子了,所以他當然不可能讓葉天賜處理。

“你這小屁孩瞎湊什麼熱鬧?等你把人帶回來,黃花菜都涼了。”葉天賜毫不客氣的頂了回去。“不會的,我開了車,很快就能回來!不信你聽聽…”葉銘說完還把手機湊到輪胎旁,這一幕看得後面開車的人不明所以,眼睛都瞪大了。…葉天賜無語了,他的意思是葉銘太小,不會處理這些事,只會讓事情越來越麻煩!“好吧,要是有什麼

“你這小屁孩瞎湊什麼熱鬧?等你把人帶回來,黃花菜都涼了。”葉天賜毫不客氣的頂了回去。

“不會的,我開了車,很快就能回來!不信你聽聽…”

葉銘說完還把手機湊到輪胎旁,這一幕看得後面開車的人不明所以,眼睛都瞪大了。



葉天賜無語了,他的意思是葉銘太小,不會處理這些事,只會讓事情越來越麻煩!

“好吧,要是有什麼處理不了的趕緊給我打電話。”葉銘都做到這份上了,他也不好再阻攔,只好祈禱這小子別給自己亂來纔好。

“好的。”葉銘笑着應了一聲,隨即掛斷電話。

“葉壯,你們先去天字一號酒店十號間,你父親已經定好包間了。”葉銘通知葉壯他們,隨後和小黑與阿福改道前往私塾。

現在中午私塾正好放學,是人流的高峯期,葉銘他們開車到這來時無奈了,看着前方人山人海,自己開車根本就闖不過去。

不是清一色的美女,而是清一色的男子。這些人全是在等私塾放學,有的是接女朋友,有的是想向心儀的女生表白,開車的高富帥也不少。

不過葉銘的到來還是嚇了這些人一大跳,眼中露出畏懼,畢竟能開起黑色幻影的人可不多,整個郡城似乎還只有張家的少爺張宇有一輛,難道車裏的人是張宇?

而且黑色幻影之後的兩輛跑車也不便宜,雖然有些磨痕,但至少也是十萬起步。

“這不會是張家哪位少爺吧!”

“難道張家少爺也有心儀姑娘,如今來接?”

周圍人都在議論,而且眼中露出莫名光彩,對於車內的人好奇不已。 “就憑張家少爺的身份,什麼樣的女人不是勾勾手指別人就投懷送抱了?還需要別人親直接?我看是來辦事的!”

有人不屑,如此開口,認定車內的人是張家少爺,如今是來私塾也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辦。

喀…

車門打開,走出一個身穿風衣的光頭,而且後面的車也走下兩個光頭,圍觀的衆人立即石化了,被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

“小黑,開道!”看着石化的人羣,葉銘可沒心情理會他們直接讓小黑走前方。

轟。。。

小黑直接散開靈威,石化的人立即清醒,而且感覺一股然他們顫慄的無形的籠罩着他們,如同一雙大手,直接將他們推開,清理出一條道路。

小黑走在前方,葉銘與阿福立即跟上,穿過人羣后,卻又被攔在校門外。

“你們是什麼人?這裏不允許外人進入。”守門的值班人員出來質問,神態倨傲,而且實力還不弱,達到了先天。

“糙!趕緊開門。”葉銘懶得和這門衛廢話,一顆靈晶砸在他頭上,打得他頭破血流。

門衛傻眼了,看着丟落在地上的靈晶,慌忙撿起來仔細查探,連額頭的傷口都不在意了。

別說門衛,就算門外的那羣等待中的屌絲都傻眼了,直接被葉銘這“大手筆”給震撼,這是赤 裸裸的用錢砸開門呀!

“好好!爺,我馬上給你開門。”門衛換上獻媚的笑容,比一條狗還聽話,現在什麼校規他都不在意了,在這可靈晶面前什麼都是浮雲。

葉銘此時發現用靈晶砸人似乎還不錯,打得對方頭破血流,別人反而還要巴結自己,叫自己一聲“爺”!這或許就是金錢的力量吧。

“這三個光頭是什麼人呀!這麼…霸道!”


“我擦,等哪天老子有錢了,老子也…不會這麼幹。”



校外的屌絲驚叫,感覺上天不公,看着葉銘離去的背影,眼中滿是羨慕嫉妒恨。

“唉…你們都沒注意最重要的事!門衛可是先天二重天高手,那光頭一顆丟可靈晶他卻避不開,而且還防不住,被打得頭破血流,這份實力…”

同樣有人眼露深邃開口,臉上有震驚,感覺不可思議。剛纔那光頭最多也就十七八歲,居然能打傷先天二重天高手,這怎麼可能?

