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這是洛凡第一次面對尊級高階的屬性領域,所以心裏沒底的洛凡一上來就爆發出了他心中那最大的殺意。

一米,二米,三米… 十米!“我勒了個去!屬性領域果然強大,這樣下去根本就堅持不了多久,怎麼辦?怎麼辦?!”瞬間便感覺到自己的殺意再也無法前進分毫後,洛凡馬上便知道了他的意境根本就不是金色領域的對手,在這種後退無路,前進無門的情況下,洛凡心中不由的焦急起來。殺!砰!砰…而就在洛凡正不知所措震驚於屬性

一米,二米,三米… 十米!

“我勒了個去!屬性領域果然強大,這樣下去根本就堅持不了多久,怎麼辦?怎麼辦?!”

瞬間便感覺到自己的殺意再也無法前進分毫後,洛凡馬上便知道了他的意境根本就不是金色領域的對手,在這種後退無路,前進無門的情況下,洛凡心中不由的焦急起來。

殺!

砰!砰…

而就在洛凡正不知所措震驚於屬性領域的強大之時,頭頂上被其暫時忽略的黑繭中隨着一道殺意凜然的尖叫之聲,砰砰亂響起來!

“居然沒有發動超音攻擊?!孃的!又失算了!”

看到陷入殺戮意境中的魔音蝠,並沒有如同想象中一樣用出超音攻擊,洛凡那個氣呀!

他之所以選擇提前動手,還不是擔心魔音蝠在殺意影響下,本能的用出超音攻擊來,現在的事實證明他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超音攻擊根本就是一種主動技能,是需要在有意識的情況下才可以發動的。

其實想想也是,如果超音不是主動技能而是時刻都存在的話,那洛凡又怎麼能這麼順利的進入洞中呢?!


“黃金犀王,如果你不想洞中的這傢伙玩完的話,馬上收了領域放我離去!聽到了沒有?!”

雖然洛凡現在十分懊悔自己小心過頭之下,所做出這種提前動手的錯誤決定,但是在排除了魔音蝠超音這一巨大威脅之後,瞬間便想到了脫身之計。

“好,只要你不傷害殿下的話,本王可以答應你任何條件!”

來到洞外的黃金犀王本來最在意的就是魔音蝠的安全問題,在聽到洛凡話音落下的同時,便沒有絲毫停留向後退了退,不過並沒有傻了吧唧的直接收了領域。

而是使領域的範圍正好保持在了崖洞內十米多點的位置上,將洛凡這條唯一離開的通道守得死死的。

見到金色領域離去後,洛凡自然立即就退出了殺戮意境,畢竟他可是清楚現在處在殺意中的魔音蝠,可是他的護身符般的存在,要是出了問題的話,那他再想生離此地可就難了。

“魔音蝠,相信剛纔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想死的話,就給本公子老實點,哼!”

洛凡自然看到了洞口處那明晃晃的金色光幕,不過目前對他來說首要的還是先把身邊這個所謂的星獸殿下搞定在說,所以便沒有在這件事情上多做計較,收了殺意之後馬上便對着頭頂的黑繭傳音警告了起來。

“雖然本王不得不承認,確實是小看了你這個連尊級都沒達到的人類小子,但是你不要以爲本王就是傻子了,現在的情況本王可不相信你會允許我安然的突破,既然橫豎都要死,那本王爲什麼還要受你的威脅?哼!” “不受威脅?那好,魔音蝠王,你要是真的不怕的話,現在敢用那什麼名叫驚魂的超音攻擊試試嗎?!看看本公子會不會直接把你給滅了!裝什麼裝!哼!”

在聽到了魔音蝠那嘴硬的回答後,洛凡毫不客氣的就頂了回去。

別看現在洛凡以魔音蝠的安全相要挾,成功的讓黃金犀王投鼠忌器的給退卻了,事實上他現在的情況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的惡劣了!

走?

別開玩笑了!

在魔音蝠面前根本無法隱藏身形的洛凡,就算用腳想也知道只要他一接觸到洞口那金色的領域,被自己羞辱過的魔音蝠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就賞賜他一記超音攻擊!

殺?

雖然現在洛凡就指着以魔音蝠保命,但是如果他能無聲無息的將其幹掉,而不讓外面的黃金犀王發覺,洛凡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把這個刺客的剋星給滅了!

可是那突破中的星力波動何其明顯,一旦魔音蝠一死星力波動消失,黃金犀王絕對會在第一時間衝進來殺他泄憤。

等?

正如同魔音蝠所說的一樣,擁有超音攻擊的魔音蝠一旦要是恢復行動能力,那就完全有了秒殺洛凡的實力,洛凡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讓其安然突破成爲尊級星獸的,而此時魔音蝠突破在即,時間已然不多了!

所以現在擺在洛凡面前的情況是走不了,殺不得,等不起!幾乎就是一個無解的死結。

……

啊!

“住手!樂正家族的強者,如果你們不想日後遭受全體星獸無盡報復的話,現在就給本王住手!”

就在洛凡飛快的思考着應對之計時,洞外突然響起了一道痛徹心扉的慘叫之聲,緊接着便傳來了黃金犀王那震耳欲聾的怒吼。

“住手?!黃金犀王難道只准你們星獸動手,我們還不能還手了不成?不要忘了,你身爲尊級高階的存在,也出現在了不應該出現的地方,在這點上我們雙方半斤八兩,你現在扯出我們家族來是什麼意思?!”

對於黃金犀王準確的叫出樂正世家這點,樂正龍傑並沒有一點的奇怪,停下身來,看着遠處那滑不留手躲進那金色領域之中的長尾無影豹,有些氣急敗壞的馬上就反問道。

“沒什麼意思!事到如今,本王只想問你一句,你們這次真的是碰巧路過,來尋人的嗎?”

黃金犀王先是看了一眼,身邊已經斷去一尾的不死鬼狐和長尾無影豹,最後把視線停留在了那額前開洞,正不斷下墜的紅色蟾屍之上,眉頭微皺的說道。

“不錯!你覺得本尊有必要騙你嗎?哼!”

“好!雖然本王誤會三位在先,但是那赤紅毒蟾的獸核也應該足夠當做賠禮了,現在就此罷手,先前的約定依然有效如何?相信你們樂正家族也不願意爲別人背黑鍋吧?!”

黃金犀王不傻,在穩住了洞中的洛凡之後,瞬間便通過三人沒有在第一時間選擇攻擊他這點,確定了兩波人應該不是一起的這個事實,它相信在把話挑明之後,對方三人會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的。


“這…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們沒有意見,不過本尊真的很好奇,洞中正在突破的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能你這讓堂堂的黃金犀王給守門,呵呵。”

果然,黃金犀王能想通的事情,樂正龍傑又怎麼會想不到呢?

不過從黃金犀王的反應中,他不難猜到洞中發生的事情,應該還在黃金犀王的控制之中,或者說已經被其解決了,還有就是黃金犀王不斷的提到樂正家族,其中的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其實樂正龍傑三人在看到黃金犀王守門時,就沒想過去搞什麼破壞,畢竟能讓尊級高階保護的傢伙,其身份之高簡直就是明擺着的事情了,他可不想因爲這麼個小小的尊級星獸,給家族招惹來無盡的麻煩。

之所以動手無非就是不爽黃金犀王的強勢,想趁機撈點好處的同時,給對方點顏色看看罷了,當然最主要的就是他很清楚,就算是他們兄弟二人連手也不能留下以防禦著稱的黃金犀王,這纔是不想徹底撕破臉皮的根本原因。

“等一下你不就可以知道了嗎?又何必這麼心急呢!嘿嘿。”

無上戰神

人精似的樂正龍傑不知道爲什麼,在聽到黃金犀王那嘿嘿的笑聲後,心裏頓時就升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覺來,眉頭一皺,暗中隱晦的便通知惡魔兩人小心戒備起來。

“我勒了個去!刺客公會的這個傻貨,居然又選擇合作起來了!成心不想讓本公子活了呀!腹黑呀,太腹黑了!以後誰要是在說星獸只是四肢發達的畜牲,本公子絕對打掉他兩顆大牙!孃的!”