他周圍人聽到也都反應過來,不由瞬間感覺心寒,這光頭未免太恐怖了吧! 第一百二十四章瘋狂的屠戮殆盡

北辰宇冷冷的看著眼前兩頭生靈,「看來你們是選擇死了!」

「哼!狂妄自大!」魅姬嬌滴滴的聲音響了起來,「快給人家把他給殺了!」

「嘿嘿……」妖異青年開口了,一隻大手在魅姬身上來回撫弄著,「自然沒有問題,不過回去之後……」

「隨你!」魅姬拋了一個媚眼,心中卻是冷笑著,等回去老娘往分殿里一鑽,看你能怎麼樣!

轟!轟!轟!

北辰宇不再廢話,裂天七步踏出,在虛空之中綻放出一道道魔紋。北辰宇化作一道流光,向著對方衝去。

「哼!」妖異青年冷哼一聲,身體後面形成了九頭蛇虛影。九頭蛇的長度在數里,盤踞在虛空中,九隻蛇頭吞吐著猩紅的信子。

另一邊的黃金獅子沒有急著動手,兩大年輕至尊圍攻一人,穿出去也不好聽。況且在他看來,北辰宇僅僅是剛剛突破罷了,多半不是九頭蛇的對手。

北辰宇向著九頭蛇虛影衝去,九頭蛇垂下巨大的身軀,向著北辰宇衝去。九頭蛇所過之處,捲起了暴虐的旋風。

雙目中掠過冷光,北辰宇收斂了全身的能量,凝聚肉身。下一刻,十泉禁域浮現而出,鎮壓虛空。

「可敢一擊決生死?」北辰宇咆哮著,向著九頭蛇撲去。

在北辰宇全身的潛能之下,九蛇虛影直接消散。九頭蛇目光中滿是陰狠之色,也向著北辰宇沖了過去,「好!一決生死!」他得知了北辰宇修出了混沌氣,對北辰宇的資質很是眼熱。

雙方化作兩道流光,向著彼此衝擊而去。在周圍眾人驚駭無比的目光中,兩大強者在半空之中轟然相撞。

轟!

狂暴的能量波動橫掃虛空,一些靠近的八泉九泉之境強者,在這股能量風暴下連連咳血倒退。二人相撞處,直徑數里都被符文淹沒。如果此時有弱一些的中位強者在這裡,恐怕會被直接洞穿。

黃金獅子眯著眼睛,眉心上浮現出一道魔紋,觀察著裡面。驟然,黃金獅子的瞳孔緊縮。

只見一道奔雷般的流光從裡面激射而出,向著黃金獅子落去,正是北辰宇。

北辰宇衝出來了,也就意味著,九頭蛇隕!

裹挾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北辰宇向著黃金獅子衝去。既然要庇護自己欲殺之人,那就一起去死吧!

「吼!」自知躲不過去,黃金獅子怒吼一聲,聲浪掀起了一陣風暴。隨後,黃金獅子化作一道流光,向著北辰宇衝去。

它也是年輕至尊,不甘心弱於他人!

轟!

雙方碰撞,在剛才的能量風暴面前再度掀起一陣狂濤,淹沒了方圓數里。周圍的神靈都是面色大變,即使剛才退出去一些距離,卻依舊不夠!

接連受到重創,不少生靈都是鮮血狂飆,驚恐的後退著。能量風暴還未消散,北辰宇便渾身浴血,殺了出來。

他身上的血液散發著瑩瑩光輝,兩大年輕至尊畢竟不是凡俗,血液也蘊含著驚人的神性。

魅姬九人面如土灰,拚命地逃竄著,四散而去。他們希望藉此分散北辰宇的一部分注意力,能讓個別人逃脫。

北辰宇的嘴角挑起冷笑,這些人將雲軒等人殺戮殆盡,又將紫靈和晴荒重傷,今日必須死!

北辰宇心神一動,只見足足三道符文戰戟凝聚而出,散發著驚人的波動。大手一揮,三道符文戰戟激射而出,向著三個人的方向落去。


符文戰戟化作流光,遠遠超過了對方逃遁的速度。那三人都是臉色大變,動用了自身最強的手段,試圖抵擋北辰宇的戰戟。

然而,這一切都都是徒勞的。在符文戰戟面前,三人的防禦形同虛設,接觸到的一瞬間便冰消雪融。


其他六人看到這一幕,飛遁的速度再次生生拔高了幾分,拚死逃遁。

北辰宇冷笑,肩頭之上浮現出那個金色的小生靈。下一刻,小生靈的體表綻放出金色光芒,三道金色的光柱激射而出。

那三人步了前面三人的後塵,迅速被融化為齏粉。

北辰宇沒有停止,九星天辰顯現而出。這一次,整整五顆大星轉動。其中三顆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激射而出,向著剩下的最後三人落去。

三人面帶驚恐,拚死抵達。其中那名九泉之境在瞬間便被磨碎,魅姬和亡靈大法術首領則是苦苦支撐著。

北辰宇面無表情,伸手一招。隨後,大星便飛了回來,帶著二人出現在了北辰宇的身前。

亡靈大法師的神魂之火拚命地抖動著,顯示著他此時的恐懼。魅姬則是俏臉煞白,飽滿的身軀顫抖著。

轟!