相對於樂正龍傑的不明所以,深知魔音蝠恐怖身份的洛凡可就心知肚明瞭。


等一下如果真的讓魔音蝠成功晉級尊階,那黃金犀王加上其超音攻擊這一組合,絕對有把三人全部留下的實力。

本來打算把水攪渾,讓雙方狗咬狗的洛凡,此時在聽到黃金犀王的笑聲後,瞬間就明白從一開始,刺客公會的三人就已經被設計了。

而他所做的事情,完全就是多此一舉,不但把他自己陷入了困境,現在如果要是自救的話,無形中還幫助那三個眼中釘也解除了危機。

敢情他費了半天勁,將好處全給了刺客公會三人,把風險自己給擔起來了,洛凡一想通整個事件的原委,心裏更加的鬱悶了。

“不行!是可忍孰不可忍!本公子可不能當這樣的傻子!一定有解決的辦法的!一定有!……”

洛凡在聽完洞外雙方的對話後,氣的雙拳緊握,盯着頭頂上那陷入沉默中的黑繭,眼中不時的閃起了道道寒光。

“魔音蝠,外面的情況相信你也知道了,現在本公子給你兩個選擇,是同歸於盡還是和平相處,你自己挑吧!”

沉默了片刻,腦中靈光閃現,想什麼的洛凡嘴角一翹,打破了這一人一獸之間的平靜,主動發起了傳音問道。

“同歸於盡本王到是可以理解,可是那所謂的和平相處不知是何意?能不能給本王解釋一下呀?”

同樣深知情況危急,生怕洛凡來個魚死網破的魔音蝠,在聽到洛凡的傳音後,當下心中也是一鬆,馬上便在回答的同時,暗自全力的加緊突破起來。

“很簡單,本公子知道一種血誓很是靈驗,只要你願意和我一起發下和平相處的誓言即可,如何?”

“血誓?就這麼簡單?你確定你沒有開玩笑嗎?”

雖然和洛凡的交鋒很是短暫,但是魔音蝠可是明白身邊這個人類的難纏,它纔不相信事情真有洛凡說的那麼簡單呢!


不過現在它的突破在即,而形式上洛凡又明顯的佔優勢,對它來說時間就是生命,所以本着拖延時間的目的,隨意的扯了起來。

“別廢話!如果你想着拖延時間的話,那本公子現在就可以成全你!哼!同意的話,我們先互換一滴精血,然後你跟着我起誓,給你一息時間考慮!”

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洛凡可沒閒心和對方瞎扯,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打算,並且語氣十分的強硬,充分表現出了他那破釜沉舟,不同意馬上就動手的決心。

“好!本王就信你一回!你先來吧!”

魔音蝠對於洛凡的強勢此時根本就沒有辦法,在暗自計算出了它的突破時間後,故作大方的說道。

十息!

這就是它完成突破的時間,魔音蝠自然不會相信洛凡那什麼靈驗血誓的說法,它現在唯一的打算就是在穩住洛凡的基礎上,盡力的拖時間。

“哼,答應的這麼痛快,這傢伙就明擺着就是敷衍嘛,不過正是本公子所希望的,成敗在此一舉,靈魂契約!”

見到對方同意後,知道時間緊迫的洛凡,哪裏還會廢話,直接便逼出一滴精血,向着黑繭上那道被隕刀砍出來的縫隙彈了過去。

不錯,什麼靈驗血誓,都是洛凡爲了麻痹對方的鬼話,他真正的打算就是爲了能順利的把這滴含有靈魂契約的精血,打入對方的腦中!

對洛凡來說,雖然他也不知道主僕契約會不會成功,但是隻要順利的把能調動本體靈魂之力的契約精血,打入對方腦中,那基本上就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因爲一旦形成這樣的情況,先不管靈魂契約對星獸有沒有效果,至少洛凡能保證的就是可以憑藉那變態靈魂強度,直接攻擊到魔音蝠的靈魂核心,最差的結果也能將其徹底的搞成一個僅是肉體無恙的傻子!

洛凡的打算就是在保證魔音蝠性命的基礎上,先解決了這個天賦技能上對他威脅最大的傢伙,到時擁有讓黃金犀王投鼠忌器的人質在手,那還不是想怎麼搞就怎麼搞了?

這是洛凡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了,如果對方要是不上當,那他就算在不願意也不得不在魔音蝠完成突破前,將其抹殺了! 慢放之境下看着那緩緩飛向黑繭中的精血,洛凡的心好像提到了嗓子眼一樣,緊張了起來。

此時的洛凡就如靈魂出竅一般,全部的心神都附在了這滴精血的靈魂契約之上,可以說現在就算魔音蝠再使用超音攻擊他的本體,最多也就只能引起他魂海中短暫的震盪而已,再也不會陷入失神的狀態了。

而此刻魔音蝠因爲正在突破的原因無法行動,根本無法傷到洛凡的本體,洞外又有黃金犀王這個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的超強守衛,暫時安全上也沒什麼可擔心的。

雖然魔音蝠並沒有處於昏迷狀態,但是種種的因素加在一起,已經完全符合強行使用靈魂契約的條件了。

其實他完全可以先使用靈魂攻擊,然後趁着對方失神的時候把精血打進去,但是洛凡因爲並不確定這靈魂主僕契約,是不是對智慧星獸有效,所以他這才費盡心思的想多省下點靈魂之力,以便應對那最壞的結果。

進去了!

就在那滴含有靈魂契約的精血,沒入了黑繭之中的瞬間,心有感應的洛凡眼神頓時一亮,黑色面具下的嘴角便隨之習慣性的翹了起來。

“哈哈!人類的小子,沒想到你還真是很傻很天真呀!竟然還真的敢把含有靈魂本源的精血交出來,既然來了,那就給本王留下吧!”

靈魂本源:簡單點說就是承載着智慧生物記憶和思維的靈魂之力,是組成生物完整靈魂的根本。

更形象點的話,如果把靈魂比作水桶的話,那麼靈魂之力就是水桶裏的水,而靈魂本源,就相當於組成這個水桶一片片的木板。

靈魂之力失去了,最多也就是使人虛弱,而若是靈魂本源損失了,那將會直接傷及靈魂的根本,輕則記憶丟失思維混亂,重則成爲傻子或靈魂癱瘓的活死人,所以靈魂本源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魔音蝠在洛凡那滴精血出現在魂海里的瞬間,便感覺到了那靈動的本源氣息,當下便在魂海中欣喜若狂的肆意狂笑起來。

“星獸就是星獸!真沒想到你居然還笑的出來,難道忘記了剛纔本公子連黃金犀王的屬性領域都可以抵擋嗎?傻貨!”

在聽到魔音蝠那不知死活的腦殘狂笑之後,心中大定正在暗自得意的洛凡,當下就不爽了,考慮到時間的緊迫大罵的同時,便向着對方那掌管記憶和思維的魂海核心位置衝了過去。

事情正如洛凡所估計的一樣,在他那恐怖的八倍巔峯靈魂強度下,魔音蝠的靈魂之力根本就無法抵擋,瞬間便勢如破竹的衝到了對方的靈魂本源核心。

"等等!尊敬的人類強者,有事好商量,您有什麼條件儘管說,只要我能做到的絕對答應!千萬別衝動,千萬別衝動呀!"

作爲魂海主人的魔音蝠,自然在第一時間就體會到了洛凡那恐怖的靈魂強度,在感覺到那滴精血出現在靈魂核心的瞬間,馬上便放低姿態,大聲求饒起來。

"你最好祈禱本公子的契約成功,不然那後果絕對是你最不有意看到的,嘿嘿。"

開什麼玩笑,事情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洛凡哪裏還會和其廢話,以本體靈魂之力驅動的契約精血,毫不猶豫的便衝進了對方的靈魂核心本源中!

"三息!該死的人類小子,本王不服呀!"

就在洛凡控制着契約印記進入對方核心本源的同時,魔音蝠那怒極的咆哮之聲,便在其魂海空間中迴響起來。

原來別看魔音蝠剛纔一副委曲求全的低姿態,其實腹黑的它一直都在計算着那最後的突破時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