一拳轟出,沒有任何的戰技,就這樣落在了亡靈大法師的身上。接觸到北辰宇的拳頭,亡靈大法師瞬間爆碎,化作一團肉末。

將目光轉向魅姬,北辰宇一步步走了過去。魅姬俏臉煞白,打著哆嗦,「我…我…我可以做你的僕人!」說著,魅姬努力挺了挺胸脯,顯示著自己傲人的資本。

這一切都沒有用,北辰宇身形閃動,下一刻,魅姬便被北辰宇抓住,生生立劈為兩半!隨後,一團能量湧現而出,魅姬爆碎在虛空之中,化作一團血霧。

北辰宇不語,就這樣立在虛空之中。他的黑髮披散,渾身浴血,宛若魔神一般。

周圍的那些強者早已經遠遠遁開,看向這邊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驚駭之色。自從這一刻起,北辰宇也在所有人的心中打上了「魔王」的稱號。

將死去強者的空間戒指都搜集了起來,北辰宇尋找著其中的天材地寶,看看其中的那些能夠為紫靈和晴荒療傷。

將這些靈藥都煉化,北辰宇為紫靈和晴荒療傷。隨後,北辰宇佔據了一處聚落,開始鞏固境界。他並不是嗜殺之人,不然的話將這顆星辰上所有的十泉合一強者都殺死,自身的潛能還能再度提高一些。

百里之外,一名十泉禁域的強者帶著幾名九泉之境,向著北辰宇所在的聚落飛去。

看到他們的飛行方向,沿路上偶爾出現的生靈都是露出憐憫的目光。這人竟然敢前去魔王的禁地,簡直是找死!

有一些惡趣味的生靈,甚至隔著大概十里,跟在這幾名生靈後面。

這幾名生靈很快就來到了聚落,為首那人感受到了北辰宇身上不弱的能量波動。只不過,他也沒放在心上。對方只有一人而已,就算是十泉禁域,自己這一方這麼多人也將對方完虐。


「那個人族小子!」為首的生靈發話了,沖著北辰宇高喊,「識相的話快滾出去!不然的話,你將會死在我們的手下!」

北辰宇依舊在那裡靜靜盤坐著,他在勾動著金烏靈炎,想要讓自己的戰技再度蛻變。聽到不遠處有人叫囂,北辰宇心神一動,一大股金烏靈炎便向著對方落去。

那一隊生靈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金烏靈炎淹沒。片刻之後,金烏靈炎回歸北辰宇那裡,這一隊生靈卻已經化作了飛灰。

在有了現在的實力之後,北辰宇已經能夠發揮出巫靈珠全部的威能了。不僅如此, 我的無恥外掛

將天火三部曲蛻變到九級第三境,北辰宇又開始發展仙魔血手印。紫靈眉心的天生符文也派上了用場,北辰宇根據紫靈眉心的天生符文,將仙魔血手印推演到了七級戰技。

不僅如此,葬星女神冰瑤也是這種殘缺的天生符文。北辰宇早就將這種符文在冰瑤那裡摹刻了,如今真正體會下來,仙魔血手印達到了八級戰技第三境。

接下來是荒斬,實力實現突破之後,荒斬不斷地被北辰宇升華,如今已經達到了八融合的地步。八融合的荒斬,足以媲美九級第三境戰技。不僅如此,有著極盡場域的存在,荒斬的威能可以比擬九級半步極盡!

裂天七步,北辰宇也推演出了第八步、第九步。此時的裂天九步,也達到了九級戰技第三境的層次。

又過了一段時間,戰場關閉。北辰宇離開了戰場,回到了神國。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魔王之名傳遍了天空之城。即使是那些上位強者,也對北辰宇的兇悍感到微微心驚。

北辰宇則是讓冰瑤治療紫靈、晴荒。他自己則是出手當初在巫界獲得的上位戰兵戰甲,換取了不少天材地寶。

隨後,北辰宇將天辰戰甲再度修補。此時的天辰戰甲,已經恢復到了九級。冰瑤又贈送了一道神力,幫助北辰宇將天辰戰甲蛻變到了地階。

此時的北辰宇,已經有著天辰戰甲和斷劍兩件地階戰兵了。巫靈珠算是次地階,比之九級強悍,但是還比不上地階。

接下來的時光,北辰宇度過了一段相對平靜的日子。直到一個月後,冰瑤找了上來。

「北辰,上位的弟子們有一個任務,外出到洛國剿滅魔物據點。」冰瑤開口了,「你要不要去?位置在月嵐國附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